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那些所谓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内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auMoo 时间:2015-01-06 17:47
    本文最早发于天涯杂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惹怒了斑竹,给我来了个扎口,所以借舞文宝地再次发帖,希望各位斑竹高抬贵手。。。
    其实写这个文的初衷非常简单,就是告诫大家要远离赌博和远离高利贷,真没别的意思,因为本人在现实中见了太多太多因为赌博倾家荡产的人了,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我的帖子,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
    作者:LauMoo 时间:2015-01-06 17:47
    吃喝嫖赌抽这五样嗜好一直被中国人认为是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最快的捷径,针对嫖赌抽来说吃喝还算比较轻的,我爸曾经跟我说过,一个人一旦沾上嫖赌抽那基本上就无药可救了,记得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在我家玩跑得快,最后手里剩几张牌就输掉几毛钱,那天我爸下班早,看见我们在客厅玩牌没说话就去屋里睡觉了,等朋友们走了之后我爸板着脸问我赢了输了,那天我手气不错,一下午赢了大概有几块钱,我特高兴的跟我爸说赢了,还从兜里把赢的钱掏出来数,没想到我爸一脚便踹了过来,没等我反应过来抬手便打,边打边骂“我让你赌钱”
    挨的那顿打至今我还记忆犹新,足足打了我有十来分钟,我爸也累手都打肿了累的气喘吁吁,事后我爸给我讲了我太爷爷因为玩牌输房输地,卖儿卖女的故事,几年前我爸几个外地的战友来北京旅游,我陪着他们逛后海的时候我爸指着一个气派的四合院说:
    “你看那个院子,如果你太爷爷当年不赌博的话,那个院子现在就是咱们家的”
    我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其实和赌博关系并是太大,但是也或多或少的有些关联,可以说这些人就是我的客户,我的衣食父母,前几天我看了一篇社会新闻,内容就是说某地黑社会替债权人收债,逼死债务人一家三口,看完后心里特别不舒服,想起了前几年我在担保公司工作时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我觉得很有必要写出来,其目就是给正准备向投资担保公司借钱的人提个醒,担保公司的钱能不碰尽量别碰,闲话少说,开始。
    作者:LauMoo 时间:2015-01-06 17:49
    交代一下本人的背景,本人北京人,北京一所二本金融系毕业,上学时晃晃悠悠的混了四年,勉强拿到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当初我学金融就是听了父母的建议,我父母都在同一家国有银行工作,他们原本打算我大学毕业后直接让我进入银行工作,可是我毕业那年正好赶上金融危机,银行往外清人还来不及呢,外面的人进去更是难上加难,就算我父母是银行的双职工都不行,那段时间连我爸妈这种工龄30年以上的老员工都像业务员一样求爷爷告奶奶的出去厚着脸皮拉存款,一来二去我工作的事也就搁置了下来,出去找工作也都不尽人意,要么离家太远要么挣的太少,再加上那段时间整体经济形势不好毕业半年多也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有一天我爸好像找他们之前退了休的信贷部一个老领导办事,聊起了我,那个老领导思索了一会说我可以去他儿子开的投资担保公司工作,也算是和我的专业对口,我把思索了一会就替我做主答应了下来,我就这样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踏入了这个行业,我爸晚上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内心还有点小期待,毕竟这也算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
    我对我爸之前的那个老领导有一些印象,我所就读的小学就在我爸他们行旁边,中午我老去我爸单位找他吃饭,所以我爸的同事领导什么的都比较熟悉,我记得那个老领导戴着一副眼镜,上衣口袋里总是装着一支钢笔,还教过我解方程,反正就是挺和蔼的一个老头,去工作的头一天晚上我爸唠唠叨叨的嘱咐我一晚上要努力工作虚心学习之类的话,第二天我一大早的来到了那家公司,公司还没开门,玻璃本上插着一个巨大的U形锁,我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等来一个公司的第一个人,也就是公司的前台,公司里的同事都叫她花姐,具体因为什么叫她花姐我直到现在也不清楚,我们现在还有联系,几个月前花姐和老公结婚了,两个人在燕郊贷款买了套房,现在花姐在一家贸易公司做现金出纳。
    花姐看到我之后边开门边问我是办业务还是找人,我说找他们周总,花姐张了个哈欠让我去里面等吧,我跟着花姐进了公司,她给我用纸杯倒了杯水后让我坐在会议室里等一下,她给周总打电话,花姐出去后我环顾四周的观察了一下整个公司,和我想象中的投资公司完全是两个概念,我感觉从装修风格上倒是像一个暴发户开的贸易公司一样,从公司门口摆放的财神就能看出来周总十分迷信,大约等了半个多小时后睡眼惺忪的周总才赶到公司,周总把我叫到办公室简单的问了我一些东西之后便说等一会风控来了让我跟风控干一段时间,先了解一下整个行业,慢慢熟练了再说。
    所谓风控在现代经济管理学中是指控制企业财务损失风险,可以理解为风险控制,公司的风控是个30多岁的胖子,公司里都跟他叫老杨,是老板的小舅子,直到现在我一直认为老杨最适合做的就是风控,这厮满脸横肉,跟人说话的时候就像审犯人一样,起初我对老杨并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和此人说话稍有不满意就会掀桌子抽我一顿一样,当天周总和老杨交代了一下我的情况后老杨便面无表情的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跟我说了一下风控的基本职责,说白了就是观察借款人,和他闲聊看他的借款用途是否明确还有是否有正当的还款来源,老杨说这活儿看似简单,其实复杂,如果看人不准的话账可能要不回来,另外我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公司找银主,所谓银主就是手里有大量闲置资金的人,并且肯把手里的闲置资金放在我们公司,公司按月给银主一分五(1.5%)左右的利息,我们再把银主的钱借给需要的人。
    去公司的第一天上午我便把公司的基本业务都了解了个大概,基本来说公司主做两种业务,一种为质押一种为非质押,质押的月息在3%上下,一般质押物也就是京牌车和北京的房产,非质押也就是传说中的高息借款,如果还款途径明确并且能找到担保人的情况下月息从10%——30%不等,我问老杨无抵押的人跑了怎么办,老杨咧嘴一笑说:
    “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跑”
    作者:LauMoo 时间:2015-01-06 17:51
    后来我才直到老杨这句话说的并不夸张,此为后话,稍后再说,下午的时候公司便迎来了一个林总的客户,周总的朋友介绍过来的,据说此人名下房产有十来套,都是自己早年开红木家具厂时买的,林总在周总办公室聊了有几分钟便被周总打发到老杨这屋,一进屋林总便显出一副焦急的样子,并且一再追问老杨下午能不能放款,据林总说由于自己儿子前一天玩牌输了将近100万,之后借了100万高利贷翻本,结果100万又都赔了进去,到了今天100万已经涨到了120万,如果今天还不上的话明天就会涨到150万,老杨听他说这件事的时候手里不停的摆弄着林总带过来的房本,听林总一口气的把事情讲完他问林总:
    “你需要多少钱”
    林总急迫的说:
    “150”
    “多长时间?”
    “最多3个月”
    “还款来源呢?”
    “我手里有一大批红木原料,赔点钱处理的话很好卖的”听林总说完老杨摸着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过了一会把房子递给我说:
    “小刘,你去查一下这套房子的市价和评估价”
    所谓房屋的市场价就指的是房屋卖到市场上的价格,所谓评估价就和市场价却完全不一样,影响评估价的有好多种因素,其中和地理位置小区环境楼层朝向等等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说一套二手房的市场价在400万上下,那它的评估价也就是在260万左右,我们的借款额度大概是评估价的8成左右,我迅速的跑出去用电脑查了一下林总这套房子的情况,在09年的时候大概市场价大概在340万左右,评估价为220万,我回到老杨那屋跟老杨说了一下,老杨点了点头对林总说:
    “从公司拿150万没有问题,利息4分,行的话咱们一会就去公证处和建委做手续,做完手续立马给钱”
    林总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我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杨,老杨对我笑了笑,事后我问老杨为什么那么快的就决定借款给他,老杨说首先这是质押,其次感觉林总不像是有什么不良嗜好的人,我笑着问老杨是怎么看出来的,老杨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说这就是经验。
    剩下的事情便进入的流程化,我和公司的业务员陈冬去工证处做借款合同,做强执(强制执行)公证等等一系列的公证,交完公证费后便去房屋所在地的建委去做抵押登记,拿他权证,做完抵押登记后公司通过网银给林总转了144万块钱,林总颇为不解的问陈冬为什么到手只有144万,陈东说按约定是月息4分,打款的时候直接扣除了当月的利息,随后在建委又让林总打了一个收条,这第一单业务算是彻底完事了。
    晚上回到家已经7点多了,我妈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等我回来,坐下后我爸问我第一天工作怎么样,我说还不错,就是在公证处和建委吵得有点头疼,我爸呵呵一笑问我第一天工作有没有什么感悟,我说感觉之前在我眼中的一笔笔巨款在投资公司只是一个数字,我跟我爸讲了今天林总去公司借钱的前后经过,我爸摇摇头砸吧砸吧嘴说:
    “这可比抢钱来的都快啊”
    那顿饭我吃的格外香甜,吃完饭和我爸妈不咸不淡的聊了一会便早早回屋睡觉了,说实话那天我的确是累了,无论是身体还是脑子,我记得特清楚,那天晚上做梦我梦见我把150万借给了一个包装的相当完美的骗子,借出去之后找不到人了,我爸妈被迫把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卖了还债,没想到这个梦最后在现实中真的应验了,不过没有150万那么多,只是20万,我家也没有被迫卖房子,这是后话,以后慢慢说这件事。
    那天和我去建委做质押的陈冬我俩现在还有联系,时不时找个小饭馆出来喝一顿,自从去年周总的公司出事后他便去了另外一家投资公司,现在已经做到了投资总监的位置。
    作者:LauMoo 时间:2015-01-06 17:52
    第二天我和陈冬前后脚到的公司,我到公司的时候花姐正在给财神爷换供果和上香,据花姐说周总极为信命,如果要是发现财神爷面前的供果是前一天剩下的花姐肯定挨一顿臭骂,以至于每天花姐一开公司们就给财神爷上香上饭,公司里一共花姐陈冬我们三个人,我便和陈冬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起来,陈冬说大多数时候早晨周总不会来公司,因为周总晚上得去茶楼那边看着,这点钟一般都在家睡觉,我笑着说一个茶楼能挣多少钱?陈冬像看土鳖一样的看着我,过了好半天才说:
    “公司里大部分钱都是靠茶楼挣出来的”
    周总所谓的茶楼其实只是棋牌室的升级版,之后我曾经几次去那里找过周总,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装修的古香古色有时候还有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大厅里弹古筝,问题就出在大厅四周的8个包房,8个包房每天都有人坐,在里面玩麻将或者推牌九,来包间里赌钱的人或多或少都能喝周总扯上点关系,而周总则从他们的赌资里抽水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拿了水钱的周总必须得保证这些赌徒的安全,要是赌徒们把钱都输了需要钱来翻本,周总则会慷慨的在牌局上把钱抬出去,不过牌局上抬钱的利息并不是按月计算,而是按天计算,一天5%,言归正传十点半左右同事们差不多都来到了公司,老杨在我昨天和陈冬出去办质押的时候不知道从哪给我找了张办公桌,放在了他办公室,以后的两个月里我就和老杨在这个办公室里工作了,也让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奇葩。
    中午吃完单位统一订的盒饭后我便和老杨在办公室里边喝茶边聊了起来,我现在刚刚接触借贷这个行业对什么都新鲜,我爸曾经对我说过,每个行业都有着其自有的潜规则,一旦你掌握了这些规则就可以在所属行业混的如鱼得水,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老杨属于那种面冷心热的人,虽然满脸横肉但是在心底会时常泛起一些小善良,在几个月我和老杨的一次聊天里老杨问我:
    “你记不记得你来公司的第一天那个林总借钱我为什么那么快就给他钱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老杨点了支烟呵呵笑着说:
    “首先房子没问题,其次是周总朋友介绍来的,最关键是人家孩子被高利贷扣着,将心比心我也有自己的孩子,既然一切都不违反公司的规定,那就没必要废话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其实现在想想还真挺后怕,如果那个林总没有他口中所说的那批红木,咱们就亏大了”
    老杨当时说话我瞬间对他有种另眼相看的感觉,长相凶恶的老杨居然有着一颗如此善良的心,至少比那些看似人畜无害内心却无比龌龊阴暗的人要好的多,我始终觉得老杨最后没和周总他们落得一样的下场还是和他好人好报有关系。
    老杨我俩边喝茶边聊,老杨说我没来公司的时候公司里有一神人,此神人姓马,公司同事都和他叫马半仙,说起来马半仙能算得上老杨的半个师傅,马半仙的神奇之处在于他有一双善于捕捉别人内心的眼睛和超强的第六感,之前也是周总的朋友介绍过来的一个客户,据说此人是做皮毛一体生意的,开着雷克萨斯来的公司,穿着也是十分讲究,腋下夹着LV手包,腕子上带着万国手表,来公司借30万的无抵押,月息20%,当时公司的风控是马半仙,问了那人好多问题,包括借款用途还款来源等等都觉得没问题,马半仙已经决定放款了,他把和银行卡绑定的U盾插在电脑上之后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出来,总之就是感觉自己好像遗漏掉了什么,但是他刚才已经说了放款给那人了,又不能反悔,于是马半仙便问坐在一旁的老杨:
    “昨天你们是不是用这张农行卡往外放钱了?”
    当时老杨刚刚接触这行,此前老杨是一名的哥,老杨疑惑的看着马半仙,马半仙自言自语的说:
    “不对啊,我记得明明里面有30多万来的”
    老杨此时此刻好像明白过来了,一拍自己的脑门说:
    “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XXX来这里借了30多万,昨天你没在周总给我打过电话,我就把钱给放出去了”
    老杨急中生智配合着马半仙说道,马半仙无奈的叹了口气对借钱那人说:
    “今天恐怕是不行了,公司无抵押借款账户里没钱了,要不您下星期再说?”
    那人一听瞬间有些失望,但是也没说什么便离开了公司,第二天周总那个朋友便给周总打了电话,问有没有借给那个人钱,周总说没有,那人在电话那边也长出了口气,据周总朋友说此人是一职业赌徒,每日衣着光鲜的在北京各个投资公司骗无抵押贷款,周总听完了也冒了身冷汗,不过所幸马半仙的第六感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避免了公司的损失,直到现在老杨依然不知道马半仙那天到底觉得哪里不对劲,老杨这辈子是不可能知道了,因为半年前马半仙便得了食道癌驾鹤西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auMoo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9天 / 跨度736天】
    • 开贴:2015-01-06 17:47
    • 更新:2017-01-11 23:40
    • 阅读:1778909 回复:13031 楼主:1944
    • 字数:约698千字
    • 图片:2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