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杀夫—京都名妓,风流寡妇,钱王,刀客,枪神,悍匪横行天下

  • 首页
  • 上一页
  • 11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2:00
    吃饱,喝足了,东条为了显示自己对黄虎的忠心与对工作的热忱,马上就向黄虎告辞说不去樱花会馆了,他去万众绸缎庄。黄虎对他很是赞赏了几句,乐得东条屁癫地匆匆走了。黄虎,淑纯,钟俊楠回到淑纯的妓院,淑纯就粘上黄虎什么也不管。黄虎很烦她搂着她狂挺,两次一过淑纯就被他抽干成了泄气的皮球,萎缩在床上一动不动了。晚上十点不到东条就来妓院告诉黄虎,徐万春中了一枪托只是深度昏迷了,他已部署好了明晚与黄虎的决斗。东条警告了徐万春不可乱来,不能放乱枪对付黄虎,打死黄虎,只能明正言顺地与黄虎比武,最好是用自己的真实武功打败黄虎,收服黄虎为日本人所有。徐万春答应了东条不用乱枪打死黄虎,但他为了收服黄虎,他会用暗器,也会用别的一些手段与方法,他尽量收服黄虎。黄虎听完东条这些话,有些相信,也有些不太信,他赏了东条一百大洋就打发他走了。黄虎看着东条接过大洋高兴地走后,自己静下心来想了一阵,就拉上淑纯的门走出妓院叫了辆坐向王府。他突突想起了容容,想起容容生的那个儿子,他忍不住想去看看。他在车上想:如果容容生的儿子真是自己的种,那么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以后自己又该如何面对这个儿子?容容以后会不会告诉这个孩子自己是他的生父?这个孩子长大后会不会也像自己寻找生母,生父?……他脑子在不停地乱想,乱猜测,他还没有理清头绪,马车就已经将他拉到了王府后面的围墙下。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2:20
    他下了车围着后面围墙一边走,一边想地走了两次,最后抬手向上摸了三把头发,双脚尖一踮就似一只大鸟一样纵身跃上了围墙。他在围墙上对着院子里观察了好一阵,纵身跃下去贴着墙根溜了一阵钻进花丛中,悄悄地朝容容的楼靠过去。他似一只猫一样地向前溜,很快他就溜到了容容住的楼下,他凭着月光抬头望向容容卧室的窗口。乖乖她的窗口居然开着一点点,他心中一阵激动,一阵窃喜。此刻他又突然想难道人与人之间真有灵犀这种事,难道容容知道他黄虎今晚会来看自己,故意开窗口留给他进……他望着窗口稍微想了一阵,吸一口长气入内,双脚使劲一点,他的身体凌空向上直窜。他的身体窜上了二楼容容的窗口,他伸手向窗台上一搭,双手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身体在空中似一片树叶晃了两晃就停下了,他一个引体向上慢慢地把身体向上撑。他的头接近了窗口,他竖直耳朵听里面的动静,卧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他听了好一阵,一手撑着身体,一手轻轻地推窗户。窗户完全被他推开了,他昂起头双眼向房间里扫,扫过几次,他确定没有异样,就像一只老鼠那样悄无声息地从窗口朝里爬。他爬进房间悄悄地溜向床,到了床边他伸手掀开纹帐,凭着月光他看到容容在安然地呼呼大睡,她的左手肘上靠着一个小脑袋。他的心突然“咚,咚,咚……”地上下狂跳,乱撞。他吸了两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放下纹帐,立在床边又开始转开脑子想:他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叫醒容容,该不该把被子掀开好好看清楚孩子?自己是为了看容容与孩子来的,可容容看到了,但孩子却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容大半在被子里。就这么看看不甘心,孩子没有看清楚,容容也不知道自己来看过她,这叫咋回事?自己叫醒容容,看清楚孩子又能够怎么样?把他们母子偷偷地带走,带回湘西去认祖归宗吗?这又算哪门子事情?容容会不会同意跟着自己去湘西?她这人不适合当老婆,只适合作情人,可这孩子真要是自己的种那又怎么办?……黄虎的心此刻很乱,一个脑子也在乱想,乱猜,他这时真拿不定主意。他呆呆地站了好一阵,也想了好一阵,终于一咬牙悄悄地溜向门口。他到门口竖起耳朵左右听了好一阵,轻轻地把门栓上,吁了口气又溜向床边。他到了床边伸手掀开纹账,弯下腰,伸左手朝容容的嘴上轻轻地捂去。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2:36
    黄虎的手轻轻按在了韦容容的樱桃小嘴上,韦容容双眼一睁,看到化了装的黄虎,她惊恐地望着黄虎伸手就本能去抓黄虎按在自己唇上的手。黄虎马上抬起右手一边对着她连摇,一边满脸堆笑地小声说:“我是黄虎,我来看你与孩子,不要怕,不要声张,千万不要声张。”他的话完,刚才吓白了脸的韦容容已马上红光满脸地对着他头连点,并放开了抓着他的手。黄虎抬起捂着容容嘴的手,容容立马高兴地说:“我知道你迟早会来,所以我一直不关窗,你今晚终于来了,你是来看我还是来看你儿子?”问完她双眼中流光异彩地瞪着了黄虎,听了她这话的黄虎心一沉,不想让她失望就违心地说:“当然是来看你与孩子,两个一齐看。”他口中的看字才落,韦容容的脸上顿时泛起了桃花,她轻轻地抽出儿子枕着的手,上身似触电一样一竖而起,双手一伸紧紧搂着黄虎,开心地将自己的头与上身依在他身上,幸福得呵呵笑了起来。黄虎伸手轻轻地摸抚着她的背,小声地说:“你别笑,当心别人听到,又吵醒孩子,多不好。”韦容容马上住了笑声小声地说:“你去把门栓紧,我拉亮汽灯让你好好看看你的儿子,你儿子与你一模一样,可爱极了。”黄虎小声地嘿嘿一笑才说:“门我早关了,可我不敢开灯,我怕下面巡逻的家丁看到我的身影。”韦容容双眉向上挑了挑开心地朝他一竖大母指夸道:“你越来越聪明,你上床来,有纹帐障着,他们就看不到你的身影了,快点我拉灯了。”随着她口中的了字落音,她双手将黄虎使劲一掰,黄虎倒在了床上,她跟着马上拉亮汽灯,掀开被子。洁白的灯光下,黄虎看了胖胖的孩子与自己大儿子兴盛出生时一模一样,他的一颗心此刻剧烈地跳。韦容容一手摸着黄虎的脸,一手指着儿子的脸庞得意地呵呵笑道:“是你的种吧?就好像你脱掉的壳一样,你们父子这脸上的酒窝就是一个胚子里压出来似的。还有你头上是三个钱,我儿子头上也是三个钱,他叫起来的声音天大,全院子里的人都可以听见。他一顿可以吃尽两个奶妈的奶水,王老头的娘特高兴亲自给他挑了六个奶妈。这么能吃,幸好生在这里,一般人家可养不起,你小时候肯定也是很能吃,不然长不了这么高大,结实。观音菩萨真是好,大慈大悲终于给我送了这么个儿子,让我如愿以偿。见过孩子的没有不喜欢的,个个夸我生了个好公子,王老头与他娘更是欢天喜地,乐得都快癫了。我给你生了这么个儿子,你高不高兴?你怎么奖励我?你以后应该把心放我们娘俩身上了吧?”问完她喜滋滋眉飞色舞地望着黄虎,扬起了一脸的妩媚,得意与骄傲。黄虎不想让她失望,也不好直接回答她就只好对着她点了三下头。韦容容这下可高兴了马上翻身骑上黄虎,张开嘴对着他狂啃疯吸起来。黄虎机械地张嘴回应了她几口,她就热情似火,耐不住了,几下扒了黄虎与自己趴在黄虎身上狂摇,乱抖起来。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2:46
    正在他俩疯狂折腾得起劲忘了世界时,他们的儿子突然小腿一蹬,双眼一睁,“哇!哇!哇!……”地嚎啕大哭了起来。在黄虎身上正疯狂的容容眉毛一皱,哭哀着脸马上一边伸一手往孩子身上轻轻地拍,一边张嘴连喊“:宝贝,宝宝不哭,不哭,不要哭,妈妈的好宝宝,不哭,不哭,……”韦容容的话还在喊,手也还在拍,可他俩的儿子就好像要与他俩做对似的不光不停哭声,相反手舞足蹈地越哭越有劲。那声音真是大,震得通天响似的,远远盖过了韦容容的声音。韦容容的隔壁马上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喊:“韦容容,你干嘛?我孙子都哭了,他肯定是饿了,你快给孩子喂奶,快点!”随着快点两个字落音就传来“咚,咚,咚……”什么东西敲得隔壁木板发出的响声。韦容容眉毛一拧,苦瓜着一张脸无奈地从黄虎身上滚下来,搂起孩子把奶头塞进孩子的嘴里。孩子立马住了哭声,韦容容伸手推了推黄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示意黄虎骑上去。黄虎一摇头,韦容容一边伸手抓着他的耳朵一扯,一边小声地说:“上,快上,我正瘾头上。”黄虎爬上了她的身体,可是只要黄虎一动,孩子就张嘴吐掉奶奶头大哭。无论韦容容怎么塞给他,他都不吸,他只张嘴大哭。韦容容正烦着,隔壁又有人一边敲木板,一边大喊:“韦容容怎么我的宝贝孙子又哭了?是不是你奶不够?你抱孩子起来,送过来这边有两个奶妈候着,快点,你快点,别让我孙子饿了。你不想起床也行,你开门,我自己来抱我的宝贝!快点开门,快,快,不然我叫人砸门了。”这个了字一落,木板被敲得更响了,黄虎吓得一惊,从韦容容身上滚了一下,并马上伸手指隔壁。韦容容对着他狠狠,幽怨地瞪了一眼,伸嘴在他耳边低吼了声:“这么胆小,真没出息。”便马上侧头对着隔壁大喊:“你不要敲门了,老太婆,深更半夜的,你别吓孩子,让奶妈来门口接孩子。”隔壁马上停止了敲声,连说:“好,好,好,你马上送我宝贝孙子到门口,我宝贝孙子肯定是饿了,快点,你快点!”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2:53
    @ty_不帅的青蛙 2017-06-09 22:40:45
    天天追,喜欢你
    -----------------------------
    喜欢就天天来哦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3:14
    韦容容一边披衣,一边不耐烦地大吼:“老太婆,你不要叫,不要喊,我马上来了,你让奶妈门口侍候着。”说完她下床抱起儿子向外走,门口立马有人回她:“太太,我们早在门口候着了。”韦容容抱着在嚎啕大哭的儿子匆匆跑到门口,开门一点,一边把儿子向外递,一边不耐烦地说:“今晚不要送给我了,就让老太婆带着。”说完她把儿子交了,“呯!”地一声关上门,高高兴兴地回到床上紧紧地抱着黄虎拼命地折腾起来。他俩忘情地大战,一直战到天快朦朦亮时,韦容容战趴下了,并且很快就疲倦地呼呼起来。黄虎伸手推了推她没有半点反应,想着这晚要与徐万春大战可以找出鹊的黄虎无奈地穿上自己的衣服一步三回头地走到窗口,推开窗一跃而下。他落下了地眼睛四下一扫,就一躬身似一只狸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溜向后花园,他在花园的树丛中左闪右闪很快就溜到了围墙下。他在墙边仰头向上一看嘿嘿一笑,双脚尖一踮身体凌空腾起飞上围墙。他的人没有在墙上停留,只伸左脚在围墙上轻轻碰了一下,身体就一个筋斗倒翻着下去了。他在空中连翻两次筋斗,人就刚好双脚沾地了。他双脚刚沾地站好,伸直腰,突然墙下响起了“啪,啪!”两声掌声,跟着又嘿嘿两声冷笑后,一个声音在黄虎身后冷冷地说:“小子,你的轻功可以说已经是独步天下了,可惜你人品不行,凭着这么好的轻功你不干正经事,却成登徒子。真是枉费了你师傳教你的一片良苦用心,也枉费了你自己多年的寒暑苦练。你胆子天大采花居然采到了王府来了,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王府天津第一家,你都敢来足见你色胆包天,平常人家的俏姑娘,俊媳妇你更是糟蹋人少。你武功不弱,可惜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这就正应了那句老话。你昨晚进来上太太的楼去时身体在窗口晃了两晃正好被我们俩兄弟看到,本想当时就捕到你杀了。又怕影响王爷的声誉,故此我们兄弟俩在此一直等着你。你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我们兄弟俩动手?我们一旦动手你将死无全尸,死得极其凄惨。你真是狗胆包天,王爷的女人你也敢碰,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罪大恶极,死一万次也不算多。”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7-06-09 23:20
    黄虎一听这话,心中一沉,脑子一转冷冷地回道:“两位前辈古人云:祸从口出,病从口入。两位不要胡说八道,我明明在围墙之外,并没进王府半步,两位却在此胡言乱语,既诽谤我的声望,也抵诽你们的主母,这似乎有失奴才之本份。自古以来就讲捉贼见赃,捉奸拿双。两位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这点规矩也不懂,竟然就信口雌黄地来污蔑本人,栽赃你们的主母真是罪该万死。本人今晚心情好,又见二位上了一定年岁,不与你俩计较,权当你们俩老糊涂了,刚才的话是放狐狸屁好了。两位请自重不要打我的歪主意,我身上没钱,你们要敲竹杠找别人去,我可不是好惹的。”说完这些他居然还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他的这话竞然真让两个人一时怔着了,互相看了看,不知如何回他。笑过几声的黄虎没听他俩发话了,知道他俩被自己蒙住了,就得意地抬起脚向前走。可是他刚走四步,只听一声风响,一团黑影越过他的头顶,在他前面五步左右落下,背对他冷冷地说:“站住,你太坏,太狡诈了。明明是自己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来哐我们兄弟俩是敲诈你,你真是可恨,可恶,可耻之极。今晚绝对不能放过你,留你恶棍在世上,不知道还会有多少良家妇女遭殃,多少男人要被你戴上一顶绿帽子。为了妇女们免遭你的辣手,为了男人们少遭你强扣帽子,只有你去死,你出手吧!我们哈哈二将从不先下手的,对你这恶棍也一样,我们遵守武林规矩,我们是讲规矩的人。”他口中人字才落,黄虎大吼:“屁话,废话,你们既然是讲规矩的人,为什么要在此拦着我?大路朝天各行一边。这条道乃是官道既不是你们开的道,也不是你们种的树,我从此处过不会向你们交钱。从古至今打劫,行箭的,也要先对客人说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才能动手的。绿林也有绿林的规矩,只有在自家山头上打劫才符合规矩。你们俩在这里抢劫一点规矩也没有,散开,给老子滚一边去,让半边道给老子走。”吼完他抬起脚又向前走,离前面拦截的黑影只有两步时,黑影一转身伸手一拦大吼:“站住!不许走,你小子真是歪才,居然将我们说成了拦路打劫,你明明就是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口中当字一落,黄虎抬手一指他又大吼:“你给老子闭嘴,不要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说老子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一起去警察局见官去,或者去见你们的主人也行,由警察由你们的主子说了算。你们无根无据空口说白话就指责我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们俩是想钱,想敲诈我,想疯了。走,去警察局,还是去见你们的主子,由你们俩决定,我奉陪到底。我今天就要看看你俩个狗奴才敢凭空污蔑说我是采花大盗,糟蹋了你们的主母,给王老头强加一顶绿帽。王老头不扒了你俩的皮,抽了你俩的筋,不拆掉你俩的老骨头才怪。他岂能容你俩个狗奴才诽谤他的太太,损害他的声誉,你俩等着好看吧!”吼完他对着拦截他的人头直昂,手连点。
  • 首页
  • 上一页
  • 115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摆风2014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86天 / 跨度1154天】
    • 开贴:2015-04-16 20:35
    • 更新:2018-06-14 17:03
    • 阅读:2546175 回复:47878 楼主:14871
    • 字数:约7094千字
    • 图片:24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