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让河南南阳卧龙冈的“诸葛亮躬耕地”见鬼去吧!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潘正贤 时间:2008-08-29 19:23
    •网络作品推介•

    写不得不写之书 发不得不发之鸣

    让 河 南 南 阳 卧 龙 冈 的

    “诸 葛 亮 躬 耕 地” 见 鬼 去 吧!

    ——向广大网友倾情推荐一位襄阳老人所
    写的小书《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
    地的历史聚焦》

    雷雨天的猴子



    湖北襄樊日报社退休老报人潘正贤, 因在退休前应邀校勘《诸葛亮躬耕地望论文集》一书,对诸葛亮躬耕地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多年来,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上世纪诸葛亮躬耕地之争的后续发展,注意跟踪搜集这方面的信息、资料,并潜心对照研读《诸葛亮躬耕地望论文集》和《诸葛亮躬耕地新考》这两本分别结集“襄阳说”和“南阳说”论文的论文集,多方查考和梳理相关史料。他在有了心得和确有把握之后,以《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为书名,撰写了《“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之我见》、《拿唐明礼说事》、《在诸葛亮躬耕地宣传报道上奇特的“央视现象”》、《向王永民发问,用史实和事实作答》、《诸葛亮躬耕地归属没有结论也不能下结论吗?》、《为真正的纠错者叫好!》六篇文章,构成了这本小书。
    本书六篇文章的着重点在于阐明:我国史籍文献中关于诸葛亮躬耕地的大量确凿史料记载都聚焦于襄阳隆中, 襄阳隆中是历史上没有疑义的真诸葛亮躬耕地, 南阳卧龙冈是历史上传讹欺世的假诸葛亮躬耕地。

    书中附录还收入了作者给中央电视台的三封信函和两篇研究其他历史问题的文章。给中央电视台的三封信,记录了作者跟踪上世纪诸葛亮躬耕地之争后续发展的足迹,收入以作备忘。《〈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故事中真有七十二回的内容涉及今荆州市吗?》一文,可让读者知道湖北荆州方面在研究《三国演义》中获得的“《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故事中有七十二回的内容涉及今荆州市”的“研究成果”是多么离谱,联系河南南阳方面在诸葛亮躬耕地之争中的种种令人无法理喻的作为,可见当今社会少数人在严肃的历史问题上的造假作伪是多么严重。《夫人城修筑及得名时间考异》一文,涉及在史学研究中如何正确对待所谓“正史”和“野史”的问题。《晋书》这部“宸断”“正史”,是唐朝太宗皇帝李世民下诏编修的一部重要史籍,但它却是一部错误和疏漏最多的史籍。作者在为撰写《夫人城修筑及得名时间考异》一文查找《晋书》史料时,方知这部史籍所存在的错误和疏漏竟是“指不胜屈”,而被“南阳说”称为“野史”的东晋著名史学家习凿齿的著名史籍《汉晋春秋》所载的史料可信度却又是那样的高。这说明,“正史”未必皆可据,“野史”未必全无凭。

    作者在本书《后记》中说:“《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这本小书, 是一本不该写而又不得不写的书。说它是一本不该写的书, 是因为诸葛亮躬耕地归属在历史上并没有疑义, 而且早有定论, 在上世纪那场诸葛亮躬耕地之争中, 我国史学界又作出了权威性结论,而且在千余年的争讼中又出了难以数计的文章、专著,像敝人这样的小人物还有必要写这样一本小书吗?说它又是一本不得不写的书, 则是因为南阳方面通过多种渠道对诸葛亮躬耕地归属问题进行错误的恶意炒作, 使得这一问题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根本不可能通过正常的学术探讨和学术争鸣的途径来达成任何共识。面对如此反常的社会现象,一个多少还有点历史知识,还有点写作能力,还有良心和良知的中国人,能坐视不理,无动于衷吗?南阳方面在诸葛亮躬耕地归属问题上,敢于和能够公然挑战我国史学界和国务院的权威,是很有点来头的。看来, 不在‘泰山头上动土’, 不去触动参与炒作的各方‘神灵’, 诸葛亮躬耕地归属问题永远也无法解决, 早该平息的诸葛亮躬耕地之争永远也别想收场, 因诸葛亮躬耕地之争而泛起的在历史问题上造假作伪的污浊世风就会在更大范围内和更深层次中蔓延渗透, 其恶劣影响和后果不可低估。在当今社会上,如果纵容南阳方面这种造假作伪风气蔓延渗透,更多的人效仿南阳方面的坏样,那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和前途吗?堂堂的中国历史不就要由造假作伪者来改写了吗?”

    面对“南阳说”者的种种作为,面对参与诸葛亮躬耕地“南阳说”炒作的各方“神灵”的种种作为,作者仍保持着克制和冷静,他在对诸葛亮躬耕地之争作了理性分析后,不得不发出胸中的激愤。他在《为真正的纠错者叫好!》一文中写道:“历史拒绝赝品,世人厌弃假货。在笼罩在诸葛亮躬耕地上的迷雾被彻底驱散之后,在诸葛亮躬耕地归属完全大白于天下之后,南阳卧龙冈这个假诸葛亮躬耕地被历史所抛弃,被世人所遗忘,完全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毫不足惜!让河南南阳卧龙冈的‘诸葛亮躬耕地’见鬼去吧!”

    作者在《向王永民发问, 用史实和事实作答》一文结尾处这样无奈地写道:“我在以沉重的心情续写以上题外之言时,总在琢磨这样一些问题:在南阳,如果没有南阳领导人的主使,少数南阳人能够掀起那样的大浪吗?在河南,如果没有河南领导人的默许,河南那么多主流媒体敢于冒公然挑战我国史学界权威,挑战国务院权威的风险,去为‘南阳说’撑腰打气吗?在中央电视台,如果没有能够在台内拍板定夺的人做‘南阳说’的‘内应’,南阳的造假作伪者怎么可能被请进台里做嘉宾贵客呢?他们那些错得离谱的东西又怎么可能被摄制编辑成电视节目最终被送上播出线呢?明乎此,南阳方面敢于面对我国史学界和国务院对诸葛亮躬耕地归属所下的结论进行翻案反扑,也就不足为奇了。像王永民等等这帮南阳人敢于肆无忌惮地挺起腰杆胡说八道,除了我上面所说的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我国史学界还有那么一两个不守史家操守、不要史家良心、甘心情愿做南阳酬庸的史学家在为他们撑腰壮胆。”

    作者在本书《引言》中指出:“诸葛亮躬耕地之争,是南阳方面挑起的,理应由南阳方面来收场。我想,南阳方面最体面的收场,应该是向历史低头,向真理投降。对历史和真理的尊重和敬畏,是人生的高格调,大境界,是值得称道的;对历史和真理的亵渎和傲慢,则是无知和怯懦的表现,是不足取的,是为世人所不齿的。”在《为真正的纠错者叫好!》一文中, 作者出于对“南阳说”者的尊重和期待,仍对“南阳说”者释出了浓浓的善意,满怀深情地说:“我殷切地希望‘南阳说’者通过这最后一次(但愿是最后一次)诸葛亮躬耕地之争的洗礼, 能下定决心, 拿出勇气, 敞开坦荡的君子胸怀, 心悦诚服地承认诸葛亮躬耕地归属襄阳隆中这一毋庸置疑的历史事实。如果南阳方面能展示出这人生的高格调、大境界, 延续千余年的诸葛亮躬耕地之争, 也许就会在南阳方面的转念之间最终归于平息。……若真能如此, 则南阳幸甚!襄樊幸甚!天下幸甚!到时候, 我也会为南阳方面这迟来的善行义举拍手叫好!大声喝彩!”

    《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一书的正文约八万多字,加上附录共十万余言。网友和读者朋友们若对本书或其中某一篇章感兴趣,作者见回帖后,愿在网上提供书稿,并热忱欢迎广大网友和读者朋友批评赐教。

    作者:潘正贤 时间:2008-08-29 19:32
    致 网 友

    尊敬的各位网友:
    自从我在《天涯虚拟社区》“天涯杂谈”和“煮酒论史”两个栏目发出《〈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故事中真有七十二回的内容涉及今荆州市吗?》这个帖子以后,一直未与网友们交流互动。原因之一是,在这段长约经年的时间里,我专心于《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这本小书的写作。现在这本小书已经完稿。一位名为“雷雨天的猴子”的网友以《写不得不写之书 发不得不发之鸣 让河南南阳卧龙冈的“诸葛亮躬耕地”见鬼去吧!》为题撰写了推介文章。这篇文章也已在本社区的两个栏目中推出,望各位网友予以关注,并请批评赐教。原因之二是,帖子发出后,需要一段时间听取网友们的反馈意见,方能有的放矢地与网友们交流互动。目下条件已经具备,我也有一定时间和精力与网友们交流互动。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感谢网友们的耐心等待,感谢《天涯虚拟社区》在时隔一年后还保留我这个帖子。
    作者 潘正贤

    作者:潘正贤 时间:2008-08-29 19:34
    答帖之一:我,一个襄阳人的心语

    《〈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故事中真有七十二回的内容涉及今荆州市吗?》这一帖子发出后,曾引起过一些网友的关注。有些网友的跟帖,也许会对荆州方面的人士有所触动, 也许会引起人们的议论和思考。有些帖子,也向笔者提出了严肃的值得笔者深思的问题:你这样拿荆州方面的人士说事,是不是在为你的家乡襄阳说事呢?亲爱的网友、读者朋友们, 对于有的帖子善意的提醒, 提醒我不要学荆州方面人士的坏样, 为自己的家乡编谎言说假话, 我表示非常理解和非常感谢。但是, 我希望网友和读者朋友们理解和支持我的一个合理而正当的请求, 那就是:不要因为我是襄阳人就取消和剥夺我为自己家乡说公道话说老实话的权利, 因为这对襄阳人是不公平的。别人可以睁着眼睛说假话, 襄阳人为什么就不能理直气壮道真情呢?任何一个地方的人对自己的家乡都怀有特殊深厚的感情, 作为古城襄阳的一介子民, 对有关自己家乡的事情保持特殊的敏感, 作出特殊的反应, 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你们说是吗?在严肃的历史问题上,我不仅与荆州方面的少数人较真,也与南阳方面的少数人过不去。请网友和读者朋友们相信, 我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突发“老年狂”的疯子, 也不是狭隘的地方主义者。我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襄阳报》《襄阳日报》《襄樊日报》《襄樊晚报》的校对这一丁是丁卯是卯的职业, 较真就是我的性格特质(干脆就叫“职业病”吧!),我决不会做有的网友所说的“连脸都不要了”的那种人。我可以郑重地告诉网友和读者朋友们:如果《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故事中真有七十二回的内容涉及荆州市, 少数襄樊人又出来横加指责, 我绝对会义无反顾地站在荆州一边,为荆州说话;同样, 如果南阳卧龙冈确实是诸葛亮的躬耕地, 少数襄樊人又出来无端否定, 我也会毅然决然地站在南阳一边, 做一个襄阳籍的“南阳说”者, 为南阳鸣不平。但是, 现在的问题却是相反。至于有网友提到梁祝坟的归属问题,因为本人对此没有研究,自然没有发言权。不过,我可以告诉该网友的是,类似梁祝坟这样难以稽考甚至无法稽考的民间传说,与我们所研究的问题完全是两码子事。在这个帖子里,我骂过人了吗?——谢谢您的提醒。
    潘正贤




    作者:潘正贤 时间:2008-09-10 11:35
    楼 主 四 申

    今天,本楼主向众网友作四点申明:
    第一,不怕挨骂。拙作《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一书欲在网上推出,我就预料它会招致少数南阳人的一片挞伐和谩骂之声。果不其然,我的这本拙作尚未推出,只是网友“雷雨天的猴子”在网上发了一个推介拙作的帖子,这种效应就立马显现,其猛如暴风骤雨,其烈似狗血喷头。因为我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对此仍心静如水,而且不以为忧,反以为喜。我所以如此,还因为少数南阳人帮了我这个大忙:他们帮助我告诉世人,南阳的少数人,他们在诸葛亮躬耕地问题上,除了用“弯弯绕”的手法编谎言讲歪理以外,就只会骂人;这也使世人更深刻地认识到,少数南阳人就是这种德性。但是,他们能骂得如此低级下流,不堪入耳,不堪入目,花样翻新,挖空心思,登峰造极,则是我始料未及的。为了给南阳少数人提供展示他们骂人“绝活”和独家“风采”的机会,我向网友们郑重保证,本人坚决做到挨骂不还口。他们想骂就尽情地骂,使劲地骂,骂到什么时候都中。但是,我要奉劝少数南阳人:在你们骂过之后可不要后悔,可别怪你们这些聪明人上了我这个傻逼老家伙的当。
    第二,无伤大雅。拙作《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一书,是在南阳方面通过各种渠道对诸葛亮躬耕地归属问题进行恶意炒作,不容他人置喙的情况下产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写这样一本书,对于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来说,怎么能指望他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去写那种不痛不痒、四平八稳的东西呢?他在谋篇行文遣词造句方面加入点“刺激性”、“火药味”的东西,以宣泄胸中的义愤,原本是情理中事,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我在书中使用的类似“见鬼去”的字眼确实有点不雅,却无伤大雅,其含义都控制在准确的范围之內。南阳卧龙冈所谓“诸葛亮躬耕地”已被历史事实证明是赝品,已被我国史学界的结论和国务院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文件所否定。历史拒绝赝品,世人厌弃假货,南阳卧龙冈所谓“诸葛亮躬耕地”被历史所抛弃,为世人所遗忘,就是它最终的归宿,它还能不“见鬼去”吗?再如:诸葛亮一生都没有沾过东汉末南阳郡宛县(今南阳市)的边,南阳人王永民却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播出的《走遍中国》南阳系列节目之《南阳汉时三杰》中说,“南阳卧龙冈是诸葛亮的躬耕地”,“是他十年苦读、自学成才的地方”;“诸葛亮是南阳老乡”,“是‘南阳汉时三杰’之一”。他还说什么“和氏璧是南阳的独山玉”,“楚国的都城在南阳淅川”,并说湖北的丹江口也在他们南阳。我把他在央视中文国际频道发表的这么多无稽之谈说成是“开国际玩笑”,又有何不可,何罪之有?少数南阳人可以放纵自己肆无忌惮地破口骂人,肆无忌惮地编造谎言欺世骗人,却不允许他人用词用语有点不雅,这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在现今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南阳才有这样的道理!
    第三,推出证据。拙作《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一书,用彼此紧密相关的六篇长文阐明:襄阳隆中是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点,襄阳隆中是历史上没有疑义的真诸葛亮躬耕地,南阳卧龙冈是传讹欺世的假诸葛亮躬耕地。关于诸葛亮躬耕地归属襄阳隆中的史实根据,我在《“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之我见》一文中作了这样的概括:“在中国史籍和权威性辞书中,说明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的确凿史料实在是太多了,可以说是上下贯通,左右逢源,从古至今,世代绵延。诸葛亮躬耕地归属襄阳隆中,在国外史籍中也不例外。”少数骂人的南阳人不是说我对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研究没有史实根据吗?那就让我拿出我所掌握的史实根据吧!从即日起,我将将拙作中的六篇正文和三篇附录连同引言后记相继推出,也让网友们看看我对诸葛亮躬耕地问题的研究到底有没有证据。
    第四,唯一排他。在拙作《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的历史聚焦》一书第一篇《“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之我见》一文中,本人即以“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四个意涵——意指南阳郡邓县隆中;意指隆中在汉水以南又属南阳郡邓县管辖;意指十年中诸葛亮一直在隆中躬耕,未到其他任何地方躬耕;意指诸葛亮在隆中既是躬耕又是隐居——结合构成锁链的其他信史史料进行分析研究,明确指出:“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不在南阳卧龙冈的根据是充分的,无可辩驳的。”我在阐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第三个意涵时,更明确指出:“这条史料只告诉我们诸葛亮‘躬耕于南阳’(即躬耕于南阳郡邓县隆中),没有说他到别的地方躬耕。这说明诸葛亮在躬耕期间只生活和活动在隆中及其周围,躬耕十年的时间也没有分割。这就笃定了诸葛亮躬耕地的唯一性或排他性,襄阳隆中诸葛亮躬耕地是独一无二的。” 说句少数南阳人不爱听的话,那就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拙作推出后,望网友们热议评鉴,批评指教。谢谢!谢谢!谢谢!
    楼主 潘正贤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潘正贤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898天 / 跨度2990天】
    • 开贴:2008-08-29 19:23
    • 更新:2016-11-05 20:30
    • 阅读:1262940 回复:107420 楼主:22512
    • 字数:约27950千字
    • 图片:4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婚姻小三,父亲过世,离婚官司要打96图 吸口气来吐槽的 2017-09-29 22:49 4576/1212 276/656
    煮酒史上最牛日本人49图 王丹丹A 2010-12-19 13:49 261/81 37/54
    八卦游戏行业做了五六年原画师一枚,对游戏这块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34图 喜欢画画的烧鸭 2017-09-30 10:53 344/118 23/213
    煮酒沉浮与兴衰!历史是中国最好的故事汇! 珍爱时光 2015-01-05 22:51 124/929 142/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