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12-02 13:24
    最近真的是没有时间写作。工作非常忙,从国庆至今,周末几乎都在加班中度过。预算清算决算,很难得空下来。加上老婆的侄儿搬过来住,要给他辅导作业,经常是忙到凌晨一两点。早上六点半又要起床给两个孩子做早饭。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来写作了。但请大家放心。等到有时间了,一定会恢复更新。 | | 20155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9-02-15 09:19
    祝各位书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家庭和睦。 | | 20183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9-02-20 22:29
    第一百二十二节 古台


    周灵璩见他温文儒雅,与别不同,细看他举止,晓得是个管事的,她素来伶俐,自然不敢怠慢,立时含笑道:“穹苍之上,万雷奔涌,又有天风火海,其实甚难。所幸虽有小伤,并无大碍。还请尊上宽心。”又笑吟吟道:“尊上雅望,小女子倒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成全。”
    那怪人含笑道:“仙子客气了。若有话,但讲不妨。”周灵璩微微低头,轻拢鬓旁乱发,一对剪水眸子睁得溜圆——“我有几个同门,与我一同过来。他几个不比我见识浅薄,术力低微。一个个俱是道法高绝、修为精深的真人。咱们来时,不慎散失,如今也不知他们去得何方。若尊上方便,还请着人寻访,与我传个消息。我这几个同门与我情同手足,知会情形,自然就来。”
    那怪人听得这话,却是哂然一笑,将个眼睛立起来,上下打量一番,又侧头瞧了瞧身旁几个道人,这才笑道:“这个容易。也不消吩咐。我等见天上异样,早便安排搜寻开去了。不然也请不到仙子来此。只是老朽也奇,但不知仙子来自何方,来所何为?”
    周灵璩心性灵通,知是瞒不得,一则说谎露怯,只怕不美;二则圆不过来,稍有差错,叫人看破底细,反倒被人轻贱。当下抿嘴一笑,两只眼睛弯成月牙一般,道:“尊上这等称呼,真个当不起。哪里是什么仙子。不过是修道炼法几年的凡夫俗子。我们同门几个,因遇着天象异常,失陷虚空之中,也不知怎么,便就无端端到得此地。但凡种种,皆是‘机缘巧合’四个字罢了。”
    因在天外之世,远隔中土神州,也没甚可怕可瞒处,索性自报了姓名,又含笑问话——“因是巧合,并非故意来此。实在不曾准备。也不知尊上这神仙宫阙是个什么所在。如今幸甚,得见尊上仙容,不知贵处礼仪,也不敢贸然询证。若尊上方便,还请赐教尊号才好。”
    那怪人听她言语周到,却也受用,点头笑道:“这近天之阙,唤作巨野台。乃是旬他罗境内第一国太玄都的神庙。太玄都境内的各族道真,俱在这巨野台下听令行走。老朽姓宁,唤作不知。乃是太玄都羌老一族的主事。”又指着身旁几个蛇人、鳄鱼怪与周灵璩一一介绍。
    周灵璩先时听他几个言语,姓甚名谁,原也猜得不差,听他如今一席话,又听得些个下细处。原来那蛇人鳄鱼怪皆有来历。那蛇人一族唤作明身,鳄鱼怪一族唤作土缠,皆是旬他罗中的大族。
    指点议论时,那宁不知又笑道:“实不相瞒。我家几个子弟,可巧寻得两个同周真人一般形容的上仙。如今请在祖庙里。只怕是真人同门也未可定。因两位上仙行动不便。只好请周真人移步了。”周灵璩听得这一说,心下一跳,倒也沉着,脸上只管端着,不过微微一笑,点头道:“也好。倒要劳烦尊上带路。”
    那宁不知并不托大,却就吩咐那雪不似将周灵璩搀了,跟在后头,望着这殿堂一侧行去。那风不语等人不消招呼,便就跟着径来。这雪不似长尾累赘,腿脚短甚,走路未免左摇右摆,且虽穿着衣衫,然手腕手背,皆覆有细鳞片,指甲又细又长,虽个瞧着锃亮,却没来由的叫人看着发腻。周灵璩虽不情愿,虽个厌恶,却哪里敢表露一二,颠沛行时,还要朝这雪不似含笑示意。幸亏念着那两个未曾谋面的中土人物,心有旁骛,这才好些。
    从上而下,行走一时,却就到得一处低矮些的平台。这平台上窄下宽,八面阶梯,阶梯上立着数百个三、四丈高的怪诞石像。那石像皆或穿长袍长衫,或着锦甲披挂,一个个瞧着也还气派,然那身段形容,或类蟾蜍,或似爬虫,瞧着如妖如魔,皆有些可怖。平台顶上,立着一座熔岩铸就的石门。那石门上烈火窜起十来丈高,门廊上盘腿坐着一只数丈高的麒麟石像。
    那石门两侧周遭空空如也,然门内光华隐约,却就幻出一片熔火之地。下细看去,那熔火之中立着一道拱桥,通向旁处。周灵璩瞧着心惊,却也不敢过问。一行施施然而上,径直穿门而过。周灵璩瞪着一双眼睛,忙忙四下打量。但这一瞧,却是惊骇莫甚。
    那熔岩之门,却是个星转斗移的所在。门外是高耸在霄汉中的巨野台,门内却是深海中的一处熔火之地。想是有仙法扶持,那熔火之地周遭立着数百丈高的海浪之墙。那墙头上波涛汹涌,晃荡澎湃,时不时便见有异样巨鸟从那海墙外飞掠而过。
    熔岩之门后的巨石拱桥,通向一处别样祭台。那祭台高约三十来丈,形如金字之塔,八面皆有台阶。只是那台阶之上,满是枯骨。那些个枯骨虽个枯槁,却同活人一般,或坐在台阶上,翘着个二郎腿,晃荡着脑袋,口中兀自哼着小曲;或两手背后,在那台阶上四下游走,嘟嘟嚷嚷,碎碎叨叨的念个不住。这些枯骨虽则可怖,然眼中空洞,不能视物,人来人去,皆不能见,便是四下里的同伴,彼此也看不见,听不着,一时你踩着我,一时我撞着你,乱作一团。
    祭台顶上,却见立着一道虚空裂纹。那裂纹从祭台顶上如刺一般直刺云霄,远远看去,倒像是从天降下了一道蓝色电光。那裂纹之中,却见困着个白毛羌老。只是那羌老下半身跪坐在祭台顶端,上半身却陷在那虚空裂纹之中,影影绰绰,着实看不清面貌。
    | | 20188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9-02-22 00:01
    周灵璩但望一眼,真个是心惊肉跳,那宁不知观其神色,察其思虑,含笑道:“此是我家古圣遗迹。巍巍在此,不知几多年月了。”一行缓缓而前,近得这祭台,却见祭台前立着个石碑,碑上镌刻有四个古篆大字——“舍生忘死”。周灵璩瞧着行景,心下却也纳罕——这九天之外的异世,竟通中土文字!
    疑惑时,却见宁不知矗立台前,默然看了一时,回转头来,怅惘莫甚道:“虽是从小惯常见着,然来一回,却就叫人嗟叹一回。古圣之意,不可揣测。可怜我族中人物,世世代代都在这台上逡巡游走,竟不能安息。”
    周灵璩听得这话,却是吃得一吓,诧然道:“那台上这些,竟是仙长的先人不成?”宁不知听得这话,涩然一笑,将头一点,缓缓道:“我族中留有古训,但凡仙去,骸骨均要送上这白泽古台。”言语至此,又自一声长叹,“那台上的裂纹,相传乃是玉文金经坠落郁单时被经文卷轴刺出来的。那半截卷轴,如今也还在那裂纹中哩!都说那卷轴是圣物,若能得那宝贝,便可长生不死,永享仙福。”
    周灵璩听他说得这话,却是有些尴尬,迟疑一时,总不敢应声。宁不知自言自语一时,略有些知觉,回转头来,朝她微微一笑,道:“你看那些个骸骨上去,虽腐而不朽,虽败而不亡,便可知有些神效。也有一个侥幸的,去了半截,千万年下来,虽个衣衫化尽,然血肉如旧,竟没分毫崩坏。想来古语不差。”
    周灵璩听得这一席话,心下忐忑,若言语了,恐他多心,或不言语,又恐他生疑,寻思一阵,到底干咳一声,讪讪道:“这原是古传之秘,尊长豁达,并不藏着。倘或叫那起有些贼心的人听了,岂不生事?”宁不知闻弦歌而知雅意,听得这话,却是嘴角一抿,含笑道:“不妨。他便有贼心上去,也没贼骨头下来。但凡上去一步,管保他求死不得,求生不能。从古至今,再不见有人下来的。”
    言语下,却就领着众人绕过这祭台。祭台之后,但见立着一座十来丈高的房子。这房子也怪,不过立了八根柱子,盖了一个屋顶,一无墙垣,二无门扇,空空落落的,亭子不像个亭子,庙子不像个庙子。那屋子正中间并无摆设,亦不见甚么神像神案,只见一个地窟入口。那地窟瞧着三四丈宽,一道石阶蟠绕而下。地窟深处冒着一蓬蓝色烟霭上来。那烟霭浮在石窟上方丈余高出,却是幻作个人身蛇尾的人物形容。
    一干人等沿着那阶梯蜿蜒而下,这底下却是个分层而建的地宫。这阶梯盘盘匝匝,瞧着像是一条蟠在柱子上的巨龙。从上下望,这地宫不知建有几层,窅然不知其尽,每一层皆有四所环绕的宫苑。那宫苑前头皆立着个大殿,殿后一排低矮院落。那大殿门口立着个丈余高的巨鼎,鼎中皆燃有数丈高的焰火,将个宫苑照得透亮。那焰火上的青烟袅然飘起,在阶梯中空处汇集,徐徐升腾而上。
    周灵璩两眼瞪得溜圆,下细看去,那殿中颇有些人物,土缠明身之外,尚有些其他族类。那宁不知一则随和,二则也健谈,见她好奇,亦含笑同她指点详说——那鱼头人身,爱穿红袍白袍的,是华莲族人;那蛙头人身,穿绿袍戴青帽的,是星震族人;那头如鳖,身如龟,穿着黑袍,戴着黑巾纱帽的,是硃天族人;那虾头人身,穿着紫甲红袍的,是高轩族人。
    这各族人等,并不分帮结派,各司其职,皆在那宫苑中应卯当差。放眼看去,各族人物都有。一路下来,周灵璩也算看了个大概。这地宫每一层皆有其职司,有的管着机杼,一干人纺线织布,垒得有成山的绫罗纱缎;有的管着牲畜,宰杀洗涮、剥皮制皮,忙得不可开交;有的种着草药菜蔬,松土锄草,洒水捉虫,竟有几分中土神州乡土田园景致。
    下行一时,底下越见宽敞,那日光照不下来,各层地宫门前的巨鼎便也大些多了些,下头的人物却又少了些。周灵璩细看下来,已然见不着那些作坊农场,如今连下数层,见着的,不是书院便是祭庙。里头往来的人物,穿着也见华丽些,绫罗绸缎,金丝银线,竟比那中土尘世的王宫贵胄也不遑多让。
    石阶各层,皆有些执着长矛,悬着长刀的兵卫巡视,这些兵卫见着宁不知,早便让道跪迎。宁不知径直下来,也不厌恶,但凡见着问礼跪拜的,虽不应答作声,倒都要含笑点头。
    不知行了几时,终至于这地宫底层,这石阶最末,却就见着个广袤无边的虚空之地。这台阶外头,散落着数百个陀螺一般的巨石。那巨石大小不一,大的数百丈高,如悬空之峰,小的不过一人合抱,便比磨盘也还小些。这石阶尽头连着一道黑石砌成的石廊,这石廊蜿蜒而出,将那虚空中最大的几块巨石都连接起来,彼此可通,踏足可行。
    别的也罢了,内中有几块巨石,顶上宽敞,却见建有几处庙宇;那庙中高屋高塔,也轩昂;内中亦有人物往来,络绎不绝。那石廊上也有几个穿着如雪不似风不语的,见着宁不知过来,早便迎上前来。那打头的两个,一个是星震族人,穿着件水绿色的轻纱长袍,腰间系着一根翠绿丝带,头顶缠着一根碧绿丝绦,瞧着是个女仙穿戴,偏是皮子黯黄发绿,一双眼睛眼皮比手指还宽,脸颊下颌又白得瘆人;一个是硃天族人,瞧着弯腰驼背,直不起来,通身上下皮肤皱得像是个耄耋老人,穿着个玄色长袖宽袍,眼皮耷拉,下巴足足有十来层,偏是还有一口锋利如刀的牙齿,瞧着叫人起鸡皮疙瘩。
    宁不知瞧着这两人,却甚是高兴,想来颇见赏识,还与周灵璩一一引见——那星震族人唤作书未到,却是这地下庙宇的主持。那硃天族人唤作琴未了,乃是这庙宇里的庙祝。比及礼毕,宁不知便就问道:“也奇了。你两个皆是有事的。素昔都忙着,今日怎么就在这里候着了?难不成还学着了这未卜先知的本事了么?” | | 20198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69天 / 跨度3529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9-03-14 00:01
    • 阅读:2345169 回复:21245 楼主:4753
    • 字数:约3182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两包烟最新作品《狂魂》,给你不一样的感觉。(转载) 贰包烟 2011-09-18 10:55 3368/2113 303/380
    舞文拙作。虐武侠《樱花死神凌乱美》题记 康疤 2016-06-30 21:05 34/416 10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