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左宗棠[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4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平湖月满 时间:2020-06-30 18:07
    抄录一点赵烈文的日记,比较一下此时左李分领的江苏和浙江的情况吧。

    赵烈文是常州人,同治三年七月,他的一个丁姓同乡前来看望,谈到了李鸿章治下的常州情况:“李中丞复城时,祷于关侯,故善后各员日日奔走武庙而已。乡间弥望无烟,耕者万分无一。虽有三年之复,而民实不能耕,虚被恩旨。李少泉闻人言兵勇不戢,辄大怒。锡人杨艺舫,其年侄,苏所信任,一言及之,遽曰:‘不必言,吾皖人当诛。’杨战栗而出。自常以东及松郡道路,剽掠无虚日,杀人夺财,视为应然。”“丁又云:今春三月,在浙省绍兴,居民皆已复业,萧山诸境民舟夜行,橹声相应也。杭省百废俱起,复城未两月,已议及海塘,各郡之漕皆减定,颂声大作。以此观之,左公吏治实胜李数十倍,虽心术未能坦然,而民被大德,他眚不足言矣。”

    江苏的收复,因为淮军枪炮、人数远胜浙军,当然要早得多,但却是这样一种景象。这个讲述者谈到浙江看到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李鸿章凭借洋枪洋炮和大部队的优势,早早收复江苏以后,依然是这样一番景象。而左宗棠艰难无比,尚未全省收复,就已经让浙省出现了百业俱兴的境况,省内的治安状况也和江苏大相径庭。
    前面说过,赵烈文在入职之前是经过“路线教育”的,对左宗棠已经抱有固定的成见,即使听到这样的叙述,也依然要加上“虽心术未能坦然”的评语,肯定左宗棠是个有问题的人。
    左李的军饷、兵力差异巨大,善后力度和措施,也形成鲜明对照,可以说李鸿章坐享上海的巨额军饷,却并不在善待百姓方面下功夫,桩桩件件,都和左宗棠形成鲜明对比,但是,这一切在曾国藩看来,都是不足道的,他要求的官员首先必须是自己人,然后才是军事、吏治等等,左宗棠做得再好,也只能是异己。就在赵烈文这篇日记不久,曾左就反目了。赵烈文上述记录的最后那点评语,也可以反映曾左之间的关系存在严重问题,后来的反目,也绝不是什么演双簧。 | 14332楼 | | | | |
    作者:平湖月满 时间:2020-06-30 18:32
    什么丁香花园是那时修的?这又是从何而来?
    薛福成的问题我早就说清楚了,他加入曾国藩幕府都是1865年之后,那时天京之战都结束了,他有何资格给李鸿章在上海情况作证?
    李鸿章自己的奏折里也说过这个问题,他说,传闻上海海关的收入有四五十万两银子一个月(请注意不是厘卡税,而是海关税),但是据他到上海一查,远没有那么多,只有每月十几万两左右,(常例,也有某些月份收入较多,但是不能算是常例,另外也顶多二十几万两),捐厘相加也是每月十几万两银子,能有保证的收入顶多只有每月三十万两,而他的负担是淞沪本地军费和镇江的协饷,另外还要给袁甲三每月两万两的协饷,总计每月至少四十万两银子,本地开销都不够,实在没有能力再给外省很多钱.
    江汉关的问题,他也提到了
    ,第一江汉关当时已经重新开始运作了,并不是一直由上海代收关税,但是也提到仍然有些船只到上海来交税,主要是中国本国的船只.
    第二洋船根本不理中国政府那一套,官文想要让洋商交什么长江进入税,人家根本不理,上海无法代收.
    同时他请求把上海代收的江汉关税交给上海当地支配,因为上海很需要钱买枪买炮对付太平军主力,唯有买枪买炮的枪一分欠不得.
    第三,上海的海关税并不是江苏都能花,很大一部分要用来扣赔款,其余的,怎么花需要与洋人商量,所以所得十分靠不住.

    所以也就能解释为何湘淮军都有巨额的欠饷了.
    ========================================
    薛福成入李鸿章幕,如鱼得水,一帆风顺。在和周边的同事闲聊时,知道了上海厘税的真实数字。薛氏写那篇笔记的时候是什么身份?他的飞黄腾达依靠谁?这种玲珑剔透的聪明人,怎么会无中生有去编造毫无根据的上海厘税数字?当然是可信的。
    倒是李鸿章百般压低这些数字,还请求曾国藩方便时代他宣传。曾国藩何尝不知道真相,只是不便拆穿罢了,毕竟二人要联手对付左宗棠,这才是大局。然而,后来清廷命令李鸿章增援金陵,李鸿章前来探口风,曾国藩根本不打算淮军前来摘桃子,又不好明说,提出的条件便是既然在一起打仗,就应该西军(湘军)和东军(淮军)一起发饷,并且干脆挑明:西军贫而东军富,不一起发饷,恐怕士兵闹事不好控制,理由非常充分。李鸿章一听,立刻就不再谈增援金陵的事了。李鸿章哭穷,他说的数字才是根本靠不住的,却都成了你的依据。
    湘军和淮军都欠饷,就可以拉平了,既然如此,湘军淮军在一起发饷,怎么就那么可怕呢?鲁白阳把李鸿章的账本全部拉出去找人举报,如果其中没有大量的猫腻,他真的脑子进水了?
    行了,并非天下只有李鸿章一人精明,其余人都是傻瓜,去看看书吧,你的这些洗地,根本不能漂白了李鸿章。 | 14333楼 | | | | |
    作者:平湖月满 时间:2020-06-30 19:38
    作者:richardeven1Lv 12 时间:2020-06-30 19:03:47
    薛福成根本没有资格做证明人,当时他根本不在李鸿章手下。
    当年的厘税多少,只有当时的经管人才清楚,而郭蒿焘丁日昌都没有此说。
    所以,此说极为虚妄。

    厘税,是值百抽二的税种,按

    此堆算,请问上海一隅
    要有多少货物进出才能有每月六十万两银子的厘卡税?
    请问,哪个省的厘卡税达到每月六十万两银子?
    ========================================
    除了上海,没有任何一个省份的厘税能够达到每月六十万两银子,因为任何一个城市都没有成为上海那样的口岸,自从上海取代了广州,就再也没有哪个城市能够超过上海的地位了。
    薛福成只有在“力诋”左宗棠的时候才有资格,如果不慎露了李鸿章的底牌,他就肯定没资格了,可惜,这种说法仅仅是你个人的意见而已。除了郭嵩焘丁日昌,恐怕还有别的人,他们也说了六十万两的数字。 | 1433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平湖月满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208天 / 跨度3572天】
    • 开贴:2010-09-22 11:42
    • 更新:2020-07-03 20:59
    • 阅读:890061 回复:15111 楼主:7726
    • 字数:约2569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