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杀夫—京都名妓,风流寡妇,钱王,刀客,枪神,悍匪横行天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0:35
    第一章:江湖大忌,大嫂不是你当小弟的干的:秋天,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睛空万里,热哄哄的天,突然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四十五岁,身材修长,留着八字胡须的黄天赐眉头紧锁,像条猫一样地悄无声息地溜到自己第二个老婆的窗下。他屏住呼吸,手摸着腰中的枪把,听房间里的动静。房间里传出来了床因摇晃而发出来的吱咯咕咯之声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嘴里发出来的呻吟声。黄天赐本来是不想来的,要一个男人来看,来听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做那事,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但黄天赐来了,他太爱自己这个第二的老婆了,他也太了解此时此刻在房间里干自己女人的杨彪了。他曾经与杨彪一起玩过不少女人,目睹过他杨彪玩女人时的粗暴,野蛮……他担心自己的女人受不了那野兽的粗暴,担心她因不乐意,而哭,伤心,她挣扎,反抗……所以他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来了。他在窗外只要听到女人的反抗与呼叫,他会冲进去,一枪打开杨彪的头。他在窗外听了不到两分钟,他就从女人嘴里发出来的呻吟声中判断出此时此刻女人在享受,……窗外的黄天赐心略微宽松了些。接下来女人嘴里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床的吱咯之声与男人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重……窗外黄天赐刚放松的心又变得一阵紧似一阵,他用牙咬了咬嘴皮,准备溜走。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0:37
    可突然房间里的声音似乎与他做对一般,猛然女人的呻吟声变成了欢叫,女人欢快地叫男人:“你,你,你使劲,使劲……”女人的欢叫中挟着男人的狂笑,男人狂笑着问女人:“我与老大那个的更大,更让你快乐……女人一边欢叫,一边忘情地回:“你,你的,你的大,你的,我爱死……窗外的黄天赐此时此刻心似刀钻一样,他的牙以将嘴咬破了,他痛苦地闭上了眼,放松了摸着枪把的手,他彻底地绝望了。压不住怒火了,他猛地睁开血红血红的眼,他要看看这个平时贤惠淑德,天天对自己说爱的女人……他抬起头,向里一看,只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杨彪身体下狂摇猛摆猛翘着自己的身子,杨彪则狂笑着在狂挺……看到了床上真实一切的黄天赐,只觉头晕眩,床上那对光着身子在拼命纠缠的男女,突然间在他的眼中变成了两条毒蛇。他们的身体越缠越紧,在互相拼命撕咬,翻滚,狂叫着……在窗外的黄天赐猛然间只觉有一股腥味从胸口向上涌,他连忙伸手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闪!他闪进瓢泼似的大雨之中,张口一喷,一大口鲜红鲜红的血,冲出了他的嘴。他身体发抖踉踉跄跄地走向竹林,雨水从上向下猛淋着他的头,身体。他嘴角的血渍被顺头而下的雨水冲洗干净了。此时此刻这个平时比老虎还威猛三分的男人,只觉全身乏力,两条腿似灌了铅一般,迈不动。他伸出双手扶着一棵小桶粗的竹子,张开嘴直喘粗气。几口粗气一出,他扶着竹子的手一软,身体跟着一斜,无力地靠上了竹树,小桶粗的楠竹摇晃了几下才停。身体靠上了竹子的黄天赐无力地闭上眼睛,高大的身子慢慢顺着竹杆往下缩。他双手抱着头,缩成一团,佝偻着身体在竹树下,任凭从竹树上流下的雨水淋着他的头,他的身子。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0:44
    雨哗啦啦哗啦啦啦地猛下,风呼呼叫地狂刮,在竹树下缩成一团的黄天赐身子在不停地颤抖,颤抖着,……此时这个杀人越货无数,令人闻风丧胆称霸一方的男人,不知道他究竟是心冷,还是身体冷?他在风雨中颤抖了许久许久。猛然,他睁开了血红血红的眼,猛吸口气,一咬牙,双手扶着竹杆,颤颤巍巍地顺着竹杆站了起来。他站好后,伸出右手掌,用他那超过一般人大的手掌从头向下摸了几把雨水后,迎着狂风骤雨,踉踉跄跄地走去竹林,来到了围墙下。他仰头向天大吼一声:“天啊!”后,又一声长啸,猛吸两口气,身体一弓一跃,跃上了围墙。他站在围墙上,扭头瞪着他血红血红的眼,扫了一眼竹林深处二老婆那栋小楼后,一咬牙,跃下,迎着风,淋着雨走向大老婆住的正大屋。黄天赐的大老婆是黄天赐老妈娘家亲弟弟的女儿,麻阳首富的千金小姐。在黄天赐两岁,女孩刚出生时,两家为了亲上加亲就为两个小孩订了娃娃亲。待黄天赐二十岁从北洋学堂一毕业,两家就为他们俩个孩子举行了婚礼。两家都是首富,都是大土匪,婚礼十分排场,周围十几个县黑白两道头面人物都来了,杀了二十几头牛,宰了五十头猪,黄家在迎亲的道路上点了十几里路的蜡烛。婚礼盛况空前,可惜两人结婚十年却不见黄天赐老婆生一儿半女。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0:47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0:49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1:02
    黄天赐表面上在养花,钓鱼,内心却在煎熬着。他每天看到自已近七十的老娘与大老婆跪在祠堂里求神拜佛,祈求观音娘娘为黄家送子,而且一跪就是两柱香,他的内心很痛苦,很伤心。他是一个进过北洋学堂的人,他不是一般的土霸王,他不相信迷信,但他相信报应。他开始深思:年青时代的他想一统湘西九百里,所以他去北洋学习,他杀人无数,如果不是他父亲压着他,他甚至想过扯起大旗公开造反…… 也许真的有报应,他与他父亲一样,玩过不少女人,周围近百里之内,那家娶新媳妇,新婚之夜必须请他去给新娘子开苞(开处女)。否则他会派人出抢,去烧,去杀,去奸……就算他不派自己的人马去,其它的土匪人马也会去。只有他去了,方可让喜庆之家平安大吉,不然就会喜可变丧事。有的人为了不让自己的新娘子的初夜给黄天赐开了处,就提前自己干了。可是等到新婚那夜黄天赐上新娘要是见不到红,他黄天赐自己干过后,就将新娘子当场赏给与他一起去的兄弟们轮翻干,然后将所有女宾客带回山上,让山里的兄弟们享受一段时间,再让他们的家人带钱来赎,或者送给那个有功的兄弟当老婆,也有的会送去他自己开的妓院接客赚钱……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1:15
    黄天赐一直对自已的身体充满自信,认为两个老婆不生孩子是两个女人不行。所以他亲自挑选了第三房,当第三房娶回家两年也不见下蛋时,黄天赐开始意识到是自已的身体有问题,他开始吃药,想办法。他吃过许多的药,想过不少的招,依然没有效果后,他就想从自己的七八个近亲堂兄弟的子侄中挑选一个聪明的孩子来过继给自己,延续他的香火。他曾经为此事探试过他老娘的口风,没想到他还只开了个头,就遭来他老娘的好一顿臭骂。她老娘骂他大逆不道,无用,想毁了黄家大院,对自己没有信心,她要为黄天赐再物色小老婆……黄天赐知道是自己不行,哪怕娶再多的老婆也是不会下蛋的。当然他也被老娘骂清醒了,知道过继孩子来这件事确实不行,很麻烦,弄不好会真的为此事而毁了,黄家经过几辈子的不断扩张而建成至今天这辉煌的黄家大院。黄家大院有前九,后九,九九八一间正房,还有家丁,下人,马夫们住的偏房,侧间四五十间,一共百来间房子。大院内外三层高围墙,围着,墙的四角修有四个碉堡,每个碉堡配有二挺机枪,十六支长枪,二十名枪手。加上前大门的八个枪手,以及厨师,老妈子,丫环,马夫,下人共有一百四十来号人。院内花园,鱼池有好几处,占地几十顷。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1:16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5-04-16 21:19
    黄天赐今年以来一直在考虑深思这个关系到黄家大院未来兴衰,以及自己声誉的问题。四十五岁生日那天晚上,黄天赐突然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的爷爷,父亲都来骂他,大逆不道,骂他太无用,骂他辱没了祖宗眼看着黄家香火就要断送在他的手中……黄天赐在梦中大急,出了一身冷汗,急醒了的他看了看躺在身边的第三房老婆后,推醒她。他黄天赐要振兴老黄家,要挽救他自已,他下了决心后,对三老婆讲了自已借种的计划。佃户出生,胆小的三老婆一听黄天赐要自己向外人借种,当时脸就吓得惨白,马上全身发抖泪流满脸地跪到地上,哀求黄天赐杀了她,或者赏给她一条布条让她自尽……黄天赐沉默了,他躺在床上发呆,他的第三房老婆则一直跪在地上流泪到天亮。天亮了,黄天赐走下床,轻轻抱起跪在地上,流干了眼泪的三老婆芳秀,放上床,说了句:“我只是同你闹着玩而已,看把你吓的。”后他走出了三老婆的房间。他边走边想:三老婆芳秀死活不乐意,大老婆那里更不用说,说了弄不好夫妻会翻脸。大老婆自己的结发之妻,首富千金,传统,封建,迷信,守旧,结婚二十多年,每次夫妻上床,她都像是在尽义务,完成一项任务似地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随黄天赐一个人折腾。一直是千篇一律的一个姿势,硬梆梆的,从来没有主动过。黄天赐偶尔要她换下姿势,她都不乐意,还对黄天赐讲:夫妻就是夫妻,要找乐子可以花钱去怡春院里……如果不是大太太,原配的话,黄天赐这个风月场中的老师早就不进她的房间了。第三个老婆,个子小,胆更小怕事,在床上黄天赐要她怎么样,她就会怎么样。但她也从不主动,她就好像是黄天赐花钱买来的一个性奴,泄欲的工具而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摆风2014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15天 / 跨度921天】
    • 开贴:2015-04-16 20:35
    • 更新:2017-10-24 13:38
    • 阅读:2081569 回复:44126 楼主:14054
    • 字数:约6705千字
    • 图片:23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