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来我见我征服——汉武大帝心灵史(给你一个前所未见的励志版刘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王者觉仁 时间:2011-12-01 23:28



    我来我见我征服
    ——汉武大帝心灵史
    (给你一个纤毫毕现、前所未有的励志版刘彻)

    王者觉仁


    Veni.Vidi.Vici!
    ——Gaius Julius Caesar

    我来,我见,我征服!
    ——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


    “我来,我见,我征服!”是罗马帝国实际缔造者凯撒最霸气的名言,之所以用作本书书名,是因为这句话不仅是凯撒的心声,也是汉武帝刘彻一生功业的绝佳写照。虽然刘彻辞世的那一年(公元前87年),凯撒年仅十三岁,但以我们现在的视角来看,他们应该仍可被视为同时代人。在遥远的两千年前,在广袤的欧亚大陆的两端,这两个彪炳千秋的伟大人物一前一后、接踵书写了同样风云激荡的历史,也共同告诉后人,一个人的生命能量可以强大到什么程度,一个人的内在信念可以开创何等辉煌的勋业。我想,当匈奴和四夷在大汉帝国的铁骑和弓箭下呻吟的时候,当高卢和罗马元老院在凯撒军团的短剑和标枪下颤栗的时候,刘彻和凯撒的内心一定响彻着同一个声音——我来,我见,我征服!

    本书采用第一人称,是为了更真切地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拉近今人和古人的距离,但有必要在此声明:本书不是小说。除了借用小说笔法在文字风格和个别细节上进行必要的点染和修饰之外,所有人物和事件皆严格依照现有史料,绝无虚构,请读者放心阅读。

    四年前,我曾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在煮酒发过《权臣之死》的帖子(后改名《权臣之路》出版),当时就得到了不少朋友的认可。现在这个帖子,同样希望得到读者诸君的支持和鼓励,当然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

    关于“第一人称”这种相对另类的表达方式,我在《权臣之路》的自序中曾作过一些说明,今节选于下,希望能和大家取得共识:

    采用第一人称,决定了本书的叙事策略和语言风格会与一般的历史写作判然有别。在传统的历史文本中,人物通常都是被盖棺论定的。他们要么是历史的化石和概念的载体,要么就是一张张黑白分明的脸谱。在历代史家客观冷静的分析和解剖中,他们不再有生命的温度、不再有心灵的激情、不再有人性的复杂和矛盾、不再有内心的彷徨和挣扎……也就是说,充满复杂情感与生命张力的人被遗忘或遮蔽了,变成了一堆既定的历史事实的冰冷注脚。

    所以,一旦选择了第一人称的写作,我就必须让一切从头再来。

    我必须用我的生命去贴近古人的生命,用我的心灵去解读古人的心灵;我必须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运用合理的想像,去拼凑那些破碎的生命影像和历史断片;我必须采用文学性的的语言,去重建那些早已消失的世界和死者的生活……

    这一切是否可能?

    我认为是可能的。因为时代与历史虽远,可人性与人心未远。无论日月如何轮转,世事如何变幻,我们身上所秉有的人性,大抵与古人相去不远。更何况,我也无意追求“绝对的”历史真实(因为那根本做不到),我只是试图透过合理的历史想像,获得“相对的”历史真实,还原一个真实的人而已。换句话说,我希望能在“客观的历史真实”之外,建构起另一种意义上的“人性的真实”。

    英国历史学家卡尔说:“历史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问答交谈。”我们可以把这句话简化为:历史就是今人与古人的对话。既然是对话,古人和今人就必须同时在场。那么,古人如何在场?

    这就需要运用历史的想像,让死者“复活”。

    当然,这里所指的“复活”和“对话”,并不是像当下时髦的穿越文所做的那样,让不同时代的人时空交错地碰在一起。我所谓的复活是一种抽象的精神层面上的复活,所谓的对话也只是一种理念上的对话。我希望让笔下的“我”超越具象时空的束缚和捆绑,让他置身于古代的同时又置身于今天,在一个假设的“信息全知”的平台上与今天的读者展开问答和交谈。因此,这样的“我”也就成了一个具有多重性质的精神载体——而让不同时代的思想和价值观透过这个载体产生深度的交流和碰撞,我认为会是饶有兴味而且富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作者:王者觉仁 时间:2011-12-01 23:45
    (《汉武大帝心灵史》连载1)



    第一章 打开生活,征服命运(1)

    我能来到这世上,应该算是个奇迹。
    我这么说,并非故作惊人之语,而是事实。因为,我父亲刘启和我母亲王娡,本来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当年,他们一个是天潢贵胄、当朝太子,一个是黎民黔首、平头百姓,地位之悬殊不啻天壤。而且,尤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母亲在嫁入九重宫阙之前,已经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并且已经为这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女儿。换言之,她是地地道道的已婚民妇,而不是待字闺中的豆蔻少女。
    然而,我母亲偏偏就是以这样的身份进入了东宫,成了皇太子刘启的嫔妃,并逐渐博得他的宠幸,不久就生下了我。
    你们说,这算不算是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之所以发生,除了归因于诡谲的命运之外,还要归功于一个人。
    她就是我的外祖母——臧儿。

    我的外祖父王仲只是一介布衣,可外祖母臧儿却有过非常显赫的家世背景。她的祖父,便是秦朝末年声名赫赫的义军领袖臧荼。他早年追随项羽,因战功卓著封为燕王,后来被韩信所迫,归降高祖刘邦。由于臧荼不是高祖的班底,始终未获信任,所以汉朝建立刚刚半年,他就再次起兵反叛了。在当时的异姓王中,他是第一个揭起反旗的。高祖御驾亲征,仅用两个月便将其平定。臧荼兵败被俘,家道从此败落。他的孙女臧儿,自然也就享受不了锦衣玉食的贵族生活了,成年后只能嫁给地位卑下的小商人王仲。
    臧儿跟王仲生有一子二女,儿子王信,长女就是我母亲王娡,次女王儿姁。没过几年,王仲因病亡故,臧儿便带着儿女改嫁田氏,此后又生下两个儿子,一名田蚡,一名田胜。后世许多读者经常闹不清楚,为什么我母亲姓王,舅舅却姓田,其缘由正是在此。
    我母亲王娡长大后,嫁给了同乡一个叫金王孙的人。此人名字叫得很贵族,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王孙公子,而是跟我外祖父一样没有社会地位的商人。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不知我母亲这桩婚姻是谁做的主,总之,作为商人的女儿,她似乎也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
    然而,我的外祖母却一直很不甘心。
    尽管世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可臧儿却不认为女儿的命运从此就“覆水难收”了。在她的记忆中,童年时代那种肥马轻裘、钟鸣鼎食的贵族生活虽已恍然如梦,却始终未曾消泯。骨子里头,她似乎一直坚持着某种高贵。这种高贵与生俱来,无比坚韧,不会被外在的境遇消灭,也不会被残酷的命运夺走。
    当然,如果不能实实在在地改变生活环境,这种内心的高贵最后也只能流于自欺欺人的幻觉。臧儿不是喜欢意淫的人,她当然时时刻刻想要改变。问题是作为一个年过半百的商人妇,她能够改变命运的方式是极为有限的,唯一的办法,也许就是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嫁入豪门,藉此让整个家族重新回到贵族的行列之中。
    在底层社会生活这么多年,臧儿始终没有放弃这个梦想。
    可现在,这个梦想却遭到了现实的无情嘲弄——已到婚嫁年龄的长女王娡迫于家人和舆论的压力,不得不走上臧儿的老路,无可奈何地嫁作商人妇。这当然令臧儿感到了极大的不甘和失落。所以,从我母亲嫁给金王孙的那一天起,臧儿的内心就片刻也没有安宁过。
    可是,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你还能怎么办?
    在经历过许许多多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后,终于有一天,臧儿心里忽然跳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能不能把已经煮成熟饭的米淘出来,精心包装一下,当成生米再卖一回呢?
    像这种事,世人肯定都会说“No”的,但是,臧儿心里说的却是:Why not?
    其实,在人生的很多时候,特别是在面对几乎不可能改变的事物时,我们都是需要勇气说“Why not”的。遗憾的是,很多甘于平庸的人总会习惯性地说:No!这是不可能的!不是我不想要,只是我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吗?
    未必。
    只是你不敢去尝试。





    (未完待续)
    作者:王者觉仁 时间:2011-12-02 12:57
    (《汉武大帝心灵史》连载2)



    第一章 打开生活,征服命运(2)


    毋庸讳言,当臧儿心里冒出那个把熟饭变成生米的念头时,一开始肯定也被自己吓了一跳。离婚再嫁这种事,在你们那个时代也许司空见惯,可在我们这个时代,却是要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的。所以,当那个念头冒出来时,臧儿内心未尝没有另一个理性的声音在反复告诫她:这个想法很疯狂!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伟大的事物,最初其实都来源于一个疯狂的想法。臧儿想让自己的女儿离婚再嫁,固然称不上是什么伟大的事,但这个疯狂的念头本身,却足以改变我母亲王娡和整个家族的命运,也足以创造一个让世人瞠目结舌的奇迹。
    当然,越是疯狂的念头,要付诸行动就越是需要绝大的勇气。为了给自己增添勇气,臧儿特地去找了一位算命先生,让他为两个女儿卜了一卦。
    结果让臧儿大受鼓舞。算命先生告诉她——她的两个女儿日后都将贵不可言!
    我想那一刻,我的外祖母一定激动得浑身颤栗。
    因为她相信,这就是天意!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是很相信天意的,不像你们那个时代,动辄挥舞科学的大棒,否定并扫除一切神秘现象。其实,像占卜问卦这种事情,看上去固然不可捉摸,也很难用科学原理解释,但是,不可捉摸并不等于不存在,也不等于虚妄不实。而且,科学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历史上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物,一开始都曾被斥为荒诞或迷信,最后却毋庸置疑地进入了科学殿堂。由此可见,科学是通过不断的自我否定才获得发展的,也是始终有待完善,始终处于“未完成”状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的科学精神,并不是以人类的有限感知去断言宇宙中的一切事物,更不能以狂妄的姿态否定一切神秘现象,而是应该用谦卑和敬畏的态度,通过大胆假设和小心求证,去探索世间的万事万物,并赋予它们合理的解释。而对于暂时无法解释的事物,也不能一概斥之为迷信和谬误,而是该存疑就存疑,该承认不懂就承认不懂。因为无知并不可耻,强以为知才叫可耻。正如孔子所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苏格拉底曾被视为古希腊最有智慧的人,可他认为自己只知道一点,那就是自己一无所知。倘若不是像孔子和苏格拉底那样,而是认为自己手中掌握的就是终极真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非但不能获得真理,反而只会把科学变成新的迷信。
    我们这个时代虽然没有科学,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内心的信念都是蒙昧愚蠢、毫无意义的。就以占卜问卦这类事情来讲,我们之所以经常依照它的指导来行动,是因为我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也相信人在做事情的时候,很多时候不是依赖于复杂的理性思考,而是凭借简单直截的感性力量。
    说到感性,你们也许又会把它归结为“非科学”,可我想说,如果你们从物理学角度去考察占卜问卦这种事,那当然是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用心理学的视角来看待,结果也许就迥然不同了。
    二十世纪的西方心理学认为,人总是依据自己想象中信以为真的样子(对自己、对周围环境)来做事、感觉和实践。也就是说,你的神经系统并不能辨别出想象的经历和“真实”的经历之间有何区别,而只能对你“认为”或“想象”为真实的事物作出反应。(马尔茨《心理控制术》)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一个怕蛇的人,在夜里看见一条蛇,很可能吓得当场晕厥过去,但第二天一早,他或许就会发现,他心目中那条可怕的蛇只不过是一条麻绳。在这个例子中,所谓的蛇在客观上是不存在的,但反映在这个人的心理上,却是完全真实的,给他造成的心理反应和生理反应更是实实在在的。
    因此,我们不难发现,所谓的真实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在的“物理真实”,一种是内在的“心理真实”,两种真实都可以对人发挥效用。而在决定一个人的行动方面,后者显然比前者更为重要,因为无论外在的“客观现实”是什么样子,你都只能按照内心认定的“它是什么样子”来行动。所以说,当一个人要去做某件事情,却缺乏应有的信心和勇气时,他就有必要去寻求某种正面的感性力量的支持,来帮他建立起关于未来的美好愿景,并帮他下定行动的决心。至于这么做是否合乎理性,是否合乎当下的客观现实,则大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在我们这个时代,当某个人面对未来举棋不定之时,占卜问卦未尝不是一剂鼓舞信心、增强勇气的良方。其实,用你们那个时代的心理学术语来说,这就叫“心理暗示”或“自我暗示”。诚如法国心理学家柯尔所言:“心理暗示是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拥有的武器,这是一种强大的工具,可以使我们获得巨大的能量,可以让我们在最糟糕的环境中获得最佳的结果。”
    柯尔的书在中国出版时,出版方设计了一句很煽情的广告语:“打开生活,一把钥匙就够了;征服命运,这件武器就够了!”虽然这只是炒作的噱头,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人如果真的掌握“自我暗示”的力量,肯定比别人更有勇气追求想要的生活,也更有可能把改变命运的想法付诸行动。
    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上面那位算命先生真是料事如神的预言家,还是一个只会忽悠骗钱的江湖神棍,他的占卜结果对于我的外祖母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激励和鼓舞,也无异于让她获得了强大的自我暗示的力量。所以,得到占卜结果的那一刻,臧儿当即作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决定,并且当天就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女儿王娡。
    她的决定只有两个字——离婚。






    (未完待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王者觉仁5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7天 / 跨度103天】
    • 开贴:2011-12-01 23:28
    • 更新:2012-03-14 22:15
    • 阅读:9438 回复:340 楼主:92
    • 字数:约7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