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0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10-29 23:07
    第一百二十节 相柳



    长尾卷着,那怪物最大一颗脑袋陡然甩将起来,大口一张,便朝附远等藏身之地喷出一股浊雾来。那浊雾青绿交织,剧毒莫甚,急喷来时,慢说桌椅板凳,便是砖墙石地都被腐蚀破烂;且其气息腥臭,令人作呕。附远等掩住口鼻,慌忙跳开。但且动时,那藏身结界已然被这妖气侵蚀破烂,显出了形容。
    附远时习双双立在残垣墙头,博厚悠远并肩翻去院子。变故突然,那院中并桥头的道人皆骇然而起。那两个斯文道人提刀在手,左右拦着。那钓鱼赤脚汉子两脚抹油,已然跑去报信。
    那怪物几个脑袋“嘶嘶”乱叫,当中那脑袋高高立起,鼓起两个脸盆似的的巨眼,盯住附远时习,陡然口吐人言——“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蟊贼下的毒手?”
    眼见难走,附远昂然而前,两手之中幻出数柄烈焰匕首,那匕首绕在他身旁,“嗖嗖”乱窜,扑出数尺高的烈火。“是我动的手。”附远朝那怪物森然一笑,“将那金庭山的小道士放了!我来与你赔罪。”
    “呸!”那怪物龇出一口尖牙,两只黄澄澄的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赔罪?说得倒轻巧!你斩我一头,我自然也要斩你一头,那才公道!”
    时习听得这话,却是微微一哂,缓缓道:“公道?你要公道,这金庭山的道士却问谁去要这公道?好端端的,你将他困在这里,却是个什么道理?”那蛇头听得这话,却是嘿嘿一声大笑——“公道虽在人心,奈何世道只论强弱,不论是非。你这两个毛道士,尖牙利齿,一看就是些自诩玄门正道的狂魔邪祟。我重伤来此,好容易休养一二,堪堪长全,就碰着你这霉头,今日若不拿下,怕不辜负了青腰先生的照拂之情!”
    言语之下,其长尾一甩,便就将个晏溶溶抛给了院中那两个斯文道人——“尔等无须出力!看好这蝼蚁,勿叫他走脱!”嘱咐时,身段渐缩,数头缠在一处,短短片时,便就化作了个身高七尺的黑衫汉子。
    他那形容,虽个脸面无须,五官也还齐整,然肤色黝黑,头上无毛,徒手赤足,瞧着像个烧火的黑脸伙夫。变化得成,他那掌中也还拿着两柄雪亮的匕首。那匕首尖镝之上冒着一抹袅绕飘摇的黑气,将他通身上下皆缠裹在内,瞧着叫人心惊肉跳。
    化作人形,这黑汉便就纵身跃上墙头。他立在上头,自称相柳,又追问附远等来历。附远板着个脸,却就拿大荒之言诳他。那相柳闻所未闻,皱眉道:“日月道庭?那却是个什么邪魔外道?”嘀咕两句,颈项一扭,森然道:“罢罢罢,管是哪里来的,横竖都是恶徒!”
    鄙薄之中,两足一点,且听“嗖”然一声,便就急扑过来,两手那匕首一左一右,径直剜向附远胸口。附远瞧着放诞,实则早便暗中准备,相柳动时,他身前那一干匕首登时“倏倏”而动,望着相柳脸面臂膀齐齐飞射而去。
    孰知那相柳乃是个不知闪避之人,那烈火匕首飞射而来,一不让,二不躲,竟是迎着匕首直撞而来,且听“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那匕首射中,却似射中了铜墙铁壁。那烈焰扑在黑烟之中,好比蜡炬按进了水缸,“噗噗”两下,尚未贴身便已熄尽。
    说时迟,那时快,但这须臾,那相柳便持着匕首冲到跟前,其掌中匕首“噗噗”两下,便就扎进了附远胸膛。只是一扎之下,那附远登时“啪”然一响,却就变作了个蜡像。
    那蜡像石蜡成物,哪里禁得起相柳这一对剧毒匕首之力,“噼啪”两下,登时分崩离析。蜡像垮塌,却就听得身侧三丈开外传来了附远的低声浅咒。循声看去,那断壁废墟之中,却就腾空飞起四面三丈来高的火焰圆镜。那圆镜飞散开来,仿佛四壁一般,围出一个七八丈宽的格子,将个相柳围于其中。内中一面镜中光华氤氲,却就现着附远的火焰之身。
    他那焰身流光溢彩,乃是五色焰火凝聚而成,虽个烈飚炫火,然眉目明澈,身形分明,瞧着却同他本尊无二;其掌中提得一柄突突生光的烈火之剑。那剑长有丈余,剑身乃是一段雪亮的白色光华,光华之上缠着数条火龙。
    术法结成,便听镜中的附远一声呵斥,陡然从镜中急扑而出,赫赫然,煊煊然,望着相柳当头便是一剑。他那火剑瞧着薄薄一片,然剑未至,风火先行,那剑镝之上罡风呼啸,数条火龙齐头并进,直是轰然作声。
    风火来时,相柳身上那黑气一扑即散,早早现出真身。相柳见这行景,虽个吃惊,却也激起一腔斗志,“嗷”然一声怪叫,掌中匕首并在一处,倏尔化作一柄丈余长的狼牙棒。那棒子粗如门柱,顶上满布雪白尖牙,望着那火剑便是一杵。棒剑一击,但听“哐”然一声巨响,那火剑一击而碎,残破的光华和火焰四下飞扑,好似天女撒下一天飞花。
    相柳一击功成,正个得意,冷不防背后那镜中“嗖”然一响,又自扑出一个附远的焰身来。这焰身形容无差,手段无二,一般拿着柄烈火神剑,“倏”然一响,已然仗剑扑将而至。相柳骇然转身,提棒抵挡,孰知这边防得,先时那镜中的附远焰身又化出剑来,再次冲镜而出。相柳心头一跳,正觉心惊时,左右那镜中一般“噗噗”作声,风声响时,烈火起处,又见化出两个焰身来。
    一时放眼看去,前后左右,尽皆冒出人来。且他等皆是焰身,但一击碎,转瞬便就又聚化重生。这四个焰身彼此呼应,左冲右突,前后夹击,彼此相携,好似四相成阵,随顺无常,颠倒无方。那相柳左支右绌,渐见吃力,也没一时,便就落了下风,或刺或割,或剜或刖,已被伤了个体无完肤。 | | 20116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11-06 08:33
    昨天晚上审预算,加班到晚上十点多了。69个单位要审,昨天才审了7个。。。还只审过了一个。。。。。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早点回家。。。。如果回去得早,一定争取写一点。 | | 20127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11-06 23:04
    这厢缠斗,时习却就翛然拔空,立在那两个斯文道人头顶,缓缓道:“将这金庭山的小道士奉还,咱们这就便走。不必无谓动手。”便见了附远手段,这两个道人一毫没个怯色,对望一眼,那抚琴的汉子大嘴一张,“夯哧”一口,便将晏溶溶噙在了口中,其左脸腮下却就鼓起一个大包来。
    吞服停当,这两个道人齐齐解下腰间短刀,临帖者鼓起大眼,厉声叱道:“小小蟊贼,不知天高地厚,神仙洞府也敢用强!今日且就先教你个乖!”呵斥之下,两人一左一右纵身跃起,其脊背之上陡然翻出一对丈余宽的鹰翼来,“呼”然声中,朝着时习飞扑而来。
    时习飘在半空,足不沾尘,早便捏着个法印备着,见他两个化出羽翼飞来,一声冷笑,其掌心“嗖”然一响,却就飞旋而出一轮冰盘来。这冰盘“兹兹”作声,泫然立在时习身前,霎时之间,却就从那冰盘之中窜出两头恶鬼来。一个细腰羊腿,头生犀角,背上贴着一对肉翅,面容丑怪莫甚,却是个夜叉。一个红发碧眼,青面獠牙,通身黝黑似碳,肩头亦扑得一双白骨之翼,却是个罗刹鬼。
    那夜叉提着根三尖铁叉,跃在半空,望着那临帖的兜头便刺。他那铁叉叉头阴风阵阵,寒气逼仄,叉耙没到,阴寒之气便就先扑面刺骨而来。那临帖的拿着把短刀,自忖本事,并不避让,见得叉耙劈头下来,扬起短刀望那叉耙中猛然一挑。叉刀一撞,但听“哐当”一响,那短刀竟从中一断为二。短刀一折,那叉耙“呼哧”一下猛戳过来,那临帖的唬得一跳,背上长翅一卷,放出一股妖风,“嗖”然一下窜起十来丈高。
    那罗刹拿着一柄七八尺长的月形尖刃弯刀,挟着一股黑气,扑得比那抚琴的还高些,将个弯刀望他头顶猛劈而下。那抚琴的见他猿臂蜂腰,想来力大,不敢硬接,腰肢一扭,两翼一旋,整个人“嗖”然一下翻到罗刹身旁,短刀望着罗刹左肋猛然一掷。那罗刹挥砍甚急,虽个失了目标,却是收手不及,一刀劈空,腰上“乓”然一响,却是吃了那抚琴的一记飞刀。
    只是这飞刀劈倒是劈了个正着,那罗刹的腰肋却似铜浇铁铸一般,竟没见伤个分毫。那短刀一刀劈中,自家反倒裂作了几块,“哗啦”一下掉满地。一击无功,那抚琴的微微一怔,正个惊讶,那罗刹肩头的白骨之翼“呼喇”一下,却似尖刃一般猛刺而来。这抚琴的一个不防,竟被刺个正着,“哎唷”一声,肩头脊背双双刺出一对血肉模糊的窟窿。
    附远时习那边恶斗,悠远博厚立在侧旁,却是看得蘧然而惊。悠远心下骇异,同博厚低声道:“我只当他两个不过口齿厉害,心胸沟壑,孰知竟是这等术法高手!”博厚亦讶然道:“咱们长久不同道庭往来,与这淑士宗数百年没打过交道,竟不知他门下进境如斯!这附远时习已然如此,那怀柔只怕更是深不可测!可叹咱们囿于成见,墨守成规,如今竟成井底之蛙了!”
    议论之时,却突听废墟外的小桥上突地传来个恬然悠扬的声气——“啧啧,小小洞天,化外荒地,竟来了这等玄门上仙!果然好手段。”两位世子侧目看去,却见那桥头站着七八个人物,立在中间的,正是先时见的那黄袍子青袍子。
    相柳陷在附远秘法火镜之中,早便不支,听得声气,立时回转头来,朝着那青衣男子唤道:“青腰救我!”那青衣男子见他狼狈,却是喟然一叹,朝那黄袍少年摇头道:“他这脑袋,断续新生,总不如原先灵光。”那黄袍少年抿嘴一笑,缓缓道:“不聪明不打紧。只要肯学。笨人也有笨法子。未必就比旁人弱了。”
    言语时,却见他左手捏出个法印,右手望空一招,口中念念有词——“自处尘垢,久染浊秽。割心断意,积感求道。”咒言声中,其右手掌中便见放出一道紫色华光,那华光团然立起,“嗖”然一声,旋即急扑而出,倏尔间,便就扑在了相柳身上。
    那相柳吃这紫光一撞,登时一个激灵,其身“呼突”一下,陡然长成个三丈来高的巨人。形容变化,其掌中那一对匕首业已并在一处,化作了一柄六七丈长的巨刃。那巨刃宽如门扇,刃尖刀身寒光缭绕,内中“噼啪”炸响,却是蕴藏暗雷。
    但得变幻,那相柳一声怒吼,两手握刀,望着身前那火镜猛然一挥,且听“嘭”然一响,暗雷霎时奔涌而至,那火镜“咵嚓”一下,登时被雷光劈得四分五裂,内中的火焰化身倏欻一闪,便就炸得七零八落,化作一蓬零零碎碎的焰火四下散开。
    一镜碎裂,那相柳“嗷”然一声啸叫,提着巨刃就近朝另一面火镜斩去。附远见他神勇至此,却也吃得一吓,余下三面火镜“嗖”然一响,聚在一处,叠在一起,化作附远形容的一个熔火巨人。这熔火巨人与相柳一般高矮,提着一柄烈焰突突的熔岩巨剑。相柳的巨刃斩落,这熔火巨人毫无惧色,望前一跨,提剑便砍,竟是一点也不肯退让。
    刀剑交击,但听“哐”然一声巨响,那熔火巨剑与沉雷巨刃竟是齐齐拦腰断折。刀剑断时,烈火滚落,扑了相柳一头一脸,那奔雷却也轰然落下,炸了熔火巨人一头一肩。
    那烈火扑落,烧得“兹兹”乱响,焰光冲起七八丈高,好比平地突起一座火山,然相柳紫光护身,凭这神火如何焚烧,他却毫发无损。奔雷炸落,那熔岩巨人一身烈焰霎时给炸成一圈圈的白烟。烟霭扬时,那熔岩巨人身上“咔咔”乱响,赤红的熔岩迸作数百块灰白的碎石,不过眨眼间隙,便就“噼里啪啦”崩裂开来,滚落一地。熔岩落地,内中却就现出附远道人的真身——头发散落,衣衫褴褛,满头满脸都是火灰。
    时习瞧得分明,登时唬得一跳,纵身飞跃,落在附远身前,那夜叉罗刹舍下两个敌手,双双奔回,一左一右护在附远时习身前。那抚琴的提笔的暗叫侥幸,忙忙退回。那黄袍少年见他两个面有愧色,却就朝他两个微微一笑,温言柔声道:“这两个皆是玄门高手。虽败犹荣。”
    那青衣男子跨前一步,瞄了附远一眼,嘿嘿一声冷笑——“我家请客炼丹,干卿何事?”相柳将头一摆,桀桀一声怪笑——“若不好管闲事,也不叫什么玄门正宗了!这起强盗恶匪,全天下都是他们的!这世上只有他们才认得公平正道这四个字!他们不出头,谁来出头?”那黄袍少年听得相柳这话,却是噗嗤一笑,朝那青衣男子含笑道——“如何?你说他不灵光,我看他倒聪明得很。心下比谁都明白。”
    | | 2012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0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55天 / 跨度3410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11-15 09:10
    • 阅读:2335328 回复:21125 楼主:4739
    • 字数:约3160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两包烟最新作品《狂魂》,给你不一样的感觉。(转载) 贰包烟 2011-09-18 10:55 3368/2113 303/380
    舞文拙作。虐武侠《樱花死神凌乱美》题记 康疤 2016-06-30 21:05 34/416 10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