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职场故事:还在相信科学?那你就犯大错了(原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4 16:13
    十六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某化工厂上班。我本科学的是化学工程。是工科,不是理科。后者可以用于培养科学家。

    据相关野史记载,两百多年前,西方刚刚出现了对化学工程师的需求时,是这样定义的:“一种能综合运用化学、物理和机械知识,并能将其应用于大规模化学反应的人”。当然,这一定义在出现之始,就遭到了某些科学大牛的讽刺,称:“我从来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动物存在……”

    当诺贝尔先生多次从实验室剧烈爆炸的废墟中冲出、并捧得一大堆发明专利,以及北美大规模开山建设和此后两次世界大战对军火的巨大需求的驱动之下,美国杜邦、德国拜耳等一批炸药、火药的生产商开始赚得盆满钵满之时,现代化学工业诞生了。

    正因为有这些不光彩的历史渊源,我们学化学工程的人,从不敢妄称自己在从事科学事业。即使是最著名的化学工程师,包括那些因早期参与原子弹工程扬名立万,甚至被请入中科院当院士者,也绝不屑被人称之为科学家(简述一下化学工程师在原子弹工程中的作用:一是负责铀矿中同位素分离工艺的研究,二是在离心分离机的配套耗材中,研制密封润滑材料氟油)。

    敬遵师命:“要从生产第一线做起。前六个月好好当徒弟,六个月后努力当师傅”,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车间生产第一线,作为一名普通的操作工,开始一班三倒。

    我老老实实当了四个月徒弟。其实还不到三个月,我就觉得这个徒弟有点当不下去了。但还是尽量耐住性子,反复告诫自己当徒弟的目的为的就是是虚心学习,绝对不可以贸然起鼓。直到第三个月,出现了某班工人针对我的群体性批斗事件。

    首先,我不是为了当工人而当工人的。所以,除了干好本职工作以外,我还经常去技术员那儿聊天交流。去车间主任那儿要求给我勤换岗位。

    通常一个车间的一个岗位做不了一周半个月的,就换到其它车间去了。不到三个月,我就对几个车间差不多轮了一遍。而且每换一个车间,我也尽量争取跟比较牛的师傅学习。所谓比较牛,一是指工龄长、有资历的;二是看起来就鬼马精灵、脑袋瓜子灵活的。就这样,通过一边工作,一边揣摩和提问,把一个又一个老师傅的毕生经验和技能全部榨干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

    师傅换了一个又一个,终于发现他们存在一个普遍的缺点,就是缺乏全局思维能力。因为一套大型化工系统,其流程工艺往往很长。工厂因管理的需要,把整个大流程切分成多个车间和工段,每个车间、工段就只需要专注于其中一小段。而师傅们的经验也就集中和局限于他们自己负责的那一段。即使其技艺再熟练,也就如同那个将油精确穿过钱眼倒入葫芦里的卖油翁一样,“不过手熟尔”。

    而我,从来就不把自己禁锢在一处,没事总是上上下下的跑,经常顺着不同颜色的管线从一头摸到另一头,就如同高墙大院外途经的那个手捏粉笔头的学童,喜欢顺着墙壁一路划线过去一样。

    有一次,我发现班里记录的一个压力数据有问题。于是对班长说:“这个数据不正常啊,是不是有问题?”班长说:“没问题啊,上一个班也是这个数,不信你翻记录本。”

    我翻了一下操作记录本,然后出去找到了那个压力表,发现本上记录的数据与压力表显示的数据是一致的。但我感觉还是有问题,就顺着管线往下找,找到下一个压力表,发现下游的压力表的值比我们工段的这个要高;随后,我又往前走,找到了上游的一个压力表,发现也比我们工段的高。上、下游的压力值都高,而唯独中间这个表的压力值偏低,肯定是出了问题。

    我回到班组,对班长说:我们记录的这个压力表有问题。我们一起去看看。于是,我带着她一起过去,找了个小梯子爬到压力表的旁边。我左扭扭,又拧柠,压力表的指针就开始缓缓的上扬了。最终指针停留在一个合理的数值上。

    我说:“班长,你看,我说了这个记录有问题吧?”

    没想到,班长一脸铁青。随后回到班组对我大加批判,说是我弄坏了压力表,导致前面的记录全部错误。

    我说:“怎么会是我弄坏了压力表呢?明明是我发现了压力表有问题啊!”

    班长说:“如果不是你事先把压力表弄坏,你又怎么会知道压力表有问题呢?我们这里谁都不知道,就你知道,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难道还出在我们身上不成!”

    (待续……)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4 16:49
    眼界决定境界,思路决定出路,定位决定地位,理念决定道路

    态度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脑袋决定口袋……

    请注意:我写的是“态度决定命运”,不是“性格决定命运”。

    用这个连载给出一个真实案例。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4 17:44
    (接上文)

    我不服气。绝对不服气。就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写了一个书面说明,递交给了车间主任。几天后,车间主任召开了一个分析会,把相关人员都召集起来了解情况。

    车间主任本人不是技术出身,但他颇懂管理之道和平衡用人之术。通过把车间技术员、设备员和几个班的班组长召集起来几问几问,车间主任弄清了原因。原来,那个压力表在几天前刚换过。机修工在换压力表的时候,在螺纹口上抹了一些黄油。估计是因为涂抹过多,将管口堵了,导致压力显示不正常。机修工一声不吭干完活,也没和别人打招呼,除了设备员知道以外,也没有任何当班的操作工知道,所以才闹出这么一件事情来。

    后来,车间主任私下找我谈话,说:这些工艺技术我也不大懂。不过我看得出你比他们行。你甚至比我现在的技术员还要行。但按照厂里的规矩,你要在车间干满一年才能转正。坦白说:我看好你。你可以有时间多写一些《合理化建议》。这个是有酬劳的。视价值大小、文笔好坏,奖励50~150元一篇。

    (待续……)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4 17:45
    上面漏了一小段内容,重贴如下:


    班长说:“如果不是你事先把压力表弄坏,你又怎么会知道压力表有问题呢?我们这里谁都不知道,就你知道,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难道还出在我们身上不成!”

    班长定了调以后,在班内的批斗我就是百口莫辩了。批斗完,班长放了一句话:“这个事情到此为止。我也不会往上捅了。你自己今后也要好自为之!”

    我不服气。绝对不服气。就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写了一个书面说明,递交给了车间主任。几天后,车间主任召开了一个分析会,把相关人员都召集起来了解情况。

    车间主任本人不是技术出身,但他颇懂管理之道和平衡用人之术。通过把车间技术员、设备员和几个班的班组长召集起来几问几问,车间主任弄清了原因。原来,那个压力表在几天前刚换过。机修工在换压力表的时候,在螺纹口上抹了一些黄油。估计是因为涂抹过多,将管口堵了,导致压力显示不正常。机修工一声不吭干完活,也没和别人打招呼,除了设备员知道以外,也没有任何当班的操作工知道,所以才闹出这么一件事情来。

    后来,车间主任私下找我谈话,说:这些工艺技术我也不大懂。不过我看得出你比他们行。你甚至比我现在的技术员还要行。但按照厂里的规矩,你要在车间干满一年才能转正。坦白说:我看好你。你可以有时间多写一些《合理化建议》。这个是有酬劳的。视价值大小、文笔好坏,奖励50~150元一篇。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5 16:23
    接上……

    写到这里,我想顺便点评一下管理之道。这个车间主任(以下简称A主任)原本是公司总办的一个行政助理。厂长为了培养他,把他下放到车间当主任。虽然他一不懂技术,二不懂操作,但由于管理得法,把车间治理得很有条理。无论是在奖金分配,还是在车间内部的事物处理上,都很有章法。也正是他这种不偏不倚的态度,使得在任期间S车间的各项经济技术指标都处于历史最好的时期。别的不说,单讲这个开会,就很能看出一个人的管理水平。我现在有机会参加由一些省市领导主持的会议。我的同事则有参与由国务院直接审批的专项会议。但我发现,有些地方由市委书记主持的会议效果都很够呛。把方方面面的人召集起来开会,开完后居然什么结论都没有,开过了就开过了,仅仅是开过一次会而已。开会不能仅仅是交换一下信息就完了,它要么形成一个结论,制定一个行动计划,或者决定某个事项,绝对不能开完就散了,那种会就是典型的劳民伤财。至于毛时代那些以人员批判、阶级斗争为主题的会议,纯粹是瞎扯淡。

    A主任的这次开会,一是弄清了事情真相,二是形成了决议:即以后更换压力表的时候,都要注意用小铁棍捅两下,确保仪表管是畅通的。操作人员如果发现压力表显示有异常,也要检查一下管线是否畅通。会议决定把这两点分别写入相关操作规程。

    当然,上面这些都是一些旁话。当时唯一能让我来兴趣的,就是A主任提出的《合理化建议》的奖励金额。因为当年(1993年)我的月工资只有两百多元。第一年还没转正,就不能参与车间的奖金分配。A主任提到的50~150元一篇的《合理化建议》奖,可是能让我提高可支配收入的重要机会啊!

    (待续……)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6 17:13
    (续)

    小改进、大奖励;大建议,只鼓励

    为了拿到合理化建议奖,我开始绞尽脑汁。当然,合理化建议的内容是可以涉及车间生产管理的方方面面。但那些都不是我擅长的。我能提的,也仅限于工艺、技术方面的改进建议。但我缺乏技术资料。也曾试图找车间技术员获取车间技术图纸资料,包括工艺设计、非标设备图纸在内的资料,但没有成功(人家手头有的一律保密,不给看。原始图纸在档案室,我没资格调阅)。于是,只好利用自己在车间的观察获得一些数据后,在工余时间自己埋头推算,长达数天。

    我提交的第一份合理化建议是“可将车间产量大幅度提高的新工艺”。在这一份建议中,我提议在生产系统的最前端增加一套设备,可以是分子筛或膜分离装置,先将空气中的氧气浓度提高一倍或几倍以后,再由鼓风机压入现有系统。由于氧气含量提高,进入焚烧炉反应之后的得到的SO2的含量也能相应提高一倍或数倍。这样,整个生产装置的其它部分无需变动,车间人员编制也无需增加的情况下,S车间的产能可以提高一倍或多倍。

    为了论证现有生产装置无需整改和改造,我进行了详细的推算,包括主要原料的供给和处理能力,操作工的劳动强度、现有核心设备的前后技术指标对比等一一进行了评估。结论就是:方案可行,新增效益显著。

    这份合理化建议递交上去以后,也没有人找我交流和探讨。车间当月派发合理化建议奖,我的这篇排在最后一名,评价结论只有四个字:“思路新颖。”奖励金额是50元。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这个建议不是不好,而是提得太大,超过了单个车间的可操作能力。十年后,我读到华为的内部奖励制度:“大建议,只鼓励;小改进,大奖励”的时候,不由得会心的笑了。象我当年提的这种大建议,车间居然还奖了我50元钱。

    还好那次没有人跳出来打击我的积极性。所以,在两个星期之后,我竟然能以一项小改进,获得了车间的大奖励。

    (待续……)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6 21:12
    最近比较忙. 争取在周末多写点

    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往通俗里写了,不会看不懂吧?


    作者:tyrotan 时间:2009-03-07 11:12
    事情的原委,还要从化验室里的秘密说起。

    在化工厂的车间倒班,一共有四个轮班。其中早中晚三个轮班分别是零点到上午八点;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以及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一个班组连续上三个班次后,进入换班或轮休状态,可以连续休息近16小时或32个小时不等。而不参与倒班的车间领导等办公室人员只上白班,即每周一至周五的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下班。他们每周有双休日。

    除了我们操作工需要倒班以外,化验室的分析工也需要倒班。通常,各岗位的操作工以男性为主,而化验室的分析工往往是清一色的女工(有例外)。

    由于那时工厂提供单身宿舍,就一个小房间,有单人、双人或三人间等(比学生宿舍条件稍好),配备有基本家具。但没有电视机,更没有电脑可用(电脑的普及是在1996年之后)。

    出了班或轮休的时间,娱乐活动不多。偶尔去球场打篮球,或约工友下围棋。有很多时间可以一个人呆在宿舍看书。

    比上面这些业余活动更好的消遣是去化验室泡MM。当然在时间上必须与车间领导上白班的时间段错开。

    泡MM肯定是需要技巧的。最简单的技巧就是每次去的时候都拎上一袋子零食。不过这一招我很少采用。我的方法是看手相。

    看手相的技巧就不在这里细说了。总之,只要往化验室一坐,我就有办法拿起一个又一个女分析工的玉手,给她们详细讲解其当前个人的健康状况、性格偏好,以及情感运程等。所以,只要我去化验室,不但不用我给她们带零食,反而经常有女工给我削苹果吃。

    (待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yrotan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6天 / 跨度1040天】
    • 开贴:2009-03-04 16:13
    • 更新:2012-01-09 10:00
    • 阅读:51358 回复:538 楼主:128
    • 字数:约7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