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西南传奇》民国滇西赶马人感天泣地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0:21
    第一章

    1.

    清光绪二十一年的一个黄昏,如血的夕阳挣扎着跌落在崇山峻岭间,在山峰峡谷中泼洒下令人惊心动魄的浓烈余辉,崎岖的古驿道上迤逦着一支马帮队,悠悠的马帮铃声在黄昏的天地间回荡。于顺赶着马凝望着被夕阳染红的山巅,仿佛要将目光穿透大山,看到自家的小屋和屋顶上缭绕的炊烟,感受着晚归的家的温馨气息,而此刻回家的日子还是那么遥遥无期,他看着蜿蜒延伸无尽头的古驿道,不由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而此刻的于妻正在滇西南边境的一个小村前,翘首苦盼丈夫的归来。村前是条清澈的小河,碧波荡漾的河水中映出一座座古朴美丽的洗衣亭,亭上是飞檐式的青瓦顶,宽大的亭盖由几根巨大的木梁柱支撑着。亭下铺着一道道光滑的石板、石沟、石栏。清清的河水从一道道次第分隔的石板上淌过。洗衣亭顾名思义就是供村妇洗衣、洗菜的亭子,村里的男人们大都背井离乡去夷方谋生,家中的全部担子都落在了女人身上,男人便在溪潭边建起一座座亭子来表达游子对家乡的思念和对妻子的温存呵护。
    年轻的于妻一身清朝农家少妇打扮,与同她年龄差不多的李婶正坐在洗衣亭里洗衣服。当悠悠的马帮铃声传来,两个人都停止洗衣动作,相视对望着,侧耳倾听。然后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带着惊喜与渴盼的神色手遮凉篷朝黄昏笼罩的古驿道上张望。
    悠悠的马帮铃声近了。两个人都现出欣喜激动的神色。
    于妻:“是你家男人回来了吧?”
    李婶:“多半是你家的吧?”
    两个女人丢下正洗着的衣服,向古驿道的方向跑去,马帮铃声却悠悠地远去了。两个年轻的妇人站在河边怅然地望着渐渐西沉的落日,然后低下头去默默地将洗好的衣服放进竹篓,背上背篓朝村里走去。于妻走到家门口,见婆婆正站在门口望着西天最后的一抹晚霞出神。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0:30

    夜晚昏暗的油灯下,婆婆在窗前纺线,于妻坐在旁边纳鞋底。婆婆望着窗前悄然升起的一弯新月,像是对儿媳又像似自言自语地咕哝:“这个月又到初八了。”
    于妻不由停下手里的针线,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丈夫于顺已整整离家三个月了。三个月前于顺就是在家度过了一个这样新月的夜晚后走的,而她和于顺是在三个月前的满月之夜成亲圆的房。
    于妻凝望着弯弯的上弦月,她的眸子不由幽幽闪亮,也许到月圆的时候,于顺就会回来了。她和于顺成亲的那天晚上月亮可真圆啊,于顺搂着她坐在贴着大红喜字的窗前,两人凝望着天上一轮满满的圆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于顺将脸贴在她的耳边说:“我要一辈子守在你身边,陪你过日子。”
    于妻不敢相信地转头凝视着他说:“你会吗?你真的不会去夷方?”
    于顺抱紧她说:“我怎么会舍得丢下你去那鬼地方呢。那些丢下女人走夷方的人都是傻瓜。你眼红那些带玉回来的男人吗?”
    于妻偎进丈夫怀里娇声说:“有什么好眼红的,不就是些石头吗?我可不想像那些女人一样一年年地守空房。”
    于顺将她抱到床上,边解她衣服的扣子边激动地说:“我怎么会舍得丢下你去夷方,只要咱俩能在一起,穷点怕啥。”
    于妻光裸的女儿身感受着男人深情的爱抚,月亮映照着她羞红的脸庞,她想起在村后山上温热的泉水中沐浴的时刻,她在飘飘欲仙中被火山一样喷发的男人的炙热激情溶化了------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0:38


    新婚的日子有说不尽的甜蜜幸福。夫妻俩成双入对日出劳作,日落歇息,面对村里那些独守空房的女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于妻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穷点苦点怕什么,有男人陪在身边疼着爱着的日子就是最美的日子,于妻只愿这样的日子一层不变地过下去别无他求。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也和村里其他的女人一样,和丈夫一起度过的仅仅是短暂的新婚蜜月。
    那是出了蜜月后的一天,夫妻俩在水田里薅草。于妻突然一阵恶心,不由得呕吐起来。
    于顺担心地为她捶背:“你这是怎么了?”
    于妻害羞地看着丈夫说:“俺这怕是------有了吧?”
    于顺:“有,有啥了?”
    于妻满脸羞红地垂下头说:“怀上你的------娃了吧?”
    于顺高兴地搂过妻子亲了起来,“真的,咱们有娃了?俺要当爹了?”
    于顺将于妻抱到田埂上坐下说:“你别干了,坐下歇歇。有我一个人干就行了。”
    于妻拉住于顺的手:“你也坐下一块歇歇吧。”
    于顺高兴地搂过妻子:“行,要当爹了,坐会儿就坐会儿。”
    两个人并排坐着,眼睛对着村里。
    映入两人眼帘的是周家的几进青砖、绿瓦、重檐的大院落。
    于顺忍不住说:“听说周老爷在猛拱又买下了几个玉石厂,采出的都是上等好玉,运回来都卖了好价。”
    于妻无言地看着丈夫,眼里现出担忧的神情。
    于顺将目光移向自家的院落叹息一声说:“唉,让咱们的孩子住这样寒酸的旧房,我这个当爹的心里有愧啊。”
    于妻握紧丈夫的手说:“咱别跟人家比,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好。”
    于顺低下头去说:“可我也是男人呀,怎么会比人家差呢。你说将来咱们就让孩子一直住这个旧屋子?靠种这几亩田,只能填饱肚子,修房这辈子是别想了。”
    于妻惊恐地看着丈夫:“你想------”
    于顺避开于妻的目光,眺望着远处的高黎贡山说:“村人都在耻笑我这恋家的‘嘎人’哩。是腾越有种的男人,就必须翻过那座山去,一家人的好日月就在山那边哩。”
    于妻恐惧地抱住丈夫说:“可那也是一条男人的不归路呀,村里有多少女人盼到死都盼不回个人影。”
    于顺叹口气说:“做腾越的男人就只有这样。豁上性命也不能让老婆孩子在穷日月中煎熬啊!”
    于妻紧紧地抱住丈夫,眼里盈满泪水说:“就是穷死,我也不准你去夷方!”
    于顺摸着妻子的头说:“那我只有去走西藏的马帮队了。”
    于妻哭着说:“我哪也不准你去。”
    于顺摸着妻子的肚子说:“为了咱们的孩子不能不走。”
    于妻哭成了泪人,她理解了拖家带口的男人的责任和苦衷,同时也悟出做母亲的女人所要做出的牺牲。这就是为人父母的男人和女人的命运。
    那天晚上于妻给于顺打点好行装,见窗外的天幕上挂着一弯新月,于妻想新月会给人盼头,让人盼望月满,人不都是在月亏月盈的希望中熬过日月吗?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4:19
    @定而能静 2012-05-25 11:15:43
    快马加鞭赶来支持,跑得气喘吁吁的……
    -----------------------------
    能静辛苦,快坐下歇歇吧!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4:23
    @雪花与火花 2012-05-25 11:36:49
    赞一个!写作品不只是写故事,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写生活,而且在生活中写出作者的思想、情怀,贯透作者的味道,这才是艺术!你应该都不缺。只是在作者与文字的融合上,可以更浸透一点,让作者更美地站立在文字中。当然,这个境界是无穷的,靠长久地修炼、接近、抵达……
    自己尚望而不可及,却在好为人师,一笑……
    -----------------------------
    多谢火花的支持!你的真诚令我感动!我还须要多修炼!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4:25
    感谢向华2013、扁舟湖上行、虎卿、gela58诸位老朋友的支持!请各位不吝指教!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5:42


    第二天清早,在不甚明朗的晨曦中,于妻与婆婆站在村前,望着于顺的身影随着周家的马帮队在古驿道上越走越远。随着马帮铃声越来越遥远,两个女人都睁大泪眼朝远处张望。
    婆婆挥去泪水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唉,我儿也逃不出腾越男人的命呀,我们做女人的也只有认了。”
    于妻含泪拉住婆婆:“做腾越女人我认了这个命。”
    于顺随着马帮队在漫漫的古道上前行,一步一回头,朝村里的方向张望。
    在悠悠的马帮铃声中,一个赶马人唱起《赶马山歌》:
    砍柴莫砍苦葛藤,有囡莫给赶马人,
    他三十晚上讨媳妇,初一初二就出门,
    你要出门莫讨我,若要讨我莫出门,
    我讨你差下一番帐,不走夷方帐不清,
    ------
    我站在龙头望四方,望着小郎去夷方,
    他高楼大厦不得在,架子底下把身安,
    石头就是花花枕,草皮就是丝绿毡,
    他头发棵里升露水,草帽顶上下白霜,
    三个石头搭眼灶,就地挖炕做脸盆,
    请问赶马哥来赶马哥,给见我呢亲丈夫。
    ------
    寂静的深夜,风吹得窗棂吱吱响,紧闭的大门也在风中传来哐当哐当的声响。
    于妻眼中闪出泪花,她抽了一下鼻子,想把泪水咽回去。
    隔壁传来婆婆的咳嗽声。
    婆婆说又起风了。别想那么多了,睡吧。做腾越女人就要忍耐夜晚想男人的煎熬。不管有钱的没钱的都要忍受这种煎熬。周家盖了那么大的房子,周家老爷却还不是要在缅甸忙生意。留周家太太一年到头一个人在家守着吗。做绮罗女人苦哇。等生了娃,把心思放在娃身上就不觉苦了。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15:44

    于妻抹了把泪水说娘,这夜好长啊,这么些年,您是咋熬过来的?
    婆婆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不是说吗“有女莫嫁腾越郎,十年守寡半年,”当年你公公在把我娶进家门,一个月后就和周家老太爷一起踏上了走夷方的路,这一去就再无音信,多少个黑夜,我把眼泪都哭干了。夜里实在熬不下去,就起来做活计,还有儿子要费心拉扯呀,就这样一等就是二十年。三年前,周家老太爷从缅甸回来了,带回一块赌石,一夜暴富。你公公却没回来。周家老太爷说到缅甸的第二年雨季你公公就葬身在塌方的猛拱玉石矿下。我苦盼了二十年呀,就这样成了一场空。腾越女人的等待,比古驿道还长,对好日子的期盼,比天边的云彩还缈茫。老辈走夷方的人就老是念叨:“望穿秋水不见归,熬得白头两眼泪!”
    于妻说娘,您真是太不易了。
    婆婆悠悠地说好再儿子长大了,这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忧。喜的是一个人苦熬日月到底将儿子养大成人,忧的是儿子又要成家立业,又要离娘去走夷方。从心里真不想让他去,可腾越男人哪个能逃脱走夷方的命,“穷走夷方急走场”,这穷日月逼着,要养家糊口,不走夷方没得出路哩。
    于妻说好再顺子只是去给周家的马帮队当了脚夫,没有去走场。他说说啥也不想留在缅甸撇下一生孤苦的您。
    婆婆说顺子更舍不下给他怀了娃的你这个媳妇啊!我说啥也不会让他去走场,不会让他重复他爹那样的命。婆婆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做脚夫,过那 “蜀身毒道”,虽也难行,可好再一年能回趟家不是。熬日月,哪有那轻巧的事做,都是赌上性命的营生啊。
    于妻抹去眼角的泪水,手摸微微隆起的肚子。
    于妻在心里默默祈祷:只求于顺这趟能平平安安,早些回来。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5 21:04
    @雪花与火花 2012-05-25 17:35:14
    这腾越的男人女人确实苦呀,女人比男人更苦!这是一部大历史呀,应该有很大的写头,堪称大功一件,美雪好好把握吧!腾越女人和绮罗女人有什么区别?
    -----------------------------
    腾冲在民国前叫腾越,绮罗是腾冲的一个小镇。谢谢火花这么支持给我鼓劲!我是打算写一部展现民国到抗日,云南历史风云变幻的厚重的作品,怕是会眼高手低,尽力把握吧。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6 20:09
    @野夫独舞 2012-05-25 18:40:09
    美雪又开新篇了,祝贺!这个大西南传奇,与美雪以前的作品相比,一个北方,一个南方;一个当代,一个是民国-----这应该是美雪文学写作的新领域。赶马人-----那一定是一个令人牵肠挂肚的故事。
    -----------------------------
    野夫一直这么支持我,给我信心和力量,心里的感动难于言表!我是想突破小女人的情怀,写一部大气有分量的作品,能否写好,心里没底!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6 20:11
    @九九十成成 2012-05-25 15:47:29
    喜欢传奇,支持美雪!
    -----------------------------
    谢谢成成的鼓励支持!我会尽力写得吸引人一些!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6 20:12
    @阳光明奇 2012-05-25 19:02:33
    又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
    谢谢明奇一直这么支持我!我会尽力写得荡气回肠一些!
    作者:美丽的雪2009 时间:2012-05-26 20:13
    @向华2013 2012-05-25 19:23:17
    问候
    -----------------------------
    向华周末好!谢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美丽的雪20094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5天 / 跨度296天】
    • 开贴:2012-05-25 10:21
    • 更新:2013-03-17 18:04
    • 阅读:25546 回复:4609 楼主:788
    • 字数:约193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