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篇]是什么让我无限忧伤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17 13:44
    题记
    是什么让我无限忧伤?
    是你的心。
    我的心在哪里?是否在一望无垠的茫茫荒漠?是否在污水横流的欲望沟壑?是否在芳草鲜美的世外桃源?是否在郁郁葱葱的挪威森林?
    你的心就是你自己,她取决于你心灵的选择。
    我能选择什么?选择之后是否意味着心灵趋向于宁静?是否更意味着我永远也无法真正地完全地拥有它?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17 13:48


    我推开一扇门,看见门里有个人坐在电脑台前的椅子上。
    我无法看清他的脸,只能静静地欣赏他的背影,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挺拔的身材,宽厚的肩膀。
    我有点疑惑,同时却无缘无故起了向往已久的窃跃感,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说不出的、甜蜜的、朦朦胧胧的、羞羞怯怯的感情,从我的心底弥漫开来,伴随着我的一呼一吸,滚动于我血管的每一滴血液里。
    他来了,他终于来到我的身边。
    梦一般地,我梦一般地飘在他的身边,与他并排坐在一张椅子上。
    依然无法看清他的脸,依然没有与他交谈,但在空气却分明弥漫着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很温暖,很甜美。
    这是幸福的感觉:眩晕的幸福。
    他移动着鼠标,嘴唇微启,似乎在解说些什么。
    他知道我不太懂电脑,他在教我学电脑呵。
    我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听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只是感觉到幸福,异乎寻常的幸福!
    时间好像已经定格。
    一瞬便是永恒。
    他要走了,他送给我一串贝壳项链。
    我接过那串项链,其中最大的那颗呈米白色,边缘微微卷成荷花状,美丽到极点,在灯光下闪着温馨迷人的光芒。
    我紧紧地捧着它,就像捧着一朵夏日中盛开的荷花,像是捧住一种向往已久的幸福……
    梦里,我是个快乐的女子!
    梦里,我流下幸福的泪水!
    醒来时双眼潮湿,在睁开眼的一霎那,巨大的幸福感依然洋溢在我整个心胸,我好像感觉到到他温暖的气息,感觉到他对我含着最深沉的爱,而我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对他怀着最真挚最温馨最执著最热烈的情,我们相知相许,彼此情依万千,彼此长久相守。
    但我知道,这只是梦而已。
    醒来时他不在我的身边,他从来就不曾来到我的身边,在这个美丽的秋夜,我与他在梦中相约,而今我却要独抱空枕,度过漫漫长夜。
    他在哪里?
    我明白,今夜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梦外的我并不是一个幸福的快乐的女子。
    这些年来,考场的失利,谋生的艰难,理想难成的惆怅,各种无以名状的欲念,时时占积着我灵府,使我无法保持澄澈明净,恬静安宁的心灵状态,我常常会陷入孤独无奈的境地。
    生活,实在太沉重了。
    并不是我不能去爱,更不是没有人喜欢我,而是我不敢去爱,真的!曾经,我那充满幻想的年轻心灵,在如饥如渴地渴望着爱人,希望他能来到我的生命中,让我感受到他的疼惜与爱怜,让我空白的青春天空呈现绚丽的彩虹,但是没有!在我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在那无尽的等候里,梦中的他从未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他总是那么缥缈模糊那么不可接近,也许,他只能生存在我的梦中,而无法在现实中出现。
    少女情怀总是诗,而我已过了诗一般的年龄。
    于是,沸腾炽热的感情开始冷却,美丽的纯情逐渐走远,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平淡生活,更是如同一块毫不留情的锉子,一点点地磨钝我的感觉,只剩下一颗逐渐粗糙、逐渐碎裂,逐渐在尘埃中失去光泽的心。
    可为什么我会做这种美梦?为什么梦醒之后泪水会盈满我的双眼?为什么在睁开眼的一刹那,我会想起他: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大哥”,为什么在我想忘却的时候却魂牵梦绕不能自主?
    有些事,不是你想忘记就一定忘得了的,正如梦中那模糊的影子,正如那情深意美的文字!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17 14:13
    谢谢天涯网友的支持。
    北极明星,我们是老友了,我觉得你是天涯中最支持我的网友了,而我却不能为你做些什么,真的惭愧
    这篇小说我也写得非常辛苦,或许是因为我对它要求太高之故
    现在小说的开头与结尾已写完,只剩下中间部分,慢慢写吧
    写一点算一点
    因为是在线写作,有些不足之处,请天涯网友指出来,我会很认真地去修改的,谢谢!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19 19:48
    蝶舞,雌蜂苑,谢谢你们的支持。
    仲老师,我的这篇小说是中长篇的,写得好辛苦呵!奇怪,我每次写小说都那么辛苦,而听说有些网络写手,一天可以写到上万字,佩服!
    花海笑,看了就知道了,谢谢呵!

    三月暮、 yomi言言,被你们看出来了,诗一样的语言与淡淡的忧伤就是我所追求的呵!

    溶,我慢慢写,希望能多得到你的支持,谢谢!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19 20:34
    我轻轻地卷起白纱窗帘。
    漫天匝地的银白色的月色直扑入怀,我沐浴在如梦的月光之中。
    月儿圆满到了十二分,没有一点缺陷,伞状的树影一圈圈地倒映上地板上,就如同墨线般笔直。
    花儿沉睡了,鸟儿沉睡了,人们沉睡了,整个城镇也似乎沉睡了,所有的一切都浸透在万里迷朦的月色之中。
    我在思索,我在沉思,我好像在梦中,但分明不在梦中。
    夜已深,只有钟摆规则的摆动声和我不规则的心跳声;月如霜,我甚至可以在对面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我望着面前的镜子,我望着镜中的我,镜中的我苍白而憔悴,我想,这就是我吗?这就是白天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骑着自行车的迷惘的我吗?这就是那位从来都是手不释卷不善交际的宁静的我吗?这就是那位一直渴望能获得爱情但至今仍未获得幸福的忧伤的我吗?这就是已经度过二十几个春秋却感觉心灵日渐苍老的无奈的我吗?
    我虽然不是很美丽,但至少还是恬静的,至少还是有一股书卷味的;我虽然从不去追求时髦的衣装,但至少每天把自己弄得整洁大方,神情气爽;我虽然不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不是才华横溢的女子,但至少还算略解诗词,知书达理;我即算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但至少还是一个女人。
    我是很平凡,可多少比我还要平凡长得比我还要普通的女子,都能找到自己的快乐所在,都可以偎依在丈夫(或男朋友)身边,就像一只快乐的小小鸟,都可以找到自己生命中的位置,都有一份自己比较满意的工作,而我为什么不能?
    一种朦胧的忧伤淡淡地咬噬着我的心灵,它发出长吁短叹,使人目光潮湿,之后又如同薄云般慢慢消散,一切恢复到平静的状态。
    我在思索,我在沉思,我好像在梦中,但分明不在梦中。
    我又想起那个梦,想起那位也许今生都不会相见的他--我甚至怀疑地想:他究竟是谁?他是否真的曾经存在于我的生命里?他就像一颗流星,在我的青春夜空中匆匆一闪,之后消失无踪,永无相见的机会。
    月色虽美,可是明月,千百年来,又有多少有情人为你伤悲为你流泪?
    我要逃走了,我要逃开月色之网,逃向另一个大网,虚拟之网!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20 21:26
    唯美与诗意一直是我追求的境界,因为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屠格涅夫的小说。
    同时我又好喜欢路遥的小说,所以还是力求文风平实好一点。


    陋陋,能在网上遇见你,真的高兴。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都有类似的经历类似的心酸。谢谢你的支持。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20 21:59
    在这个岑寂之夜,家人都睡着了,我打开电脑,小心翼翼地按着键盘,生怕“哒哒”声影响家人的睡眠。
    打开QQ,没有一个网友在线上。
    习惯性地查一次邮件,我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有上网了。
    知道我电子邮箱的人很少,给我发邮件的人更少,我已习惯空白的等候。
    可这次却有五封邮件,非广告性质。
    全都是大哥发给我的,他以前可是从来不曾发过邮件给我的。
    前几封信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很短,只是淡淡地写着一些问候之语,问我回家后日子过得怎样呵,找到工作了吗?语气十分亲切,真的很像是一位大哥哥,一位关心小妹的大哥。
    最后一封信很长,开头写道:
    “阿宁,这些日子你很忙吗?怎么一直都没上网?是否在你心目中,已经没有我这位大哥了……”
    看完了信,我的心跳剧烈加速,大脑“轰”的一声,竟有些恍惚。
    往事如同潮水般涌上来……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21 14:21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22 16:59
    虞美人草,愧不敢当呵,纯情与诗意一直是我追求,所以尽力而为了。

    溶,第五封信在最后才写出来。

    谢谢天涯网友支持

    作者:岁月一笑 时间:2005-03-22 17:05
    大哥是我给他的称呼。
    那晚,他跟我说:你很少上网。
    我说:是呵,因为妈妈不喜欢我总是上网,她鼓励我出外交友,所以我不敢总是呆在电脑房中。
    他说:在庭院中长大的孩子永远都只能看到头顶四角的天空,没有外面变幻莫测的世界,有的只是风平浪静。如果我是你的父亲,也会这么做的,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太安静了,你应该多出去走走。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我说:我没有父亲,也不是孩子。
    他说:对不起。
    我说:没什么!
    我又说:你很老吗?为什么在我面前总是装成一副长者的模样?
    他说::)!分特(晕倒),我今年才三十一岁,不过心理年龄已经四十五岁了,或者可以做你的父亲,有没有测过这个……
    随后他给我一条网址,我打开,是测心理年龄的。
    他又说:跟年轻人聊天真好,我又感觉自己小了一岁。
    我问::),是变成三十岁还是四十四岁。
    他说::),四十四岁。
    我笑说:你别将自己说老了,跟你聊天,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你已经有四十四岁了,在我心目中,你神采奕奕,思维敏捷,待人和蔼,为人真诚,思想深刻,颇有内涵。就像一位大哥哥。
    他说: :),你这样夸我,我都快汗颜了。
    我说:我这样夸你,你是否应该当我的大哥?
    我又说:我是个独生女,没有父亲,也没有大哥,从小到大,我都渴望有一位关心我呵护我的大哥,让我感觉到家中男性亲情的温暖,你愿意做我的大哥吗?那怕网上的也行。
    他说:你都这样说了,我若拒绝,岂不是太不近人情。
    我欣喜若狂:那你愿意了。
    他好像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
    他说:既然有了一位网上妹妹,那么应该知道这位妹妹的姓名了吧?
    我说:我叫何宁。
    他说:人如其名,我可以想象夏日的荷花在宁静地绽放着,无怪你的网名叫荷之梦。
    就这样,我有一位网上大哥,以后每次上网,我都叫他大哥。
    大哥,一个很温馨的词,我喜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岁月一笑3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7天 / 跨度268天】
    • 开贴:2005-03-17 13:44
    • 更新:2005-12-10 17:00
    • 阅读:13450 回复:1359 楼主:248
    • 字数:约12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