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等宫女一心想离宫,谁知一不小心跟妖孽男看到了一场活春宫《九重春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2
    简介:

    一个是温润如玉的十三皇子,一个是阴晴不定的锦衣卫都指挥使。
    一个许她出宫,迎她入府,却不教任何猜透他的心思。
    一个步步紧逼,与她生死,一柄绣春刀手握生杀。

    储位之争,皇权之夺,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她身世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只道那年风光正好,他执手为她描眉,亲手送她上断头台。
    她嫣然轻笑,回眸间如花绽放。

    等到繁华落尽,谁人犹记耳边语:
    待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
    待我了无牵挂,随你浪迹天涯。

    蹉跎前世几多缘,此生只为你一眼,愿错过繁华三千。
    ————————————
    看一场九重高阁上的春华绽放……





    一声惊呼,千寻从床榻上惊坐起身,整个人大汗淋漓,“又是这个梦!”
    “阿寻,你又做梦了?”南心从外头端着洗脸盆进来,“擦把脸,该你去值夜了。昨儿个瑛贵人染了风寒,守夜的时候记得当心点。”
    千寻擦了脸,而后看了看外头的天,无星无月的泛着寒气。她小心翼翼的穿上棉坎肩,拢了拢衣襟便接过南心递上来的灯笼,“那你休息吧。”
    说着,千寻便拎着灯笼出门。
    身为三等宫女,守夜是件苦差事,尤其是雪后天,外头冷得牙齿打架,但却不能擅离职守。万一小主出了事,她们就是第一个遭难的。
    所幸还好,过了除夕夜她就满二十岁,就可以走出宫闱回家过最平淡的生活。这日子,会很快很快。
    千寻端坐在琉璃阁外头的台阶上,灯笼放置身旁。
    漆黑的夜里,无星无月,早前下过雪的院子因为雪光反照,虽然有些亮堂,但依旧格外清冷。一侧的小德子已经靠在廊柱处眯了眼睡着,千寻拢了拢衣衫没敢睡。
    瑛贵人染了风寒,他们两个值夜的断不能全部睡着。
    嘴里哈着白雾,千寻缩了缩手。
    近来总爱做那个梦,梦里满是鲜血和惨叫声,真实得教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3
    身后忽然一声惊叫,千寻撒腿便朝着琉璃阁寝殿跑进去。那声音分明是瑛贵人的,可别出了事才好。
    小德子被惊醒,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寝殿。千寻喘着气掌灯,瑛贵人坐在床榻上,美丽的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在千寻看来,是一种惊惧到极点的扭曲。
    “小主?小主?”千寻连唤了两声,眼底愈发的担虑。
    良久,瑛贵人才回过神,抬手便是一记耳光扇在千寻的脸上。
    千寻一下子被扇在地上,眼前金星四射,还是急忙爬起来跪在地上,“奴婢该死!”
    瑛贵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去……去把殿内所有的烛台都点上。以后琉璃阁不许熄灯,否则本主就扒了你们的皮。”
    跪退着,千寻急忙将整个琉璃阁的蜡烛都点上,顷刻间寝殿恍如白昼。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3
    瑛贵人贴身婢女巧音,琉璃阁的一等大宫女快速走进来,二话不说便推开了千寻,力道之大险些将千寻推翻在地。
    “去宫道跪着,净惹小主不痛快。”巧音代发号令,千寻虽然有异议,但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出宫回家,凡事能忍就忍。
    “是!”千寻低低的回答。
    脸上刺辣辣的疼,千寻跪在宫道上,冰冷的雪地里让人冻得浑身发抖。
    天亮的时候,宫道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用嗤笑的眼神看着跪在琉璃阁门前的千寻。千寻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嘴脸,脸不红心不跳的跪着不动。
    琉璃阁内突然传出巧音歇斯底里的叫喊。
    那声音尖锐刺耳,让千寻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
    坏了,出事了!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3
    等千寻一瘸一拐的进了琉璃阁寝殿,如五雷轰顶般怔在原地。床榻上的瑛贵人双目怒睁,七孔流血。
    心里咯噔一声,千寻攥紧了拳头。小主遇害,现下别说出宫,只怕她这条命保不保得住都是个问题。怎么办?
    琉璃阁外,马蹄声响彻整个宫闱。
    千寻骤然回头望向大门外。
    为首锦衣卫都指挥使——楼止,一袭红衣妖娆万千,金丝蟒袍绢绣着祥云暗纹,身后一队飞鱼服、绣春刀的锦衣卫随行。
    锦衣卫得皇权特许,有先斩后奏之权。楼止更得皇帝亲眼,常伴君前,手握生杀。 千寻不敢抬头,与琉璃阁所有奴才一起跪在那里,“参见都指挥使。”
    楼止翻身下马,红色蟒袍被风吹得呼啦呼啦的响。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4
    “昨儿个夜里是谁守值?”楼止问。
    千寻不敢抬头,却听见巧音锐利轻颤的声音,“是千寻。”
    话音未落,千寻便觉得有一道冷冽的光从顶上落下,不由的身子微颤,屏住了呼吸。
    巧音继续道,“昨儿个夜里,千寻擅离职守,小主责罚于她,许是她心生不忿,所以回来对小主下毒手。奴婢当时被打晕,醒来后,小主就……”
    “千寻何在?”他的磁音低沉而绵长,千寻倒吸一口冷气,终于迎上那双微微眯起的凤眸。
    这是一张雌雄难辨的倾世容颜,长眉入鬓,眼大而眼尾斜飞,诡美如狐。深黑色的瞳仁没有一丝光泽,宛若来自九幽地狱,只一眼便足以蚀骨吸髓,让人永不超生。
    一眼惊心,再一眼攻心。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4
    “奴婢千寻,参见都指挥使大人。”千寻跪在那里,极力保持镇定。
    世人皆知锦衣卫的规矩,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人。
    千寻不知道再多的辩白都无补于事,反倒欲盖弥彰。所以她干脆不辩白,在楼止这样杀伐决断的人面前,越慌乱就越生疑。
    “千寻,你有何话说?”楼止冷睨她一眼。
    千寻跪在那里,极力遏制身体的轻颤,“奴婢一直跪在宫道上,并未伤害过小主。大人明察秋毫,奴婢清者自清,任凭大人处置。”
    换做旁人早已跪地求饶,然千寻这番镇定不由的让楼止眯起了狭长的凤眸。
    “还真有不怕死的。”楼止长袖轻拂,“让所有人都进来。”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5
    千寻深吸一口气,脑子里飞快掠过昨夜的一切,企图找寻蛛丝马迹。她该怎么做,才能洗清自己的清白?
    瑛贵人乃是皇上新宠,可谓荣耀无比,谁敢对她下手?
    是早前得罪了瑛贵人被当众推下荷池的蓝美人?还是因为瑛贵人上位而失宠的欣嫔?蓦地,千寻愕然发觉自己的指甲缝里似乎有些奇怪的粉末,心头忽然一惊。
    这是……
    千寻攥紧了拳头,尽量不让人发觉手中的异样。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5
    “谁是管事?”楼止坐下,也不去看众人,反手抽出绣春刀不紧不慢的擦拭。
    言罢,琉璃阁大太监王贵和巧音爬着跪在楼止跟前,狠狠磕了头。
    “奴才王贵,参见指挥使大人。”王贵跪在那里。
    “昨儿个夜里可有什么异常?”楼止语速平稳,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千寻稍稍扭头去看,王贵的额头满是冷汗。听得王贵轻颤道,“没、没什么异常。”
    “哦?”楼止尾音拖长。
    千寻陡然瞪大眸子,看见他手中的绣春刀快速划过王贵的眉心。寒光掠过,一声闷响,王贵瞪着那双乌眼珠子死不瞑目。
    宫人们瞬时都慌了神,还有些胆小的宫人开始嘤嘤啜泣。
    千寻的身子微颤,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越发握紧了自己的手。
    耳边是楼止淡漠如茶的声音,“废物。”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6
    千寻何尝不明白,楼止是杀鸡儆猴。如果凶手真的在这里,许是会吓破胆。便是这群宫人,有了王贵做例,还有谁敢藏着掖着。
    “大人饶命,昨儿个夜里,委实没有什么异常。”巧音颤抖得厉害,“若说真有异常,那便是小主惊梦,后又责罚了千寻。”
    千寻垂下眉睫,脸上没有半分慌乱。
    “大人,奴才想起来了,昨儿个夜里千寻还跟奴才抱怨,说是小主如此苛待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小德子战战兢兢的补充。
    “大人,大人,奴才们委实冤枉。”一殿的奴才都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楼止慢慢的擦拭绣春刀,“千寻,又是你?”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7
    冷笑了一声,千寻昂起头,长长羽睫遮去眼底精芒,“奴婢没有。”事到如今,她已百口莫辩。
    巧音摆明了要推她出去,唯有这样,他们这群人才能踩着她的尸体活下去。故而小德子咬她一口,也是情理之中。千寻很清楚,只要楼止再问一遍,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告诉他,她就是凶手。
    因为谁都不想死,然楼止却迟迟没有再问。绣春刀上的寒光倒映着他眸中的锐利肃杀,清浅而凉薄。千寻下意识的觉得,他似乎是在等什么。
    锦衣卫千户应无求端着烛台快速走过来,“大人,在这里。”
    千寻敛了眉色,听见楼止微凉的声音,“把手伸出来。”
    她稍稍迟疑,楼止冰凉的绣春刀已搁在她的脖颈上。千寻徐徐昂起头看他,她看见他挽唇冷冽,“怎么,要本座帮你剁下来?”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8:58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千寻知道,怕是有人早已设了局,自己此刻难逃一死。
    但她岂能束手就缚,突然行了大礼,“奴婢甘愿赴死,请大人成全。”
    楼止定定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女子,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眉色一沉,绣春刀归鞘, “带走。”
    千寻沉沉的闭上眸子,没有当场被杀,算不算一种幸运?
    只是到底是谁要杀瑛贵人?而又早早的将一切算计在她身上?起身的瞬间,千寻佯装不经意,嗅了嗅指甲里的东西。
    是七星海棠!宫里怎么会有七星海棠?到底是谁在嫁祸她?
    被押出琉璃阁的时候,千寻听见锦衣卫高喊,“大人有命,事情未查清楚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琉璃阁。众人不得离开大门半步,违者格杀勿论。”
    在皇宫里还能明目张胆的动用“格杀勿论”四个字,除了楼止,别无二人。
    那么她呢?
    然最直接的问题是,接下来她该怎么做?逃得了楼止的绣春刀,如何逃得了刑狱大牢?
    谁人不知,进了锦衣卫的刑狱,就等同九死一生。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9:00
    刑狱之中,铁索森寒,阴冷的风从人的脊背窜起直接涌入心窝。那种鬼哭狼嚎的呼啸,让千寻入坠地狱,宛若有刀子慢慢破开胸腔,血淋淋的掏出她的心来。
    千寻一个趔趄,浓郁的血腥气顿时扑面而来。还不待她站稳,已被人推倒地上。
    近旁囚徒的一双乌眼珠子,陡然被挖出,血淋淋沾着灰尘滚落在她眼前,近在咫尺死死盯着她。千寻一下子从地上弹坐起来,面色霎时惨白如纸。凄厉的哀嚎响彻整个刑堂,千寻只觉有一股冷意从脚底心窜起,霎时席卷全身。
    “千寻?”一声冷喝。
    千寻骤然昂起头,迎上应无求冷笑的面孔。
    应无求官至千户,是锦衣卫的二把手。
    “是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撬开你的嘴?”应无求站在千寻跟前。
    千寻摇着头跪在地上,“奴婢无罪可招。”
    她心里清楚,到了这里,熬得过大刑的,许是能过这生关死劫,否则……要么行刑而死,要么熬到他们找到真凶为止。
    锦衣卫三百六十六道刑具,任谁也是熬不过的。
    但来了这里,她没有退路。
    招必死,不招等死。
    千寻只能选择后者。
    应无求冷哼一声,“上刑!”
    在这里,死人嘴里也能掏出供词。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9:00
    千寻的身子一颤,十指已经上了夹棍。她想挣扎,却被人死死按住了双肩。钻心的疼痛从指骨处传来,千寻咬破了唇愣是没吐出一个字。
    指骨处有鲜血涌出,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眼泪不断的滚落,冷汗打湿了衣衫。疼,钻心的疼,骨头被夹棍挤压,那种筋骨欲裂的疼痛让千寻晕死过去。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千寻一个激灵,“嘶……”
    十指钻心的疼痛抽干了她所有的气力,她倒伏在地,无力的睁开眼睛。
    应无求的脸在她的视线里无限放大,她看见他眼底恶魔般的颜色,“到底是谁指使你杀了瑛贵人?你与瑛贵人到底有何冤仇?”
    “那就请千户大人,自己去查。奴婢……招无可招!”千寻奄奄一息的倒伏着,冷水混合着冷汗,让她剧烈颤抖。
    “还敢嘴硬!”应无求冷厉,“把琉璃阁的人一个个审过去,我就不信,你还能硬到底。”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 时间:2014-11-18 09:01
    有人拿着沾了辣椒水的皮鞭往千寻背上抽去,千寻抱着头死咬着唇,鞭子落在身上,辣椒水瞬间沿着血痕钻入身体。那种被撕裂般的剧痛,让千寻止不住在地上翻滚。凄厉的喊声在堂内回荡,只换来一众麻木不仁。
    千寻只觉脊背上如千刀万剐般的剧痛,衣衫被鞭子抽裂,浑身上下几乎体无完肤。
    外头传来清晰的脚步声,鞭子骤停。
    千寻躺在那里,身子被冷汗浸湿,微弱的视线里只见一抹炽热的红。
    眼前一黑,千寻的眼眸重重闭上。
    楼止盯着千寻脊背上的那个印记,披风突然覆在千寻身上,遮去她所有露在外头的肌肤,回眸间目光极冷,“谁说用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棵草的神话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9天 / 跨度174天】
    • 开贴:2014-11-18 08:52
    • 更新:2015-05-11 18:33
    • 阅读:30968 回复:2049 楼主:1782
    • 字数:约53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