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杀夫—京都名妓,风流寡妇,钱王,刀客,枪神,悍匪横行天下

  • 首页
  • 上一页
  • 178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8-02-14 17:47
    女人的矛盾确实是因为孩子引起的,没有孩子在身边,小侗,芳秀,杨明慧之间的矛盾明显缓解。一家人其乐融融,可是老天似乎与黄虎过不去,就是不让他过安稳的日子。1937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兴盛与同学因打蓝球发生口角,跟着大打出手。他狂性大发,一顿拳脚不光打死了两个同学,还打伤了两名教员,两个敢对着兴盛干的同学自然是大有来头的,兴盛当晚就被关进了长沙监狱。陪着兴盛在长沙读书的家丁古劲忠可就吓坏了,他一边要求排帮的人想办法捞人,一边自己租了船连夜赶往溪口。黄虎听完古劲忠的讲述自然是火急火燎地赶往长沙,长沙的几个掌柜告诉他兴盛打死的两个人,一个是省府唐高参的公子,一个是二十五师师长刘龙宝的少爷。几个掌柜都去问过何键了,省长何健爱莫能助,要依法处理。黄虎听了几个掌柜的汇报,一句话也不说,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抽了整整一个下午的烟。天黑了他才走出房间带着钻山豹与小铁儿离开排帮坐车前往天心邮电局,到邮电局他打了两个电话,又坐车去七重天。到了七重天他订了一间包房,点了酒菜就一个人坐着品茶。八点整,何键推开包房门一边走向他,一边摇头说:“这事我没有办法帮你,你可以认为我不义道,欠你的人情以后再说。”黄虎一边斟茶,一边说:“既然是兄弟,就不要说欠与不欠的事,坐下喝茶,酒菜已订好,马上会来。我的几个掌柜已经把情况告诉我了,我知道这事你确实不方便,我不会让你为难,让你出头。不过如果你有好的主意,建议,请赐教一二,我就感激不尽了。”说完他叹了声气,把茶杯端起递向了何键,何键接过茶挨着他坐下喝了一小口才说:“你知道了情况就好,这事我反正是无法帮你,如果你想留孩子一命,我建议你去找陈诚。陈诚可能有面子保你儿子一命,我是无能为力,湘系将领都比较信任陈诚,你与陈诚是联襟,不妨试试,也许有点希望。”黄虎很随意地问了句:“陈诚现在人在何处?”何键立马回他:“他正在庐山陪着最高休息,游山玩水,你去试试,这事越快越好,拖久了,影响更大,更难办。”黄虎一点头,对钻山豹一挥手,钻山豹出去一会儿就上酒菜了。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8-02-14 19:11
    黄虎与何健一边喝酒,一边扯淡,一个多小时间后,何健走了。黄虎没有走,不多久,身体已经发胖,满是绅士派头,穿一身长衫,戴顶礼帽油光满脸的花思推门进来了。他一边走向黄虎,一边说:“看样子应该是请何健喝酒了,不过没有希望,他不会干这种傻事。这事你也不要太勉强他,不然到时会弄得连朋友也没得做,放人根本不可能,这事用钱解决不了。”说完他挨着黄虎一屁股坐下,就伸手给自己倒茶。黄虎不冷不热地问:“那你有什么好意?”花思喝了口茶微微笑道:“这事根本不可能有好主意,只有最坏的主意,我昨天看了报纸才知道。我想了很久,已经在着手安排了,只有劫狱,你叫吴星云他们来。我会安排人进去监狱策应,你想明明白白放人出来,不可能,唐高参,刘师长都不缺钱。我已经问过几个律师了,肯定是死刑,昨晚我派独眼龙去监狱踩过点了,今晚我自己再去看看。”黄虎一摇头说:“你不要去,如果真只有这条路可走,我自己会去,我会安排好,你不要掺和进来。我要你来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其它途径?这劫狱,要死不少人,不到万不得已,我真不想干。”花痴也一摇头说:“这件事,根本不存在其它途径了,你还是趁早安排冒险。两个对头都不是要钱的人,风声又闹这么大,你不要存侥幸心理。越早动手越好,一旦何健镇不住,随时有枪毙的可能。如果你真要自己干,那我就走了,我是绝对没有别的主意。”说完他就站起来朝外走,黄虎看着他的背影想了想,喝了口茶,也离开了七重天。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8-02-14 20:23
    黄虎回到排帮左思右想,凌晨三点时他一个人从窗口翻出去悄悄地潜往监狱,他到监狱四周观察了近一个小时左右,才返回排帮。回到排帮的他一直没有睡觉,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该不该劫狱?到了七点钟彭立平来请他吃早餐他才反应过来。吃完早餐他吩咐吴敏到监狱附近去观众,踩点,自己前往江西庐山。四月下旬的庐山鲜花烂漫,风景迷人,不少达官显贵都在庐山游玩。黄虎安排好了几个徒弟,自己穿了一身将军服带了钻山豹与小铁儿去找陈诚。他们三个人直接走向陈诚下榻的宾馆,一到宾馆门口,黄虎就觉得不对头。门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说,还有不少精壮汉子散在四周。黄虎略微想了想就知道宾馆里肯定住的不是陈诚,陈诚不会有这么大的摆场。他整了整军服直接走向大门口,大门口六个手持冲锋枪的宪兵笔挺地站在大门的两边,中间站着一个穿少校服的人。黄虎还才到台阶下,站在大门中间的少校就一边走向他,一边高声问:“将军,请问您找谁?”黄虎一边走上去,一边很随意地回答:“我找陈长官,我是长沙卫戍司令。”少校迎上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小声地说:“将军,你找陈长官,请在门口稍等,我打电话通知他,你不可以进去。我是侍卫官,您应该知道里面是谁了,夫人正在午休,我不好让您进去,请理解。”黄虎一点头笑道:“理解,理解,你就打电话给陈诚,我有急事找他,我与他是连襟。你这么讲他就知道了,我就站这里等好了。”少校点了点头,笑了笑,走进大门侧房去打电话。片刻,他就满脸堆笑地出来说:“将军,陈长官马上出来了,你稍等,稍等。”黄虎点了点头,对着他一笑,慢慢地又走下台阶。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8-02-15 12:25
    祝看帖的朋友们新年快乐,狗年旺旺,财源滚滚来!
    作者:摆风2014 时间:2018-02-15 18:32
    不一会儿,陈诚出来了,他一边走向黄虎,一边问:“大财主,你咋跑来这里了?你这么闲吗?”黄虎走近他左手往他肩上一搭,一边推着他走,一边说:“借一步说话,有点麻烦了,看这样子你是来陪游的,有多少人在此?”只有一米六的陈诚一听黄虎这么问,立马条件反射般地仰头望着黄虎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什么意思?”问完他的脸上显出了一点惊愕之色,黄虎立马说:“你不要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什么意思也没有,我才来二个兵,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不成?”陈诚松了口气笑道:“我对你很不放心,你神经有点问题,研究室的人把你划入了黑名单,你列入了危险分子一类。究竟是有什么事?说,快说,我正准备午休,你来了真是晦气。”黄虎嘿嘿笑道:“老子是最本份,最诚实,最没有野心的一个人,把老子列入黑名单,老子要去见他。”陈诚一摇头说:“你神经真有点问题,这是研究室的人分析研究的结果,李宗仁,白崇禧也这么讲。你没有野心,我们知道,但其他人不了解,还是要提防你。不扯太远了,他不在,他昨天走了,你究竟有什么事?”黄虎这回没有立马回陈诚,他把搭在陈诚肩上的手重重地捏了捏才叹了声,把自己儿子在长沙犯的事详细地告诉了陈诚。陈诚听完想了好一阵才说:“这事就真麻烦了,我去周旋,别人怎么看我?姓唐的一直与我就面和心不和,我太出头,他会趁机谬论我,诽谤我。人人都知道你有钱,我太热心,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收了你的钱。白崇禧不是与你结亲了吗?你找他呀!”黄虎一摇头嘿嘿笑道:“你是湘军首领,还是麻烦你说合一下,我并没有答应白崇禧,我不想找他,他太狡猾了。你出面,我乐意花二百根金条,你考虑一下。”陈诚又想了想才说:“白崇禧现在是国防部长,你同他结亲没有坏处,我听说他去年暑假还把女儿带去了你家相亲,这事其实是件好事。她有个女儿叫白小玉在上海念书,挺不错,我见过,是这个小玉吗?”黄虎点了点头笑道:“是她,不过我两个儿子都好像不是那么喜欢她,孩子还小,不急。这事以后再说,我不会找有公主病的儿媳,你先帮我摆平眼前这事,我儿子还在死牢里,我特为这事来的。”
  • 首页
  • 上一页
  • 178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摆风2014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36天 / 跨度1043天】
    • 开贴:2015-04-16 20:35
    • 更新:2018-02-22 21:20
    • 阅读:2387478 回复:47073 楼主:14721
    • 字数:约7015千字
    • 图片:24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