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细说两晋南北朝(西晋三卷出版,更新中)

  • 首页
  • 上一页
  • 7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迅发 时间:2016-11-26 10:38
    家中还有一些《东晋风云》全套和《南北朝风云1、2》,需要的朋友可以直接发站短,与我联系
    作者:迅发 时间:2016-12-22 22:45
    @ty_122962038 2016-12-22 20:03:52
    我找了这本书找了好久,原先在百度上收藏,前段时间没了,久别重拾,欣慰欣慰
    -----------------------------
    呵呵,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12 17:03
    @ty_122962038 2017-01-12 12:51:18
    对陈寔的评价精彩独到,这是作者真正领悟到彼时彼景的感慨,我自我要求背涌
    -----------------------------
    呵呵,谢谢你的鼓励……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12 22:02
    @虎头城 2017-01-12 18:19:25
    不知道kindle电子书上有卖吗?想买
    -----------------------------
    欢迎购买实体书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4
    @旧时艳阳 2016-12-23 07:52:15
    楼主是多产作者啊。向楼主学习。
    -----------------------------
    谢谢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4
    @枫飞满天2010 2016-12-27 22:22:30
    从此以后,胡太后担心后主不会放过高俨,将高俨留在宫中,与自己同住,每次吃饭,必定自己先尝尝,再让高俨吃。陆令萱对后主高纬说:“人人都说琅琊王高俨聪明勇武,天下无敌,我看他的相貌,终究不会当个臣下。自从擅自诛杀和士开以后,他时常心怀恐惧,应该早早将他处理掉。”
    ——————————————————————————————————————
    发哥你好!
    在南北朝风云中的梁陈兴亡第三卷......
    -----------------------------
    没在意,可能走没发的帖子里面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5
    @shixiuxiu1 2016-12-29 14:25:57
    追了5个月,不眠不休。终于到600页了,撒花~~~~~~~~~~~~~
    -----------------------------
    看得好快呀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5
    @1972ALEX 2016-12-30 12:38:16
    最近在重看《西晋风云》,历史确实惊心动魄,发哥写得好看。
    -----------------------------
    谢谢……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6
    @迅发 2009-10-29 10:58:48
    11、九品中正制(1)
    说到九品中正制,就不能不说到一个人——陈群。
    陈群,许昌人。
    爷爷陈寔,在党锢之祸中,自请入狱,为的是宦官们别再抓别人,出狱后,年龄已经70岁了,以后朝廷只要“三公”的位置空缺,就一定要征召陈寔,陈寔德行高尚,在乡里威望很高,当时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去坐牢,也不能被陈寔鄙视。陈寔家曾经有一个小偷,伏在房梁上,陈寔看到了对子孙们说:像梁上这位君子那样,人不善良都不是天生的,很多不善的人也都是因为后来环境等因素造成的呀!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把小偷称为“君子”的人,第一个把小偷也归结为能够成为“君子”的人,他就是陈群的爷爷,他从来都是用善良的心,来推己及人,真正实践了儒家“仁就是爱人”“有教无类”的思想——这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中国儒家文化之所以被尊崇的核心,是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别于外族的灵魂。
    陈寔六个儿子,其中陈群的爸爸陈纪是老大,和陈群的四叔,连同陈寔被大家评为“三君子”。
    陈寔去世时84岁,“海内赴吊者三万余人,制蓑麻者以百数”,并刻石立碑,谥“文范先生(文为德表,范为士则)”。当时的司空荀爽(曹操第一谋士荀彧的叔叔,因党锢而隐居十余年,写了很多儒家著作,献帝时被任命为地方官,任命才3天,就被提拔为司空,位列三公)等持子侄礼亲临送葬。
    可见,陈群的家族在当地属于名门望族。
    大名鼎鼎的孔融本来比陈群的父亲陈纪小点,惺惺相惜,互为哥们,但是看到陈群以后,交往下来,感觉连陈群就如此了得,和陈群很投机,后来,每当孔融每次见到陈纪,再也不敢以平辈相称,开始对陈纪持晚辈对长辈的礼节。
    汉朝的察举制,使汉代的文化人空前注重个人品德的修养,异常顾及周围人士的评价,小心翼翼地洁身修行,生怕被社会舆论责难。
    然而,到东汉末年,外戚和宦官的专权,使得察举制度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完全变了味。
    公众评价指数高的人物,不被选拔;公众评价指数低的人物,可能会因为裙带关系或者行贿被选拔任用。
    怎么会这样呢?
    任你千般理,我只一路去。
    对于宦官和外戚而言,只任用我喜欢的人,管他什么才能不才能的,在他们眼里,认为:没有才能的人做官,国家不是照样运转吗?
    我就叫下面的人为我想提拔的人制造舆论就行了,甚至不用制造舆论,我直接任命就完事,管他鸟舆论(清议)呢?
    大有“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的勇气——没有使命感的(肢体不全的人能有吗?)人总有这勇气。
    这变味的察举制,没有规矩的评议,无序的依据,给年轻的陈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何况身边还有被党锢的爷爷!
    刘备作豫州牧的时候,就征辟陈群为别驾(副手),因此,陈群的起点非常之高。后来,因为刘备不听陈群建议而接受陶谦的徐州,致使刘备受到袁术和吕布的两面夹攻,陈群感到不想和刘备玩了,就投奔了曹操。
    陈群投奔曹操以后就做司空西曹掾属,除了后来做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官,一直从事人事管理工作。虽然对曹操不拘一格选拔任用人才(即使是盗嫂受金,只要有才能的,就一概任用,见《三国志,武帝纪》,使曹操的人才层出不穷,以至于达到“武将如云,谋臣如雨”的局面)不能不佩服,但是作为世家弟子,按照“德才并举,以德为先”原则,也不能不对曹操选拔的一些风云人物产生鄙夷甚至反感。
    就拿郭嘉来说吧。
    郭嘉也是许昌附近的人。《傅子》记载:……自弱冠匿名迹……。《三国志》郭嘉传也未记载郭嘉有什么显赫的身世,所以说,郭嘉应该是平民阶层,并且,在年少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声望。
    这与陈群年少时因为大名鼎鼎的孔融先与自己父亲是朋友,又和自己是朋友,最后对自己的父亲称晚辈,这样骄人的经历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不过郭嘉入道早,(郭嘉是司空军事祭酒,也就是曹操谋士之首)一直是陈群的上司。但是对于年轻人而言,入道早又有什么呢?谁叫我是正规院校毕业的呢,我家世出身好,就是鄙视你!
    何况你行为不检点呢?(不治行检)
    至今,谁也不否认郭嘉是三国一等一的人才,他能准确的预测孙策有可能被刺客刺杀,准确预测袁谭袁尚的争斗等等,他是个奇人和天才。
    估计奇人和天才总有不同咱们凡人的“异秉”吧,史书上没有交代郭嘉怎么不治行检,估计无外乎一些男女关系?不尊礼仪?言行放诞?诸如此类的吧。
    实事求是的说,一般上辈地位高的人家,家教相对要好一点,(起码表面上的仁义道德,公共礼仪)而相对底层一点的,因为周围环境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也没有那么的眼睛盯着,表面上的规矩顾及的就少了一点吧。
    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自然有很多相互看不惯的地方。
    而陈群却是以一个标准的士人的眼光看待郭嘉的。
    他不满意。
    他以为自己的领导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不仅要有才能,而且(甚至)更重要的是要有符合“士人”所以能被成为“士人”应该具备的一般社会道德规范。
    陈群要捍卫儒家的尊严,于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儒家的君子不可以背后说人坏话)对曹操指出郭嘉的种种“劣迹”。
    然而,郭嘉是何等人!郭嘉和曹操是什么关系?陈群即使指出了这些,郭嘉依然故我,也不反驳,也不记恨,
    结果是,曹操依然看重郭嘉,同时也对陈群一是一,二是二的君子作风赞赏有加。
    但是,陈群对曹操身边群英荟萃(在他看来也许是群魔乱舞),感到不适应,他想建立真正的朝纲,选拔真正温文尔雅、既有才能又有起码的道德底线的人才,他想让这个崇尚权宜之计的乱世尽快终结。
    东汉主混于上,臣佞于下早就使公平公正公开的察举和品评变了样,而三国的乱世更彻底摧毁了这一制度,谁还在乎那悠悠然而来的品评,又有谁还在做那些悠悠然的品评呢?
    -----------------------------
    @折下一枝梅若雪 2017-01-05 22:07:41
    有一点不同意,有那么多天生残疾或是后天致残不是太监的人,况且就算是宦官里也是有品德高尚之人的
    -----------------------------
    呵呵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6
    @张凯响 2017-01-19 11:51:08
    张春华活了59岁,司马懿活了73岁。也就是说司马比张多活了15岁。10岁出处在哪?
    -----------------------------
    奥奥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7
    @云中桃花源 2017-01-15 12:06:32

    -----------------------------
    谢谢啦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9
    @枫飞满天2010 2017-01-18 18:17:30
    顶起发哥!!
    -----------------------------
    谢谢
    作者:迅发 时间:2017-01-20 22:49
    50、统一中国(2)

    陈后主接纳萧岩,直接招致了隋文帝大举南伐,而萧岩对于陈后主而言,如同侯景之于梁武帝,实在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受降如受敌。萧岩率领江陵十余万军民,这个数目不可谓不多,一旦萧岩等人在南陈内部捣乱,建立起一个国中之国,甚至引发一场类似于梁末的大乱,那就得不偿失了。陈后主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安置这些降众,首先,他将江陵降众分散安置到各地;其次,在任命萧岩为东扬州刺史、萧瓛为吴州刺史的同时,又不得不任命领军将军任忠出任吴兴郡,监视二人;第三,为了展示帝国的实力,威服新归附的江陵人士,他又下令江州刺史南平王陈嶷、南徐州刺史永嘉王陈彦率领两州原来部署在长江江面上的战舰回京,参加明年元旦举行的大阅兵。因此,在隋军大举南下时,长江中下游江面上竟然没有一艘陈军战舰,而上游各州军队由于被南下的隋军阻挡,也未能回到建康。
    陈叔宝的十二弟晋熙王陈叔文,为人轻脱阴险,沽名钓誉,从至德二年以来就担任湘州刺史,到祯明二年五年任期届满,陈后主以施文庆为都督、湘州刺史,配给他两千精兵让其前去上任,又征召陈叔文为侍中、宣毅将军。施文庆担心自己离开朝廷后,有人会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就推荐同党沈客卿取代自己的位置。施文庆出发前,就与沈客卿共同掌管朝廷机要事务,护军将军樊毅对尚书仆射袁宪说:“京口、采石都是军事要地,两地各需要部署五千精兵,配备两百艘金翅快速战舰,沿江巡逻。”袁宪与骠骑将军萧摩诃都认为有这个必要,于是,二人与群臣共同商议后打算正式向陈后主提出。施文庆担心这样一来就抽不出多余的军队随自己赴任了,将会推迟行期,而沈客卿也一心巴望着施文庆能早一天离京,自己好单独把持朝廷,于是,二人对群臣们说:“大家如果真有此意,难以一一当面向陛下陈说,只须写成奏表,我们将立即转呈陛下。”袁宪等人认为二人说得有理,遂将奏表交给二人带入后宫。在转呈奏表时,二人对后主说:“边境告急,这是家常便饭,边境守军足以抵挡,如果从禁卫军中拨出精兵,恐怕会引起民间的动荡。”等到隋军已兵临长江后,间谍的谍报纷至沓来,袁宪等人心急如焚,反复恳请。施文庆却说:“新年元旦朝会庆典即将到来,到南郊祭祀之日,太子身边需要跟随大量军队,如果分出军队,这两件大事都要取消了。”陈后主说:“如今暂且分出军队也好,如果北边无事,我们就用水军充当南郊的护卫,这又有什么不行的!”施文庆又说:“这样让邻国听了,就会认为我们懦弱。”又给江总送去大量财物,江总又从中游说。陈后主不想明确拒绝,但又迫于群臣的压力,遂又将此事交付外廷重新讨论,两种意见谁也说服不了谁,一直没有定论。
    陈叔宝也没有想到大祸即将临头,他从容对侍臣们说:“天子之气在我们这边。北齐军队三次南下,北周两次,无不败退而还,如今,他杨坚又能怎样!”都官尚书孔范说:“长江天堑,自古以来一直隔绝南北,今日隋军岂能飞渡?边将们想升官发财,才谎报军情,我经常不满意我的官位,假如隋军真的要渡江,我一定能当上太尉了!”有人虚报隋军死亡了大量战马,孔范装腔作势地说道:“这即将是我们的马了!为何要死掉呢!”一幅小人嘴脸。惹得陈后主哈哈大笑,遂放松戒备,饮酒、赋诗、听乐,与往常一样。边境传来的告急谍报,施文庆和沈客卿都按下不报。
    以武昌为界,隋军部署分为东西两个战场,武昌以东地区为东部战场,由晋王杨广直接指挥;武昌以西为西部战场,由秦王杨俊直接指挥,两个战场均有晋王杨广统一指挥。
    东部战场:晋王杨广直接统率行军总管宇文述、元契、杜彦、张默言、韩擒虎、贺若弼、燕荣等将,总兵力在三十余万人左右。
    其中,由东向西,东线战场又兵分四路:
    最东一路是青州总管燕荣所部,从朐山沿着东海沿岸一直南下,迂回到太湖附近登陆,切断三吴地区与建康之间的联系,以防陈叔宝在建康城破后向东南方向逃跑;
    次之是吴州总管贺若弼所部,率领杨牙、员明等七为行军总管,率领八千甲士,从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渡过长江直扑京口(今江苏省镇江市),在占领京口后,从东而西杀向建康;
    中路晋王杨广直属部队从寿春南下,进抵六合;
    西路是庐州总管韩擒虎所部,从横江(今安徽省和县渡口)南渡长江,直扑对岸的采石矶,过江后由西南而东北杀向建康,与贺若弼部一起对建康形成夹击之势。
    西部战场:秦王杨俊为山南道行台尚书令兼任行军元帅,直接指挥西线战场,都督杨素、崔弘度、刘仁恩等三十名行军总管,共计兵力十余万人。
    其中,由东向西又兵分四路:
    最东一路是蕲州总管王世积所部,直扑九江(今江西省九江市)、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庐陵(今江西省吉安县)等地,肃清江西之地,切断长江中游武昌敌军与下游建康之间的联系;
    中路为秦王杨俊主力,由襄阳顺汉水南下,直扑武昌,以夺占该军事要地为目标,进而瓦解湘州等地;
    次西一路为荆州刺史刘仁恩所部,从江陵出击,接受信州总管杨素的指挥,配合杨素作战;
    最西一路为信州总管、行军元帅杨素所部,他从永安(今重庆市奉节县)穿越三峡,顺流而下,与刘仁恩部汇合后,进击南陈巴陵(今湖南省岳阳市)重镇,再分兵进击湘州等地,并与武昌城下的秦王杨俊会师。
    先说东线战场:
    战前,陈后主已任命侍中、骠骑大将军萧摩诃担任南徐州刺史,镇守京口,但因祯明三年(公元589年)的元旦大典,萧摩诃被召回京师,京口防御遂十分松懈。
    祯明三年(即隋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的一月一日,陈后主在建康大会群臣,当天,建康城内浓雾弥漫,雾气窜入鼻孔,又酸又辣。在整个典礼上,陈后主昏昏欲睡,一直到下午才醒,也就是在这一天,东路贺若弼所部从广陵渡过了长江!
    渡江前,贺若弼以酒祭祀江神,他说:“我亲耳聆听圣上的方略,率领大军吊民伐罪,除暴安良,苍天、长江可以作证。如果苍天、江水保佑良善,降灾于淫人,祈求让我军顺利渡过长江;如若不然,我贺若弼落入长江,死于鱼腹也在所不辞!”起初,贺若弼将军中的老马与南陈交换,购买了南陈大量战船,然后藏匿起来,又购买了五六十条破船,停放在港口内。南陈间谍侦查后,判断隋军并无战舰。贺若弼又命令沿岸边防军在轮换时要大张旗鼓,全部在广陵集结,南陈认为隋军将要南渡,遂整军备战,结果却发现这仅仅是隋军的一次正常换防,后来,再遇到隋军集结,陈军就了,不再戒备。为了进一步迷惑陈军,贺若弼还经常率领军队在长江北岸打猎,搞得人欢马叫,动静很大。基于上述几点,这次等到隋军真正渡江时,陈军反而毫无察觉,更不要说戒备了。
    无独有偶,也正是在同一天(即大年三十)深夜,庐州总管韩擒虎也率领五百精兵从横江偷偷渡过长江,登上了南岸的采石矶,陈军守军因过新年狂欢,都喝得烂醉如泥,隋军顺利夺占了南岸渡口。同日,晋王杨广率领大军驻扎在六合的桃叶山(瓜步镇)。由此可见,隋军这次声势浩大的渡江作战,初战并非是一场面对面的大规模水战,而是一次成功的偷袭。将决战放在南岸,这是隋军知己知彼、扬长避短、反复权衡之后得出的结果,它巧妙地避开了与陈军在长江上进行胜负难料的大规模水战,让长江天堑失去了作用。
    隋军韩擒虎所部占领采石矶桥头堡之后,一月二日,采石守将徐子建即派人飞马告急,三日,陈后主召集群臣商议对策,四日,陈后主下诏宣布,将率领大军,御驾亲征,并宣布了戒严令。任命骠骑大将军萧摩诃、护军将军樊毅、中领军鲁广达均为都督,司空司马消难、湘州刺史施文庆为大监军,派遣南豫州刺史樊猛率领水军从白下(今江苏省南京市西北)出击,散骑常侍皋文奏率军镇守姑熟(今安徽省当涂县)。又拿出重金悬赏,鼓励将士奋勇杀敌,并规定僧人、道士、尼姑全部参加战斗。
  • 首页
  • 上一页
  • 7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迅发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552天 / 跨度2796天】
    • 开贴:2009-10-26 00:44
    • 更新:2017-06-22 08:53
    • 阅读:4402875 回复:61872 楼主:5186
    • 字数:约4399千字
    • 图片:4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