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职场故事:还在相信科学?那你就犯大错了(原创)

  • 首页
  • 上一页
  • 13
  • 页码:
  • 作者:tyrotan 时间:2011-10-05 10:44
    开新贴了,

    《系统与生态——从复杂体系谈开去(热点连载中)》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288248.shtml


    作者:tyrotan 时间:2011-11-25 10:30

    顺便再多说一句: 方舟子 痛恨 李开复 的原因就在于后者曾经说了这么一句话——“与其写一堆废纸一样的论文,不如做几件改变世界的事情”




    作者:tyrotan 时间:2012-01-04 19:03
    【欠债是要还滴,继续写咯~~~】

    ?
    1994年2月起,我开始带新学员熟悉JY车间的生产系统并带他们进行模拟操作;1994年5月我负责的JY车间生产线一次投料试运行成功,同年7月任车间技术副主任。1994年有两件事我不曾忘记,第一件事是车间投料试运行,我亲自负责第一批投料操作成功后,连续72小时没有离开车间一步,陪同三个轮班各走完一轮,确信每个员工都掌握了操作要领才回宿舍长睡一觉。第二件事是有一次白班全厂大停电。其它班组都呆在休息室休息。而我因看到车间比较脏乱,于是带领本班进行大扫除。正好Z总带着总工程师李总到各车间巡视,看到了这一幕,Z总对李总说:“我跟你说小T不错吧?这下你信了不?”几个月后,一纸调令,把我从JY车间调入刚成立不久的技术开发部(以下简称:研发部)担任工程师。
    ?
    1994年9月,我被调入研发部后,部门经理(研发部部长)给我分配的第一个任务是负责全厂的节能降耗。因此公司在运行初期,主要矛盾是打通流程,保证产出合格产品。生产系统稳定后,成本高企的问题凸显。公司产品要想保持价格竞争力,必须尽快降低物料消耗。
    ?
    对于刚刚从车间生产一线脱身的我而言,这显然是一个枯燥乏味的活。我必须对每一项物料的消耗情况进行跟踪,周期性的记录消耗数据,把消耗量与产量挂钩,得出单耗与时间的变化曲线,并从中找出各项指标之间的关联。最初没有计算机的帮助,全是用手工记录,外加手工绘制波动曲线表格,然后做周报、月报逐级呈报给上级领导。当这样的报告高高的堆到桌子上最终无处可放时,我决定向公司申请买计算机,进行电脑处理。
    ?
    综合各方面需求,公司高层从香港买来了一套486电脑,带激光打印机(总共花费数万元),为了让打印机正常的为所有应用程序打印简体汉字,把公司里的电脑高手邓Sir累了个半死。同时,还专门在文印室旁腾出了一个电脑机房,有专人管理。电脑上除了运行外购的工资人事系统外,就是我和另外几个电脑高手用FoxBase等语言自编的应用系统,如生产管理系统和物料统计分析系统。为此,我还需要花大量时间提高数据库和C语言编程的水平。(我在中学和大学期间都是以课余兴趣班、参加电脑爱好者社团的形式,先后自学了BASIC、FORTRAN、C等计算机语言。数据库方面自学过dBaseII\III,以及FoxBase等。但上机实操的机会很少。一直到1996年下半年,我才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PC)
    ?
    经过半年多的细致排查、数据分析和沟通反馈工作,到1994年底,我们研发部在节能降耗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把几个关键性物料的消耗水平降到历史最低。据估算,每天可为公司节约20万元以上。
    ?
    1995年春节期间,回湖南一趟,把一半的积蓄交给妈妈“保管”。春节后,公司决定进行全厂技术改造。即:通过填平补齐外加少量新技术的引进,把设计产能从年产3万吨扩建到年产4万吨。而我则被任命为项目经理之一,作为整个技改项目的副手全程负责几个技术改造子项目,忙得没日没夜。到1995年5月技改完成,收到预期效果。Z公司的保险粉装置的单套生产能力随后超过了美国赫斯特公司的同类装置,跃居全球第一。
    ?
    不过,在那次技改过程中,我也犯了一个错。在一个重要部分的改造施工的现场,我负责现场指挥。在其中一个施工环节,因为吊装一个新设备,必须切割多根管线,新的设备才能安装到位。安装好后需再对管线进行焊接复原。我没能在事先很好的标记切割前的管线状态,在管线复原时,又只是简单的推测了管线的进出(其中一个螺纹板换热器,设备的螺纹本身不规范,导致我数圈数错),就定下了复原方案。在该项工程尚未完工之际,部长认为我过于劳累,给我提前放假休息。结果在我休假期间,试料后发现管道焊接错误,被迫中途停工进行线路清洗,然后再次切割后重新焊接,从而导致全系统开工时间后推两天。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致使全厂800多人的两天等待和几十万元的化工物料损失。那年我年仅22岁。除了部长把我拖到现场指着我的鼻子把我痛骂了一顿以外,公司没有给我任何处罚。
    ?
    技改成功的喜悦是短暂的。不久就陷入到了奖金分配,职务任免等一系列旋涡中。最终到我手里的利益很少。职位也保持不变,因为很多人认为我太年轻。
    ?
    于是有了一段前所未有的清闲时光。可以炒炒股,看看小说,到广州电脑城逛逛(1994年起,广州天河电脑城已经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想买一台电脑,价钱不是问题,可宿舍人太杂,买了也没地方放。
    ?
    作者:tyrotan 时间:2012-01-04 19:06
    【1995:一次偶然的算命让我如梦方醒】

    那次算命(1995年8月)纯属偶然。那天上午我和环保部庞部长到广州科技情报所查资料,查完出来,时间还早。不远就是中山纪念堂。记得那里有一圈铁栏杆,希希落落的坐着一些算命的。这些算命的跟内地的瞎子可不一样,个个都在三四十岁上下,有的颇有知识分子的派头,拿着各种易学书籍和奇门遁甲的演练工具在排列推理。一个算命的强拽着我的胳膊一定要给我算一卦。只好坐下来听他胡扯。问过生辰八字,只见他把手指一掐,念念有辞,很快算出了我的学历和收入状况等。我问他财运。他说我这些年只会有些小财。“那大财呢?”我问。“有了,你三十岁以后会来大财!”他算到。“有多大?”我问。

    算命的一脸严肃。“太大了,大得我都不敢说。”他把手一伸:“你先拿三十块钱来吧。”

    我把手往算命的身后一指:“你看那边……”乘算命的一扭头,我撒腿就跑。心里想,连自己的命都算不好,还给别人算。

    跑了一阵,看看算命的没追过来。就停在了不远的地方。倒是庞部长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说他已经替我把钱给付了。

    那天,我在中山纪念堂仔仔细细的读了孙中山先生的生平事迹和宋庆龄的日记手稿。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很久。假如算命的真的说得对呢?现在离三十岁还有八年。小日本都可以被打败,我能在这八年里有什么作为呢?还要去读MBA吗?

    我有如一个梦游者突然醒悟了,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路。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有三:第一是重新开始学计算机,把快忘了知识捡起来;第二是把本来就不好,这几年又忘得差不多的英语再读起来;第三是要在两年内考研,去读MBA。

    我在1996年8月辞职回到湖南岳阳。因为我发现我在化工方面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了。而按照我的发展规划,我应该在毕业四年后攻读MBA。

    1996年9月,我利用前期积蓄购买了一台联想1+1电脑,配置为P100,860M硬盘,16M内存,1M显存。很快我又掏钱增加了1M显存和32M内存。买电脑的原因是我报名参加了国家科委组织的国家程序员水平考试。需要用自己的电脑对辅导书中的例子一一进行编程调试,不久以92分的高分(下午试题是满分)通过考试,获得国家程序员(中级)称号。

    1996年11月中旬起开始在湖南大学读MBA考前辅导班。

    1997年1月份考完研究生入学考试,便出去玩了一圈。

    1997年4月中旬,我去了浙江新昌,应朋友(前同事)的要求,帮一个乡镇化工企业解决一个技术问题。该公司利用精馏法回收的溶剂(甲醇)存在质量缺陷——颜色偏黄,并带有硫醇的臭味,不能返销给制药厂重复使用。我的朋友想到了我,认为我是适合解决这类“无厘头”问题的人选,于是多次打电话力邀我过去献计献策。

    在新昌呆了一个星期,买了不到100元的试剂,做了三个小时的实验,就把这个令很多专家束手无策的难题轻易的解决了。于是回湖南,询问考研的成绩。笔试的分数还不错。随后收到了面试通知。再次跑到湖南大学,发现所谓的面试其实还是笔试,全是高深的专业题目,一个不会。硬着头皮瞎答。结果未被录取。

    痛定思痛,觉得国内的教育体制实在令人失望,于是开始准备英语,以便考托福、GMAT,目标是出国攻读MBA。
    作者:tyrotan 时间:2012-01-09 10:00
    o
  • 首页
  • 上一页
  • 13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tyrotan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6天 / 跨度1040天】
    • 开贴:2009-03-04 16:13
    • 更新:2012-01-09 10:00
    • 阅读:51358 回复:538 楼主:128
    • 字数:约7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