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心理大师》:我是心理医生,818最近的变态病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10:29
    序曲第一话:《残肢》

    我叫沈非,我是一位心理医生。

    我有过一个叫做陈老师的病人,这位病人爱着一个不应该爱的女孩。

    陈老师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里,父母辈站在讲台工作,享受着灵魂工程师应该享有的骄傲与严肃。



    于是,陈老师也顺应天意一般考入了师范,在那年的初秋走入校园,又在四年后的夏末走出校园。最终,在一个满世界都有着葱绿的春天,陈老师再一次回到校园,不同的是,从学生到老师身份的切换。

    接下来的日子里,陈老师行走在不可能有着分岔路的生命轨迹上,唯一需要做出的选择,就是婚姻——这一与工作同样重要的人生选项上。

    但是,陈老师却无力了。

    因为,陈老师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不应该爱的女孩——自己的亲妹妹,并且是与自己同一个子房中,同一个时间段被孕育、生产出来的孪生妹妹。

    陈老师痛苦万分,这一违背常理的心思无法得到释怀,注定了只能隐藏在陈老师的灵魂深处。于是,陈老师找到了我——沈非,海阳市观察者心理咨询事务所的心理医生,想要我走入潜意识深处,唤醒自己对整个世界的爱意,而不会去纠结一段不应该的畸形恋。

    结果是……我挖掘出来这么一个奇特的故事:陈老师——这位叫做陈松梓的漂亮女人是没有妹妹的,在她降生到这个世界时,母亲的子宫里还承载着另外一个孩子,一个本应是她哥哥的婴儿。

    哥哥搂抱着陈松梓,在那充满着液体的狭隘空间里生活了十个月,却不懂放手,双手霸道地拦在产道两边,想要阻止任何伸向自己妹妹的外力,因为他害怕妹妹被伤害。

    细长的剪刀被伸入了产道,因为医生们只有这一选择,才能让母子三人能够活下两个,尽管这一决定太过残忍,但这个世界本来就到处都是需要割舍与放弃的隐痛。哥哥那并不粗壮的手臂被剪断了,或者应该说是那股子傻傻的想要护佑着妹妹的力量,被剪断了。

    陈松梓来到这个世界时,身上都是血。母亲的?抑或是哥哥的?

    她那第一次睁开的眼睛,看到的画面是支离破碎的哥哥。那一画面非常清晰,尽管现实中的陈松梓自己,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也压根不记得那么一幅画面在自己的潜意识深处存在。因为有关于她哥哥的故事,被父母藏到了那深深地皱纹刻度里,但作为婴孩第一眼看到的那一幕,已经深深烙印在她潜意识深处。

    于是,陈老师幻化了,她分裂出了一个思维中的哥哥,哥哥伸出两条粗壮的胳膊,如同那拥挤着的十个月里一样,紧紧地搂着妹妹。

    而陈老师自己,就是哥哥深爱着的那个妹妹。

    于是乎,我们的潜意识世界深处,到底有着一些什么,其实是我们永远无法知晓的,就如同我和邱凌一样……

    是的,就如同我和这位嗜血的凶徒邱凌,都不知道自己心里装着什么一样。

    我是沈非,我的故事,即将在天涯拉开帷幕!


    --------------------------------------
    第一话这个故事要说明一下,很多人质问为什么不用剖腹产。我们的故事开始在2013年左右。陈老师的故事预设是1983年左右。当时我们的医学水平就不做介绍了,之所以全国各地都有妇幼保健院,就是专门生娃娃的,当时的生产死亡率在现在看起来不可理喻。再说顺产到一半,临时想要剖腹,也不是说剖就剖的,脐带与两个孩子共处在那么一个狭小空间里。

    不过依然感谢各位,得到你们的厚爱,才能走到现在。但毕竟只是个小说,一个故事而已,所以各位也别太过较真。能觉得说道的这故事有点意思,在下就满足了!谢谢各位支持!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10:41
    序曲第二话:肉

    管先生是一位上市企业的财务总监,并且是元老级别的那种,洞悉了企业里所有所有的一切,能见光的,抑或是不能见光的。所以,他不必担忧与害怕自己在公司地位的牢固,也不用担心温饱,在这座绚丽的城市中,过着舒适的生活。

    管先生每天7点钟起床,8点钟在同一个茶餐厅里吃固定的早餐:豆浆与流沙包。

    结束一上午的工作后,中午的他会走半个小时的路,到附近的超市买午饭。同样是年复一年,亦日复一日的固定:一条胡萝卜与一块松饼,以及一杯果汁。

    下班后,每天的七点半,海边的长椅上。人们都会看到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饭盒坐在那,望着满天飘红的晚霞,享受自己的晚餐。

    他会在自己的大腿上铺一张报纸,把饭盒里的食物整齐地摆在上面。管先生会慢慢的,很小口小口地咀嚼,最后吞咽。

    如果遇到下雨,他会打一把伞。如果雨很大,那么,他就会干脆直接坐在雨里,吃完这顿晚餐。

    至于晚餐的饭盒,里面固化为每天不变的两个菠萝包,和一包榨菜。

    管先生不止一次对我说:“其实我已经老了,能不能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实际上都无所谓了。就算真正治好了,牙也已经不好了,没有福气消受那些美食,也不可能能吃下太多肉了。”说完这些,管先生还会耸耸肩,用一个孩子般的眼神望着我,说自己之所以来到观察者心理咨询事务所进行心理咨询与治疗,其实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而已。毕竟每天晚上回到那个空旷的大房子,都觉得非常孤单。

    我知道,管先生心理上的病症并不是很特别,而且还很好治疗。就只是非常普遍的特殊事物恐惧症,有人害怕汽车,有人害怕飞机,也有人害怕树梢上洒落的树叶……而管先生恐惧的比较另类罢了,他恐惧食物,具体说,是恐惧吃到看上去非常美味的食物,甚至有着肉味的食物。

    他不愿意向我说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这种恐惧,这反倒是让我变得好奇。但我也知道,好奇心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应该具备的,我需要挖掘病人之所以出现心理疾病的原因,但绝不是心理疾病产生背后的故事。毕竟,任何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故事,华丽的,抑或是阴暗的。

    终于,管先生在一个夜晚哭泣了,老人那晚很激动,抹着眼角的泪痕。我突然发现管先生真的衰老到了即将入土了一般,衰老到眼泪都已经无法淌出,只能是那么淡淡的一抹湿润,接着被脸上深深的刻度吸走。

    他终于对我说起了二十年前的一个故事,也是这个故事,让管先生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时候,三十出头又风华正茂的管先生,是一位出名的美食家,或者应该说就是一个馋猫。年轻的他,因为工作需要,他保守很多很多公司里的秘密,所以,他需要在其他方面宣泄,他选择了美食。管先生每天孜孜不倦地与几位同样喜欢到处吃喝的朋友,寻找着各种奇珍异兽,让他们进入自己的肠道,但却又始终无法满足,总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是自己没有尝过的,需要自己去继续猎食。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10:45
    管先生的妻子是一位日本女人,女人每天在家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做出更加新鲜与可口的美食,得到丈夫的赞美。慢慢的,她发现丈夫对美食的喜好,已经变的不可理喻,甚至他可以一年都不与妻子亲热,任由精子每半月梦遗一次,也无法放弃追求一日三餐的痛快淋漓。

    在这样的丈夫身边,这位只希望迎合对方的女人,思维也慢慢出现了变化。

    某一天,管先生发现妻子炖了一种味道非常鲜美的汤,闻起来有点让管先生这种肉食者激动的微微腥味,尝起来又好像只是放了牛奶而已。最后,他在碗里找了很久,只发现了几块了微微粉红的肉块。

    妻子那天好像身体并不是很好,她的脸色有点苍白。管先生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只关心着碗里的美食。一整煲汤都被管先生喝完了,他砸吧着嘴巴,说希望明天还能喝到如此鲜美的食物。女人微笑着说道:“好啊!只要你喜欢就可以了。”

    第二天,第三天,管先生都喝到了鲜美的有着牛奶味道的浓汤,心情非常开朗,并不断的赞美着妻子。妻子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笑容却越来越灿烂。

    直到第四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的管先生突然觉得口渴,想要喝点冰的东西。于是,他打开了冰箱的门,发现冰箱里有一个碟子里放着一块圆形的肉。肉上面甚至还有着一层皮,那层皮细腻得好像是人类的肌肤。

    管先生好奇地打开灯,端出了那碟鲜肉。

    紧接着,他看到了让他这辈子都不再敢享受荤食的画面。

    他看到了……看到了一个乳头……

    我是沈非,我敬畏地面对这个世界,而邱凌折断柔弱少妇那粉嫩颈子的手指,干燥,有力……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19:49
    发不了文,天涯又卡了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19:53
    序曲第三话:漩涡

    我是沈非,我想给大家说一个大师伊藤润二的关于恐惧症的故事。

    一位父亲疯狂地迷恋起了漩涡状的图案,最后发展到了无药可救也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在他能够得着的墙壁上画满了漩涡的花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也都换成了有着漩涡图案的。他欣喜地发现眼珠可以如同漩涡般旋转,并开始寻求自己的身体中能够顺应这一切的漩涡花纹。

    最终,他的尸体散发着腐臭。被家人发现时,他蜷缩着,如同一个简单的漩涡图案,缩在一个木盆中。

    丈夫的意外死亡,让母亲的世界也随之发生了改变。这位内心脆弱的女人,开始陷入巨大的恐惧。她害怕看到身边的每一个旋涡状的东西,觉得那一切的出现,都会剥夺自己的生命一般。马桶中旋转的水流,贝壳上美丽的花纹……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近乎癫狂起来。

    最终,母亲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原因是:她用剪刀将自己手指指肚上的皮肤一整块一整块地剪掉了,原因是旋转着的指纹,在她眼里也是一个个漩涡。

    医生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让漩涡花纹消失在这位母亲的世界里,她的病情也终于慢慢好转了,因为,她有了足够多的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漩涡了。

    一直到……一直到她在出院前那一次走入医生的办公室……

    墙壁上悬挂着一副耳蜗的图案……

    这位绝望的中年妇女终于意识到,漩涡从来没有走远,反而如同两个贴紧着自己头颅的恶魔,想要吞噬自己的大脑。

    在一个绝望的夜晚,她用两把很长的剪刀,插进了自己的耳朵……

    我是沈非。我与嗜血者~邱凌的故事即将登录天涯开始连载。期待看到你们的点赞与评论,以及你们对这个故事的看法与意见。

    祝各位,阅读愉快!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19 20:02
    各位好,也算比较正式和大家问句好吧!序曲四篇,算是给大家开胃。今儿个更了三篇。明天序曲四《虫子》即将来袭。希望大家喜欢。
    本贴的群今天刚开,群名:心理医生都长得丑,群号码:212939909。目前男女通收。以后就只收女不收男。嗯!这是我的原则!

    作者:沈非1 时间:2015-08-20 08:11
    沈立又一次伸出手,在桌子下偷偷抚摸起自己的腹部,那微微凸出的位置,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用力长大。孕育的缓慢过程,让沈立欣喜不已。


    面前的岳太还没有醒来,沈立有时候觉得,岳太来自己的心理咨询事务所就诊,其实并不是想要自己为她进行治疗,而是眷顾自己这诊疗室里那淡淡的精油香味,与舒适的长椅罢了。
    沈立站了起来,朝着旁边的阳台走去。两个月的身孕让她腰围稍微有点点变粗,但外人压根都看不出什么。她那细长的腿还是那么圆润,只是会偶尔有点点疼,据说,过些日子还会发胀。


    她推开了阳台门,封闭式的阳台上,沈立精心打理的长藤已经长得非常茂盛,这让那些被沈立囚禁在玻璃容器里的爬虫们,有着一种回到了自然世界的错觉,日益变得恬静。沈立蹲到了装着一只美洲蜻蜓的罐子前面,很认真地看着这小家伙的颜面:巨大的眼睛与微微颤抖着的嘴唇。沈立从旁边拿出一个塑料袋,打开罐子盖,将几只被晒干的长脚蚊子尸体扔了进去。美洲蜻蜓快速叼上了美食,接着,它好像故意要给沈立表演一般,面对着沈立咀嚼起来。那几片嘴唇快速地抖动着,蚊子被一点点往里拖入。沈立甚至能感觉到虫子那并不存在的牙齿,在磨碎着可口的食物,最终吞入。



    不知不觉,沈立望得痴了。


    “沈医生!”身后岳太的声音响起,让对着美洲蜻蜓入神的沈立,被吓了一跳。


    她连忙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看你睡得那么沉,便不想吵醒你了。”


    岳太微微一笑,紧接着走入了沈立的阳台。她以前就看到过沈立的这些藏品与宠物,所以不以为然。


    可这次,她却“咦”了一声,然后对沈立说道:“沈医生,我记得上次过来不是听说你怀上孩子了吗?”


    “嗯!还早,才两个月。”沈立点了点头。


    “哦!”岳太看上去想要说些什么,可她犹豫了一会,最终没有说出口,继而和沈立道别,朝门外走去。


    沈立把她送到了门口,为岳太拉开了门。可岳太并没有走出去,反而在门口停住了,接着她回过头来:“沈医生,有个事我觉得必须要给你提个醒,毕竟你和我女儿一般大小,做长辈的知道的一些东西,还是需要拿来告诫你们。”


    “嗯!岳太有什么直接说吧!小沈有什么没做好的,以后一定改正。”沈立微笑着。


    “那倒没有。”岳太摇了摇头,接着越过沈立朝着沈立的身后望了一眼:“沈医生,你都怀了孩子了,就少接触一点那些虫子吧!我刚才看到你看着那些虫子发呆出神,这样不好的,对孩子不好。”


    “呵呵!是吗?”沈立还是笑着。


    岳太表情却严肃起来,接着她压低了声音,好像在透露一个天大的秘密一般:“沈医生,怀孩子的时候看什么东西的脸看得多,生出来的孩子就会长得像什么,这个可是以前我们乡下老家都传说着的。老祖宗的东西虽然在你们看来是迷信与封建,但还是很多东西都是科学也解释不了的。你总不愿意将来的孩子长得像虫子吧?”


    沈立继续微笑着,客套地点头,最终将这位好心却又絮叨的老妇送出了门。


    她看了看表,才三点多一点,印象中今天下午已经没有预约的病人了。于是,沈立再次走进那个封闭式的阳台,观察着她喜爱着的漂亮虫子们。


    狼蛛的脸好像越来越大了。沈立歪着头盯着这大脸的虫子姑娘:“看来你最近真的需要减肥了。”


    说到这,岳太的话却突然跳了出来,让沈立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继而将目光从狼蛛脸上移开来。她耸了耸肩,怎么可能信那些市井妇女的话呢?


    说是这么说,但沈立还是关上了阳台门,退回到诊疗室,坐在沙发上翻起了书来。


    怀孕的女人,为什么那么容易睡着呢?


    睡眠中的沈立,欣喜地发现自己被人推进了产房。即将为人母的欣喜,让身体下方的剧痛变得并不可怕,婴儿的哭泣声,让沈立激动不已。


    “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沈立抬起头问道。


    医生却没有理睬她,反而和另外那个护士一起低着头,死死地盯着她们手里的孩子。


    “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能抱给我看看吗?”沈立再次问道。


    可对方依然不为所动。


    沈立只得撑起了沉甸甸的身体,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睡梦中的沈立猛然惊醒,因为梦中的她看到,医生手里抱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婴孩,粗壮的手脚正在晃动着,还在大声哭泣着。可是……可是他的脸……他的脸上竟然是一对巨大的虫眼以及三瓣蠕动着的虫唇……



    沈立惊醒,一身冷汗,她站了起来,快步走入洗手间,搓了条毛巾擦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沈非1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9天 / 跨度163天】
    • 开贴:2015-08-19 10:29
    • 更新:2016-01-29 15:48
    • 阅读:23965127 回复:26618 楼主:105
    • 字数:约100千字
    • 图片:4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