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56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7-27 09:39
    今天临时通知去城里培训两天。今晚更新不了了。回来补更。 来自 | | | 20879楼 |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7-29 18:54
    第一百七十二节 珉城


    落足那宫阙前的广场,慢说旁人,林玄真心下都有忐忑。相柳立在后头,并不上前。想是他法术驱策,那流泉琴一马当先,却就朝那广场中间的雪白玉雕走将过去。
    那玉雕瞧着有些异样,然人至于前,却没半分动静。流泉琴瞧得一阵,回望一眼,虽个疑惑,却也朝那珉城大门行去。那珉城门前门后,俱不见个响动,似乎既无人值守,又无术法封镇。
    想是心下惴惴,那流泉琴一步一挪,慢吞吞的走过珉城大门。林玄真凝神细看,却见他一穿身过门,便就两目瞪得如铜铃一般,且将头仰得老高,似乎眼前立着的不是宫室阆苑,而是穿云入霄的峰峦。
    相柳见他进去后神色虽个怪诞,然身周平静,并没个异样,心下松懈,领着一干人疾步跟上。孰知这一去,才知那流泉琴何故惊愕至此。原来那珉城瞧着不过如此,然穿门过去,眼目前瞧着的,却不是那雪也似的宫阙,却是个上下无极的虚空浮塔。
    这浮塔每一层都是个别样世界,内中都有一座巨大的宫阙。隔断浮塔的,不是那宫室的飞檐翘壁,却是一层蓝天白云。浮塔的每一层,都是一个琉璃般干净清澈的世界。一层层的,下不知其终,上不知其止。且这浮塔一直缓缓上升,那一层层世界堆叠而成的浮塔,恰似一条向上飞升的巨龙。
    相柳等立在这浮塔之前,一个个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林玄真道家真仙,细瞧了一阵,心下纳罕,恐是幻像之法,然凝神看了这半日,但觉眼目所见,历历确确,却没半分虚幻之像。相柳望了一阵,迟疑一时,却是突地抬腿,“砰砰”数声,便将流泉琴、烟波画、阑珊玉局踢将出去。
    流泉琴首当其冲,第一个身不由己飞扑过去。那虚空浮塔离这大门不过数丈距离,流泉琴一个踉跄,便就扑在大门正对的那浮塔世界中的宫阙门前。这世界的宫阙乃是黑色岩石砌块垒就,每一块石头都方方正正的,三丈左右的长宽,瞧着极是恢弘。
    流泉琴落身在地,望前走得几步,却就入了宫门。那高峻的宫门之后,入目便是一座数十丈高的黑色神殿。只是这神殿并非土石构筑,亦非木料雕琢,却是由左右两株巨大的古木彼此勾连结成。那神殿殿前有个巨石雕刻而成的祭台,台上仰躺着一具尚在流血的尸身。那尸身上半身与人无异,下半身却是一条丈余长的蛇尾。那尸身胸口洞开,一颗心从胸腔中升出来数尺,悬空浮着,时不时便散出些赤红微光。
    那构成神殿的两座古木,树身上满是精工细作的雕饰,那雕饰九尺一幅,却是些记事的浮图。神殿正中,匍着一头巨大无匹的黄鸟,那黄鸟身长数十丈,尾羽从殿上逶迤拖下,金灿灿的,仿佛是从天裁下来的一段金霞。
    流泉琴瞧得目瞪口呆,下意识的便有些害怕。那黄鸟两目紧闭,似乎正在酣睡,全然不知有人闯将进来。流泉琴细看一阵,却是哪里还敢再往前跨步,两腿觳觫,却就慌忙转身飞将回来。
    烟波画比流泉琴略晚片刻,然落身之地在流泉琴下方一层。好一时才脚踏实地,却见前方是一座黑土黄泥垒起的宫室。那黄土黑泥之中,掺着些蔫黄的枯草,若下细看来,真个好比荒村野店的土墙草棚房子。只是这宫室巨伟莫甚,那墙高如山岳,顶阔如平川,极目不见全貌,虽个瞧着有些粗鄙,然甚是雄伟,竟多出几分旷然威严之感。
    逼近大门,烟波画心下便有些不安,但觉所处之地有些难以言语的萧杀之感。穿过大门,却就见着一个形如田螺的巨大宫室。那宫室高有百来丈,盘旋的宫壁上悬着些泥画。皆是以各色彩泥捏贴而成。那泥画上有山有水,有虫有鱼,瞧着倒像是各地胜景入画。
    这田螺般的宫室洞门处,却就见趴着个巨大的蛇头。这蛇头覆满黑色巨鳞,两目紧闭,口齿微张,一条猩红的舌头在唇齿间微微颤动。旁的不说,那蛇头上的一片鳞片,便比烟波画还大上几圈。那宫室的最高处,如田螺尖端那处,开着个塔楼,那塔楼的门户之中,便就见晃着个蛇尾。那蛇尾漆黑如墨,粗如水桶,左右晃个不住。
    烟波画但瞧一眼,登时唬得魂飞魄丧,哪里还敢上前,屏气凝神,战战兢兢折转身来,便就飞身扑将出来,望相柳等立身之地飞去。飞行之时,但觉胸口“咚咚”乱跳,一时间手足冰冷,竟如置身冰天雪地。 | | 20883楼 |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20-07-30 19:12
    阑珊玉局被踢将出去,却是望上去的。他飘然如纸鸢,疾飞一时,翛然落在流泉琴头顶那一层世界。所落之地,没有甚高门大院,却就见光秃秃的一座碧海孤岛。玉局落脚之地,乃是这孤岛上的孤峰之顶。放眼看去,四下里皆是平静无波的碧蓝海面。那峰顶未远处,立着个浑圆的白石祭坛。那祭坛溜圆,外围有十来层三尺来高的阶梯。阶梯之上,或站或坐,或两两并肩,或三五成群,错落着十个青铜铜像。
    那铜像皆是长袍峨冠的形容,一个个面容枯槁,身形瘦削,瞧着都像是书馆里头的积年酸儒。铜像正中,祭台高处,却就立着两个纯金鼎镬。那鼎高不过七尺,两耳三足,耳纹螭龙,足饰蟠龙,瞧着精致非凡。那鼎下空白无有所见,一无柴薪,二无碳石,更没个火星,奈何那鼎中沸沸扬扬,竟有滚开的汤药。那汤药瞧着金黄,内中浮着数十粒赤红丹丸,香气四溢,隔了老远闻着,亦叫人心旷神怡,想来是登仙之药,成神之丹。
    祭台上空,浮着数十头铁羽铜喙的仙鹤,绕着那山顶飞旋蟠绕。那飞鹤翔在半空,时不时一声鹤鸣,鸣声震耳发聩,远远传开,不知声传几许。阑珊玉局落足看得分明,足尖才略动得一动,祭台上那些个铜像便如活物一般,一个个侧转头来,目光炯炯,将个玉局下死盯住。头顶那一干仙鹤啼鸣之中,亦落下十数只来,护在那金鼎之旁,两翅挥动,立着个长脖子,望着阑珊玉局“昂昂”呼斥。
    阑珊玉局心下骇异,哪里还敢上前,两足一点,登时飞身折回。但这一去,脱身离了那世界,那铜像仙鹤便如眼盲一般,再瞧不见他,一时闭眼的闭眼,回头的回头,便就如旧时一般,再没个旁的异动。
    三人次第出去,接连回来,落在相柳身旁,一阵分说。相柳听着便就默然不语。林玄真回头瞧向西陵道人,却见他两眉深锁,似乎正个思索。寂静之中,却突听越曦甯“哎”然一声,突地惊醒坐了起来。她这才刚睁眼,那南冠居上面便生出一股巨力,“嗖”然一响,便就将她撮弄出去。
    越曦甯身不由己,“噗通”一声摔落在地,却是摔了个仰八叉。她原是个养尊处优惯的,何曾这般狼狈,吃这一摔,痛不可言,险得流下泪来,一时又是愤怒,又是恼恨,强撑着半支起身来,厉声斥道:“你们是甚么人!竟敢来我昆仑放肆!”
    那相柳听得这一说,却是嘿嘿一笑,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将个越曦甯瞄看两眼,五指一捏,越曦甯那两唇陡然一紧,好似被糨糊粘合一般,凭她任何用力,总不能作声。
    只是这越曦甯虽个口不能言,那身上却渐渐生出一抹毫光来。那光芒也奇,莹莹一层,薄薄一片,辉然夺目,整个人竟同灯芯一般。相柳等正个瞧着心奇,不防一旁的青腰黄耳亦通身生出光来。
    相柳口虽不言,却就悄然退开丈余,流泉琴等心下惧畏,亦慢慢退到相柳身后。越曦甯见自家生光,一般骇然莫甚,浑然不知何故。那青腰黄耳面面相觑,怔怔立在当场,亦不明所以。
    众人正个疑惑,突听外间那广场上一声轻呼。回头看去,却见那广场上的玉像伸开腿脚,撑开两臂,竟就此站将起来。它身上盖着的那层霜花从它身上慢慢滑落,散在地面,恰似铺了一层浅雪在地。
    这玉像款款起身,回转过来,却就朝青腰黄耳等微微一笑,虽是玉像,却就开口说起话来——“妄作善恶缘,祸福报无绝。弱丧迷其根,自与真源别。众生之本际,寂然无起灭。万行混同归,三乘泯殊辙。”念念间,便就俯身低头,朝越曦甯青腰黄耳三个一一揖手,见礼后,又笑道:“山中无日月,与诸位先祖一别,竟不知人间今夕何夕了。”
    越曦甯中了秘法,口不能言,那青腰却就跨回一步,同那玉像道:“你是这仙宫的守卫么?”那玉像听得这一问,却是将头一摇,默然片刻,又含笑道:“仙道得失,在于机缘。若是有缘,无门亦可得入;若是无缘,有门也不能进。仙宫之门,何须人守。”
    青腰迟疑一阵,又问道:“这仙宫之门,可是有甚异术封镇?须得破关才才可寻得么?”那玉像将头一摇,上前两步,含笑道:“天帝之门,无可寻之规,无可蹈之矩,人力岂可胜天。若天帝留置,凭你是谁,也不能破之。”
    言语时,这玉像却就将手一挥,其身下那薄薄一层霜花便就飞扬起来,悬于其身后,幻作了一扇霜花结成的圆拱之门。“我不是守卫,”这玉像朝青腰微微一笑,“我是这天门的引路人。”
    青腰骇然抬头,瞧向其身后的霜花之门。
    那门户高有数丈,因是霜花凝结而成,晃眼一看,好似白纸扎成,只怕有风,便是吹面不寒杨柳风,亦能将它吹个稀烂。那门户独立当地,四面无甚通联处,内里濛濛一片,如烟如雾,袅袅瞧不分明。
    那玉像嘴角微抿,在那霜花之门上轻轻一抚——“天柱通天绝地,窅窅无尽,珉城由古至今,渺渺无边。若从宫门去,所见所遇,但凭缘分。并无一定。但从我这门中过去,只会是青鸟宫的仙缘殿。”
    青腰跨前一步,略作迟疑,问道:“若想过去,可有何求?”那玉像微微一笑,侧身让开数步——“有身之患,万累生焉。天帝眼中,无物可入。与汝辈无有可取。王母手中,无所不有。与尔等无有可求。
    帝后悲天悯人,怜万物而爱众生,是以三洞及诸法门,随诸所好而开,令其解脱。然世俗愚昧,混沌者众,通贯者寡。是故帝后开仙缘之殿,留置救世之器,封存济世之法,以待有缘仙客。
    诸君来此,万勿以一己之利而夺,切勿以一身之求而往。解脱所由,盖缘能悟。悟则受行,能弃俗法;安神无为,得不死术。若有智者能为诸人解暢经旨,使长迷反晓者,其福可量乎?”
    | | 2088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6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83天 / 跨度4039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20-08-04 18:51
    • 阅读:2393967 回复:22154 楼主:4879
    • 字数:约3416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机会就在眼前,错过难再,不要回头又怨政府哟. 晋朝人4 2016-05-28 18:30 3841/637 74/2116
    情感桃花村酒馆818图 小朵的云 2012-04-16 09:20 29496/18303 15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