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4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3-23 23:52
    第一百五十四节 大茗


    变化甫成,那三头青牛便就从树人肩头一跃而起。那烈火青牛扑在地面,前蹄望地上一阵猛磕,那祭台地面随着那“嘚嘚”蹄声便就烧起一蓬烈火来。那烈火好似流水一般,自上而下急淌而来,“轰轰”数声,便就将那亡魂白泽立身的虚空之地包围起来。无数跳跃的焰火或似乎飞鹰,或似乎猛隼,在那虚空周遭发出“哧哧”的怪响,不住的上窜下扑。
    炽热的烈火把祭台上那早已冷却无数年的熔岩阶石重新点燃,融化的阶石虽则重新化作熔火岩浆,却并没有顺着祭台滚落,一簇簇、一道道的涌将起来,或化作虎豹,或化作豺狼,只管在那亡魂白泽立身的虚空之处翻扑冲撞。那瞧来虚无无定的虚空,竟被这火焰烤得蜷曲起来,且其近火处,渐渐似枯干的稻田一般,现出了无数极深的皲纹来。
    那亡魂白泽立在其中,眼见妖火炽烈,神色却也淡然,放下金蟾银蛇,伸手在那金蟾背上轻轻一拍,那金蟾大嘴一张,“呜哇”一声,却就喷出一蓬黑气,那黑气之中“咵咵”乱响,竟就窜出数十个骨妖来。那骨妖与先前祭台之上所见相似,只是肩头如今多了一副黑烟幻化的翅膀。
    这骨妖手中皆拿得一柄奇特的骨锤,那骨锤的把柄乃是一节七尺来长的兽骨,兽骨顶端用兽皮扎得一个枯骨狗头。那狗头之上黑气袅袅,时不时便从眼洞中冒出一蓬蓬的黑色飞箭。那飞箭绕着狗头打转,“嗖嗖”有声,听来极是刺耳。
    骨妖现身,立时急扇烟翅,朝着那熔火岩兽急扑过来。那熔火岩兽倘有不防,吃那骨妖一锤,或是中那黑色飞箭一箭,立时“哐啷”一声,崩作一地的焦炭。凭那烈火如何焚烧炙烤,再也不能融化作怪。只是那骨妖虽个灵敏,架不住那熔火岩兽众多,倘或一个大意,被那熔火岩兽一扑,倾俄间便就烧将起来,便扑腾两下,翻窜上天,最后也不过化作一蓬灰屑火星,满空里四散飘开。
    雷电青牛落在烈火青牛侧旁数丈外的高处,仰头望着穹苍“哞哞”直叫,嘶叫时,其鼻孔中“突突”喷气,那喷气之声奇响无比,恰似平地炸起惊雷;喷不一时,这祭台四面的熔岩之中,便就“兹兹”作声,自石中放出青绿色的电光来。那电光四面升起,聚在亡魂白泽立身的虚空上方,盘成一团不住旋转,恰似磨盘。那电光之盘盘旋一阵,便就朝着亡魂猛然放出数百个手执闪电之鞭的云影之怪来。
    那云影之怪自空而下,口中呼啸,电鞭挥洒,鞭子挥甩之时,满空皆是“噼里啪啦”的炸响。亡魂白泽瞧得真切,却是将那金蟾望空一抛——偌大个金蟾,在他手下,竟似乎纸扎一般轻巧容易。
    那金蟾被抛飞起来,“噼啪”一声,其腰身之下陡然炸裂,无数金铁碎片铺陈开去,化作了一面巨伞,将整个亡魂白泽立身的虚无之地遮蔽起来。那霹雳电鞭挥击而下,抽在伞面之上,“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也不多时,那伞面便就被击得摇摇欲坠。
    只是这云影之怪瞧着略占上风,却也未就十分周全,那金蟾上半身匍在巨伞之上,两目如炬,口中一条舌条扑出嘴来,化作数十根奇长的红绳,四面翻卷裹袭。那云影之怪稍有不慎,略有疏忽,就会被那绳子缚住,也没个挣扎处,“噗”然一响,便就如同蚊虫一般,被那金蟾拖下喉去。
    眼见彼此斗个相当,那风暴青牛四蹄奋力,却就飞到了半空里,其四蹄之下,翛然浮起一团旋风,将它稳稳托住。这青牛立在半空,低头俯身,长尾急摆,其尾巴摆动之时,祭台四面那海墙便就随着它那尾巴摇晃起来。也不多时,那海墙墙头“倏倏”作声,却就自海中激射而出千百支寒冰之箭来。那冰箭破空而来,呼啸有声,真个是遮天蔽日,整个祭台都被笼在了一团阴影之中。
    那亡魂白泽眼见冰箭射来,眉头一皱,提起银色长尾,随手一抖,那长蛇一身鳞片“咛咛”作声,却是脱身飞出,那银鳞飞在半空,倏欻间隙,便立即化作不计其数的银色圆盾。那圆盾挨挨拶拶飞上空去,挡那冰箭,箭盾相逢,一时满空皆是“哐哐啷啷”的撞击之声。
    两处相逢,冰箭迸裂,化作破碎的冰块四面跌落,好似陡然下起一场冰雹。然冰箭无穷,银盾有限,撞击多了,那银盾却也渐见破裂,银盾一破,便就从空飞回,贴在那银蛇身上,重新化回银鳞——只是这银鳞却就已经满布裂纹。
    何不为伏在下端,见得这等神技,心下惊骇,下意识的紧紧握住胡不与,咋舌道:“这等神术,那亡魂哪里还能抵挡!”胡不与瞪他一眼,没好气道:“他消亡也就罢了,你怕甚么!作出这等丑态,羞不羞!”何不为讪笑一声——“我瞧着这场面有些害怕,一时倒忘了本分。”
    萧月庭看得真切,心下却也由不得有些赞叹,侧头同贺云城道——“这羌老瞧着也罢了。技法着实了得。真个斗法,我未必胜他。”贺云城亦点头道:“向往自许,孤高自傲,如今也有些自愧。古人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日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
    獬豸立在苏眷身旁,低声道:“这白泽好生厉害,那却如何是好,却不知左真人可有关碍……”苏眷见一众人中,唯她心悬,总是担惊受怕,暗叹一声,在她手背轻轻一拍,道——“不妨。左真人与他同去,至今不见消息。他是个极有分寸之人。既不见他露面,便无需忧虑……”
    | | 20666楼 |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3-25 00:31
    正个言语,却又听那玉裹白泽森然冷笑道——“你也有黔驴技穷之时!我当你藏了多少阴魂秘法不曾授受,如今眼见,原来不过如此!”鄙薄之下,其身躯微微一晃,其肩头“咔咔”两声,却就见飞出两条粗如水桶的树枝来。那树枝迎风见长,化作两条巨木臂膀,生着一对遒劲有力的藤草缠绕的大手。
    那大手伸来,好似从天落下的一对覆地盖山的蒲扇,落下之时“呜呜”风响,只怕便是有座亭台馆阁在此,也要被它一巴掌拍成平地。那两手来时,左手一捏,将半截金蟾握住,那枯枝手指猛然发力,且听“哐”一声,那金蟾便就被捏成一坨烂铁——这大手随手一抛,那金蟾“哐啷”两下,在祭台上滚得一时,便就散于无形。
    金蟾一去,那藤枝右手一把抓下,将那瞧着无形无质的虚空陡然抠住,玉裹白泽木牙一咬,“呔”然一声呵斥,且听“轰”然一声巨响,竟就此将那虚空连根拔起,提在了手中。
    那破碎虚空浑然而似鸡子,莹然而似美玉,其周遭有无数零星碎片四下跌落,那碎片跌落在地,仿佛人参果坠落地面,倏忽之间,便就化得无影无踪。玉裹白泽将那虚空残破捏在掌中,望着内里的亡魂白泽哂然一笑——“自不量力……”
    孰知言语未尽,那祭台上空猛地传来“嘭”然一声巨响,那从天而将的虚空裂缝中陡然迸射而出一块山亭一般大小的虚空碎片来。那碎片飞扬在空,内里“嗖”然一响,却就窜出个人影,那人影手中抡得一面圆镜,望空朝着亡魂白泽一照,口中陡然喝道:“来迟了!”呼喝声中,那镜中光芒一闪,却就扑出半截羌老身躯来——正是先时陷在祭台虚空裂纹中的金镶白泽。这挥舞圆镜的,哪里还有别人,正是少君。
    那亡魂白泽原立于虚空之内,吃少君那镜子一照,其魂身“倏”然一下,便就去得无影无踪。不等众人回过神来,那从空坠落的半截羌老身躯陡然一晃,平白定住身形,立在了祭台上空,其四蹄一抬,断却的腰肢之上,却就生出了半截莹白淡蓝的魂身。
    那玉裹白泽乍然一见,登时气个倒仰,因是巨木之身,也瞧不见脸色,不过见他耸起双眉,立起双眼,舌头绽雷,厉声斥道:“你这不要脸的老货!竟敢占我肉身!”又掉头朝少君尖声骂道:“小泼皮!竟敢坏我大事!往昔心下轻纵,饶你性命,你不感恩戴德,竟同这鬼魅行此下作勾当!看我今日不将你抽筋扒皮!”
    他这里破口大骂,少君哪里理他,不过微微一揖手,往后退得两步,翛然立在那祭台上空。何不为从下睹见,莫名有些不自在,侧头瞧向胡不与,胡不与脸色肃然,两目微眯,只管瞧着少君,却并未有些异样神色。
    金镶白泽微微一笑,左手缓缓立起,捏个法诀,“呔”然一声呵斥,冷笑道:“且看你修炼这么些年,到底从我这里学去了几成本事!”言语之时,其指尖“叮叮”作声,便就放出一阵夺目光华,光华氤氲之中,便就奔出七驾车马。七匹神马脱空飞出,各自拖着一辆金碧辉煌的金车。那金车之上并无车轿,车身上皆连车铸着个丈余高的金鼎。七个鼎中,冒着红橙黄绿青靛紫各色烟霾与华光。
    神马立定,列作北斗星阵,金镶白泽陡然一声喝叱,七匹神马齐齐一声嘶鸣,其身后的金鼎中“嘭”然一声,却就升出七位身着金袍,头束金冠的星君来。这些个星君上半身与人无异,下半身却都只是光华氤氲的烟霾,其手中皆拿着一柄七星宝剑——那宝剑如同虚空雕琢而成,莹莹似乎秋水,湛湛仿佛碧空,剑柄剑身之中镶嵌着数粒星芒,不多不少,正好七粒。
    变化得来,一众星君提着长剑便朝三头青牛飞赴而去。那雷电青牛见机甚快,鼻孔朝天,陡然喷出一张电网,电网之上电光交织,“兹兹”作声。那星君之中奔出天璇天玑两位星君。那天璇星君尚未迫近,长剑脱手一抛,飞剑“倏”然飞至,且听“噗”然一响,那电光无形之网竟被这飞剑一剖为二,从中割出一条沟壑来。电网一破,那天玑星君“嗖”然一声,便就扑下网来,宝剑望那青牛头顶一斩,那青牛牛角一挑,同宝剑“哐啷”一下撞个正着。孰知这青牛那牛角瞧着坚逾金铁,吃这一撞,那牛角却好似纸扎的一般,一触即断,那宝剑飒然而下,竟将那青牛脑袋刺个对穿。
    那雷电青牛吃这一剑,登时“嘭”然一声,炸作一蓬黑烟,却是现出了玉裹白泽的魂身——原来这青牛竟是玉裹白泽的三魂分化而来。那魂身现出真容,一闪即去,那天玑饶是剑快,却也拦不下他。四下飞旋的云影之怪失了神通,登时“噗噗”作声,在那空中爆出一团团冲天而起的黑气。
    那风暴青牛见势不妙,四蹄一收,空中四面乱飞的寒冰之箭“刷刷”作声,汇而聚集,却是在大茗树人身周荡起了一团冰箭涡流。那烈火青牛见失了同伴,心下恚怒,“哞哞”两声,张嘴望身下的祭台猛然喷出一股烈火来,烈火落地,且听“砰砰”一阵乱响,祭台之上登时弹出数不尽的烈火石弹子来。那石弹子倏欻飞出,拖着长长一条火尾,好似无数火蛇从地底窜出,夹在那冰箭之中,望着一干星君激射而去。
    见彼阵仗,那开阳、瑶光两位星君早便迎上前来。开阳星君扬起长剑,口中念念有词,四周这等喧嚣吵闹,却也能听见其朗朗咒言。咒言声中,其掌中那长剑陡然化作个白玉瓶子,瓶中“嗡嗡”两声,却就放出一蓬怪诞黑风。那黑风“呜呜”一转,无数急射而来的火石弹子便就被那黑风吸入瓶去。弹子去时,直撞得那瓶中“乓乓”乱响。
    瑶光星君飞将而上,却是将那长剑望祭台外围的海水之墙一抛,那长剑“当”然一声,便就在那海墙之上刺出个窟窿。墙面一破,登时急扑而出一道水流,那水流翻扑而出,陡然化作一条水龙,“嗷”然一声呼啸,朝着那烈火青牛猛扑而下。烈火青牛自恃神火,非凡水可灭,四蹄一刨,鼻孔中“呼呼”两声,又自喷出两道烈火来。那火焰交织于一处,化作一头烈火巨鸦,朝那水龙迎头扑去。
    火鸦水龙,两相一撞,那火鸦遇水更烈,直烧得“汩汩”作响,那龙头竟被它烧成了一团蒸腾的白烟。那烈火青牛正个得意,冷不防身侧那翻滚的熔岩之中“嘭”然一声炸出五六个窟窿来。那窟窿之中“突突”数声,便就急喷而出一道水柱。那水柱顶上皆有一头小小的蛟龙,望着那烈火青牛猛然扑来,那青牛猝不及防,被这几条水蛟咬个正着。那水蛟齐齐发力,狠狠一扯,那青牛“哞”然一声,登时被扯了个七零八落——但一破碎,那青牛一般化回浑身遁走,几条水蛟“嗷嗷”嘶唤,却也只是莫可奈何。

    | | 2066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4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43天 / 跨度3913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20-04-01 00:33
    • 阅读:2381309 回复:21860 楼主:4836
    • 字数:约3332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经济随便谈谈,关于中美争锋及当今乱象根源 文盲来上课6 2010-06-25 13:55 412/220 10/48
    贴图※【冰凤拍图】一组铜陵的月季花275图 冰凤20124 2016-06-07 14:29 16/275 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