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重生女配逆袭!前世冷宫弃后,浴火重生,只为复仇!(转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时是汉纸 时间:2014-06-07 13:51
    慕风华,相府嫡女,嫁作祁元王朝四皇子为妻。
    朝堂风云暗涌,小小女子苦心协君,终得一日,功成名就。
    却不曾想,在这滔天权谋之后,不过是两个男盗女娼的阴谋诡计!
    含恨而亡,却不料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昔日柔肠化为百炼钢,神挡杀神,佛挡弑佛!毒死狠厉后母,宰了蛇蝎姐妹,杀了腹黑王爷……
    只为求的岁月静好,一世安然!
    第一回:死!
    祁元王朝,明德三年,帝都冷宫。
    轰隆隆的声音,宛如在耳边炸响。狂 风欢腾的向四面八方穿梭。
    “轰”天空又是一阵雷声炸响,惊得人心 尖儿都一颤儿一颤儿的。
    层层叠叠的乌云如海浪般翻滚,狂风 更是凶猛,从门缝儿窗杦处发出怪异的呜 叫,如嚣张的怪兽正在张牙舞爪一般。
    天空终是受不住,不一会儿,大雨便 倾盆而下。
    因着下雨,看起来阴沉浑暗的天空沉 闷的让人不敢大口呼气,而那朱红色的琉 璃大瓦却看起来越发耀眼明亮。
    几个太监撑着描金油伞急匆匆的往前 方冷宫赶去。
    雨滴随着青色连瓦流至屋檐滴落,慕 风华坐在临窗的酸枝木椅上,屋子很大却 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酸枝 木椅,和一个没了盖儿的半旧茶壶。
    屋子里的窗子全被她打开着,冷风随 着窗子涌进屋子,冷的很。
    慕风华坐了一会儿便受不住的瑟瑟发 抖,她紧了紧身上洗的发黄的袄子,却还 是挡不住那阵阵寒意。
    望了眼窗外,雨还在下,远处已经漫 出了层层白雾,此情此景,一如三年前, 一眼望去,便是隔了千山万水。
    一时间,思绪不禁上头。
    三年前,他是遭人唾弃不耻,无权无 势的四皇子,她是丞相府高高在上却一无 是处的嫡出六小姐。他也还不曾是高高在 上的帝君,她也不是委身于冷宫的废后。
    还记得欧阳坤曾在她耳边呢喃细语, 说要爱她一生一世,此生此世唯她一人, 永不相弃。
    她还曾痴痴的以为,她们这一辈子真 会如他所说,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人可笑的就是这点,总是自己以为的 太过自傲,所以在伤害来临时才会措手不 及的被伤个鲜血淋漓。
    ............
    “哐当!”
    “圣旨到,废后慕氏接旨┈┈┈┈”正愣神 间,便听得有人用力的踢开那堪似挡风的 木门,耳边传来太监的呼声。
    太监的声音尖锐怪异,高亢绵长,几 个起落便已打破这冷宫的幽冷清静。
    慕风华听罢脑子里一片恍惚,来人了 么?自从三年前被打入冷宫,她便像是个 与世隔绝的人一般,今天是出了什么稀 奇?慕风华还在恍惚,这边奉命宣旨的太 监已经走了进来,身后随从鱼贯而入,只 见为首的太监一脸的倨傲,眉宇间一脸的 不屑。
    一进屋子,他便打了个冷颤,随即厉 声道,“慕氏,还不跪下接旨!”
    这声厉喝生生的把神游的慕风华拉回了现 实。
    终于来了吗?
    慕风华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跪下。双 手扶地手心朝上,额头挨着冰冷的地面传 来一阵阵冷意。一直冷到她的心里,她的 血液里,甚至她的肉体里,她的五脏六 腑,四肢百骸里。
    “上谕!废后慕氏接旨:朕惟治世以 德,戡乱以兵,治国齐家,莫不如是。而 宫禁既为朕之内闱,更为皇族彪炳,乃能 昭融和睦,甘为天下贵女民妇之表率乎。 然近日屡屡犯戒,胸怀愤懑,不尊不忠妇 德尽失,却不思悔改,包藏祸心,其情可 诛,今赐白绫一丈,以整肃宫禁,昭斥后 人。钦此。”
    听旨完毕,慕风华一怔,耳边唯一回 旋的就是那句,““然近日屡屡犯戒,胸怀愤 懑,不尊不忠妇德尽失,包藏祸心,其情 可诛,今赐白绫一丈,以整肃宫禁,昭斥 后人。”
    呵呵!
    如此冠冕堂皇的话竟然被他说的如此 真实所在!不过就是想她死了罢!
    呵呵!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三年了,也好,就此做个了结罢!
    慕风华静默不语,终是选择了认命,她 不是一个认命的女子,以前如此,现在亦 是如此,只是,即已无情分又何在留恋!
    她轻抬一双早已抖不成形的手,开口 道,“贱妾接旨!”她虽是废后,却毕竟身份 与常人所不同,声音所恭卑,却带着一丝 难以隐忍的高傲。
    “皇后娘娘到!”正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嗓音从门外传来,屋内乱作一团的众人齐齐一 愣看向门前。接而一惊,连忙行礼道,“皇后娘娘金安!”
    只见一个身穿金黄色凤凰于飞锦绣长 裙,披着大红色的斗篷的华衣女子在宫女 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了进来,手中抱着暖 炉,仪态万方,贵气的很,身后是一大群 宫女太监。
    “你们都出去。”那华衣女子稍稍偏头对 身后正准备进来的一群宫女太监说道,语 气温和,却自有一种霸气流露出来。
    “听说妹妹要见皇上?”待众人出去后,慕风芸便看向跪在地上的慕风华问道。然而不待慕风华回话, 便只见她又摇头佯装惋惜的说道,“可惜啊,可惜!皇上,他已经不想在看见你了 呢!”
    “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了!你以为皇上是真的爱你吗?哈哈!慕风华,你别 做梦了!他爱的一直是我,而你,只不过 是他成功路上的一颗棋子,一块儿垫脚石 而已!”慕风芸一边说一边冷笑着,脸上的 表情如恶魔一般,“还有,你可知为何你这 么多年却一无所出?这可要感谢皇上给你 的每天一碗的补药呢!还有你那病秧子母 亲你可知是如何死的?还有你那可怜的妹 妹,在大婚前晚竟然被人发现了与人偷情而导致她受尽污辱自尽?”
    慕风芸越说,慕风华的脸色便越来越 白,慕风芸看着慕风华的反应,心里痛快 到极点,便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后她看着慕风华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 再次开口将慕风华打入了深渊,“告诉你 吧!你可还得感谢我母亲对你娘日日夜夜 的照顾呢?不然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去在 西天享福,还有你那妹妹,若不是我的 话,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和你母亲团聚 了?现在,就该你了,好妹妹,你还是不 要抵抗了吧!早日去了也好和你母亲妹妹 们团聚呢?她们,可是在天上等了你许久 了呢?”
    “慕风芸,欧阳坤,你们两个贱人,你们竟然如此狠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 们要如此对待我!”慕风华听罢,在也忍不 住,她狠狠的瞪着慕风芸,对着她大声的 咆哮了出来。
    慕风芸看着这般反应的慕风华,心中更是畅快,她突然望着慕风芸像是发现了 什么稀奇东西似的开口道,“妹妹,你这眼 睛真好看,就把她送给我吧!就当是妹妹 你送给姐姐我的诀别礼物。”说出来的话却 是犹如平地惊雷。
    “公公们,送妹妹上路吧!”说罢慕风芸 双手轻轻一挥,太监们便齐齐上去捉住慕 风华,一个太监拿着一个弯状的东西一脸 邪恶地走向慕风华。
    “啊!”一阵剧痛传来,尖锐的叫声直冲云宵,带着满腔的愤与恨!不甘与痛楚!
    慕风华眼睁睁的看着太监将她的左眼挖下来,而后是右眼,一阵作弄之后,慕风芸哈哈大笑的离开冷宫,状若疯癫。
    血泪模糊,痛彻透骨,深至灵魂!可却怎么都抵挡不了慕风华满心的愤!恨!悔!
    一切都是她,恨她识人不清,愤她浆糊迷心,悔她亲手造成了今天的一切。她害死了所有真正关心她的人,她竟活在自以为是幸福的虚幻之中。
    血,无尽的血流出,染红了满面,溅至全身,浸透冰冷地面。
    突然一声巨雷夹着闪电,照亮了屋子里的一切。
    雷越响越大,雨顷盆落下却怎么也洗不尽这间屋子里的怨重血腥。
    刚刚的血雨腥风,此时已经宁静如 初,一阵冷风吹来惊飞了院子里枯树上歇息的鸟儿,一切了无声息。
    而慕风华却早已不声不响,她仿佛透 过灵魂在看着这一切,在她失去知觉的最后一瞬间她发下毒誓,“若有来世,我必定 对护我之人相护,对那些歹毒心肠的人赶 尽杀绝!神挡杀神,佛挡弑佛!只愿这一 切不在如初”
    转载自若初文学网《重生之毒后无双》
    作者:小时是汉纸 时间:2014-06-07 13:58
    第二回:重生芳华
    祈元王朝,允丰二十三年,沐丞相府内后 院,风华园内。
    床上的少女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似 是有万千愁绪似得。
    下一刻,少女的眼睛突然睁开,双眸 如水,里面本应该含着无限风情,而此刻 她的眼里充满了惊恐,下一刻又充满了仇 恨,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滴滴汗珠儿 随着她莹白如玉的皮肤划了下来,嘴里自 然开口的叫道,“淡苒!”
    “诶!小姐,奴婢在呢!”正守在床边的 淡苒听见床里面传来的声音,先是一惊, 后面便马上反应过来,连忙高兴的应道。
    她揭开层层叠叠的垂纱床幔,走到床 前便扑到慕风华的身上大哭到,“小姐,您 终于醒过来了,呜呜呜呜呜!奴婢担心死 了,真怕你这一睡就醒不过来了呢!呜呜 呜呜呜…………”
    慕风华看到淡苒扑在自己的身上哭 泣,首先的反应便是去安慰她,可接下来 她便愣住了。
    自己,自己,自己不是已经被赐死了 吗?
    可是,她转眼看了看周围。这一看便 再次把她震住了,如此熟悉的环境,如此 熟悉的一切,正是她未出阁时的闺房啊! 她在看了看扑在自己身上大哭的淡苒,淡 苒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而不是那 个跟随自己在冷宫中如一个中年妇孺的淡 苒。
    她在看了看自己自己的手,十指如 葱,洁白如玉,也不是那个身处冷宫要整 日为了生计而不停的绣着绣品而起满了老 茧的手了,她的视线定格在自己的左手腕 上,那里有一个青玉镯子,颜色青润透 明,成色一看便知是上等货色,慕风华神 情一变,右手摸向自己的脖子,那里果然 有个东西,她扯下来一看,眼里便慢慢的 聚集了水光。
    只见一个通体青润透明的玉符静静地 躺在她的手心,玉符与她手上的镯子的玉 与成色一般无二,看得出来应是一套的。
    慕风华望着这玉符,眼角不知不觉的 竟然划下了几颗晶莹的泪珠儿,她记得这 个玉符和镯子。
    记得那个时候她才十三岁,正是天真 浪漫的时候,她因为一件小事儿和母亲闹 翻,最后气冲冲的跑出去,母亲在后面追 着,在经过花园里的荷塘时,她不小心掉 了下去,而母亲当时则想也没想的就跳了 下去将她救了上来。
    后来她便在床上睡了半个月,还是母 亲亲自到十里之外的金佛寺为她祈福带回 来的这一套开光宝物。
    她记得这俩样东西最后都被慕风芸拿 去了的。
    那么现在,这些都在她的眼前重现, 难道,她是重生回到了她十三岁那年?
    想到慕风芸,慕风华的脸色一变,眼 睛里闪动着一种恨意的光芒。
    慕风芸,欧阳坤!既然老天不亡我,那么这一 世,我必定向你们十倍,百倍,乃至千倍讨 要你们曾加注在我身上的一切痛苦。
    她还记得,好像就是因为母亲去为自 己祈福,回来便感染了风寒,本来就只不 过是简单的小风寒,开得几副药也就好 了,可没想到就是因为如此,母亲的病情 没有得到控制反而越来越厉害,直至最后 仙逝而去。
    前世的她因为如此还曾伤心的感叹母 亲,却没有想到,母亲的死竟是另有原 因。
    慕风芸的姨娘因为母亲的病便称道为 照顾主母,前世的她还为此感动的痛哭流 涕,却丝毫没有想到,母亲竟然就是被她 们这对人面兽心的母女所害,最后还害得 母亲与妹妹惨死她手。
    慕风华看着手里的玉符,眼神渐渐回 聚光彩,她在心里发誓道,慕风芸,你们 母女所加受我身痛苦,我必千倍报之!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紧接着便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传 来,“大夫,您快里面请。
    慕风华一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浑身 一颤。这……这声音,分明就是淡雅的声 音。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重生 了!
    淡雅恭敬的把大夫请进了房间,便向 慕风华的床榻带去。
    抚躺在床上,所以淡雅并没有看见慕风华 已经醒了过来,只看见淡苒正扑在慕风华 的身上大哭,眉头一皱,便呵斥道,“淡 苒,你这是在干什么?小姐还昏迷着,你 这般要是伤到了小姐怎么办?”
    淡苒其实在淡雅一进房间时就知道 了,只是她这几天都太担心小姐了,连着 几日都心情紧张,此刻看见小姐醒过来 了,太过高兴,以至于淡雅进房间后她也 还不想起来。
    淡苒被淡雅这般呵斥也不恼,只是抬 起一张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脸望着淡雅 笑,“淡……淡雅……淡雅姐姐,小姐……小姐 醒过来了。”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喜意。
    淡雅听到一愣,随后三步并做两步走 的赶至床榻前。
    “小姐。”声音微微颤抖,“您……您终于 是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
    着眼角竟是溢出了泪水。
    慕风华怔怔的望着淡雅,突然一下子 从床上翻身而起便一把抱住了淡雅,淡雅 被慕风华弄得大吃一惊,淡苒也在一旁不 知所措的望着两人。
    小姐这是怎么了?
    “小姐!”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慕风华 等人皆望向门前,只见一个身着福绿色缀 花襦裙的中年妇人正站在她们前面,慕风 华一看见来人,脑子里又是一炸。
    来人正是刘妈妈,把她一把把带大的 乳娘。
    当年淡雅和刘妈妈为了替她受罚,在 她的面前被活活的被杖毙而亡,那满眼的 血色和淡雅还有刘妈妈惨死的场景犹在眼 前。
    一晃眼,淡雅和刘妈妈还有淡苒她们 都在眼前,这让她如何不感动,如何不欣 慰。
    这一世,她才十三岁,一切她都还有 机会,一切都还有可能,所以,这一世, 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些人。
    “妈妈……淡苒……淡雅……我……我醒过来 了,你们……不要担心了!”慕风华看着她们 慢慢的开口说道,却不料嗓子沙哑,一说 出口的话就断断续续的,费了好大力气才 把一句话说完。
    刘妈妈听着便破涕而笑,行至慕风华 的面前,扶着慕风华慢慢的躺下,一边说 道,“是,是,我的好小姐,奴婢知道您醒 过来了,您才醒过来还是好好歇息歇息 吧!不然可又染了身子了。
    “咳咳!”在一旁被晾了许久的大夫轻咳 一声,屋内众人反应过来连忙说着不好意 思又请着大夫过来替慕风华看诊。
    淡苒和淡雅连忙把窗幔放了下来,男 女七岁不同席,更何况是如此近距离的, 虽说是大夫,可毕竟是有不同的,不然到 时候传了出去,怕是毁了小姐的名声。
    “大夫,小姐身体如何?”刘妈妈在一旁 担心的问道,淡雅和淡苒也眼巴巴儿的看 着。
    大夫收起搭在慕风华手腕的遮帕,把 一切东西都整理好了,这才对着刘妈妈一 笑,说道,“小姐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身体 比较虚弱罢了,切莫有何事儿刺激她,平 时也注意休息,老夫且开几方药方子,早 晚各一副,也就好了。
    “那就多谢大夫了!”说罢便给了一个银 裸子在大夫的手里,“还望大夫多担待!”
    大夫掂量掂量手里的银裸子,满意的 一笑,“这事儿老夫自然省得”说罢便退了出 去,淡雅便跟着大夫去取药去了。
    “妈妈?”大夫一出去,慕风华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母亲在哪里?”她太想见到母亲了,想起前世自己的不听话。违信了慕风芸和柳姨娘的一些忠言逆耳。却冷却了待自己最是真心的母亲,以至于后来母亲一直郁郁寡欢,直至死她也未曾过多于关注母亲。后来每每想及,她都只觉自己不是人,后悔莫及。可她现在却是重生一世,那她定不会如前世那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时是汉纸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3天 / 跨度144天】
    • 开贴:2014-06-07 13:51
    • 更新:2014-10-29 14:05
    • 阅读:44493 回复:1615 楼主:721
    • 字数:约612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