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职场的钱色交易:伊在职场走,防被上司搞-----被小三时代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07
    因为上一个帖子的首楼漏掉了几段没发出来,因此重新取名发帖。


    作为职场白领丽人:
    谁没有在公交车上遭遇过咸猪手的?
    谁没有接过几个暧昧电话几条暧昧短信几个暧昧眼神的?
    谁没有在职场被上司抚手瞄胸神情猥琐地用言语甚至肢体挑逗的?
    谁没有被男同事心怀不轨邀请共进晚餐周末泡酒吧伺机半醉时将你搞上床的?

    这个时代,诱惑太繁多,陷阱太经常,代价太昂贵。

    若不是跌过摔过被骗过自省过,哭过怨恨过悔过重生过,怎么能练出一身在职场险恶环境里进退自如的本领呢?怎么能分辨出那些到底是真爱的绣球还是那些被骗的被小三的被玩弄的橄榄枝呢?怎么能百炼成钢修炼成职场白骨精呢?

    你们谁不认识一两个以做三儿为荣得势踩人的人,谁身边没有一两个纯情可怜陷入已婚男人柔情陷阱的貌美小姑娘,谁不认识一两个为爱奋不顾身飞蛾扑火撞到头破血流也不知道要回头的女人……也许,你,你,你,就是这些人里面的一个。

    对于很多原配正妻来说,这是个三儿满天飞,来势还汹汹的时代。

    但不是每一个三儿,都年轻貌美春风得意,也不是每一个三儿,都腹黑无良横气外露,也不是每一个三儿,都霸占着爱情成功上位,也不是每一个三儿,从一开始就就以侵略者的身份自居。

    而今天,我要说的是,伊在职场走,防被上司搞。

    因为我知道,有很多在职场的女孩,她们无知无辜地被小三了。
    比如我要说的女孩尹忻,又比如……

    尹忻曾经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说,我是算是二奶还是小三呢?”
    我说:“二奶是被包养的,不说金主给房给车,至少每月会给笔可观的包养费。你有吗?”
    尹忻自嘲地笑:“我什么都没有啊,那我是小三了,不对,我估计小三都算不上,小五小六还是小七小八,估计他自己都搞不清了吧。”
    我说:“值得吗?这是何苦呢?别人的东西拿不得,拿了迟早要还回去的。”
    尹忻眼睛蒙上一层雾气,眼神迷离地说:“可能,我迷恋那片刻的温暖。”
    我揽过她,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肩头:“你原本可以得到完整的幸福的,为何要迷恋那片刻的温暖?”
    写字楼的楼梯间非常安静,冬天的风在这逼仄的空间里呜呜地叫着。尹忻的眼泪一颗一颗掉在我的肩头。
    后来,尹忻逃走了。
    没错,是逃走的。而我,参与了她整个的计划。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09
    尹忻是个22岁的美女,非但生得貌美,而且冰雪聪明。我曾经说,认识的聪明人那么多,唯一真正配得上“冰雪聪明”这四个字的,唯有尹忻。认识尹忻那么久,但一开始,我并未认为她冰雪聪明,而是有点鄙视有点可惜有点同情。女人之间的战场无处不在,而更要命的是,斗争总是来得容易又莫名其妙。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12
    那个时候我刚从一家公司辞职出来,因为很多事情元气大伤休养了一段时间后,迫切的需要一份新工作,需要一个新环境,来摆脱之前的工作和恋情带给我的伤害。所以我去BC面试,在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的情况下,次日就上班,成为尹忻的同事。我真的是带着坚决恪守远离是非低调做人的原则去的BC的。
    但第一天上班,我就知道尹忻是老板的小三了。
    上午十点钟,她居然堂而皇之地在办公桌上摊开她的化妆品,聚精会神地对着小镜子细心地涂抹着她的珠光白眼影。当老板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假装认真工作的样子,她还是继续细心的化妆。老板是个胖胖的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但作为他的秘书,我是尹忻和人事总监面试的,他对我的入职完全不关心。后来我才知道,彼时他对尹忻说,你面试吧,你觉得好我就要。
    他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总经办门口的时候,顾燕儿悄悄说,他就是老板。这个在甲A级CBD商业大厦租了整整一层楼开公司的老板,年轻得让我惊讶,我原本以为是个眼神犀利表情慈祥实则腹黑的中老年人。这个小年轻老板去办公室放下他的东西后,就站到尹忻的办公桌旁边,微笑着跟她说话。来来去去的同事那么多,个个都对这一幕假装视而不见,连顾燕儿也是淡定地埋头整理手头的一大叠单据。
    我平静地注视着的电脑屏幕,内心却无比震惊。什么样的秘书敢在办公时间在公司化妆?或者有敢的,什么样的秘书敢当着老板的面化妆的,而老板居然还微笑着态度温和地对待她?前面的很好解释,你们都懂的。但重点是,什么样的老板会让自己的秘书在公司当着众人的面如此高调地化妆?
    十分钟后,尹忻拎着包包跟在老板的后面离开公司。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14
    那个时候我刚从一家公司辞职出来,因为很多事情元气大伤休养了一段时间后,迫切的需要一份新工作,需要一个新环境,来摆脱之前的工作和恋情带给我的伤害。所以我去BC面试,在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的情况下,次日就上班,成为尹忻的同事。我真的是带着坚决恪守远离是非低调做人的原则去的BC的。
    但第一天上班,我就知道尹忻是老板的小三了。
    上午十点钟,她居然堂而皇之地在办公桌上摊开她的化妆品,聚精会神地对着小镜子细心地涂抹着她的珠光白眼影。当老板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假装认真工作的样子,她还是继续细心的化妆。老板是个胖胖的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但作为他的秘书,我是尹忻和人事总监面试的,他对我的入职完全不关心。后来我才知道,彼时他对尹忻说,你面试吧,你觉得好我就要。
    他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总经办门口的时候,顾燕儿悄悄说,他就是老板。这个在甲A级CBD商业大厦租了整整一层楼开公司的老板,年轻得让我惊讶,我原本以为是个眼神犀利表情慈祥实则腹黑的中老年人。这个小年轻老板去办公室放下他的东西后,就站到尹忻的办公桌旁边,微笑着跟她说话。来来去去的同事那么多,个个都对这一幕假装视而不见,连顾燕儿也是淡定地埋头整理手头的一大叠单据。
    我平静地注视着的电脑屏幕,内心却无比震惊。什么样的秘书敢在办公时间在公司化妆?或者有敢的,什么样的秘书敢当着老板的面化妆的,而老板居然还微笑着态度温和地对待她?前面的很好解释,你们都懂的。但重点是,什么样的老板会让自己的秘书在公司当着众人的面如此高调地化妆?
    十分钟后,尹忻拎着包包跟在老板的后面离开公司。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16
    看着他们的背影,实话说我觉得还是比较般配的,然后我忍不住地问了顾燕儿一句蠢话:“他们去哪里啊?”

    顾燕儿头都没抬,说:“不知道。”
    然后我又问了一句:“老板这么年轻结婚了吗?”
    顾燕儿迅速抬头看着我愣了几秒,然后又大大咧咧地说:“孩子都有了,你说结婚没?”

    对面的肖家龙坏笑着说:“怎么,宁小姐看上我们陈总了吗?”
    我有那么几秒的尴尬,然后大笑说:“哎呀,我很有自知之明啦。再说,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我不该问这些问题的。第一天来上班的新人,不应该有太多的工作之外的疑问。先不说有没有心情和时间来回答你的问题,重要的是,八卦上司的事,往往是职场大忌。所以我现在不能保证,这两个人会不会一转脸就将我今天的问话转述出去了。

    那个时候因为过往的经历我已经明白,缄默和低调是最好的。为什么我还没有学会?一种悲痛从我心里溢出来25岁的年纪,我已经明白可以跟任何人过不去,但不能跟钱过不去。

    尹忻当时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吧。那年的尹忻才22岁,青春貌美冰雪聪明,对自己的优势了如指掌,一个眼神表达的媚意、一句话语传递的娇怜,她都运用得收放自如。那个年纪的她,心高气傲,却也会为了爱情低头俯身周旋厮杀。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17
    似乎每一家公司都有派系斗争,无论私企国企还是政府单位。第一天上班我就被卷入了人事行政部和总经办的斗争中。我不知道自己是够幸运还是够倒霉?

    我原本是来应聘行政主管的,尹忻先面试我,对我很满意,后来交给黄军。黄军说,你的外形谈吐和综合素质都很不错,不如我向老板推荐你去总经办做秘书吧,工资加20%。我走出黄军办公室时遇到尹忻,我走过去跟尹忻握手跟她道谢,并告知她我去的是总经办。那一霎尹忻的脸上现出一丝慌乱,但尹忻很快控制住,微笑着说:“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同事。”

    我一直不明白尹忻为何慌乱。很久以后,顾燕儿才偷偷告诉我,当时老板娘跟人事总监说,要找一个人来,替换掉尹忻。于是我悲惨地成为了相关人士的假想敌。

    午饭后尹忻就回来了说人事行政部明天要搞一个户外拓展,需要总经办的协助,她没有时间去。

    顾燕儿扬着手头的单据说她也没时间。
    肖家龙说他和司机要去帮陈总办事。
    我很自觉地说我去吧。
    尹忻笑了笑。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18
    人事行政部黄军讲话带着很重的河南口音,他面试我的时候,我觉得他非常亲切,好像做人事工作的人都有这个特征。但这一次我一进门,他就开始埋怨总经办的不合作,说人事行政部人手不够,他是如何辛苦地亲自出马解决了多少棘手的问题,浪费了他大量时间,他的手下是如何辛苦的加班,老板又是如何的不支持他的工作……

    我微笑着听着,心里很疑惑这个人是怎么做到人事总监的位置。对一个新来的员工抱怨这些,不像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职场男士会做的事。但这个普通小器的男人,在后来的故事中却频频出现。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跟尹忻已经水火不容了。

    我想他也许是想让我幻想他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了吧。最后他结束了他的抱怨,然后诚恳地跟我说,我只要去跟行政助理孟莹确认一下活动现场。

    于是我在南方六月天的阳光暴晒的下午,瞪着一双小高跟鞋跟孟莹在辽阔的野地里走着,布置现场的时候,才发现孟莹很多道具都没有准备,甚至连奖品都没有准备。走了那么远的路,我累得两腿发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20
    刚发的又不见了吗?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22
    孟莹忽闪着大眼睛,娇滴滴地说:“我事情那么多,主管辞职了,前台很忙你知道的,人事专员每天都在招聘,另一个行政助理也辞职了,我哪里忙得过来啊。你们总经办又不早来帮忙。”

    我知道自己是个冤大头了。
    当时的我,仿佛置身于一团迷雾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来不及想清楚。站在那片要当做拓展活动场地的野地里,我只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却又不甘走得狼狈,要漂亮地走就要把黄军和孟莹这档子烂事处理好。

    哪知孟莹以为以为老板不会来,按照公司以往搞活动的经验,公司职员参加的人也很少,她以为这一次活动又是走一次过场。而且她毕业一年多,一点大型活动的经验也没有。黄总监也不管这些事。我只得跟她一一疏通每个流程。

    尹忻打来电话说陈总在拓展活动上要发言,发言稿让我来写,还要把公司的企业文化写进去。我一筹莫展,入职第一天的人就被外派办事,哪里知道什么企业文化介绍。我那时才有点察觉来者不善的味道。孟莹赶紧说她那里有一份公司的企业文化介绍,,回公司就打印出来给我。我点点头。孟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了。

    那天晚上,我跟人事行政部的同事一起加班到十一点,回家后又继续写稿,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睡。在睡梦里都不安定,害怕陈总不认可我的这份发言稿。这些做老板的,一个个脾气的怪异程度都不可估量。

    作者:白色旗袍o0 时间:2011-08-29 15:22
    第二天的拓展活动,还是因为准备不够充分而漏洞百出。我疲于应付各种突发事件,看到黄军悠然地坐在凉亭里嗑瓜子,而肖家龙跟尹忻说人事行政部办的这次活动烂透了,我的心情变得很烦躁。活动搞到一半的时候,陈总还没有来。尹忻站在树荫下,施施然地勾着我的肩膀打着电话:“你还来吗……你为什么不来了啊……我一直在这边啊……好吧。”

    顾燕儿微胖的身影亲热地凑过来:“是陈总吗,他不来是吗?”
    尹忻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神情有些失望。

    我将手里的发言稿塞到包里,表情尽量平和,尹忻给老板打电话,省略到称呼,直接说你。还勾着我的肩膀让我听到,是要让我明白那是她的领地吧。我无奈地笑了笑。情场如动物世界,一有点风吹草动,母兽便会出来维护领土权。真是动物本能。

    下午六点拓展活动终于草草结束,选出了前三名的队伍。黄军说陈总没有来让尹忻代替颁奖。我看着黄军的笑,那个貌似谄媚的笑,跟昨天在我面前抱怨的那个人,完全不像一个人。而尹忻,倒也很高兴黄军这么做,款款走到人前颁奖,一条豹纹的紧身裙子和一双细细的黑色高跟鞋轻易地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我是个女人也不由得感叹一声,真是个尤物。

    然后是合影,再合影。
    那一刻我决定明天就辞职,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似乎闻到了这喜乐祥和的表面下隐藏的暗潮滚滚的危险的味道。
    我宁久微刚从一个地方挣脱出来,现在只想过简单的,简单的生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白色旗袍o0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4天 / 跨度13天】
    • 开贴:2011-08-29 15:07
    • 更新:2011-09-12 10:22
    • 阅读:13822 回复:398 楼主:167
    • 字数:约4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