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二手剩女奇恋记——小说《你好,糊爱》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36
    内容梗概:
    男主角石磊磊原是一知名记者,一次暗访中与一桩贩毒案搅在一起,被报社除名。流产的妻子也离他而去。落魄的石磊磊开贸易公司度日,并收养了女毒贩女儿。
    女主角葛蔓蔓原是知名外企经理人,丈夫攀上一富婆去美国甩了她。感情遭重创的葛蔓蔓守着儿子,一直懒得相亲,恋爱,愤然辞职后当上了酒吧女老板。
    两人偶然相遇相识,石磊磊的女儿叫葛蔓蔓妈妈,葛蔓蔓的儿子叫石磊磊爸爸,可他们不但不认为彼此是恋人,甚至否认存有好感,不停地打嘴仗,较劲,较真,上演一场二手“剩人”的奇异恋情。
    为弄清被陷害的真相,石磊磊不顾一切追查下去,结果却令他无语泪流。因为和石磊磊欲说还休的关系,葛蔓蔓也卷入麻烦中。为了保护葛蔓蔓,石磊磊最后与杀手同归于尽,而此时葛蔓蔓正在与另一个钻石级剩男举行婚礼......




    《九歌.山鬼》:“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题记




    葛蔓蔓的心情不错。
    这家号称福州最好的鲍鱼酒家果然名不虚传,满满一桌的菜,色香味俱全,拿起筷子之前,已经让眼睛和鼻子好好享受了一回。还有对面坐着的这个叫石磊磊的男人,居然穿了一件有型的白衬衫,头发也打理了几下,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很是精神。
    石磊磊举起酒杯,笑呵呵地说:“葛总,干一杯,以后你们公司还需要饮料、水什么的,尽管说,我不会看着你们大热天干渴着的。”葛蔓蔓最讨厌别人喊她总啊总的,白了他一眼,没举酒杯,而是大快朵颐起来了。
    石磊磊一点也没有自讨没趣的意思,自斟自饮,看着葛蔓蔓吃,说出来的话更气人了:“慢点吃,别噎着。我告诉你啊,这顿饭我是咬牙跺脚把大腿掐青了才请的,不能白吃,以后得给我介绍几单业务.....”
    葛蔓蔓知道他又在过嘴瘾,没理,埋头吃,等吃到喘时才停下筷子。奶奶的,五头吉品鲍味道就是不一样啊,葛蔓蔓偷偷地吐口气,惬意地看看包厢窗户外的街道,被正午烈日晒得好像变了形,痛苦地升起袅娜热气,八月的福州,咳,已没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它的热了。葛蔓蔓再打量古典雅致的包厢,坐在这样的地方,吹着中央空调吃美味,不能不说是人生一大乐。
    葛蔓蔓很享受,便朝对面的男人笑笑。石磊磊也笑,突然像嗑粉人发现毒品似的,死死地盯着葛蔓蔓看,像钉子一样地盯着。葛蔓蔓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心里骂死男人,没见过美女啊。
    很快,葛蔓蔓发现自作多情了,因为石磊磊已经冲到她身后的窗户边,朝外面人行道吼:“高压郭!”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0
    葛蔓蔓莫明其妙,又不做饭,要高压锅做什么?石磊磊转过身,对葛蔓蔓说:“车钥匙,快!”
    葛蔓蔓一头雾水地看着石磊磊。石磊磊急得暴跳如雷,两眼不知是冲动还是喝了酒,都已经充血了,几乎是咆哮着说:“聋啦,把你的车给我!”
    凭什么对我大吼大叫的?葛蔓蔓很生气,打心里不愿意,手却不由得拿出了车钥匙。石磊磊一下抢过钥匙,刷地冲出了包厢,又折回来,扔给葛蔓蔓一个钱包,然后又夺门而去,把门摔得砰砰作响。
    葛蔓蔓愣愣看着门,不知道这男人哪根筋搭错线了,等反应过来时,已是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王八蛋,本姑娘出来吃饭,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居然敢这样对我,还有没有国法了?葛蔓蔓抓过空酒瓶想扔到窗外,不妥,拿过小巧的茶壶要砸地板,也不妥,左看右看,气只有洒到钱包上,一把扯开,里面有不少钱,便叫:“服务生,点菜!”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2
    小说标题和内容梗概修改了一下,感觉比较到位了一些。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3
    进来的点菜员看桌上的菜,很困惑,葛蔓蔓瞪了他一眼,说:“挑贵的点。”点菜员说相声般地一口气报了十几个菜,葛蔓蔓说每样上一份。点菜员陪着小心说,能吃完吗?葛蔓蔓又瞪他,他摇着头出去了。四个服务员端着一张桌子进来,把新点的菜排得满满当当的。
    葛蔓蔓从没吃过两张桌子拼起摆菜的饭,自觉很有创意,气才平了。只是菜忒多了,她自己看着也傻眼,只好拿起电话打给林静,问她吃饭没。林静说,没呢,刚改完考卷。葛蔓蔓说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林静说,这大热天的,算了。葛蔓蔓说我这里还有一盅大鲍鱼闲着呢,然后报出这家酒家的名字。林静马上改口说,我就过来,手机啪的给挂了。
    葛蔓蔓摇头笑了,都说打动男人得先打动他的胃,其实女人的胃何尝不一样贪婪和精明?林静是葛蔓蔓的高中同学,在福州一所重点中学当老师,当年同窗时关系不算太好,结婚后还一度没了联络,这几年却交往密切,因为彼此都离了婚,同病相怜。和葛蔓蔓不一样,林静是生不出孩子被老公甩的,她说她和老公一再检查过,身体没一点问题,就是造不出人来,让国医堂的老中医也百思不解。因为这个,林静受尽婆家的各种歧视,终日以泪洗面,不想离婚后,这个弱点却摇身一变为核心竞争力,追林静的男人都可以塞满一公交车了,而且争着上车的还络绎不绝,这让林静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一再念叨“没拖油瓶的离婚女人真好”。别的女人被丈夫抛弃后是形容憔悴,可她却相反,容光焕发,丰腴的身子日见神采,这让葛蔓蔓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感慨人生的荒唐。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5
    等林静过来时,葛蔓蔓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这个质地不错的男式钱包,想象着里面厚厚一叠钱蒸发后那个死男人面如死灰的熊样。想到这,葛蔓蔓彷佛报了刚才被吼的一箭之仇似的,得意地笑了,哼,跟本姑娘斗,有你哭的时候。钱包夹里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年轻女子站在宽阔的田野放声歌唱,风把她的长发吹起,很有意境。气质真好,是他太太吧,可惜可惜,这样的女子嫁给他,就像冰淇淋圆筒掉进街边阴沟污泥里,暴殄天物呀,葛蔓蔓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比喻感到无比满意。另一张照片更是让她眼睛一亮,一个天使一般的可人小女孩,小小年纪就楚楚动人了,只是她和年轻女子长得不像,跟石磊磊更是不沾边。这是怎么回事?葛蔓蔓眉毛一动,有了解释:一定是死男人在外面的私生女,生了也就生,还好意思秀照片,有没点公德心?
    这番恶作剧石磊磊后,葛蔓蔓感到无比快意,之前的气愤去了十之八九了。林静也敲门
    进来了,看到两桌子的菜,嘴巴张成了O形:“蔓蔓,你的追求者也太过分了吧,有这么铺张浪费的吗?”
    葛蔓蔓说:“ 什么追求者,认识而已。” 林静说:“谁信,刚认识就把钱包都给你了,这是他的钱包吧?”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7
    葛蔓蔓不说话了,越说只会越招致林静的盘问,刚才那一幕自己都不知所以然,怎么跟她解释?好在林静的注意力完全被菜吸引过去了,操起家伙大吃起来,一副饕餮的景象,换作一般人,有谁会把面前的她跟学校里文静温柔的林静老师联系起来?所以,所谓的淑女,在葛蔓蔓看来,就如化妆品整出来的中年女生之腮红,只是给外人看的而已。
    现在轮到葛蔓蔓提醒林静慢点吃,别噎着了。林静点头,筷子却一点不减速,突然嘴含着美食尖叫:“完了,完了。”
    葛蔓蔓被吓了一跳,问怎么了。林静说:“我正在减肥呢,这顿大破荤戒,不完蛋了!”葛蔓蔓苦笑不得,这些人怎么了,一个比一个神经,她安慰林静说:“没关系,海鲜不长膘的。”林静苦恼:“我不像你,生完孩子反而更苗条,我这身子呀,只要一碰荤就像面粉发酵似的。”
    葛蔓蔓说:“圆润有什么不好的,很多男人就喜欢你这一型号呢。”为了增强自己论点的说服力,葛蔓蔓胡诌着:“前两天,我在纽约时报电子版看到一篇文章,说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学者联合调查发现,在国际时尚界,骨感已经严重OUT了,铺天盖地席卷全球的是中度肉感,就像你这样子的。林静,你多幸福,一不小心走在国际时尚的前列了。”
    “这样啊,那太好了。”林静放心了,继续她的饕餮午餐。她一脸天真地相信的样子,让葛蔓蔓感慨,头脑简单一点,快乐成本就低一点,这有什么不好的?不像自己,已经很难轻易相信什么了。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48
    两人尽情地吃,还是搞不定两桌菜,林静呼来两个经常喝茶的茶友,也是从婚姻里滚着出来的女人。四个离婚剩女吃得不亦乐乎,场景甚是滑稽,这两个女的又特叽喳,娱乐花边,服饰打折,说得头头是道,典雅的包厢硬是吃出了夜间大排档的热闹,咳。葛蔓蔓坐着喝茶,看她们叽歪。
    她们先聊全民话题——房价,然后直奔主题说到相亲了,说福州两三家报纸都在热炒类似全城热恋的相亲会,不少剩男剩女一天要赶几场活动,像当红明星拍电影一样,好玩得很。林静侧过头问葛蔓蔓:“蔓蔓,你怎么都不参加这些活动呀,我参加了好几次,发现里面真有不少有财有貌的好货哦。“葛蔓蔓这才记起,热衷相亲会是林静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了,拿她的话说,就是淘宝网上淘衣服都要多逛几家,更何况这是决定后半辈子幸福指数的人生大事,自然要多撒网,尽可能发现性价比最好的“硬通货”,然后瞄准了下手。
    葛蔓蔓知道这个全城热恋活动,刘姐的缘分婚介所就和一家报社推出“今晚有缘”相亲会,刘姐都邀请了好几次,可葛蔓蔓一直以工作忙为由推托。其实不忙,而是不感兴趣,在葛蔓蔓看来,那些活动不过是披着一块温情面纱的菜市场而已。林静接着问:“要不要我帮你报名,咱们四朵金花一起闪亮出击?”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50
    葛蔓蔓:“再说吧,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林静同情地看着葛蔓蔓:“你呀,不谈恋爱,又不多和男人交往,何苦,身子都要生锈了!”那两个女的一旁吃吃地笑。
    葛蔓蔓不想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讨论这个问题,便指着桌上的菜说,这些吃不完的,要不打包......
    四人 脑满肠肥地出了酒家,两个女的一再感谢葛蔓蔓的盛情,葛蔓蔓客套几句,想花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人情,世上爽事莫过于此了,石磊磊,你个王八蛋,这回让你当定史上最冤的冤大头。
    林静一点不客气地拎着打包袋上了她的QQ,摇下车门对葛蔓蔓说:“记住,全城热恋!”然后一溜烟不见影。葛蔓蔓惦记起车了,这可是她被他人视为事业成功重要标志的爱车啊,更重要的是,它是和儿子亮亮不可或缺的沟通平台,只有载着亮亮在江滨大道兜风时,他才会露出笑容不停说话。
    葛蔓蔓打石磊磊的手机,没接,再打,还是不通。葛蔓蔓担心了,这王八蛋该不会把自己的爱车大卸八块或转手变卖,之后逃得无影无踪吧?葛蔓蔓正急着,手机响了,赶忙接起,却是公司前台的电话:“葛经理,快回来,王总急着找你。”
    这土鳖又有什么新花样?葛蔓蔓很不情愿地拦辆的士往公司赶。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51
    福州环球广场,某世界500强公司驻福建分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在电话里很不满地说:“Why,Why,Why,葛经理还没回来?”前台说:“王总,已经打两次电话了,葛经理开车过来需要一点时间。”王总说:“再打,再打。”
    葛蔓蔓接到第三个电话时,人已经到公司门口了,问前台究竟什么事,催命似的。前台说不知道。葛经理敲门进去,还没开口问,王总啪的把一瓶喝了一半的饮料放在桌上:“MS葛,这饮料有问题。”
    葛蔓蔓一看,这不就是刚从石磊磊那进的货吗,自己都喝好几瓶了,口感很好,没问题呀。王总接着说:“这种饮料市面上卖三块五人民币,批发价,我打听过了,一般也要两块七八,可你报上来的帐单却只要一块五,为什么这么便宜,里面肯定有猫腻。”
    买低不买高,这是老娘的本事,我又没从中吃回扣,还替公司省了钱,不说功劳,还故意找碴,FUCKYOU!葛蔓蔓差点脱口而出,要深度问候死胖子的妈,但还是忍住气,解释说供货的贸易公司是合法经营的公司,还有正规发票,质量上是有保证的。
    王总说:“N0,NO,你们大陆的食品安全是很那个的,我只喝了半瓶,就觉得肚子不舒服。”葛蔓蔓问要怎样才能证明它没有问题,王总说要提供这批饮料的出厂凭证,而且不能是复印件。
    考,这是赤裸裸的刁难。
    作者:望桉 时间:2011-02-22 00:52
    葛蔓蔓说:“好吧,我向供货商要就是了。王总,还有什么事吗?” 王总说:“葛经理,这大中午的,不在公司,跑哪去了?你是公司资深中层经理人,要以身作则遵守公司纪律,Understand?”
    葛蔓蔓冷笑道:“王总,公司规定下午上班时间是2点30分,可现在还不到两点。”王总被噎住了,挥挥手示意她出去。葛蔓蔓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因为赶着打的,职业装都湿透了,中午这段鲍鱼大餐带来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葛蔓蔓想大喊大叫,骂人,砸东西,她将脚下的皮鞋远远甩到一边,烦躁压抑地坐在办公椅子,喘着粗气。
    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葛蔓蔓在这家知名外企的地方公司上班已经四年了,虽然辛苦,但心情舒畅,可自从半年前原来的老总美国人爱德华调走,来了现在这个新加坡籍的死胖子后,一切都变了,每一天都如在地狱煎熬。死胖子心中的小九九,葛蔓蔓其实很清楚,无非是想通过逼走自己这个“元老”以树威,然后让他的人上位。按葛蔓蔓的性格,哪会受这窝囊气,早就把辞职信扔到死胖子桌上扬长而去了,到如今之所以还委曲求全,并非像林静说的舍不得这家外企丰厚的工资,每年国外度假一次、出差住五星级酒店等福利,而是不愿意再让父母担心,和亮亮爸爸的婚变已经给二老重创,葛蔓蔓怎忍心再让他们不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望桉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0天 / 跨度153天】
    • 开贴:2011-02-22 00:36
    • 更新:2011-07-25 17:13
    • 阅读:137300 回复:549 楼主:231
    • 字数:约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