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武侠)江湖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青铜水月 时间:2014-02-10 21:36
    第一章 巧遇 一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到处一片欣欣向荣之景,阳光明媚之日,最适宜郊外畅游,看那田野山林一片新绿,潺潺清溪中鱼虾嬉戏,还有林间飞鸟啾啾,花间彩蝶翩翩,怎不叫人心旷神怡,百忧尽散!眼前,就有一名英俊少年踏青而来。
    少年身形挺拔,英气逼人,面容俊朗,却未褪尽稚气,一身天青色衣衫宛若这春日里的万里碧空,不染纤尘,少年信步而来,不时出手,捉住飞过身边的蝴蝶,稍加观赏,便扬手任其飞去。举手投足间潇洒飘逸,堪比那蝶之翩跹,雁之矫健。
    蓦然间,少年浓眉微蹙,任一只美丽彩蝶从他眼前飞过,只凝神细听起来,林中一隅隐约传来刀兵之声。少年抖抖衣袖,整整仪容,刹那间人影一闪,已如闪电般直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隐身于树冠,少年透过枝叶缝隙向下张望,在那一小片没有树木的斜坡上,二、三十名青壮汉子将一名身材玲珑的黑衣女子围困其中,战的正酣,地上青草一片狼藉,各自身上都染上了血迹,另有十几个似是已重伤至无力再战的汉子倒在一边,挣扎着互相包扎伤口。
    再看那黑衣女子,黑色纱裙已有几处破裂,闪跳腾挪间偶尔会露出嫩白皮肉,身上血迹不少,伤口却只有浅浅几道,此时虽战的玉面泛红,香汗淋淋,却未见败像,道是围攻的一伙,反而大多是气喘吁吁,应接不瑕。
    虽是如此,少年却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以众敌一,对方还是位“纤弱”女子,此种无赖泼皮行径,怎能不让身为男人的他感到羞耻!顺手从树下折下一段枝条,撸掉叶子,少年飞身而下,加入战圈。
    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少年目光扫过,已认准人群中不时发出指令的两名年轻人乃众人首领,长衫一撩,手中树枝轻松挥出,挟着一股凌厉剑气直指其中年长的一人。
    那人手中长剑已接近黑衣女子后心,如若刺中,必伤敌于剑下,但少年树枝刺来,却使他不得不放弃攻敌,慌忙回剑自救。
    少年自持武艺高强,也不敢以手中柔弱树枝接那人掌中青锋,况且他也无意伤人,见已为女子解围,便收回树枝,见另一大汉趁几名同伙围攻女子,向女子身后偷袭,便又出“剑”为其解困。本来众人围攻黑衣女子就颇为吃力,少年再加入战圈,令黑衣女子如虎添翼,手中长剑挥舞,片刻又将两名大汉伤于剑下。
    少年微微蹙眉,心中又嫌黑衣女子出手太过狠辣,修长手指弯曲弹出,黑衣女子手中长剑一偏,本划向一名大汉咽喉的剑尖只在其肩膀上留下一道浅痕。黑衣女子冷哼一声,收住剑势,与此同时,一伙壮汉也在两名青年的指令下停止攻击,做出防御姿势,将少年与黑衣女子围在当中。也趁机稍做休息。
    “阁下何方高人,何必管此闲事?”两名青年中年长那位冷声问道。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阁下不觉得以此众人之力,围攻一名弱女子有失道义吗?”
    少年沉声答道,话声未落,却听身边“呵呵呵”一阵娇笑,回身看去,那黑衣女子正边笑边微眯着一双细长凤目向他上下打量。正待要问,却见女子笑声一顿,手中长剑霍然扬起,快如闪电,直向少年当胸刺来。少年反击已是不及,只得将身躯一侧,避过剑锋,却见身后一名大汉暴露剑下,不及反应,眼睁睁看着一点剑光奔胸前而来。忽然人影一闪,耳听“哧啦”一声,他已经载倒在地。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少年及时出手将他从剑下推开,那“哧啦”一声,是剑尖划开了少年的衣袖。这一恍惚,眼前又是黑影一闪,再回神,眼前已经没有了那名黑衣女子的身影。
    那两青年中年少的一名见黑衣女子逃脱,便要发动众人去追,年长青年拦住他,叹息一声道:“算了,你我无力伏魔,就让她再嚣张几日吧。唉,我们这般以多欺少,也确非正义之士所为。”
    “那也未必!”随着声音,从在后边疗伤的人群中站出一人,立刻有两人迎了上去,扶着他走了过来。是一位年约五十上下的长者,一幅教书先生打扮,手中的武器竟然也是如先生打学生手板用的戒尺一样,只不过是精钢打造,乌沉沉的看上去份量不轻,只见他在两名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上前来,冷冷言道:“恶狼伤人,若一人之力不足以灭狼,难道就要任人丧命于狼口而不能合力除之吗?”
    少年闻言愣了一下,拱手道:“请先生赐告,莫非是在下之错?”
    那长者冷哼一声,却见少年是一脸诚恳,压住怒气道:“阁下可知你放走之人是谁?”不待少年回答,又道:“她便是如今为害武林的铁剑门断刀铁风扬之女,铁忆霜!”话音一落,那年少青年接道:“今日我们倾一庄之力,好不容易困住了她,却被你……嗯?”
    他话未说完便停住了,与众人一样疑惑的看着那顿足捶胸,懊恼不已的少年。片刻,少年连叹三声平静下来,对着众人深施一礼道:“在下易梦堂,请恕在下年少无知,行事鲁莽,坏了众位英雄的大事。请容我为众位效犬马之力,再次围捕铁忆霜!”
    年长青年苦笑一声,道:“也不怪阁下。唉!想我一庄之力合而围之,也只是对其行动稍有牵制,想来即便易少侠不到,也是了无胜算。”再叹一声,又抱拳道:“在下飞龙山庄何少英”,一指年少青年和那“教书先生”道:“舍弟何少龙,左堂主方洪儒。今日得见少侠也是有缘,此处往北不远便是寒舍,少侠可愿移驾,待我安顿众位重伤的兄弟,再与少侠一叙。”
    易梦堂见对方并不怪罪自己放走大敌,反对自己礼遇有加,当下欣然应允,与何氏兄弟一并或抬或扶,带走重伤之人,留下几个,将现场血迹稍做打扫。此时正是草木繁茂之时,想必过不了几日,此处便会恢复常态,再不见今日血腥场面。
    未时未过,易梦堂与飞龙山庄的二庄主何少龙并肩走出山庄,这位好心办了坏事的少年并没有受到为难,还与何少龙想谈甚欢。或者他们也知道,若不是易梦堂的莽撞,致使铁忆霜退走,再战下去的结果吃亏的未必不是他们飞龙山庄。
    如今武林中铁剑门断刀铁风扬势力强大,而各大派中高手接连失踪,也失去了与其对抗的能力,只能在阴霾中勉强支撑,即便今日飞龙山庄能成功消灭铁忆霜,那接下来的,怕也只是缩短满门俱灭的时间。
    走下山坡,易梦指着前方不远处一条小河道:“何二哥不必远送了,我跟姐姐就住在河对岸那边的螭城,待我回去禀告姐姐,再来山庄拜访。”
    何少龙道:“河的对面,那是白云堡的地盘,别看白云堡堡主白珺竹不过二十出头,当今武林中能让铁剑门心存忌惮的也只有他了。这几年若不是白云堡有心坦护,只怕我飞龙山庄也撑不到今日。”
    “哦,那我道想见见那白珺竹,看他是何等人物。”易梦堂被他说的好奇心起,抬头往小河方向看去。
    “白云堡就在那螭城当中。最大的一座宅子就是了”说着,何少龙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易梦堂道:“我道也想看看你们站在一起会是何等场面。”见易梦堂满脸疑惑,哈哈一笑道:“那白珺竹有个绰号,人称白玉公子,一张英俊面容不知迷倒多少女子,也不知让多少男人忌妒!今日见到易兄弟,方知如此人中之龙,也不是独他一人。”
    易梦堂呵呵一笑,道:“何二哥谬赞。小弟跟随师父深山学艺多年,实不知江湖中还有此等人物,各种情形也知之甚少,日后还望何二哥多多指点。”
    “呵呵,若你闲来无事的话,道可常在城中走走,听听城中居民对这位白堡主的评价,只是此时我不便离山庄太远,不能陪你一同前往了。”何少英指着远处河流道:“顺着河往西不远。有一座小桥过河,过了河有一条路直通那螭城。这条路近些,呵呵,说到那白堡主,还有一件趣事,为那白堡主着迷的女子无数,那白堡主的心里,却只装着一名女子。”
    易梦堂“哦”了一声,兴趣盎然的听何少龙接着道:“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白堡主的同胞妹子白琦雪,这位白小姐可是自蜜罐里泡大的,虽然美若天仙,却是刁蛮任性,曾有上门提亲,却被白小姐戏弄灰头土脸,唉,若日后谁家娶了这位千金,只怕后半生就水深火热了。”
    易梦堂奇道:“听何二哥所言,那白堡主道也是侠义之人,就不曾好生管教?”
    “管教?呵呵,那白堡主将此妹妹视若珍宝,自小养在深闺,当眼睛子一般的护着,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疼还疼不够呢,还舍得管教?”何少龙看看天色道:“易兄弟,恕我不远送了,出来半日,我也该回去了,好在此去不远,改日易兄弟得闲,请到寒舍小住,也让为兄的稍尽地主之谊。”
    易梦堂拱手道:“多谢何二哥款待,那小弟就此拜别了。”
    作者:青铜水月 时间:2014-05-15 21:52
    第一章 巧遇 二

    踏着青草中的弯曲小路,易梦堂走到小河边上,何少龙也已返回飞龙山庄。河面上,一座木桩木板搭成的小桥延伸向河的对岸,河面其实并不宽阔,河水也不深,易梦堂蹲在河边,掬起河水,河水清澈冰凉,一尾尾小鱼穿梭其中,大的竟有近一只手掌那般长,还有半透明的小虾游戏其间惹人怜爱,易梦堂又来小孩子心性,探手抓住一尾小虾。看着肥硕的小虾,眼前仿佛看到的是一盘炸的红红的佳肴。

    看看身边,却没有容器,易梦堂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手中的犹自挣扎不休的小虾,自言自语道:“把你装在哪里呢?”

    话音未落,忽听河对面树林中传来一声呼救,抬头望去,只见树林中隐约可见几个黑衣人抬着一名粉衣女子飞奔,那一声声凄凄惨惨的呼救声就是那名粉衣女子发出,而那黑衣人恍若未闻,由四人抬着女子,另一人在前方带路,直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易梦堂对着手中小虾道:“今日且放你一马。”随手扔回水中,顺势抓了几枚卵石,起身掠过河面,迎面截住黑衣人。因为上午的莽撞,他道不敢轻易出手。

    黑衣人蓦然驻足,那被抬少女四肢被缚,满脸泪水污渍,秀发散乱,迎风飞舞,一身粉红衣衫已有几处破裂,垂下的裙裾衣料高贵,飘逸如云,显然非寻常人家所有。少女见黑衣人停住,惊慌失措的望了过来,惨兮兮叫道:“救救我,哥哥救救我!”

    那黑衣人中为首一人冷冷道:“铁剑门门下执行事务,阁下切莫拦路。”挥手带领其他人绕过易梦堂,便要继续赶路。

    易梦堂“哦”了一声,心道:“这次可不会错了!”手中石子抛了两抛,仿佛随手撒出,石子如长了眼睛般只射向五人腿上穴位,五名黑衣人同时腿上失力,跪倒在地。那名女子惊呼一声,随势被抛到一边。好在青草浓密如毯,道不至于摔伤。
    作者:青铜水月 时间:2014-05-15 21:52
    为首的黑衣人抽刀指向易梦堂恨声道:“我乃铁剑门使者丁城,阁下何人?敢与铁剑门为敌。”他横行江湖已久,向来是一亮名号便让人避之及,如此吃亏还未有几次。

    易梦堂将手中石子捡出一枚,冷笑道:“如此偷袭也算我胜之不武,也罢,再给你个机会好好受受教训。”言必,手中石子再次飞出,看似去势轻缓无力,那丁城挥刀一挡,却分豪没有碰到石子,腿上穴道再次一麻,便又恢复了行动能力。

    丁城微微一怔,忽然飞身跃起,手中钢刀寒光闪过,直向易梦堂迎面砍去,易梦堂轻蔑一笑,轻松避过,同时一掌反向丁城面门劈去。丁城回刀已是不及,只得以左臂相格。却见面前掌影一闪,已没了踪影,再一回神,易梦堂手里已多了一把精致小刀,看那刀身形似柳叶,不过手掌般长短,更像是一把飞镖。

    精致小刀在阳光下寒芒如虹,直向丁城手臂刺去。那丁城心中一惊,不敢轻视,慌忙沉臂闪避,那小刀却如影随形,紧随而至。丁城脚下移动,抽身便退。易梦堂面带笑意,如戏鼠之猫,小刀始终不离丁城手臂左右。

    片刻间,那丁城连退三步,手臂更是连连闪避,却是无法避开,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咬牙挥刀向易梦堂手臂砍去。易梦堂冷笑一声,也不闪避,手腕一抖,小刀一挑,随即从容收刀,那丁城砍下来的钢刀,竟连他衣角都没碰到。

    易梦堂收回刀,略加查看,手快刀利,锋芒上未沾一点血迹,再看那丁城,已闷哼一声捂住手臂连退数步,鲜血缓缓渗出,伤口并不大,仅刀尖般大小,但只有易梦堂和丁城知道,他那条手臂的筋脉已断,残废无疑了。

    易梦堂向他伤口瞄了一眼,似是对自己的杰做还算满意,浓眉一挑,戏谑道:“再来呀,你还有机会。”
    作者:青铜水月 时间:2014-05-15 21:52
    丁城看看手中钢刀,再看看臂上伤口,目光忽然落在倒在一边的粉衣少女身上,目中凶光乍现,提刀向少女剁去。那少女惨呼一声,头一歪,吓晕过去。

    易梦堂面上又见笑容,这一次道非冷笑,而是笑那少女的胆小。随即脚下移动,虚影一闪,人已到了丁城身边,手中小刀再次挥出,如彩虹再现,这一次他没有再加以戏弄,而是出手利落,再次挑断丁城持刀手臂的筋脉。

    丁城又是一声闷哼,钢刀脱手,向少女身上落去。易梦堂一俯身,将刀接住,与此同时,那丁城突然飞起一脚,向易梦堂踢来。易梦堂稍一侧身,手起刀落,再将他腿上筋脉挑掉。

    那丁城再也支撑不住,摔倒在一边,想要再爬起来,却只剩下一条腿能使上力气,只能挣扎蠕动。

    易梦堂朗声道:“留你一命,回去告诉铁风扬,十年前欠下的债该还了。我,易梦堂,是替他所欠之人讨债来的。”抬脚踢开另外四个黑衣人腿上的穴道:“让你的人抬你回去吧,再提醒你的同伙,日后再遇上我易梦堂,那只有死路一条。”

    那丁城咬牙道:“易梦堂!我记住你了!”冷哼一声,打了一声呼哨,那另外四人过来抬起他,疾驰而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青铜水月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6天 / 跨度223天】
    • 开贴:2014-02-10 21:36
    • 更新:2014-09-21 23:05
    • 阅读:3680 回复:1299 楼主:1227
    • 字数:约56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