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细说中国古代诸位太子

  • 首页
  • 上一页
  • 69
  • 页码:
  • 作者:谁是小林子 时间:2018-02-14 11:18
    我双手恭恭敬敬的跪接过符印,同时仔细端详。但见此符印,上下通体呈碧绿色,乃是用上等的和田美玉精心雕琢而成。长约三寸三分(大约是现在的10厘米,三三为九),宽约二寸七分(大约是现在的8厘米,二七为五,长宽意为九五至尊之意),上面的造型为一个半圆形拱柱和一只静卧的凤凰,看起来有天凤下凡、睥睨天下之气势。宝玺的侧面刻有一个“尔”字,和玉体本身相结合即为“玺”字,下面阴刻着“敕命之宝”四个篆字。看来这便是传说中的武皇之御用凤钮宝玺!
    之前闲暇时,我就经常听光祚向我卖弄过他肚子里的墨水,其中只要是涉及到皇家的秘史轶事等旁人所不知的,他就更是乐于显摆、津津乐道。他不是有个外号叫“宫廷百晓生”嘛,我想,此刻如果光祚在这里,一定会捧着这至高无上的御玺摇头晃脑的品头论足一番。
    那场景我做梦都能想象出来。他肯定会说:“哇,这就是武皇亲自设计并监督打造的随身宝玺啊,这款式、这材质、这色泽、这工艺、这手感……,当真是……完美!” 想到此处,我对武皇行完大礼、慢慢轻声退出了这临时搭建的竹房子。
    而竹房子外面,上官婉儿已经等候我多时了。
    上官婉儿乃是武皇当政时期,当世文坛之巾帼翘楚。经书史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无一不晓,单从学问研究的程度上来说,即便是光祚也不见得能够超过她。她见我手执凤钮宝玺从竹房子退出来,便迎上前来,之前嚣张的态度,更是收敛了许多。
    上官婉儿对我言道:“小郡王果然好手段,连圣上从不离轻易身的宝玺都交由你了,看来这次我是真的要对你刮目相看才是。”
    我连忙回道:“姐姐说笑了,我只不过临时做个传旨的小厮而已,这宝玺是圣上命我交付与你保管的。圣上口谕,明日赏花大会一应事宜全权交由我处置,只是委屈了姐姐暂时做一日我的副手,姐姐可有疑问?”
    上官婉儿连忙将宝玺接过验看无误,仔细收好后,言道:“见宝玺如见圣上,既然圣上已经全权交托与你,我也乐的坐享其成。只不过,姐姐我素喜寻根溯源、刨根问底。学无止境嘛,我对于一知半解之事,势必不会轻易放过。方才我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想深入探究这花卉种植之理。因为我之前还是不太相信你的本事,不过现在嘛,你连这宝玺都能拿来,想必你的确是有真本事的。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知小郡王可否讨教切磋一二?”
    我见上官婉儿如此不耻下问,明日赏花大会还有好多事情还要仰仗她,也就不好拒绝,对她说道:“姐姐言重了。我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上官婉儿道:“小郡王,既然你对花卉种植很有造诣,那么,你可知道我最爱什么花么?”
    我见她额头眉心处有一点红艳艳的梅花图案印记,甚是好看,便大胆猜测道:“依我猜来,姐姐定是素来钟爱梅花了。”
    “额,何以见得?”
    “我见姐姐眉心处那一点梅花图案好看的紧,便胡乱猜的。”
    上官婉儿见我提到了她那眉心的梅花印记,便有些伤感,仿佛勾起了她的往事,背过身,对着御花园上空那皎洁明亮的月光吟起诗来: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小郡王,你知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两个字是什么吗?
  • 首页
  • 上一页
  • 69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谁是小林子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26天 / 跨度2441天】
    • 开贴:2011-06-09 11:24
    • 更新:2018-02-14 11:18
    • 阅读:52833 回复:786 楼主:295
    • 字数:约412千字
    • 图片:2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