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白烟火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金秉萱 时间:2013-09-25 08:46
    中午的门铃声
    乔蔓被不屈不挠的门铃声吵醒了。
    她睁开眼睛,茫然地盯着天花板,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一元硬币大小隐隐约约的黄色污渍,看起来脏脏的,像是男人激情过后留下的精斑。她下意识地挠了一下头皮,然后两手又轮番顺着两只手臂上下抹了几个来回,她对于自己这种顽固的下意识的条件反射完全无能为力。
    门铃声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再次响起。乔蔓懒散的思维恢复了正常运转,她一激灵爬坐起来,两条腿顺着床沿挂下,双脚在地板上胡乱探索了一会之后,套进了那双翠绿色的缎面拖鞋。那是宋凯去苏州的时候给她买的,是他们之间难得奢侈的一件礼物。后跟的部分已经被踩踏出了两个浅浅的窝,颜色也变成了褐黄,但那绿色的缎面依旧光鲜如新,看不到哪怕是一丁点的污渍。
    乔蔓站了起来,感觉头有点晕晕的,她手一伸,捏着两幅窗帘的侧边往两边一拉,随着“呼啦”一声,强烈的光线射了进来。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身体瞬间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暖意,她这才惊觉自己是光着身子的,连内裤都没穿。她惊慌失措起来,仿佛正站在市中心的美罗广场中间,四周站满了围观的人群。
    她慌乱地赶紧把窗帘拉了起来,屋子里面立刻又恢复了昏暗。这窗帘布是乔蔓跑遍了装饰城的三层楼才选到的,淡绿色半透光的材质给了她一种比较适中的安全感,那种太过于遮光和过于透明的窗帘布都不太符合她的要求。
    她吁了口气,在一片狼藉的床上找到了那件藕色真丝半透明睡衣,这是老苏去北京开会给她买的,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时被价签上的数字吓得发愣的心情。
    刚要把睡衣往身上套,又猛然醒悟这是不妥当的。
    门铃声响得令人心烦,乔蔓微微皱了皱眉头。她打开了衣柜,从里面翻出了一件灰色纯棉套头短袖T恤胡乱地往身上一套,又找了一条同样颜色的纯棉休闲裤穿上。
    在打开大门之前,她右手叉着蓬松的自来卷长发抖落了几下,又把T恤底边往下抻了抻,然后扳下了门把。
    “热死我了!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门外乔苓背着红色帆布双肩包,脸红扑扑。
    乔蔓白了她一眼:“有这么急吗!最好有个人一直守在门边,你大小姐一到,第一时间给你开门!”
    乔苓也不回应,把双肩包抛到沙发上,冲进厨房,打开冰箱就是一阵乱刨。
    乔蔓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乔苓背影,问:“什么时候回来的?回家去过没有?”
    乔苓急不可耐地剥开一支雪糕,衔在嘴里,又把半个西瓜捧在怀里,往客厅走去。
    把西瓜往茶几上一放,四仰八叉往沙发上一靠,一只手捏着雪糕棒,另一只手对着嘴角擦了擦。一小滴雪糕滴在了她明黄色的T恤上,立刻晕染出一个圆圆的污渍。
    “还没呢。哎,你给我拿个勺子啊!”乔苓懊恼地拿纸巾擦污渍。
    乔蔓摇了摇头,从橱柜里拿出一个调羹,走到乔苓身边递给了她。
    “倒霉!人家刚买的衣服哎。”乔苓嘟哝着。
    乔蔓看了看她今天的穿着,不禁又摇了摇头。这丫头就是有本事把自己往“热带火鸡”的路线上整,不管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她还都洋洋自得照单全收。本来那张脸就美得不可收拾了,再加上这特立独行的装扮,百分百的回头率就变成了百分之二百,第二眼的目光总会伴随着一句:唉,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就不会穿衣服呢?
    就像今天,乔蔓永远都搞不懂她哪来的灵感和勇气用明黄色T恤搭配一条紫色短裤。更别提沙发上那只红得扎眼的加一个大大黑色骷髅图案的双肩背包包了。
    乔苓三下五除二消灭掉雪糕之后,又勾着头就着茶几连挖了几大勺西瓜,然后往沙发靠背上一仰,连打了几个饱嗝。
    “太舒服了!我靠!这几天没把我给累死掉!乔蔓,你知道吗?我以后是再不想做这什么背包客了,他妈的都是听这一帮同学忽悠,害本小姐皮都晒脱了!”
    乔蔓皱了皱眉,对乔苓这种说话方式极为不满。这个比她小六岁的妹妹永远一副吊儿郎当的个性,这令乔蔓一直很头疼,眼看着她大学毕业了,乔蔓又开始为她的职业生涯烦心了。
    昨天晚上已经跟苏永华大致说了一下这件事,老苏二话不说,当时就应承了下来。乔蔓知道以老苏在Y市的能量,这不过是小菜一碟,但乔蔓却更加为自己的将来担忧了,她自己也二十八了,总不能和老苏一直这样不明不白地纠缠下去。为了老苏她已经失去了宋凯,难不成还要搭上自己的一辈子不成。
    “我姐夫呢?怎么不见人?现在不是放暑假吗?”乔苓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到处乱转。特别佩服她的体能,永远在一个地方坐不定十分钟,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整个一动力十足的小马达。
    乔苓走到房门口,忽然大叫起来:“哇喔!乔蔓,昨晚滚床单了吧?”
    乔蔓脸红到了脖子根,躲避着乔苓的视线,慌张地捡起床边那个捏成一团的纸巾,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的疏忽。
    “咳!瞧你脸红的!服了你了!跟宋凯虽说没结婚,也老夫老妻五六年了,怎么搞得自己还跟个处女似的?”乔苓扁了扁嘴,“哎,他人呢?我都快有半年没见着他了!还有,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乔蔓变了脸色,不知道怎么回应乔苓的一番话。跟宋凯已经分手快两个月了,乔妈和乔苓都还蒙在鼓里。乔蔓脑子里面不由自主又回忆起几个月之前的往事……
    那天,乔蔓早早从学校走了出来,她作为一个声乐老师,在时间上的自由度要比那些文化课老师宽松得多,校领导对于她也没有像其他老师那么要求严格。用范薇薇的话说:蔓美人,你可真是舒服啊,工资一分不少,工作轻松自在,领导还对你那么客气。哪像我啊,带个高三班,苦得跟个老姑婆似的,对象都没时间找,所以说同人不同命,待遇不一样啊!
    乔蔓对于她的这一番话通常采取沉默不语的态度,自己心里跟个明镜似的,校长“黄皮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之所以对她这么客气那还不是看在苏永华的面子上,凭他老黄这种人精,早就看出来老苏对乔蔓的用意了。老苏虽说是他的老同学,可同时也是Y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给他老黄十个胆他也不敢得罪,更何况他还想顺着老苏这颗大树往上爬一爬呢!
    乔蔓走到路边,看到那台黑色奥迪A6就停在远处的树荫下。
    作者:金秉萱 时间:2013-09-25 08:50
    投入副市长的怀抱
    她站在那里,心里乱糟糟的,脚步掂量着,不知道应该往前还是往后。
    往后也许一切就回归风平浪静,跟宋凯结婚,踏踏实实过日子,但她知道那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势必要伴着艰难和挣扎,也许不出个两年,所有的恩爱都要随着双方的不堪重负而烟消云散,自己爸妈的婚姻就是最好的前证,曾经把乔蔓视为掌上明珠的父亲,在十年前离开的那一幕乔蔓怎么都无法忘记。
    他站在门口,对着乔蔓的妈妈说:“何必呢!与其两个人绑在一起互相折磨,不如分开。你现在还算年轻漂亮,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应该不困难,也不用每天碎碎念抱怨我挣不到钱没用!”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把责任撇出去了十万里,还把赌博遗留下的烂摊子一股脑甩给了她们母女三个,完全无视十几年婚姻里争吵以外恩爱和享受的那一部分,更不提乔蔓妈妈经常用幸福的神情回忆当初乔蔓爸爸死缠烂打追求她的那些义无反顾的往事。
    乔蔓知道宋凯是爱她的,但她更愿意冷酷地相信未来有一天,他也会如父亲对母亲那样彻底地不爱她的。在她心里,是男人都一样,憎恶和背叛是一定会发生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而已。天天看着,再美的面孔也会生出腻味的嫌恶来,如同美味佳肴撑饱过后打出的反胃饱嗝,难闻而无趣。乔蔓妈妈年轻时候是美的,到头来终究也变成了丈夫眼里乏味的黄脸婆。
    乔蔓常常想,如果婚姻里面有真理,那就是:男人永远是善变的生物。即使那些看起来稳固而幸福的婚姻,其实也是簇新被面里面隐藏着的破败棉絮,外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那种腐烂已经透过表层从芯子里面散发出恶臭来。只不过有人在这发酵变质的过程中慢慢适应了,而有些人就干脆选择了逃离,如同乔蔓的爸爸。
    但不管是留下来在婚姻里面熬日子的男人还是逃离的男人,乔蔓都无法接受,所以面对苏永华的一次次示好,她开始犹豫了。这些年她为了支撑这个家,已经疲惫不堪了,宋凯给不了她的,苏永华都能给,宋凯虽说给了她全部,但他的这些全部在乔蔓这里不过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想到这里,乔蔓往前迈了两步。初春的温度是慵懒的,迷惑着人的意志,也裹挟着微微刺骨的凉意,这凉意浸润到乔蔓的心上,怯怯的,敲打着她的理性。再往前走去,几步之遥,却也许就是一条不归路,想要回来可能就是千山万水,沧海桑田了。她又驻足立定,十指紧张到发抖,手心汗意盈盈。
    “蔓啊,算了,这就是妈的命,妈命苦,不能拖累你也受苦,我也不想治了,顺其自然吧!早死早超生,来世也许还轻松自在些!”患了尿毒症的乔蔓妈苍黄浮肿的脸再一次浮现在乔蔓脑海里。
    她深吸了一口气,向着那台奥迪走了过去……
    “乔蔓!”乔苓晒得有点微黑的脸就差蹭到了乔蔓的鼻尖。
    乔蔓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目光涣散,愣愣地看着乔苓。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跟个傻子似的?是不是昨天晚上纵欲过度脑子不好使了?”乔苓不怀好意地坏笑着。
    乔蔓忽然就没来由地有点生气了,怎么说也大学毕业了,却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什么事情也不上心,从乔妈生病以后就没见她有过一丁点的发愁。虽说乔蔓一直对这个妹妹呵护有加,纵容过度,但乔苓的表现明显有点过了,乔蔓怀疑她到底有没有长心,或者她根本是这么多年需索惯了,已经不知道付出是怎么回事了,放假就没想到在家帮衬自己一把,却跟着一帮同学去了张家界,身边的事似乎都与她无关。
    但生气归生气,乔蔓并没有把这些情绪表现在脸上,对乔苓她已经习惯性地容忍了,这里面夹杂了太多对这个妹妹的怜爱。某种程度上,她似乎间接地负担起了自己父母对乔苓的责任。她常常想,如果能够,就让自己一个人承担一个残破家庭的苦难好了,反正自己早在十五年之前就不完美了。想到十五年之前的那件往事,乔蔓打了个寒颤,脑子里面惯性地选择了屏蔽,只是身体的反应却直观地显现出来一种强迫的行为模式,她又下意识地挠了挠头皮和手臂。
    “宋凯放假回老家去了。”她说着,转身往卫生间走去,“你给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我们一会回去吃饭。”
    乔蔓和乔苓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一个素雅恬静,一个浓艳热烈,八月正午的阳光穿透过路边梧桐树的树冠倾泻在她们的身上,闪亮的光斑在她们年轻光洁的肌肤上跳跃着,折射出一种青翠繁茂的美好。
    乔苓忽而正步,忽而倒退着,走得很不安分。她忽然后退着紧走了几步面对着乔蔓,双手搭在额头遮着阳光,脚步却并不停顿,大叫:“乔蔓,我恋爱了!”
    眼看着她就要撞上一个骑车男人,乔蔓一把拽住了她:“你好好走路不行吗?”
    乔苓笑得咯咯的,白了男人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十六岁以后她就知道如何作弄这些猥琐的色鬼,她知道自己和姐姐是美的,美得令人不安。
    她以前常常很替姐姐可惜,也不解她的选择,早早就把自己交代给了那个虽说英俊却一贫如洗的孤儿宋凯。在她心里,认为姐姐的未来应该是和那种十指不沾洋葱水的精致生活联系在一起的,只有那种尊贵优雅的人生才配得上姐姐那超凡脱俗的外形和个性!她一直觉得姐姐就是神雕侠侣里的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美得不染俗世烟尘!
    只是,通过这六年对宋凯的了解,她又觉得姐姐是睿智的,宋凯是体贴温和的,那种体贴塞满了姐姐生活里面的点点滴滴,一点空隙都没有留。
    她现在又开始想,方子俊会不会像宋凯对姐姐那样一直对自己好?方子俊是帅气的,家境又好。乔苓觉得自己运气比姐姐要好,两个人虽交往时间不长,但乔苓却像是把自己一生都交付了出去一样,那么的笃定。这是她的第二次恋爱,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方子俊对她是耐心的,即使她在一次次拒绝了他的生理需求之后,他也只是淡淡一笑,照样对她温柔体贴。
    “哼!男人都是动物,适合在他们鼻尖上抹糖,牵着他们走!”乔苓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她虽然是大而化之的,口无遮拦的,但她却是纯洁保守的。自己一定会在结婚的那天让方子俊大吃一惊,他绝对不会想到她居然还是处女,毕竟她是可以和Y大校花媲美的人物啊,追她的男生排成队大概可以绕校区旁边的那条人工湖一圈了!想到那个校花,她不屑地撇了撇嘴,方子俊常说:小苓,如果你愿意穿得淑女一点,校花就只配给你提鞋了!她想着想着得意起来,那得意直接就跑到了嘴角,爬上了眼角。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秉萱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5天 / 跨度147天】
    • 开贴:2013-09-25 08:46
    • 更新:2014-02-19 09:09
    • 阅读:7573 回复:1344 楼主:496
    • 字数:约323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