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6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6-30 19:44
    第一百六十八节 地湖


    晏溶溶听得他这言语,却也不敢同他争辩,瞧他一阵,迟疑道:“你这般了得,这伤也是假的么?”西陵暼他一眼,缓缓道:“自然半真半假,倘或都是真的,我就白葬送了。倘或都是假的,也瞒不过这两个老奸巨猾的妖精。”晏溶溶叹道:“可怜我竟还巴巴的想着与你搬救兵。”
    言语下,又朝西陵道:“虽则我没甚用。到底有些照面交情。既然是你主事,何不将我与林道长一起行个方便。容咱们自去了?”西陵微微一哂,缓缓道:“若是寻常时候,这个自然。不消你开口。也与你这便宜。只是眼目前下,我却须得谨慎些。”
    又朝林玄真道:“咱们是宗门一脉。论理不该这般留你。只是事关重大。你们一脉,又素来同这昆仑老儿交好,代代皆有深交;我若不慎重些,只怕要功亏一篑。”林玄真瞧他两眼,叹道:“我不怪你。只是我也疑惑,你费尽心思,从这妖精出下手,却是瞧上了他昆仑什么宝贝,值得你这般殚精竭虑。”
    西陵两目微微睁开,将林玄真上下打量两眼,缓缓道:“这也不是甚藏人的话。实话与你说,我家至尊,被困在天外,不得脱身。这昆仑古墟之中,有件器物,唤作九壬八卦玄印。若得此物,我家至尊便能天外化身,回归中土。是以咱们门下,为得此物,自然万死不辞。”
    林玄真听得这一席话,却是半晌作声不得,好一时,才道:“昆仑峨眉,缠绵至今,交情匪浅。若上门阐明,借他家宝物一用,只怕还有个商量处。如你这般行事,只怕宝贝寻不着,两家夙缘,却要坏了。”西陵道人听得这话,却是摇头道:“这话我却信不及。凭他什么交情,凭他是谁,若是上门求借虚陵洞天的流火金铃,那虚陵掌教,可敢借么?”
    这里头一阵言语,外面相柳却就已然别了蛟龙山,入了平邪山地界。这平邪山并列三峰,一山还比一山高些,近得山脚,那相柳却是轻车熟路一般,从那山壑中寻出个隐秘深潭来。
    那深潭三面环山,高有万仞,三面皆有流泉飞流直下,飞溅起的水雾腾腾濛濛,好似在那深潭上笼着一层随风晃动的白纱。这相柳行至于潭边,却就从山边寻出一条三尺来宽的傍山石道来。这石道一阶阶的,顺着山壁弯入那流泉飞瀑后面。
    相柳三个前前后后,沿着那山道无声疾行。那山道原来甚是逼仄,走入飞泉之后,却就宽敞起来。原来那深潭里面,飞瀑后面,却有一处地穴,这地穴两边都有七八丈宽的石阶,中间乃是一条五六丈宽、七八尺深的水渠,这水渠笔直向下,引着潭水流向平邪山山底去了。
    相柳行在石阶之上,但觉触脚有些湿润微凉,石阶旁的山壁上凿有无数高四尺来许的正方石龛。石龛四面皆有纹理,雕饰皆为飞龙。石龛中并非石雕,却是一个三尺高的纯黑石瓶。瓶口封得严实,瓶身上多缠有黑布,瓶颈处系着根金丝绳子,上头串着个石牌,下细看去,上头写着的,皆是“先考某某、考妣某某”等等字样。
    下行甚远,那水渠却就连着了个地下湖泊。这湖泊茫茫,不知其大,湖面上一簇簇的,却就见生着许多荷花。那荷叶一片片的,连绵在一处,高高低低,皆青翠碧绿,或如伞,或如盖,没一片枯萎蜷曲的;叶片之中,撑得有大朵荷花,这荷花形容与人间相似,或红或白,十分好看;且皆是开得极繁茂的。只是形容虽同,那花心之中,并非花蕊,却是一蓬跳跃着的烈火。
    那莲心中的火焰灼灼而明,好似在湖面点着数不清的灯笼,将这地底幽湖点得明如白昼。那石阶顺势下来,沿着地湖边缘铺向远处,一时也瞧不见个尽头。
    一路下来,那石阶越来越宽,渐渐没了阶梯,成了平铺的石板行道。这行道一面靠山,一面靠湖,那山壁上依然满布石龛,湖边上却也有了七八尺高的石头护栏。行道中间,隔三差五,便见立着个石雕香火炉子。里头埋着半高火灰,灰烬中七零八落的插着些香烛。显是常有人来。
    见此行景,那相柳三个更是小心翼翼,果然行未久远,便渐渐见着几拨蟜民。那蟜民皆身穿黑衣,头缠白布,臂绑白带,皆跪在那石龛前,或焚香祷告,或祭酒奠唁——看着与人间竟是一样。
    相柳等见着这等,自然远远绕行,极是谨慎。比及行得远了,那山壁上便渐渐少了石龛,也没了那香火炉子,行道上也生出了青苔,显见少有人来。林玄真从那笼条中望去,却见那平湖远处,依稀现出了一座浮岛。
    那岛屿远看去,像是一个平放在水中的“山”字。浮岛上有四座大殿,大殿间有连绵的长廊宫室串连勾结。那大殿长廊,皆是以整块整块的紫色水晶雕砌而成,极其璀璨。至于这行道末端,却见有个礁石雕饰弄出的码头,码头外没有行船,却有一条紫水晶墩石小道,径直通向岛上的第一座大殿。
    水晶墩石底下,半截都是乌黑的青苔,墩石两旁都有火莲,那莲叶底下,隐约可见浮着些发白的东西,只隔得远,影影绰绰的,也瞧不实在。等行到跟前,林玄真下细看去,才认得那竟是白森森的骨头。只是这骨头不是人骨,亦不是兽骨,却是身有四翼的长蛇尸骸。这怪物尸骸多甚,横七竖八的泡在水中,大半骨头上都爬满了苔藓。 | | 20825楼 |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7-06 22:53
    一干人等初近码头,尚未离岸,那水中的枯骨却好似恶狗闻得肉糜一般,竟在水下摇头摆尾的扭动起来。也不多时,那码头前段的水晶墩柱下,便就爬上两具怪物骸骨来。
    那骸骨匍在水面,好似贴水的两只蜻蜓。那蛇尾在水面左右轻摇,撩出一层层的涟漪,其四张骨翼立将起来,“咔咔”作声的不住扇动,远远看去,好似四面折扇扇骨。这骸骨身在水面,脑袋却高出墩柱来,两个黑洞洞的鼻孔里头不住的喷出淡白色的烟气来,“呼呼”有声。嘴也张得极大,满口的尖牙白森森的,瞧着令人毛骨悚然。
    晏溶溶从内瞧着,却是认不得这怪物,心中惊骇,侧头同林玄真道:“林世伯,这是个什么邪物?”林玄真皱眉道:“瞧这形容,倒有些像酸与。这东西素昔吃人,原居于景山。为中土道宗所不容。数百年前我也曾见过活物,极是凶悍。不想这里还有这许多骸骨。”
    低语时,却见相柳熟视无睹,一步便跨将出去。他足下沾尘,才一碰着那水晶墩柱,那酸与骸骨立时一左一右的猛窜起来,望着他脑袋便急咬而下。这相柳一不躲闪,二不迎击,将头一扭,其后颈处“嗖”然一响,却就冒出两个蛇头来。那蛇头望空一扑,双双朝着空中喷出一股黑雾。那酸与骸骨在那雾中一碰,登时“咕咚”一声跌回水去,慢慢的望湖底沉没。
    那黑雾慢慢弥漫开来,好似在相柳左右各自撑开两柄黑伞,黄耳青腰紧随其后,亦置身于雾气之中。三个疾行过去,落足岛上。那岛上码头原是木棚子搭建的,如今棚户倾塌,码头上不过余得几块平整的礁石。那礁石上爬满了藤壶,白惨惨的。码头未远,便见一条鹅卵石铺就的阔道,通向迎面而来的第一座宫阙。
    这阔道两旁,原有许多水晶灯塔,那灯塔不过半人高,如今被阔道两旁的藤草覆盖,不过大略瞧出个行迹,塔心处哪里还有半点光芒。行近大殿,却见那门口、阶前、墙头等处,皆趴着些酸与骸骨。还骸骨之上,皆缠着些黑气,黑气缭绕间,那骸骨时有动作,一时扇动骨翼,一时挥卷长尾,倒像是几只百无聊赖的家猫。
    大殿之下,却见立着个半人高的青铜鼎。那鼎中汪着满满的一鼎水,水底凝着厚厚一层香灰。相柳近于阶前,那阴暗影中,便见现出先行一步的流泉琴等人。见彼迎上前来,相柳侧头朝阑珊玉局道:“你潜伏此地多时,竟就混了个门口窥测么?”阑珊玉局瓮声瓮气道:“这酸与也还容易,要瞒着也不难。只那门后,有好几只宪章的骸骨。那骸骨被施了妖法,又身负龙气,实在不是好相与的……”
    说话间,那大殿门楣上悬着的磨石照妖镜突地光华一闪,竟就此放出个丈余高的光影之像来。这光影之像身穿长袍,头戴金冠,肩头披着一领鹤氅,足不沾地,翛然落在大殿之前。
    这光影之像左右暼得一眼,却就直勾勾的盯着了相柳,嘴角一抿,慢慢走到大殿前的一座灯塔处,在那塔顶上轻轻一拍,口中唤道:“我的儿,沉睡多年,如今也该起身活泛一下筋骨哩!”
    话音一落,那塔心处火光一闪,却就猛然窜出一道十来丈长的火光。那火光夭然而起,疾扑而下,只一霎时,便就落在了大殿门后,但听“轰”然一声,那门后霎时腾起十来丈高的烈火。烈火熊熊,其间“嗷”然一声嘶吼,便就猛然扑出个龙头虎身的巨兽骸骨来。
    这骸骨高约两丈,不算虎尾,恐也有四丈来长。那骸骨以火为皮肉,以烟气为筋脉,眼洞之中,喷着两束数尺高的烈火,炯然落地,顾盼生威。阑珊玉局睹见其状,立时退开两步,颤声道:“不好,咱们触动消息,这宪章活过来了。”
    言语时,却见那光影之像微微一笑,轻蔑道:“尔等低贱之躯,岂敢轻易踏足光碧堂。若识趣,就此离去,便就罢手。若执迷不悟,可不要怪我孩儿口下无情。”晏溶溶细看一时,心下骇异,低声同林玄真道:“糟糕!若这伙人不省事,倘或一个技不如人,咱们岂不白填限了?”
    说话间,那烈火宪章见他几个岿然不动,“嗷”然一声嘶吼,四足一蹬,便朝相柳猛扑而来。那相柳瞧着粗壮笨重,谁承想竟是个敏捷如风的,那宪章扑来,其人“嗖”然一响,霎时之间,竟就此跃起十来丈高。
    其人身在半空,左手捏着个法诀,右手一晃,口中一声轻叱,那殿前的青铜鼎中,陡然扬起一道水柱。相柳两足一点,轻轻巧巧落在水柱顶端,不见他如何施法,不过信足一踢,那水柱之上“呼”然一声,便就扑出一条黑龙来。
    那黑龙长有数丈,乃是黑水变化而成,通身龙鳞波光粼粼,好似稍有不慎,便要跌作一滩死水。黑龙化来,也不客气,大口一张,四爪一蹬,便就朝那烈火宪章猛扑而去。
    这厢黑龙去了,相柳单足再点水柱,那水柱之上“噗”然一声微响,却就冒出一个数丈直径的水泡来。这水泡浑圆,竟将相柳等人囿藏于内,外间凭着那火龙如何喷突烈焰,这水泡好似金镶玉裹一般,哪里吹散得颇。
    那烈火宪章见黑龙摇头摆尾的扑来,却也全无惧色,那光影之像见状,却就列印施法,一行施展,一行嚷道:“妖人厉害,万不可大意轻敌。”他印法动时,那宪章身上的烈火蹭蹭上涨,须臾间隙,整个宪章便就成了个巨大无匹的烈火之球。
    黑龙飞至,尚未近身,便被那宪章烤得通身“兹兹”作响,其通身上下无不黑烟四起;只是烧且凭它烧,那黑龙的血盆大口却依旧急咬而下,那宪章自诩铜头铁额,四足一蹬,却就望着黑龙的大口撞来。电光火石间,且听“嘭”然一声巨响,那黑龙吃这一撞,倒像是玉璧撞着了顽石,竟哗啦啦碎作一地,且散落在地上时,那破碎水渍中的烈火兀自尚未熄灭,腾腾直冒火光。
    那宪章因这一撞,却是摇摇晃晃望前走了几步,临到跟前,望着相柳“嗷”然一声嚎叫,那骨架子“咵嚓”一下,竟就此散落一地。破碎的骨头上火光熊熊,却是越烧越旺。相柳立在前头,一声冷笑,不过抬手一挥,手下卷起一股风来,“噗噗”两声,那满地的烈火,须臾便灭个干净。相柳一击得中,微微侧头,瞄了阑珊玉局一眼,奚落道:“区区两副骨架,便叫你们望而生畏?这古仙之后,先圣之裔,原也不过如此。” | | 2084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6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74天 / 跨度4011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20-07-07 19:39
    • 阅读:2391426 回复:22086 楼主:4868
    • 字数:约3394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