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甄嬛传——争做一名合格的性奴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4-18 11:25
    人称圣主的康熙,为何必须处死一个七十六岁的老人

    转载

    这是两个多世纪前的一位老人,头发花白,身材修长,脸上全是被江湖的风吹出的细密如阡陌的皱纹。他饱读诗书,温文尔雅,即便是面对那些大字不识的愚笨村民,依然笑容有加,彬彬有礼。

    一生中,大多时候,他的工作都是教书。尽管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为了生计,他仍旧不辞辛劳地做私塾先生。他膝下有一大堆儿孙,儿孙们和他一样,面目安详,心地沉静。惟一的特别之处,就是老人给他的儿孙们都严格地按字辈取了一些生僻的名字.

    这个老人既教别人的孩子,也教自家的孙辈,家有草堂数间,薄地几亩,闲暇时候,他会背着双手在田野上散步,顺口吟一些浅白的描绘乡村风景的诗句。那些牵着牛、挑着粪的村民见了他,都会停下手里的活计,亲切地和他打招呼,而他,一律文绉绉地拱手行礼,和村民们谈谈天气和桑麻的收成。

    总之,如你所知,这简直就是一个和谐社会的和谐公民。可是,忽然有一天,一群如狼似虎的公人来了,公人们大呼小叫,手里挥舞着枷锁和水火无情棍。老人被捕了。此后,因老人被捕而被捕的,还有他的儿孙辈――其中,包括一个还在吃奶的婴儿。

    震惊的村民们睁大了眼睛,他们实在想象不出这个善良的老人怎么会成为朝廷钦犯。天底下的事情并不是普通老百姓都能弄明白的,当他们一头雾水时,他们只能看见那些公人手中的武器在阳光下折射出夺目的寒光。他们只得胆怯地往柴门后隐去。大路上,传来老人一家的惨叫和哭泣。

    不久,这个已经七十六岁的老人被审判他的官员认定,“虽无谋反之事,未尝无谋反之心”,欲将他处以凌迟的极刑――这种俗称“千刀万剐”的酷刑,按法律,常用于处分那些十恶不赦的罪大恶极者。至于老人的满堂儿孙,包括那个吃奶的婴儿,都统统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个可怜的婴儿,他来到世间只学会了两件事:哭泣和吃奶。可现在,他和他的爷爷一样,都被紫禁城里的皇帝认定是大逆不道的谋反者。对谋反者,当然要斩草除根。消息传来,村民一片哗然。那个和善的、眼睛有点近视的老爷子,怎么看,他也不会是一个谋反者啊。可是,他必须去死,因为他的血管里流淌的是前朝的血液――这个老人,就是明朝末帝崇祯的儿子朱慈焕。

    崇祯在紫禁城自杀的那个夜晚,其时,他有两个女儿和三个儿子。他首先挥剑砍杀两个女儿――小女儿当场死亡,大女儿本能地伸手去挡,被砍断了手臂。崇祯看着血泊中的女儿,再也下不了手,大女儿遂捡得一条性命。后来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她成了一个武功盖世的独臂老尼,扬州小流氓韦小宝对她的美女弟子垂涎三尺。

    之后,崇祯令人把三个儿子送出宫门,让他们自行逃命。皇太子后来辗转来到南京,可偏安南方的弘光怕他威胁自己的帝位,坚决不承认他就是皇太子。等到弘光小朝廷土崩瓦解,皇太子和他的伯父弘光一起做了清军的俘虏,被清廷处死于京师。

    皇三子不知下落,民间先后有许多次反清起义,都宣称他们的首领就是这个走失于江湖的神秘的朱三太子。皇五子,也就是朱慈焕,他的运气比两个哥哥好一些。他在逃难的路上被一个姓毛的明军将领带到河南,在乡下结庐而居,过着清贫的生活。

    后来,由于清军追查甚紧,毛将军害怕了,一个人连夜逃走,十三岁的朱慈焕只好独自踽踽而行。这一次,他认识了一个姓王的前明给事中,王给事中得悉他的身份后,把他收养在家,并让朱慈焕改姓王。

    王给事中去世后,朱慈焕出家为僧。大约是身上的那种无法掩饰的贵族气质,一个姓张的前明官员对小和尚朱慈焕大有好感,不仅助他还了俗,还把女儿许配给他。这样,他后来又改姓张。这个身负国恨家仇的王子,大概被血雨腥风的往事吓坏了,当然也可能是明白光复江山不过痴人说梦,他完全不准备像那个叫哈姆雷特的王子一样去复仇、复国。

    他只想在新朝做一个顺民,用勤劳、恭谨和善良,在新朝的天底下隐姓埋名地度过一生,只要新朝的太阳在照耀别人的时候,顺便也照一下他就万事大吉了。就像北岛说的那样,“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于是,透过两百多年的历史雾霭,我们看到的这个叫朱慈焕的天潢贵胄,自从他逃出铁桶般的京城后,他就成了一个普通至极的旧时代的读书人。他娶妻生子,传道授业,待人接物,无不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人告发。他明白,他那无法改变的血统是一剂无解的毒药,一旦毒发,惟有死路一条。

    两个世纪前的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不过四十岁,大难不死的朱慈焕竟然活到了七十多岁,这位在孝顺的儿孙们的簇拥下颐养天年的乡间读书人,随着年事渐高,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老子总算成功地度过了坎坷的一生。

    因此,晚年时分,当他就着几颗炒黄豆喝一壶老黄酒时,酒醉微醺之际,很可能,他曾含糊而又自豪地向家人和亲朋好友说起过自己的身世:从前啦,我们家在京师…….可能就是这些酒后的闲言碎语,成了这个看上去相当美满的家庭一下子被彻底摧毁的潘多拉之盒:由于某个知情人的告发,朝廷抓捕了朱慈焕。当时,朱慈焕正在山东一个退休官员家里当私塾先生。

    | 1155楼 | | |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5-15 11:28
    日本电视台(NTV)于5月14日凌晨播出了时长约45分钟,题为《南京事件2——检验历史修正主义的纪录片。该片以制作组花费近四年时间从中日两国搜集到的一手历史资料为基础,驳斥了试图否认或篡改大屠杀史实的历史修正主义。

    ——为什么中国电视台一天到晚播美化满清侵略的辫子戏? | 1158楼 | | |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5-15 11:28
    日本电视台(NTV)于5月14日凌晨播出了时长约45分钟,题为《南京事件2——检验历史修正主义的纪录片。该片以制作组花费近四年时间从中日两国搜集到的一手历史资料为基础,驳斥了试图否认或篡改大屠杀史实的历史修正主义。

    ——为什么中国电视台一天到晚播美化满清侵略的辫子戏?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8-11 11:41
    于正一伙的辫子戏愈演愈烈,所以我觉得批判才刚刚开始 | 1159楼 | | |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8-14 12:29
    @还有马甲呢 2017-12-29 20:34:37
    不看这类剧,但是楼主说的也有点太危言耸听了。我觉得任何作品都不能脱离时代,现在大家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不能代到古代的,再过几百年,假如婚姻制度消亡了,后人是不是也会笑话我们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看个乐呵得了。
    -----------------------------
    对皇帝和妃子们的崇拜是一种恶俗、低级的趣味 | 1160楼 | | |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8-25 12:22
    满屏尽是清宫戏,商女不知亡国恨!

    三口全爆 于 2018/8/25 人


    《延禧攻略》、《如懿传》的热播说明了什么?!

    清初的大屠杀使中国人口由明光宗泰昌元年的五千一百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 清兵转战烧杀37载,方才初步平定中国。清朝统治者的大屠杀,使得中国很多地区“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鲁迅评价说:“清军入关屠尽明朝汉人的骨气廉耻。大明有思想、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尽,留下的是大抵顺服的“奴才”。清朝的大屠杀死亡人数之多是中国历次改朝换代之最。中国落后于西方,正是始于明朝的灭亡。清军在征服中国各地的过程中,生产遭到严重的破坏,从华北各省到江南各地,到处都呈现出土地荒芜,人口流亡,满目凄凉的景象。“人民多遭惨杀,田土尽成丘墟” ,江南各省“大兵所至,田舍一空” 。

    清军在中国各地进行了血腥的镇压,导致中国人口锐减,绝大部分有气节的汉人都被屠杀殆尽(中国人口从明朝后期的五千多万多减至顺治十七年的一千九百万,净减十分之九以上),留下了少许亡命天涯的忠义之士和委曲求全的少部分百姓,还有卖祖求荣汉奸,给中国人民造成极大痛苦,亦使中国的社会经济和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严重摧残了明朝中后期方兴未艾的资本主义萌芽,中国的经济直到乾隆年间才基本恢复到明代万历时期的水平。崖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华夏。 | 1161楼 | | | |
    作者:作者麦客 时间:2018-08-29 13:49
    复旦教授批宫斗剧:降低人格底线 抽空女性主体价值

    作为一名迷恋古装类型和历史叙事的专业观看者,每每看到荧屏上反复兴起宫斗剧,我的内心中都况味复杂。除了对于画面上陈陈相因的旧套路复制产生应激性的厌弃,还有很多无奈感,来自娱乐资本对流行文化浅薄一面的有意选择与刻意放大。

    而在情感的基底深处,则有难以言说的忧惧。惧是惧怕自己会惑溺于华丽多变的宫斗剧外观表象,失陷在无脑的感官愉悦中而不自知,忧是忧虑如宫斗剧这样空洞矫饰的狭隘类型屡屡暴涨收视率或点击率,一边造成经济学上“劣币驱逐良币”的边际价值倒挂,一边就如司马光的担心,“泥沙涨者其泉慁,莨莠茂者其谷芜”。

    “泉慁”或“谷芜”都是喻指,不单是自然环境因为灾害性恶化而失去青葱澄澈的良性发展生态,更是人们头脑中的感知审美与情感价值出现误导、误判,也是宫斗剧误人最深的地方:情节中充斥着男女情意纠缠,却一点不涉及真爱本义;人像物象景象都竭力仿古拟古复古,整体叙事却自闭在狭隘的宫体空间,不包含任何有反思的历史正义。

    越来越铺张的服化道和越来越精致的妆容,不过是换着花样抽空了女性的独立主体价值

    爱情是人类文明社会的后天产物,经历了漫长的时空层叠改变,并在不同的语境条件下生发出千差万别的艺术讲述方式。这个前提意味着我们不能故作天真地追问:为什么宫斗剧中没有出现《会饮篇》中称颂的阿尔克提丝,或者《荷马史诗》里敬挽的安德洛玛克,这些记载在神话和悲剧中的爱情因为承担责任和主动选择自我牺牲而成为流传后世的真爱原型?

    同样,疑问宫斗剧为什么没有莎剧中朱丽叶式的浪漫殉情,或者《感官世界》中阿部定的极度仪式化疯癫也是言不及义的,原因在于宫斗类型的套路设定本身是反智的,服膺于男权中心论,窄化女性思维,物化女性价值,以争宠作为两性叙事的核心焦点,结果必然是以虚荣的恩宠替代真爱的本义。

    围绕宫斗热点继续追问下去还会发现,为什么无关真爱的宫斗剧反而在网络点播上热得烫手?爱情中本是自然发生的吸引和最动人的倾慕互爱怎么就直接化简为一个“撩”字?后面还时常加上“妹”或“汉子”。宫斗剧中的两性描写为了更加通俗化地制造情节反转究竟让渡了怎样的人格底线?从宫斗鼻祖《金枝欲孽》到后起之秀《甄嬛传》,再到眼下最新爆款的《延禧攻略》,以及与它人物相交叉,时空相重合的《如懿传》,那些越来越铺张的服化道和越来越精致的妆容,如何愈加偏斜地进行着刻板性别叙事,并换着花样抽空了女性的独立主体价值?

    从某种意义上说,宫斗剧的类型设置带有相似于战争叙事模式的天然矛盾。任何一场可以称之为战争的叙事,都会有交错在敌我立场中的多方线索得到挖掘,在战局多样变化和最终出奇制胜的终了环节制造出吸引观看的悬念。宫斗剧的情感叙事在根本不涉及真爱的前提下还要营造悬念,唯一能够黏附观众兴奋感的战利品,就只能是惰性思维物化后的皇帝盛宠。

    尤其是宫斗编剧新秀流潋紫和于正,除了二者久被控诉抄袭的共性之外,他们的新作《延禧攻略》和《如懿传》也再次共同暴露出写作者与资本操控的合谋,以剧作来诱导和服务于广告消费。两家故事不约而同地一再削减人物的常识和智性,尤其是将女性角色作为各种类型消费品的载体。对应到剧本中,主角也好,配角也罢,每个人物心心念念的都是从吃穿用度的物质衡量角度来论等级、争高下。而在豪奢粉饰的物像炫耀感以外,仅有的智巧又都用于争宠,固宠,专宠,如若恃宠而骄导致了失宠,再费尽心机复宠……有何开启心灵的真爱可言?宫斗剧中的争宠套路没有心灵平等,更谈不上灵魂契合。各种陈年老梗一通乱炖,要么依靠啼哭搅闹来示弱,等待安抚垂怜,要么反其道而行之,在宫闱大法下炮制出另类的小小叛逆,欲扬先抑,欲迎还拒,用更长的故事线和忍耐力苦苦等待着一鸣惊人被赏识。占据宫斗剧情节高潮点的所谓圣眷恩宠,除了在现实世界的网购平台上能够发挥超级带货功能以外,对于观众的爱情认知推进却乏善可陈。计较在利益得失之间的宠爱,得也虚荣,失也虚无,与真爱本义相隔的差异又何止云泥。

    在游戏化建构主人公行为和台词中不停歇地刺激爽快观感,吸引观众们的追剧热情

    苏格拉底在午后散步伊力苏河畔时,曾对斐德若有一个修辞学上的告诫:一句话重复两三遍,若不是辞不达意,就是对题目根本没什么兴趣。这句批评用于炙手可热的《延禧攻略》意外的合适。伶牙俐齿的魏璎珞时时处处口若悬河,N遍重复“我要复仇”以及N+1遍“我要强大”。无论面前是敌是友,是熟识的相知还是第一次遇到的陌生人,只要感到对方有恶意释放,魏璎珞立刻战神附体,一边出语犀利、刻薄、滔滔不绝,一边拳脚相向,随手抓到什么就当作武器挥舞过去。

    这熟悉的一幕是不是像极了电竞游戏中的英雄打野?凡是挡在前路的来者都要像团灭野怪僵尸那样无差别砍砍砍。 《清史稿·后妃列传》用简省的文字约略记载着魏佳氏出身汉军,谥赠皇后。区区数行史料在《延禧攻略》里被孵化为开挂升级的超级英雄发育方式,从绣坊官女子开场,一路逆袭。那些宫廷里记录丽人升迁的繁琐封号,如贵人、令嫔、贵妃、皇贵妃……则变身为逆袭途中记载战斗经验值的技能、装备和游戏道具,像刺激游戏玩家共鸣感那样,一波波制造出围观打野的“逆袭惊喜”。而在语言对白方面,正如前文提到的重复修辞,魏璎珞的言语始终维持着高频次,强音频的大密度输出功率,且对话发生的多数场合,同步于情节动线上的矛盾激化和冲突升级。这种文字类型在网络文学中有一个特定的命名——“爽文”,旨在推高读者阅读快感,赢取用户回头的累积点击率。

    游戏设计中的“逆袭惊喜”和网络文学“爽文”有一个来自生物神经学实验假设的共同依据——生物感受到快乐与大脑垂体腺分泌多巴胺有关。将刺激脑反应区的连线和外部开关固定到小白鼠的脚下,只要它揿下按钮就会受到生物电流刺激并产生不间断的快乐感。实验中的小白鼠未必知道为什么快乐感来得如此容易而快乐的感受又如此之强,却会不停地揿下按钮接受弱电击,享受快乐感,甚至于不吃不喝。美剧《生活大爆炸》曾借此假设实验来解释人为何会寻欢逐乐,又为什么不能像小白鼠那样一味求乐,至死方休。宫斗剧《延禧攻略》则在游戏化建构魏璎珞行为和台词中牢牢揿紧按钮,不停歇地刺激爽快观感,吸引观众们的追剧热情。

    “爽文”+“逆袭惊喜”的双重快感确实为宫斗剧赢得了数量可观的网络点击量,但是一味追求游戏化节奏的快进剧情不再包含任何与历史相关的正义。一个在历史上经过复杂浮沉的王朝被狭小地封闭在宫墙内,缩微为主奴之间争风吃醋的茶杯里风波,而那些动辄就杀人害命的行为设计也只是为了制造情节起伏服务的轻易反转,不包含任何思考的成分,也就没有什么正义成分值得辨析。

    狭隘的宫斗取材决定了视野有限的剧情内只能惰性重复着单一的矛盾类型,即封闭在宫墙内的群体之间天然存在的结构性矛盾。竞相争斗的结果无非只是强势一方与弱势者之间的力量对比变化,没有任何利他的超越价值在矛盾解决时得以实现。宫斗剧在选择了自闭空间以获得叙事便利的同时,高调放弃了关于历史正义性的思考。这也是为什么“延禧”与“如懿”先后上线的大型撞车现场里,粉丝们竟然不甚在意历史上同一原型的人物在不同剧情中的人设与反转是否足够合理,反而围绕细枝末节的美工设计争论不休。

    但是亚里士多德在两千多年前的《诗学》里早已说过, “戏景虽然吸引人,却最少艺术性。”

    (作者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 116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作者麦客2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319天 / 跨度1794天】
    • 开贴:2013-11-09 19:55
    • 更新:2018-10-09 12:25
    • 阅读:188652 回复:1230 楼主:1008
    • 字数:约231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