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十世童子身(-)--人间正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下山下树 时间:2014-08-17 15:18
    第一章、生活窘迫强度日 半夜鬼话强勾人

    “老板,黄瓜多少钱一斤?”我对菜市场的摊贩问道
    “两块六”老板说道
    “我去,又涨价了啊!”我回答他说
    “现在什么不涨价啊,小伙子,我这还算是便宜的呢”摊主说道
    “好吧,给我来一斤”我说道,“今晚吃拍黄瓜,这主菜算是有了”我心里这么琢磨这,之后指着旁边的大蒜问道:“大蒜多少钱啊”
    “二十五块八”摊主说道
    “卧嘞个屈!您确定您卖的是大蒜?”我差异的问道
    “小伙子,别吃惊,我这是行情价,童叟无欺!”摊主说道
    “哦,那算了,您给我来一袋大黄酱吧!”听了摊主的话后我无奈的回答道,“看来今晚的拍黄瓜是吃不成了,只能吃黄瓜蘸酱了,这太TM狠了!”我心里嘀咕着。
    拎着买好的菜我来到了菜市场旁边的修鞋摊儿前,将另外一个袋子里的两只薄薄的塑料底儿的且布鞋帮的片儿鞋放到了摊主面前说道:“大爷,这双鞋开线了,麻烦您给我上一圈儿线!”
    老头儿二话没说,拿过鞋便熟练的弄了起来,整个过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片刻后这双鞋便被弄好了,老头儿低着头将鞋递给了我,我则笑着对老头儿说道:“大爷,多少钱啊!”
    老头儿依旧低着头看样子似乎在沉思着,片刻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八块!”
    老头儿的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因为他这价钱要的更TM的狠,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爷,谢谢您,这鞋我不要了,送您了!”之后转过身便走。
    见我这样子的态度老头儿连忙抬起头冲着我的背影喊道:“哎,小伙子,回来,别走啊,嫌贵的话价钱好商量!”
    我转过身对大爷说道:“那您说多少钱?”
    老头儿再一次的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我让两块钱,六块!”
    听了老头儿的话后我在次扔下一句话说道:“谢谢您啊,您还是留着穿吧!”之后转身就走。
    老头儿急了,站起身来说道:“你把鞋仍在我这儿算怎么回事儿啊,你开个价!”
    我在次转过身对老头儿说道:“大爷,我这双鞋买的时候才TM的三块钱!您开这价钱是在要我命啊,您留着吧!”说完转身便走在也不理睬他了,而我的身后传来的则是老头儿怒气冲冲的话语:“你TM知道这鞋这么便宜还拿来找我修啊!两双新鞋都不够我的工时费,有毛病吧,哎,这些我也穿不了啊,太大了啊!”
    一路上我拎着买好的菜闷声的往家走着,我的之所以这个表现是因为我心情极其的不爽,本想把那双片儿些送去修理一下,之后在撑一段儿日子,没想到这鞋送了过去就再也拿不回来了,那个死老头子,太狠!不过也没办法,谁让我没了工作呢,没钱的日子只能精打细算的过,这也太难熬了!
    片刻后我来到了小区的门口,我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冲过去,不为别的,因为我根本受不了那老爷子的异样的眼光,门口看大门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大爷,姓黄,每晚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但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他一个人吃饭,但却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而且没次桌子上都摆着八副碗筷,这太邪性了!
    当我低着头快速的冲过黄大爷的宿舍的时候,他的声音再一次的在我背后响起:“真是个邪人,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邪人呢!”
    我低着头默默的听着黄大爷给我的评价朝前走着,他说的确实不错,我也知道我是个邪人,因为自从我记事儿的时候开始我就能够看到被人根本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鬼,人们都说鬼是无形的,但在我眼里他们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都有着自己的躯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邪性。
    当然我身上的邪性还不止这些,而且仿佛命中注定了我不会有女朋友,因此尽管我今年26岁了,但我确是一个如假包换的chu男,尽管从小到大我都不缺乏女孩儿喜欢,但我依旧是冰清玉洁的一个老爷们,当然这个原因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记得六岁的时候村里的一位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小女孩儿就经常来找我玩儿,来找我玩儿过几次后就再也不来找我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找到了那个小女孩儿,我问她为什么不来找我玩了。
    当时小女孩儿那一副恐慌的面孔我至今都记得,当然她回答我的那句话我也至今记得:“你太邪气了,和你玩晚上会做噩梦的,这两天我每天晚上都梦到一只女鬼来掐我的脖子,它还对我说如果我在和你玩儿它就把我带走!”
    那一年我六岁,但是听完这段话后我却一反常态的说出了成年爷们们常说的且极具霸气的那句话“卧草!”
    之后每当有喜欢我的女孩儿出现时都是这样无疾而终,她们匆匆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之后又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我也曾经追问过她们这么做的原因,而她们的回答的口径确实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和你在一起会做噩梦的!”面对这这样的答复,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从六岁开始便常说的那句纯爷们所说的且极具霸气的只有两个字的那句话。而这句话一说出来后就再也离不开我的嘴了,因为我说了将近二十年。而几年前的一段儿我所谓的爱情让我很难忘,那个女孩儿漂亮,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而她对我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可结局却是在我的情理之中,见了几次后她便再一次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不过我和她还是挺有缘分的,有一次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我再一次遇到了她,那次她穿着一件料子很轻飘的超短裙,裙子将她那修长的美腿装扮的极具诱惑性,十七厘米高的高跟鞋也让她格外高挑。
    我看到了她的同时她也看到了我,而则我面带微笑的朝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她却转过身使劲浑身的力气快速的倒换着她那两条长腿跑了出去,十七厘米的高跟以快的不能再快的频率和地面进行着亲密的接触,铛!铛!铛!铛的声音络绎不绝,而她轻飘的料子的裙子则被她快速倒换的双腿带动了起来,将她裙下的风光尽情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她快速扭动且颤抖的屁股被一条红色内裤包裹的紧紧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风光,那次我真的觉得这一幕挺过瘾。
    记得那时候我站在原地回味了那个裙底风光很长时间,之后则又略带失落的在一家略带情调的咖啡厅里点了杯喝的坐了下来并且闷头喝着咖啡,可谁知道旁边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哎,你知道嘛,今天我又遇到那个邪人了,还好,得亏我跑得快!”
    我抬起头朝发出声音的那个角落看了过去,嘿,还真是巧了,刚刚在我面前落荒而逃的那个女孩儿就坐在和我相隔两张桌子的一张桌子前,此时的她正在和对面的那个女孩儿说着刚刚我听到的那句话,面对她在我背后给我的这个评价,我再一次报复性的恶狠狠的回忆了一下她那快速扭动且颤抖的同时被红色内裤包裹的紧紧的屁股,此时我瞬间觉得心里平衡了!
    当然这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我关于女友的态度就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作者:下山下树 时间:2014-08-17 15:20
    ,吃过晚饭的我打开了电脑,浏览着求职的网页且投着简历,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有几天了,毕竟没有工作我是活不下去的,而这么做也是很有效果的,因为明天我将去参加一场面试,但我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一家公司上,我得让自己有的选择。
    投递完最后一封简历后我关闭了电脑,浓浓的困意已经将我击垮了,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于是乎我连澡都懒得洗了便倒在了床上睡了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租房的时候那个丧偶的房东告诉我他的房子家电齐全,等我交了定金来看房的时候才知道就TM的只有这一部电话,当时我就火儿了,在后来房东便宜了近一半房租后我才同意搬进来,但这部电话已经被我停机了,因为我根本用不上。
    电话响的时候我正在熟睡,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这个响声让迷迷糊糊的认为我在做梦,梦里的电话在响着,因此我也便没有在管它,但这个电话的响声依旧持续着不停,这才让我知道那部停了机的电话确实是一直在响着。而我也不是在做梦。但停了机得电话怎么会忽然响了起来呢?而且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的这个时候,当这样的一个想法出现的时候我的身体像过了电一样的哆嗦了一下,睡意也全无了,而桌子上的那部停了机的电话依旧在卖命的响着。
    于是我哆哆嗦嗦的穿上了拖鞋走到了响着不停的电话前,伸出颤抖的双手拿起了电话的听筒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好,你找谁?”
    “我冷,我真的好冷啊!”电话那头传来了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女人的声音,而那个声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你,你是谁?”我依旧颤颤悠悠的问道。
    “我是李晚霞!”电话那头的那个让我头皮发麻的声音回答着。
    “你,你要干什么?”我继续颤颤悠悠的问道。
    “我冷,我真的好冷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是好孤单好寂寞啊,你下来陪我好吗?”这依旧是让我头皮发麻的那个叫做李晚霞的女人的声音
    “你,你在哪儿啊?”我颤抖着问道
    “我在烊铜地狱,我快被冻死了,你下来陪我吧,好吗?”电话那头的李晚霞依旧诡异的回答着。
    当烊铜地狱这四个字出现在我的耳朵里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一股凉气从我的脚底板一下子钻到了我的脑瓜顶,因为我知道这个地方是在十八层地狱的第十八层,是无法转世的孤魂野鬼所聚集的地方。
    此时的我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在不停的在颤抖着,我接着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姐,你别闹!”
    “来陪我好吗?我真的好冷啊!”李晚霞继续诡异的说道
    此刻我的大脑已经是处在一片空白的状态了,于是我战战兢兢的说道:“只要你以后不再给我打电话,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个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则是一阵狰狞的咯咯的笑声,这种笑声让我根本无法承受,之后电话被挂断了,传来的只是正常的嘟嘟的声音。
    接完电话后的我是怎么都睡不着了,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回事什么样的一个结果,正在我混混谔谔的时候,整个房间里传来了李晚霞刚刚那诡异且狰狞的咯咯的笑声,顺着她的笑声,我发现这个声音是从房间里的一个衣柜里传来的,于是我颤颤悠悠的走到了衣柜跟前,打开了衣柜门,可笑声还在,是从右侧模板里传出来的,我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模板,发现中间有一个夹层,于是我用力的卸下了那块模板,一个境况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拿起境况战战巍巍的端详着里面的照片,这是一张老式的标准的双人合照,照片的右下角写着几个字,那便是“结婚留影!”
    我仔细的端详着这张照片,照片的男人就是我的那个已经丧了偶的房东,在他的旁边则是一个笑的异常甜蜜的女人,而女人旁边的三个字差点让我的灵魂钻出我的体窍,那三个字就是—李晚霞!
    作者:下山下树 时间:2014-08-17 21:51
    麻烦看过的人给个评价吧,谢谢
    作者:下山下树 时间:2014-08-18 00:04
    第二章、金鸡一啼脱命险,黄老爷子道天机

    说实话,当我看到李晚霞这三个字后便感觉身体周围有着瑟瑟凉气将我包裹着,这是那种由心底散发出来的恐怖,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毛骨悚然,但我知道这种滋味肯定比毛骨悚然难受,当我发现这张照片后,那咯咯的笑声停止了,我将这张照片放回了远处,关好了柜子的门便在床边坐了下来。
    觉肯定是睡不着了,此刻的我强迫自己镇定,同时竭尽全力的抑制着那可狂跳不安的心,而刚刚发生的一幕我也不敢让自己在去回想了,我不敢睡,我怕我睡着了后会出现什么意外,于是我便将自己靠在了墙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闷烟,还好我备下了足够的食量,好几包烟够我挨过这个夜晚。
    不知怎么的,屋子里的灯渐渐的黑了,同时一种不详的预感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心头,我走到灯的开关前,接连的按了好几下开关,想让灯再一次的亮起,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带着一点恐惧和失落我放弃了继续按下开关的念头。
    就在我刚刚放弃这个念头的时候,那诡异的咯咯的笑声在此在房间里响起,说实话我确实是被吓到了,现在我唯一想做的便是将自己的整个身体放在被窝里,希望这样能让我躲过这一劫难,于是我猛地转过身,但转身后我再一次被吓到了。因为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由于灯已经黑了很长时间,我的视力也能够看清楚屋子里的情况了,面前的这个黑影并不大,是一个娇小的女人的影子,漆黑的长发盖住了他的面孔,让我根本无法看到他的面容,但她惨白的脖子让我恐惧异常。
    看着她的样子我颤颤惊惊的问道:“你是谁?”
    “李晚霞”这个女人用让我听着发慎的声音回答着
    毫无疑问,李晚霞这三个字再一次让我泛起了阵阵的含义,“你要干什么?”我接着问道
    “带你走”李晚霞回答道
    “去哪儿?”我问
    “烊铜地狱!”李晚霞回答道
    “我不去,你别带我去好吧!”我继续战战兢兢的说道
    “答应了我你就得做到,所以去不去由不得你了!”说完他伸出双臂便朝我的脖子掐来,一双惨白的双手配上修长且殷虹的指甲让我更加恐怖,我不情愿的向后退着,一不留神踩到了我仍在地上的啤酒瓶子,整个身体便重重的摔在了楼板上。
    此时的我是没有任何力气在站起来的,而李晚霞则慢慢的飘到了我的面前,深处双手抓住了我的双脚,与此同时她的身体慢慢的从下到上的慢慢的在楼板上消失,就好比整个身体在慢慢的沉入到地底下,一直到整个身体完全的消失掉,留在地板上的只有抓着我双脚的双手,而随着她的双手的消失,我感觉我的身体也在慢慢的下沉着,慢慢的我已经看不到了我的双脚,紧接着是双腿,最后之后胸腔以上的部位留在了地板上,我已经感受到了呼吸的急促感。我感觉我完了,我即将结束我这二十几年的生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鸡叫响了起来,随着这声鸡叫声的传来我瞬间觉得呼吸顺畅了,因为我发现我整个人又完全的出现在了地板上,而鸡叫声一直在不停的响着,可是城市里怎么会有公鸡的叫声呢?我很诧异,所以我想看看这只公鸡在哪儿,于是我努力的睁大这自己的眼睛,随着这样的一个动作的进行,我醒了,我发现我躺在地板上,而手机的闹铃还在拼命的响着,没错,当初我觉得这鸡叫的响铃声很有个性,我就索性把他设成了我手机的闹铃,原来这是一场梦啊!
    我做起来伸出手按着我的脖子,似乎有点儿落枕的感觉,但当我发现我是睡在地板上的时候我则再一次紧张起来,因为我明明记得在我睡着前我是坐在床上的!
    既然已经即将天亮,我也就不再思考那些让我心惊胆战的事情了,我坐了起来草草的洗漱,之后便又走在床边抽起了烟,记得昨晚我坐在床上的时候因为不敢睡,所以在不停的抽烟,以至于我这次在抽的时候竟然会有干呕的感觉,看来昨晚的烟抽的确实不少啊,渐渐的天已经大量了,于是我又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来到了楼下吃早点,今天是我去一家面试的日子,尽管昨晚没睡好,但我也得补充足够的能量才行。
    早点摊上已经坐了很人,我点了一屉包子和一碗混沌,慢慢的吃着,“这家早点摊的老板不地道啊”我一边吃着一边给老板下了这么一个评价,因为我点的这屉包子是肉包子,可整个包子我基本吃不到肉,整个一个面团啊,再加上昨晚抽烟太多,就这么硬往下咽的话会时时刻刻伴随着一阵干呕,不过还好有混沌在,凑合着我还能勉强下咽,不然这么多人吃早饭,他们肯定会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下山下树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126天】
    • 开贴:2014-08-17 15:18
    • 更新:2014-12-21 18:21
    • 阅读:13554 回复:407 楼主:82
    • 字数:约1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