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休眠者之血腥黎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3 11:45
    第一章

    天花板下惨白的日光灯管只剩下两支还在勉强亮着,屋子里到处都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在如此静谧的环境里显得颇有些格格不入。
    莫里斯的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只露出一只完好的眼睛,至于另一只眼睛,已经不知道是不是在枪战现场被哪个冒失鬼当灯泡给踩在了脚下……
    这是一间重症监护室,各种仪器上的数据诡异地变幻着颜色,滴答作响的不是水声,而是各种联结在患者身上的管道的另一头机器发出的声音。屋里一共就两张床,两张床的中间隔着厚厚的帘子,帘子的流苏垂在灰色的地砖上,好象是一群虎视耽耽的怪物。靠门口的这张床上躺着的是才被送进来的当地小流氓莫里斯。床头的病案牌上记载了他的基本信息:莫里斯,男性,33岁,诊断:全身四分之三骨折,头颅骨中度挫伤,左眼丧失,肾衰竭。
    莫里斯是非洲奴隶的第四代后裔,原本是这座叫芝加哥的城市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混混,无固定职业,靠给人跑腿儿、替人要账、帮人打架挣俩小钱儿,如果他没有染上吸毒这个恶习的话,靠这些收入他本可以过得挺好。四天前,黑人区里突然来了个怪人,见人就杀,见东西就砸,尤其是见了黑人妇女就动手动脚,先奸后杀,立刻引发了黑人区的大骚乱。
    莫里斯当时正在桑切斯俱乐部的角落里惬意地吮吸着那点用钞票换回来的海洛因粉末,银锡纸卷成的小管儿才往鼻子里吸到小一半儿时,耳边就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别看莫里斯是个小混混,不起眼的小角色,腰里却总是插着一把老掉牙的鲁格手枪,这枪是他那位早已作古的祖父留给他唯一的纪念,据说是老头在意大利前线从一名被他击毙的德国军官身上缴获的。老枪保养的很好,祖父生前每天都用黄油擦拭保养,就连弹夹里的超世纪子弹都被擦得跟才出厂似的锃亮。
    莫里斯飞快地吸完剩余的粉末,从后腰拔出鲁格,猫着腰一路小跑着来到俱乐部的后门,刚才的枪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而现在,外边的枪声已经稀疏,各种语调的惨叫声却此起彼伏……
    莫里斯哪儿会想得到,今天会是他这个小人物的幸运日呢?
    后门外躺了一地的尸体,尸堆中间,有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正高一声低一声的嚎叫着。尸堆的边缘,站着一个身材瘦小,头大腿长的家伙,这家伙居然赤裸着身体,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正在号丧的人。这个正在尸堆里哭喊的人已经无法动弹,两条腿中的一条被不知道什么利器从膝盖上整齐的剁成两截。
    冷眼旁观的大头长腿怪人慢慢转过身,从瘦骨嶙峋的脊背上忽然凭空“生”出了一对巨大的翅膀!就仿佛是几根骨头支撑着两面几乎透明的薄膜一般,巨大的翅膀迅速伸展开,忽扇了几下,身体居然离开了地面,并且很快的就从现场消失了。
    莫里斯对血腥的场面司空见惯,他并不惧怕置身于尸堆之中,也不害怕看到血流成河,从后门出来后的莫里斯很快适应了眼前的情势,马上把枪插回后腰的枪套,三步并做两步跨过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来到那个还在哭嚎的小白脸儿近前。
    莫里斯的喜悦是从心里往外扩展着,因为他遇到的这个倒霉的小白脸儿竟然是这座城市最大黑手党家族的最小公子萨巴蒂诺!这可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得莫里斯有点找不着北。莫里斯马上清醒过来,摸出手机,迅速拨打了911。
    莫里斯抱着萨巴蒂诺的身体,从自己的衬衣上撕出一长条布来,把伤者创面上边的大腿紧紧绑住,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战场专用的吗啡用力钉进伤者的大腿。处理好这一切后,他抱着伤者坐在尸堆跟尸块中央,等候着警察跟救护车的到来。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3 18:10
    @即或不然 3楼 2013-12-13 11:53:00
    我刚睡醒...休眠者
    -----------------------------
    哈哈黄司令刚睡醒就休眠了?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3 18:11
    @蓝染爱 13楼 2013-12-13 13:43:00
    好诡异,又看了一遍。。。受伤的是萨巴蒂诺 为什么莫里斯在重症监护室?而且,长翅膀的为什么伤了萨巴蒂诺确定他还活着就走了。。。。
    -----------------------------
    这个事儿嘛。。。。。有句成语叫乐极生悲,莫里斯这个小混混就是乐疯了才杯具的。慢慢往下看哈。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4 06:13
    这人世间的有些事真是说不清道不明,莫里斯抱着浑身血污奄奄一息的萨巴蒂诺望眼欲穿地等候着警察跟救护车的到来。莫里斯的小算盘打得很精,如果能因为拯救了萨巴蒂诺而被黑老大看上,感恩、上位、美酒、美女、花不完的钞票……莫里斯的心这会儿已经从尸横遍野的屠宰场飘到了九霄云外……
    混蛋!警察为什么还不来?!该死的救护车呢?!
    莫里斯低头看看怀里的四公子,上帝!萨巴蒂诺已经开始翻白眼儿了,再不实施急救的话,这个花旗国的富二代估计就要下地狱了。莫里斯心急如焚,只得从牛仔裤的屁兜里摸出最后一支吗啡。这东西也是从祖父的那堆私人物品中翻腾出来的,如果是二战时期的急救用品,那早就过了使用期,成了现实意义上的文物,不过之前莫里斯查看过,发现那只是现代的高仿军品,货真价实的战地吗啡。
    警察跟救护车都还没看见影儿呢,莫里斯却被一大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黑衣大汉团团围住,在这些黑衣大汉的身后不远处,有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推着架轮椅,轮椅上坐了个干枯的小老太太,一件宽松的裘皮大氅几乎要把她给活埋了。
    小老太太嘶哑着嗓音说道:“把人给我抢回来,干掉那家伙!”
    于是,毫无招架之力的当代洋雷锋莫里斯一边用右手死死抱住半死不活的萨巴蒂诺,一边用左手护在脑袋上,任凭那些黑衣大汉雨点般的拳头跟大皮鞋的狠踹!莫里斯心里没谱啊,他哪里晓得这伙黑衣人是什么来路,万一是黑老大的仇家呢?
    终于,莫里斯在这场群殴中败下阵来,变得比萨巴蒂诺的摸样还要惨,浑身是血的混在那一地的尸首之中。
    大汉们小心翼翼的抬起萨巴蒂诺疾步走向屠宰场东面的小街,在那里,居然停着一辆救护车,两辆警车,还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那里闲逛。
    假如萨巴蒂诺就这样悄没声息的被抬走,莫里斯就只能躺在乱尸堆里等待死神大人的召唤了……
    还算萨巴蒂诺有一息跟他的良心还顽强的活着,在被抬上救护车的刹那忽然睁大了眼睛:“救……救救我的黑兄弟……”于是事情急转直下,莫里斯被从满地的尸体中找了出来……可怜的家伙少了一只眼睛,腹腔几乎被凶狠的拳锋打塌,全身软塌塌地,活像一块腐败了的冻肉……
    黑老大家的四公子被送到什么地方暂且不提。莫里斯被一辆警车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黑人区的医院,送他来的警察扔下一句狠话跟一张支票后,迅速离开。值班医生目送几个警察离开的身影,心里咀嚼着警察的话“救活他!保住你们的命!”
    芝加哥的黑人区是花旗国最大的也是黑人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就像盘踞在碧波万倾的高楼汪洋中的一座孤岛,岛上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黑色的人流。芝加哥高档住宅区的那些富贵人士们从不涉足黑人区,就连白人警察们也很少在这一带巡逻。很多外国游客对芝加哥的黑人区印象深刻:很少能见到高过三层的楼房,大部分是低矮的平房或者简陋的二层汽车旅店,鲜见绿地,荒废的土地上长满杂草,黄中带绿,良莠不齐,远远望去,就好象这座古老城市身上的苔癣。
    黑人区的社区医院虽然条件比起那些富人的大医院来稍显简陋,然而却也是一处卧虎藏龙之所。很多藏着故事带着经历揣着梦想背着仇恨的各色人物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亚裔人蓝小乙便是这许多人物中的一员。
    蓝小乙个子不高,打扮很中性,一张看上去毫无特点的亚洲人面孔上,那只微微翘起的小鼻头格外醒目。跟许多取得绿卡在花旗国捞世界的华人不同,蓝小乙是大德王朝与花旗国某医学项目的交换留学生,在本国完成了语言通关跟基础专业考核后,蓝小乙便跟着学兄学姐们来到大洋彼岸的芝加哥,在这里的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开始了艰苦的本硕博连读生涯。所谓本硕博连读就是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起读,中间没有间隔。学医的人都知道,本硕博连读是对人的一种另类考验,考验你愿不愿意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你所选择的这门科学。因为这是一条耗时漫长环境枯燥且折磨意志的荆棘之路,八年的寒窗苦读中,你要舍弃很多东西,也包括情感。
    蓝小乙的八年学业生涯,很快就伴随着毕业典礼上的那一阵欢呼跟满天飞舞的各种学历帽一起圆满结束,在导师的推荐下,蓝小乙顺利的进入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工作。假如不是某一天在路过黑人区时遇到的一件事,蓝小乙的一生可能就在平步青云跟鲜花簇拥中平安度过……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5 16:27
    @即或不然 24楼 2013-12-15 00:13:00
    我是休眠者... 刚睡醒...
    -----------------------------
    我也是休眠者,从昨天到现在一共就睡了三小时,中间被人无数次的喊醒,特么集中营审讯室的节奏。。。。乌眼儿青状态中。。。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6 19:07

    黑手党家族的富二代公子哥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儿,却从此成了只有一条腿的“蹦达哥”。在私人订制的医院特护病房里,萨巴蒂诺的母亲,这座城市的实际掌门人此刻正坐在轮椅上,抓着小儿子的手,把脸贴在儿子的胸口,嘴里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叨叨些什么。
    萨巴蒂诺和后来救了他半条命的莫里斯几乎是同时被送进不同地点的医院,富二代公子哥一入院,整座医院立刻如临大敌一般,里里外外被喂围的水泄不通,只准出不准进,黑手党家族的保镖们手持U型冲锋枪,虎视耽耽的注视着每一个从他们面前经过的人。医院一楼大厅里挤满了闻讯赶来的大小报记者们,围着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姑娘鸡一嘴鸭一嘴问个不停……
    萨巴蒂诺的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如同死鱼般的瘫在病床上,浑身缠满了绷带,剩下的一条腿也被裹上厚厚的石膏半吊在床的上方。据说这小子打生下来就叼着金钥匙,从没吃过一点苦,更别提遭这么大罪了。因此,当母亲听到儿子遭遇不测后,第一时间就带着大批的保镖赶到了现场。
    萨巴蒂诺家族的老大老二老三相继在黑帮火拼中丧生,萨巴蒂诺的父亲也被冤家对头下药害死,眼下,诺大的家族产业就只剩下母亲与妹妹在支撑,萨巴蒂诺除了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外,什么忙都帮不上。对此,母亲和妹妹也无可奈何,只得任由这个被宠坏的大孩子胡作非为……
    这次可算是玩儿的够大,按说负责保护这位公子哥的保镖们清一色的都是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老兵,全能的技击射击高手,在这座城市里也从没有出过纰漏,但这一次却截然不同,究竟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量竟然使得整支团队全军覆灭,就连经验丰富的警方法医见了那个场面都有些把持不住,所有的保镖几乎没有完整的尸身,不是身首分离就是肢离破碎,因现场的地面有些凹陷,从尸体上流出去的血污几乎漫到了警察们的脚踝……所有的创伤切口非常整齐,手法极其专业……
    桑切斯俱乐部血案使得这座城市被笼罩上一层恐怖的迷雾,除了血案现场的萨巴蒂诺外,似乎再没有目的者幸存,而萨巴蒂诺眼下还神智不清的躺在病房里,那个碰巧救了他的黑小子眼下的情况也不大乐观。对这件大案,警方一时间变得束手无策。
    汤米李是负责黑人区的华裔探长。
    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的瘦高个,长相毫无悬念,是那种在外国人看来长得都一个样子的亚洲男子。桑切斯俱乐部案原本没有交到汤米李的手上,在花旗国这里,从百多年前,对亚洲人和华人的看法始终保持着那么一点点种族的歧视,汤米李从实习警员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其间经历了多少挫折跟困难,旁人是难以想象的,或许,也只有他的搭档露娜警官最清楚。
    俱乐部血案发生后,几乎所有探长都不敢或不愿意接手此案,局长大人明白,如果涉及案件的不是萨巴蒂诺家族,谁接不是接呢?问题是,现在这个情况,大家都竭力回避,可萨巴蒂诺家族催得很紧,市府跟议会也来凑热闹,毕竟萨巴蒂诺家族的产业链覆盖了几乎整座城市,与无法数计的人们息息相关,上到市议会,下到地方警察署,哪一块儿没烧上香,都会波及一大片。万般无奈之下,局长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人就是汤米李。
    作者:茶炉 时间:2013-12-16 20:06
    听起来,这位可怜的华人探长像是个收破烂儿的,别人不接的活儿几乎都摊到他的头上,还都是难缠的活儿,汤米李的墨西哥人搭档露娜虽然颇有微辞,但也无可奈何,谁让她倒霉呢?跟了这么一位长机。
    厚厚的一大堆案卷被负责档案管理的警员毫不客气的拍在汤米李的面前。
    汤米李的办公室在警察局的半地下室里,隔壁就是中央空调机房,斜对面是WC,门前只有一条挂满管道的通道,平常如果不开门,工作环境还能说得过去,问题是,警察局要求大家开门办公,这样一来,汤米李和露娜可就水深火热了。
    汤米李叫了两份外卖,把脑袋埋在卷宗里整整一上午,中午12点的电子提示音刚过,汤米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的名片,随手抄起电话听筒:“给我接里维托医院前台!”
    蓝小乙拿着名片端详了面前这位衣着邋遢、不修边幅的亚洲人老半天,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儿与这家伙有过交集。
    每天阅人无数的蓝小乙记忆力了得,能随口叫出全院四百多位病人的名字,却在这位探长面前抓了瞎。回忆了很久,蓝小乙苦笑着摇了摇头:“很抱歉,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与阁下在哪儿有过接触,要不您给我提个醒?”
    汤米李显得有些失望,挠着下巴上的络腮胡子想了想,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副粉色的时尚眼镜,朝蓝小乙眨巴眨巴眼睛,戴上,一本正经地望着蓝小乙,用很不利落的汉语慢吞吞地说:“对不起,请请请问,从从从批king去抱头我要买水饺的票,告诉能我买么?某系外国人啦。”
    蓝小乙愣住了,望着眼前的粉眼镜男人,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蓝小乙终于记起,眼前这位邋遢男竟然是很多年前在中国首都的火车站售票大厅里偶然遇到的那个口吃的家伙。
    当时这个可怜的家伙正在大厅里的人堆外干着急,他那口半生不熟的外国汉语让不少人的头摇得跟拨浪鼓。在问明了缘由后,蓝小乙带着他找到了一位在车站售票处工作的姐们儿,这样才解决了这位外国华人“睡觉的”票务问题。
    当时,汤米李去中国旅游,自打出生起就没有接触过祖国的汤米李只会几句汉语,还是找唐人街的广东华侨临时突击学习的带潮汕风味的汉语,
    这段回忆显然让双方都十分愉快。
    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
    两人在蓝小乙的办公室里简短的寒暄了一会儿,汤米李就获得了去特护病房询问的特权。
    莫里斯已经醒了。只是全身都被缠得紧紧的,很多地方还横平竖直的固定着夹板,脑袋上也一样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只无神的眼睛跟一张薄薄的嘴唇。
    汤米李没有带搭档,露娜强烈表示自己不愿意去黑人区,尽管露娜也是有色人种。汤米李明白,露娜不愿意跟自己一起自有她的原因,因此也没有勉强她。
    汤米李向病床上的这位“木乃伊”重病号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汤:萨巴蒂诺先生和他的保镖究竟遇到了什么……人?
    莫:我……我不知道,我出去时,他已经是那个样子了。
    汤:你一点都没有看到么?或者说你听到外边的声音里除了枪声,还有什么其他不寻常的声音么?
    莫:没有,探长先生,我向上帝起誓,当时除了枪声,我……我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汤:那么,除了你自己,俱乐部里其他人有没有向你提起萨巴蒂诺先生也在这里消费?
    莫:没有,先生。
    询问到此只得告一段落,汤米李没有得到想了解的有价值的信息。
    汤米李从医院的电梯里走出来,差点与迎面跑来的两个大块头撞个满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茶炉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1580天】
    • 开贴:2013-12-13 11:45
    • 更新:2018-04-12 11:23
    • 阅读:11370 回复:1195 楼主:404
    • 字数:约280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