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0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9-19 22:01
    第一百一十七节 魂器


    从这幻象中望去,却是一间雪洞般的屋子。这屋里只得一床一柜、一桌两椅,便就再没个别的摆设。那床铺上的铺盖也极素净,铺着一张雪白的棉布毯子,叠着一床大红棉布被子,帐子抱枕之流一概没有。桌子上空荡荡,除却一盏油灯,却是连个茶壶茶杯都不曾备得。靠床立着个衣柜,除却两套头面衣裳,余下几件衫子袍子,皆是素白羽纱的,竟没一件首饰。
    昶胧这时候果然不曾歇觉,披着一件雪白的棉布袍子,靠桌子坐着。一头头发绾着个发髻,不过系了一根红色的棉线长绦。她脸色雪白,两靥微微润红,双目明如星辰,娇艳得好似陇头雪上新开的红梅。她身前有个十三四岁的孩儿,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袍,同她一般系着头发,一张脸稚气未脱,翘着两条腿坐在椅子上,满脸堆笑,正在同她言语——“好侄女,你说话算话。带我去那么些个地方玩了一遍。我自然不会骗你。”
    昶胧含笑道:“既然如此,那怎么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那孩儿叹一口气,歪着脑袋,托着下巴,嘟起嘴道:“父亲和哥哥只叫我阿弟,从来没给我取名字。我怎么告诉你呢?”昶胧含笑道:“那我替你取个名字,可好不好?”阿弟听得这话,却是一咕噜爬上桌子,盘腿坐下,拍手笑道:“那当然好!你也给我弟弟取一个。等见面了。我好告诉他!”
    昶胧见他这形容,却是微微一笑,在他脸颊轻轻一刮,笑道:“你看叫纤柔可好?小弟就唤作明溪,你看可使得?”那孩儿笑道:“怎么不好。我很喜欢。想来小弟也高兴的。”昶胧嘴角一抿,笑道:“只是你可不能告诉我父王。他若知道了。可未必高兴呢!”阿弟笑道:“他行事糊涂,咱们自然不必事事都告诉他。你放心,上回你跟我学着使这混元珠,我可也没告诉他呢!”
    说到这里,那阿弟却就又跳下桌子来,笑道:“上回教你借力之法,并没见你练习。可是有甚不明白处么?怎么倒不问我。”昶胧微微一笑,道:“你囿困这么多年,从未玩过一日。好容易跟我出去一遭,我不尽着让你顽皮够,反倒问你这东西坏你兴头,哪里就忍心。”阿弟听得这话,却是叹一口气,半晌才道:“可怜小弟,却不知道我这般快活。他在哥哥哪里,整日里战战兢兢,唯恐不周到。若他也能来。那才好哩。”
    言语下,又道:“其实不然。一则咱们亲近,你请教我,我高兴得紧。我会的东西可多着哩!同你授课,我也十分受用。二则你辛苦些,早日炼成道法。好求哥哥将紫光珠也传给你。我们兄弟才好聚首。”昶胧含笑道:“二叔教诲,侄女自然是要听的。从今往后,自然不敢懈怠。”再往底下,便是两个人议论道法之言。
    附远、时习不曾习得他家法门,却是如听天书。见是听不出个所以然,附远正说收了兵家术,那院落外间却突然听得有蛇尾游窜之声传来,悄然看去,却见个三四尺高的焦侥国的道人急急而来。这道人形容十分伶俐,虽个个头小巧,然面目干净,挽着一头长发,簪着一根素白簪子,穿着一件黑色长袍,瞧着既干净,又爽利。
    这人附远时习却都认得,乃是焦侥国的宗主几秀。时习见得是他,却也心下疑惑。不知他来这里作甚。且他径直而入,一无侍从通传,二无侍卫陪同,显见是来得惯常的人物。疑惑时,却见他游至门前,咳嗽一声,却就轻声道:“焦侥几秀,有事求见。”
    阿弟纤柔听得声响,不等招呼,早便散去魂身,转回混元珠中去了。公主侧身正对大门,便就应道:“不必虚礼。进来罢。”几秀推开房门,朝她躬身行礼。公主拉过椅子,招呼道:“都说不必虚礼。如何还这般客套。这会子又没外人。”
    几秀听得,便就满脸含笑的坐了,笑道:“去中土的探子传回消息。我不敢耽搁,赶着过来。倒叨扰公主休憩。”公主笑道:“这值得甚么。只不知是甚么事项。”几秀道:“探子来报。中土之中,有一宗宗派,唤作青城。因掌教谢世,要新选掌门真人。已然广发帖子,请各门各宗的道真前去观礼。这青城原是名门,便比峨眉昆仑,也不遑多让。必是一场中土道宗盛事。咱们不可错失这时机。须得弄些个得力之人,前去斡旋,从中说项,叫那新掌教归附道庭;若不得力,须得弄些手段,将这些个名门大宗为首的人物撮弄几个回来。质子在手,咱们后头也才好周旋。”
    公主听得这话,却是沉吟起来——“青城门户,乃是中土名门大宗。子弟无数。远非寻常可比。若要说动,何啻于水中捞月。他家盛会,自然高手云集,若要下手擒下几个道宗掌教、长老,那却谈何容易!”言语下,思量一二,又摇头道:“且如今各门各宗之中,好手去得大半。哪里再寻得力之人出来。”
    几秀含笑道:“公主这会子倒忘了。附远时习,一个是公主禅主,一个是公主上公,二人既智慧超群,又技艺冠盖,乃是人中龙凤。这等事项,自然要替公主分担。”昶胧听得这话,微微一笑,点头道:“几叔叔说得很是。我且记着。明日再同他两个商议。”几秀见她一时未说定,也不好再劝,只得起身辞行,临行又道:“附远沉着,时习聪慧,乃一时之选。除他两个,再无旁人可堪重任。还望公主三思。”昶胧含笑点头,却就送他出门。 | | 20064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9-25 16:14
    最近将暂停更新。我白天要去做检查工作,晚上要做预算工作,周末要做账务工作。三个单位的事情都在手头,丢不开。没时间写了。这个十月要忙昏。。。等到十月后,我要开始做清算和决算了。哎,想到就头疼。。。69个单位的数据要审要改。。。还只有一个人。。。。如果有时间,我会更新。但不能保证周一到周三都能更新。请各位书友见谅。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等候和支持。国庆快到了,祝各位书友国庆快乐,身体健康。 | | 20074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10-15 22:53
    附远时习暗中听闻,却是面面相觑。附远收了兵甲术,携了时习悄然回归。比及回还,得进自家院落房屋,时习这才骇然道:“怪道如此!不想她竟有这等手段!向往咱们却是看轻了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公主真个不是池中之物。”附远默然片刻,缓缓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只怕这明明真君此番的算盘不能如意。我看这公主一身所学,皆是中土玄门正宗之法。如今又得真君授受,身兼两家之长,将来成就,真个不可限量。”
    时习点头道:“何尝不是如此。幸得她沉稳,心地仁厚。将来也还可期。倘或换个人,只怕中土道宗,便是一场劫难。”说到这里,又皱眉道:“这几秀也奇怪。好端端的,怎么倒想着把咱们支开?”附远哂然一笑,冷道:“若不是咱们,这禅主上公之位,自然是他的。这几秀奸猾狡黠,非常人能及。明日公主定然要问上来。却是要想个托辞。”
    议论一时,又说起青城掌教一事,时习叹道:“真个是多事之秋。”附远亦颇有几分怅然——“你看先前轩辕掌门何等厉害,算计起来何等老成,如今亦不过如此。你看那身后事,凭你千算万算,凭你虑天虑地,到底都是枉然。”两个感怀嗟叹一番,就此歇下。也没一时,天刚蒙昧,外头便听有童子来传召——“禅主,上公,公主有请哩。”
    两个忙忙洗漱,便就赶着相见。公主会客,有两间议事之厅,一个富丽堂皇,唤作曜日厅,各宗但凡有要事商议,皆在那处;一个素淡简雅,唤作浮月厅,但有亲信议论商量,皆在这里。附远时习来时,公主已然在浮月厅坐了一时。这浮月厅厅房宽敞,上头摆了一张太师椅,前头放了个脚踏,侧旁立着一张小圆桌,放着一个雪白的玛瑙盘子,里头摆着个青白二色的烟山雾峰画茶壶,套着四个青白相间的渔舟飞鹰茶杯,都是瓷的,瞧着像是秋湖上头立着了山,聚了几个老翁温酒烹茶垂钓;别是静谧安逸。
    厅房两边各自放着两张矮背扶手藤椅,两张藤椅中间夹着个半人高的藤编黄木板茶几。上头搁着个青灰色的玉盘,靠边放着个腾云降雨样的天灰色茶壶,并立着一对氤气氲霭样的天青色茶杯,也都是瓷的,瞧着像是裁了一段霜天秋云,剪了一截寒夜月华,砌在那里;瞧着很有几分闲适舒坦。
    公主坐在上方,捧着个杯子,穿得也家常随便,套了一件半黑不灰的旧棉布袍子,簪了一根淡灰色的细长簪子,绾着个道姑头,全无甚富贵气象。右方那藤椅之上,先已坐得两人,一个几秀,一个术踢。术踢坐在上首,两手环抱,一脸疑惑;几秀坐在下首,捧着个茶杯,垂眉低眼,瞧着似乎睡眼惺忪,还未十分清醒。
    见得附远时习过来,公主并不起身,只含笑招呼道:“这里一个外人没有。闲人我也不许放进来。只咱们几个。再不必客套的。”话虽如此,附远时习却也都还识礼,行礼之后告罪落座。公主便就含笑道:“实不相瞒。今日请上公禅主过来。却有一件要紧事。”当下也不啰嗦,便就将个青城山事宜明白说了,末了又指着几秀笑道:“几宗主深觉禅主上公见识卓越,道行了得,极力荐举,要请两位作这等大事哩。”
    几秀原落座在旁,眯缝眼睛听着,原无十分精神,陡然听得公主说出实情,却是唬了一跳,面上虽无神色,心下却惊讶到了十分。见公主落话,忙不迭起身,朝附远时习揖手道:“两位道兄珠玑在怀,老道十分敬佩。如今大事当前,诸公外出,不能效力,正可请二位大展身手。将来封疆裂土,开宗立派,也未可知哩。”
    附远从旁瞄了公主一眼,见公主神色恬淡,心下约摸猜着几分,当下便含笑起身,朝几秀笑道:“宗主抬举。却是叫在下惭愧。非是在下爱惜羽毛。只是如今这事情,却另有合适之人。”公主“哦”得一声,含笑道:“我琢磨了半日。总想不出来谁还可担此大任。倒不知禅主心下看中了谁?”言语下,又瞄了几秀一眼,笑道:“几宗主身骄肉贵,如今又正是君上得力之时,便有本领,也不好去的。”附远笑道:“不敢,不敢。在下举荐的,乃是中雍父子。”昶胧“啊”得一声,迟疑道:“他父子罪愆不小,尚在受罚。恐不妥当。”
    附远笑道:“其一,中雍父子获罪不轻。若不能戴罪立功,他中容一国只怕难以立足。将来宗庙危矣。如今得了这机会,断无不尽力之理。便有难事,只怕奋力之心。其二,昨日中雍父子虽个狼狈莫甚,然中雍之法,可见烜赫,中雍之道,可谓精深。虽败于君上,然道庭之上,却又有谁敢与君上相提并论呢?以彼之能,道庭上下,少有能出其右者。其三,中雍父子素来刚勇,昨日经此一事,势必警醒之省,嚣张之性渐消,乖张之心渐弭,前行但知回头,勇进但思身后,勇武之上,新添思虑绸缪,自然又多一分胜算。其四,昨日已然得了上谕,往后但凡事情,无不听公主调令。公主新政,正是服众之时,若这中雍父子成事,那这中容一脉,将来必然诚心归附,唯公主马首是瞻,各宗各派,谁不敢不说公主胸襟开阔,识人善用?谁敢不服?若是他父子不成事,拿他们训诫惩处,一则可以杀鸡儆猴,立公主之威;二则君上碍于情面,昨日未曾大发落,若公主拿下他父子,一番惩戒,只怕君上也解恨。”
    公主听得这一席话,却就回转头来,朝几秀笑道:“禅主这主意,甚得我心。但不知几宗主以为如何?”几秀讪笑一声,干瘪瘪道:“好则是好。只是禅主所言,但凡依仗,皆是他父子有这精励之心尔。到底于那青城事宜,并不十分相干。那青城山人物如何,手段如何,他们一毫不知,只怕这一去,也未必合适。便算不能成事,到底失败不如成功。莫若似禅主这般能言善辩的,一举拿下,只怕更见妥帖。”
    附远含笑道:“几宗主说得甚是。只是咱们皆从大荒而来。那青城山的底细,也都不过略知一二。凭谁也不能夸口。谁去不是从头认起呢?”几秀嘴角一抿,回头朝公主笑道:“这禅主真个不枉我一番举荐,真个巧舌如簧。我是说不过他。”公主莞尔一笑,朝术踢道:“既如此。传我的令。将中雍父子的责罚先行记着。如今先去办这紧要事。若成了,罪罚可免;若折了,回来数罪并罚。”

    | | 2008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0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58天 / 跨度3427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12-02 13:24
    • 阅读:2338266 回复:21149 楼主:4742
    • 字数:约3164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两包烟最新作品《狂魂》,给你不一样的感觉。(转载) 贰包烟 2011-09-18 10:55 3368/2113 303/380
    舞文拙作。虐武侠《樱花死神凌乱美》题记 康疤 2016-06-30 21:05 34/416 10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