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些无法解释的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19:15
    注册了好多年,第一次在这里说些什么。非专业人员,文笔有限,不喜欢请直接翻过。也别问些什么,我没办法解释。
    我出生在80年代的一个农村,之前有过一个姐姐,大年初一出生的,当时的医院给姐姐洗澡时,不知道哪个护士的指甲还是什么把姐姐的下巴和脖子之间划了一个小口子,然后感染了。医院怕我家人发现,每次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到了该出院的日子还是不让走。家人很奇怪孩子的哭声怎么有气无力的,外婆终于忍不住解开了抱被,发现了孩子下巴的伤口,紫药水涂着。家人很生气,医院也开始积极治疗并承诺不收费。听亲戚说,还没出月的姐姐每天挂水,挂得身体肿肿的,妈妈每天哭呀哭呀,后来身体一直不好。姐姐没出月还是夭折了,医院不让把孩子带走。奶奶用爸爸的军大衣偷偷把孩子裹着出了医院,给了好像是2块钱给了同村的一个人,拜托他把孩子埋了。如果不带出来,也不知最终会到哪里供医学研究了。(心痛)
    独生子女政策很严的八十年代初期,因为姐姐的夭折,妈妈才生了我。我出生没多久总是生病,两三个月的一天下暴雨,我又莫名其妙发烧,爸爸冒雨带我去医院,走到半路突然一个很大很大的闪电,接着一声巨响的雷。爸爸是从部队出来的,竟然被吓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可见那个雷电有多吓人。奇怪的是我的烧就这么退掉了,后来整个童年也没有过身体羸弱的情况。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19:17
    是这样子继续发吗?第一次玩这个,还真不会弄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0:22
    就这样发吧
    农村的童年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没有游乐场,一排排草垛和广袤的田野就是我们的乐园。
    有一年稻子收割的季节。村里没脱粒的稻子都垛在村口打稻场,怕被人偷家家轮流值班,这时候就是孩子最快乐的时光。名正言顺地跟着大人一起到打稻场找小伙伴一起玩。
    我的其中一个小伙伴叫旭。我们钻进一个已经脱完粒的草堆(没脱粒的是不能玩的,会被揍)。大概是在里面太闷热的了吧,我把头钻出来。大人在其他谷垛堆后面聊天,手电的灯光隐隐约约。我看见一个谷垛旁边站着一个人,个子不高,拿着一个白灯笼晃来晃去。因为谷垛边是禁止烟火的,连爱抽烟的男同志都被勒令到别处抽,所以我喊了“大大(我们这边喊比爸爸大的男同志),你不能在那块玩灯笼,会被骂的”那人很诧异地回过头看我一眼没说话,掉过头依旧在那里晃啊晃灯笼。我爬出草堆想看他究竟玩什么,旭突然拉住我“你不跟我玩了吗?你跟谁讲话?”我说你在这里等我,有人玩火。旭说你瞎讲什么啊,哪里有人啊。我指着让她看,旭说你吓人,我要告诉你妈。去。我就这么看着旭从那个人身体中穿过去找大人告状,大人一笑了之。小孩子是没有秘密的,回到家我就告诉了妈妈,妈妈也说我瞎说。当天夜里旭开始发烧,后来大人又问了我一些那天晚上的事情,然后听说找了什么神婆去看了看,旭的烧开始退了。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0:29
    一天走亲戚,晚上很晚才从镇上回家。走到半路我好奇地问妈妈“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到我们都抱着头蹲在路边啊,让路也不需要这样吧?”
    爸爸妈妈拖着我跑得飞快,回到家我就挨了结实的一耳光
    “你以后再瞎说八道我就打死你”
    后来才明白,大晚上的走夜路,说这个真特么的吓人啊!那耳光挨的不冤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0:49
    家里有个堂姐,伯母怀她的时候不知道,因为睡眠不好吃了点安眠药,后来姐姐出生智商不是很高,大家都叫她呆秋萍。小时候她跟堂哥吵架时毫不犹豫把堂哥的书包倒进河里。
    堂姐嫁人也不好挑,那家娶她等于是冲着续香火的。离我们村子也不远的一个小村子,附近全是杂树、小竹子,一个一个的小坡,附近还有很多坟。
    堂姐生完孩子我们一起去吃酒席,天黑了酒席还没开始。妈妈突然想起来家里的鸡全入窝了,怕被老鼠黄鼠狼什么的吃掉,非得让我回家关鸡窝门。我那个时候大概八九岁吧,刚会骑车,于是骑着那辆带大杠的凤凰回家。路两边很多坟,也没有故事中说的什么闪闪鬼火呀,就是清明刚过不久,坟头上还飘着柳枝穿着的白色纸幡。记得那天月光很好,还能看见坟四周的杂草(小时候视力怎么那么好呢?)
    我看到坟周围很热闹,很多人坐在碑旁边,还有一群一群的在打牌也不知道在吃饭,只是没有声音。我想也许这个村子有夜里祭拜的风俗吧(呸,那时候真傻,那村子离我们村也就十里不到,怎么可能会风俗不同呢。哎,还是太年轻了啊)
    关完鸡窝门回到堂姐家,很多大人都说“呦,这孩子胆子真大,这么晚了敢一个人回去”“你不害怕吗?”
    我自豪地说“不怕啊,路上不是很多人吗?你们村还有很多人在上坟呢”
    大家一片寂然
    当然,回到家又挨一耳光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1:03
    被打多了,我也不敢说了。后来用写的,写的也不敢被人看见啊,所以我有一个带锁的箱子,是外公送我的,红漆的箱子,据说是外婆陪嫁的。
    很多时候我的倾诉对象就是外公,用现代的说法,外公是典型的宅男。每天就是在家看书,养花养草,养猫,打打小牌,钓鱼,一年也难得离开村子一次。外公对我遇到的这些事从不质疑,也不打骂,只是静静地听着。
    直到近几年才从舅舅口中直到,外公的父亲也是经常看到这些,年轻的时候做完工从镇子上回来,路上经常遇到跟他讨要吃食的鬼。他就把带给家人的六角脐(一种面食,有六个角,也有叫金刚脐的)、馒头啥的丢在路边给他们吃。村里很多人早晨出门会见到路边丢的这些东西,也不忌讳,捡了就吃。也可以看出当时物资的匮乏啊。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1:19
    说点后来的吧。
    大学时还是看得到这些,舅妈姨妈就带我去看一个据说很厉害的人(妈妈那时候已经去世了)
    那人据说在金山(水漫金山的那个金山),一条腿瘸的。我们去了他家,他也给我捣鼓了什么,反正我也不懂。给了我一张画了小人人的蓝色的纸让压在枕头下睡觉。姨妈要给钱他也不收,只让我以后每到逢年过节买点节礼孝敬孝敬他。
    回家大概三四天吧,我梦到一个高高大大的人问我”你真不想再看到你外公、奶奶、妈妈他们吗?“
    我哭着说肯定想见他们啊,谁不想见到自己亲人呢。那人说我明白了,给我半跪了一下(就像电视剧里武将一样的那种跪姿,很奇怪)就走了。
    第二天我醒了就跟姨妈她们说我以后不要去了,去那个人那边根本没用。
    接着就听说那人生病了,没半年就去世了。
    去世应该跟我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后来那些东西该怎么见还是怎么见。
    其实也并不多见到家里去世的亲人,偶尔梦里见一下我也很知足了。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7 21:24
    村里西面以前有座很大很大的庙,文革时被推掉了。当时的菩萨像被砸毁,有个菩萨的脑袋被村里的两个孩子当球踢来踢去,其中一个孩子还撒尿在脑袋里。家人也不敢阻止,怕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帽子。
    没多久一个孩子出事腿瘸了,那个撒尿的孩子也夭折了。
    那是一个狂热的年代,也是一个医学不够发达的年代。无法将这件事情归集到报应一说上面,毕竟菩萨是普度众生的啊。只是无法解释的一个巧合,不是吗?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8 14:44
    那年我大概十多岁,那段时间一部电视剧叫什么康熙微服私访记满火的。
    清明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看完电视剧就睡觉了。清楚的记得一点多左右,一位高高大大的人穿着灰色长袍站在我床头。朦胧中我以为是梦,吓的往床里面缩了缩,又偷偷睁开眼睛看,还在。
    那吓得够呛,我带着哭腔问:你干嘛,你看我睡觉干嘛?那人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还有十天哈,我给你报个信。
    第二天我把这事告诉了妈妈(还是打的不够多,不长记性!),妈妈问我长的像谁,我想了半天跟她说,就像康熙微服私访记中的那个和尚。妈妈“巴”的一耳光过来:让你天天看那么晚的电视,自己吓自己!活该!
    清明节,家里好多亲人从各地赶回家祭拜。上海的一位姑婆和我的姑公也回来。清明节夜里,我的小外公(外公的弟弟)夜里梦到了姑公站在一棵菩提树下捻指微笑,小外公说第二天说姑公还真有佛缘啊。我跟外公说:那晚的那个人说十天,明天就是了,会有事吗?外公说你不要瞎想,别怕。
    第二天凌晨,我们接到电话,姑公夜里突发心肌梗塞,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
    我们赶到医院时,大人们各种忙碌,报丧……我一个人在病房里默默地看着姑公仿佛睡着的脸。记得姑公那时候手上还插着输液的针,水已经不滴了。我哭着帮他拔下针头,抱着他的手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无法解释的事件后遭遇亲人的生死,各种茫然和不知所措。
    如果当时再清楚一点,是否可以避免这些呢?
    无奈,无能为力!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9 11:21
    大学时我住的宿舍是那种好几个年级几个班混搭的宿舍,一个宿舍十二个人,三个宿舍合并成一个大宿舍,一个大宿舍三十多号人。其中一个宿舍全部是我们班的。我不幸被分进了混搭的那个。
    隔壁宿舍里全是本班的同学,照理说感情应该很好,偏偏有个女生个子不高,脾气不好。因为她的铺号是202,所以大家背后都喊她202。
    这个女生跟同宿舍关系差,因为她是下铺,每到熄灯她就开始边踢上面的床板边唱歌,一唱就到凌晨。要不就趁大家睡着了爬起来,趴在其他人床头看别人睡觉,如果别人醒过来就狠狠地甩她一耳光。因为这事,她们宿舍发生了一次群架事件。202一挑六竟然没吃亏,仿佛神功护体的她下手特别狠。
    群架过后学校处分了202,她不服但也没有办法。后来晚上大家都在宿舍看书游戏时,她一般都出去上网。有时学校网吧人满了她就在宿舍的洗漱间洗衣服。但有很多次熄灯后有人上厕所,看到她盆里根本没水,她一边哼歌一边搓揉衣服。披头散发,听到动静就阴测测的偏过脸对人笑。女生胆子小,很多人被她吓得夜里不敢上厕所,要么就结伴一大群人一起去。
    我平时不起夜,但有一天夜里突然肚子疼。当时也没想过202,因为我平时跟她也没接触。去了厕所,靠!还真特么地碰到了她。她阴阴地对我笑,我模糊地看到她背上还趴着一个一样的她。管不了那么多急忙上完厕所,出来后我倚在门框上认真研究起来,怎么又成了一个她。
    202笑着问我:难道你不怕我吗?
    我看到另一个她在窗外,也不知道是不是窗户映的影子。但当时真有点好笑:你以为我真是你同学吗?呵呵……你不想跟我玩吗?
    202吓得把盆一掀立马跑掉,从此夜里熄灯后再也没去过洗漱间。
    现在回想,如果当时还是两个她,我是不是还有勇气邀她一起玩呢?另一个她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9 11:38
    说说上班后的吧。
    我从事的是金融行业,照理说金融单位应该不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我有一段时间在二楼办公,有一天整个二楼都没有人。突然看见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短发女人慢慢从楼梯口进来从我对面走过去。当时以为是找人还是办事的,没在意。过了大概十分钟吧,她又回头下楼了。我诧异地跟着跑到楼梯口,前后决不会超过五秒。竟然发现影子都没了。没害怕,只是奇怪大白天地她来干嘛。
    第二天一早我一个怀孕的同事生了个女儿,当时没看出啥,现在眉眼长开了,越看越像当天我见到的那个女人。不过也不敢跟人家说啦,只是跟同事说她姑娘还是扎辫子好看,千万别剪短发。现在我们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了,祝愿孩子健康平安一生吧……
    作者:龙泉寒月 时间:2016-03-19 11:56
    还是那个同事。
    她外婆是典型的老一辈农村妇女,对孩子的爱和所有外婆一样。从小把我同事带大,又给她看了两年孩子。她外婆去世时同事正常上班也没请假(单位离家很近,步行也就十来分钟)。
    她外婆去世后的一年清明节后,我突然看见她后面跟着她外婆,没忍住就问:Y,你清明是不是没去给你外婆烧纸磕头啊?
    她变了变脸色:关你什么事啊,我上班那么忙你又不是不知道,难得放假我就不能歇几天啊!再说她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就你们封建迷信!
    我耸耸肩,无语。同事怒气冲冲上楼,楼梯刚上一半突然“啊呀”一声,我们跑去一看,她跪在一节楼梯上痛得起不来,其他人赶紧扶起她。
    那次她摔得不轻,膝盖紫了一片,肿了好几天才消。庆幸的是没有伤到筋骨。不过后来我也没再看到她外婆。估计是她的话狠狠伤了老人的心吧……
    真的,有时候你以为随口的一句话,其实旁边是有听众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龙泉寒月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0天 / 跨度1527天】
    • 开贴:2016-03-17 19:15
    • 更新:2020-05-23 14:16
    • 阅读:345207 回复:3031 楼主:501
    • 字数:约103千字
    • 图片:2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