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新一代职场小说《刺玫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13-01-26 13:45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作者邮箱fts-100076@163.com qq:290586616


    关于《刺玫瑰》要说的话:
    传奇的时代造就传奇的人物,孕育传奇的故事。当今社会竞争激烈,可写可记的人物和事件很多,但能够引起作者如此创作欲望的只有小说女主角李玉身上发生的事。得知事件的原委之后,作者的创作冲动难以遏制,以致小说完成之后仍不能从中解脱,还想继续创作下去。
    作者试图通过女主角与领导之间的艰难对峙反映一部分人的生活状态,这既包括女会计这样的小人物的艰难挣扎,也包括仪表厂和公司领导这样的强势群体的贪婪阴险。在小说创作的过程中,作者将事件情节作了适当调整,又兼收了许多类似的素材,综合加工出了这部作品。可尽管如此,小说仍保留了事件的基本脉络,并未离题太远。小说中的人物虽不能等同于某一特定的人,但作者坚信,他们身上发生的事在现实生活中一定大量存在着,有着广泛的生活基础和存在空间。
    严格讲来,这部作品既非单纯意义上的职场小说,也非传统意义上的官场反腐小说,所触及的问题已远远超出了职场的范畴,亦与当前的官场反腐小说主流有一定差距。小说既描述了职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也涉及到了官场之间的贪婪腐败和阴暗凶险,并适度触及了普通人的普遍心理,表现了他们在社会生活中的生存状态和行为准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女主角并无反腐英雄那样的主观故意,只是为了生存而力求自保,此为本作品与其他反腐小说的不同之处。因此,这是一部从会计职业入手反映职场凶险,官场腐败,社会复杂,生活艰难的社会小说,一个人只要不与世隔绝,就会同时跻身于职场、官场和社会之中,陷阱和烦恼总会伴随左右。小说不仅演绎了发生在仪表厂范围内的某一个案,还折射着许多社会现象。
    作品虽与当前的官场反腐小说主流有一定差距,但不能认为其格调不高。女主角做了她应该做的一切,相夫教子,安分守己,洁身自好,不贪不淫,这与中国几千年来对妇道的苛求已经十分切合,作品不忍心再赋予其难以负荷的其他使命。试想对于几千万人和几十年努力都难以搞好的国营企业,女主角一介弱女子的力量终究微不足道,要做的只能是自保生计,这一点尚需读者宽容和理解。作者不想通过作品诠释和标榜什么,只想把事件的脉络和对事件的思考告诉更多的人。作者也不想把小说中的人物简单描写为好人或者坏人,是非优劣自有公论。何况小说已经有了一个女主角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被迫走进检察院的结尾,大大弥补了同当前主流思想的差距。
    小说着重表现了女主角与仪表厂及公司领导之间的智慧与耐力的较量,对峙的双方表面上看似温文尔雅,风平浪静,背地里却是剑拔弩张,惊涛骇浪。小说对其他事件的描写也很到位,不管是波澜壮阔的群众上访,还是少数人之间的私下交锋,均充满了智慧与技巧,令人拍案叫绝。小说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真实细腻,尽量以写实的手法把人物的行为和心理如实反映出来,把事件的脉络和细节如实呈现出来,对人物心理的刻画尽量做到细腻真实而符合逻辑,人物的语言也尽量做到生活化,不作过多修饰。
    小说在网上部分连载后很快引起了共鸣,许多读者认为小说写得真实而细腻,是现代社会职场与官场的真实记录,有的干脆将小说称之为现代职场版的《官场现形记》。尤令作者欣慰的是,小说受到了众多会计职业者的推崇,认为小说将会计的处境和生存状态写得很到位,职业特点很浓,情节曲折,耐人寻味。许多会计与作者联系,关注女主角的最终命运,关注故事的最后结局。还有人从国外发来电子邮件,对作者和作品表示支持。
    起初小说只写了上集《对峙》,是作为一个完整的故事交代的。一年之后,仪表厂形势有了诸多新的变化,又发生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事情,刘松年倒台,马小国上台,会计李玉的处境越发艰难。同时,许多读者与作者交流看法,觉得故事意犹未尽,应该修改一下,令小说的情节更为复杂惊险,而且要与主流思想接轨,使故事有一个正面一些的结尾,让贪婪的领导受到法律的制裁,以抚慰女主角心灵上的创伤,也让读者受伤的感情得到慰藉。于是作者又写了下集《对撞》,使故事更加惊险曲折,也更加完整。
    站在作者个人的立场看,女主角是好样的,她活得像个真正的人。对峙的另一方是可耻的,为道德和法律所不容。但从人性的角度分析,对峙的另一方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作者除了为故事的跌宕起伏而震惊,为对峙双方的智慧和胆略而喝彩,不想再多说什么,仁者见人,智者见智,不同的读者看法有所差异。
    需要指出的是,本小说毕竟是经过艺术创作而产生的文学作品,其中的人物和事件并非现实存在着的特定人物和事件,被作者赋予了许多人物和事件的共性,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上集《对峙》故事梗概:
    在一个即将改制的国营企业中,柔弱的女会计李玉因为不能屈从领导的腐败意志而面临失业。为了满足贪婪的欲望,排除中饱私囊过程中的障碍,领导用尽了卑劣手段,必欲达到逼迫李玉下岗的目的。
    面对领导的强势高压,李玉经历了曲折的求生过程。她试图说服领导放弃将她调离的成命,但没有成功。又通过领导的上级说情,也无济于事。万般无奈之下,她奋起反抗,不惜冒着鱼死网破的危险,以手中掌握的诸多把柄相制衡。
    领导毕竟劣迹斑斑,贪污数额巨大,对李玉手中的把柄产生了畏惧。却又搞不清李玉手中究竟有什么,既怀疑,又惧怕,还不甘心前功尽弃,于是用尽了拉拢、哄骗、牵制、围堵等伎俩,双方展开了一场耐力与智慧的较量。经过长时间的艰难对峙,李玉终于得以暂保生计。(《对峙》全文共九万三千七百字)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13-01-26 13:46
    对峙

    第一章 风云突变

    [李玉像每天一样做着自己的事情,却未料到一场阴谋正悄悄袭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十一月底,初冬的季节悄然来到了江城这个不大的北方城市。随着天气转冷,草枯了,树叶落了,各种候鸟都去了该去的地方,整个城市安静了下来,不再像夏天和秋天那般喧闹。
    这天李玉起得特别早,简单洗漱之后便进了厨房,花几分钟时间准备好了早餐。早餐没什么特别的,每人两个煎蛋,一杯牛奶。催醒了儿子和丈夫后,她又去早市买了一些青菜,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家中。此时丈夫和儿子已经走了,一起去了学校,她便收拾一下下了楼,仍然穿了那件褐色外套,显得典雅庄重。
    李玉今年三十七岁了,的确已到了需要保养的年龄。不过她天生丽质,看上去刚刚三十岁,不用刻意打扮就挺受看。而且她气质极好,文静端庄,不乏暗中追求者。她的丈夫叫刘宁,是一家单位的工程师。儿子在育华小学读五年级,成绩优秀,还是班长。丈夫每天的任务就是接送儿子上学,其他家务一般由李玉负责。
    上了大巴李玉才感觉到冷,不知是昨晚下了小雪还是饿肚子的缘故,也许两种原因都有。此前她只顾了忙活,早餐竟然一口没吃,又兼刚下过小雪,气温骤降,使得她浑身冷嗖嗖的。车上很拥挤,有人已加穿了羽绒服,使得空间更加不够用。下车后李玉看了看表,见时间尚早,便在小摊上要了一只烤饼吃起来。几年来养成的习惯,她坚持不吃油饼,怕增加体重影响美观。吃完半个烤饼后,她跟老板要了一只干净些的塑料袋,把剩下的半个裹了,放进了红挎包里,起身朝厂子走去。
    可就在李玉即将跨入厂子大门时,心情骤然郁闷起来,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知为什么,她每天上班时都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着她,几年来始终如此。她并不清楚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感到不踏实,心里没着没落的。
    时光荏苒,李玉已在松江仪表总厂干了十六年了,算得上是财务科的老人,还是科长。她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熟悉,如同熟悉自己的家一样。她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尽心尽力,循规蹈矩地做着份内之事,从不越雷池半步。厂子是她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之一,除了家里,就数在这里的时间最长了。她把这里当作人生的舞台,离开了这里,她便成了一棵风中摇摆的枯草。然而近几年来,她却不怎么喜欢这里了,错纵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让她心灰意冷,甚至产生了离开的念头。但这由不得她,毕竟已是这个岁数的人,跳槽不那么容易,令她视若畏途。
    李玉跟门卫老王头打了声招呼便进了厂子,直奔厂部大楼三层自己的办公室。厂长刘松年显然还没有来,因为人们乱哄哄地,一个个全无顾及。厂长办在财务科隔壁,李玉瞅了一眼紧锁着的门,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怪怪的,让她很不舒服,影响一天的情绪。出纳员宋佳也没有来,她跟李玉一个办公室,此时防盗门是锁着的。作为刘松年的红人,宋佳不来是正常的,只要刘松年不从她手里拿钱,就可以一天不露面。其他人一般不会找她,因为账面上经常没钱,也没有业务需要麻烦她。
    进了办公室后,李玉把红挎包挂在了办公椅靠背上,脱下褐色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然后便开始干活了。她先是整理了一下传票,随后拿起账本翻看起来。稍顷财务总管王玲珑来到了门口,朝她瞅了一眼后去了厂长办。此时刘松年已经上班了,人们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老实下来。
    待王玲珑走了,李玉不由得警觉起来,认为她刚才的眼神怪怪的,似乎带有幸灾乐祸的成分。难道又有事情牵涉到自己?抑或人事有变动,刘松年也想把自己挪个地方?真是这样就麻烦了,够自己闹心的,前任厂长胡允初就这么干过,费了好大劲才应付过去。想到这里,李玉的心里乱了,忐忑不安起来。
    不一会儿,王玲珑来招呼李玉,说厂长有事情交代。从王玲珑的表情里,李玉再次感觉到了异样,于是更加紧张了。果然,一进厂长办李玉就发觉气氛不对,因为万书记也在,而且表情严肃。她认为这不是好兆头,接下来的谈话多半于己不利,于是心跳加速起来。刘松年朝李玉扬了扬手,李玉便坐到了对面沙发上,等着他开口。由于紧张,她坐得并不实在,只是搭了个沙发边,身子在半空中悬着。
    还没等李玉猜测谈话内容,刘松年已煞有介事地说开了:“经过厂里研究,决定给你调换一下岗位,让你到郊区分厂负责会计工作。这是工作需要,希望你服从安排,把那里的工作做好……”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玉的脑袋“嗡”地一下,心脏“咚咚”地跳了起来。刘松年又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清,只觉得既突然又沮丧,脑子一片空白,如同遭到了雷击一样。也难怪,郊区分厂的状况她早就知道,已经几个月不开支了,只要去了那里,就等于下岗回家,所以她的反应如此强烈。
    就在李玉发愣的工夫,刘松年也把话说完了,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等着她表态。还好,李玉很快镇静了下来,琢磨起了刘松年如此安排的用意。她认为刘松年此举与胡允初如出一辙,都是找借口把自己调出总厂财务。只是他做得更加彻底,想一脚把自己踢出总厂,发配到那么个偏僻地方。不行!这一安排不能接受!要是接受了,就等于认可了强加给自己的下岗命运。但也不能生硬地拒绝,应该找借口拖延一下,好想办法应付。想到这里,李玉定了定神,鼓起勇气说:“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下,想清楚了再说。”
    “厂子已经定了,没什么好考虑的,尽快和王玲珑交接吧!”刘松年的态度很坚决,万书记也从旁附和。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13-01-26 13:47
    “还是考虑一下好,给我点时间,明天再答复。”说罢李玉起身就走。
    “没必要考虑了,早点交接吧!”刘松年冲李玉的背影催促着。可李玉头也不回地走了,没有搭理他。还说什么?刘松年决定的事只能服从,没有商量的余地,仪表厂就是这个规矩。他的话就是金口玉言,不会再更改。
    回到办公室后,李玉的心情糟透了,如同堵着一面墙,没有一丝缝隙。她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可任凭怎样强迫自己,都不能摆脱心中的沮丧。还好,宋佳没有来,看不到她心烦意乱的样子。她呆呆地坐着,反复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思考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不可否认,发生这样的事李玉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多多少少有一点预感。自打刘松年上台以后,对她的态度一直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热情,工作上的事也不怎么找她。好多事他都亲自找宋佳,而且不在财务室说,总是瞒着她在背地里嘀咕。实在需要她做什么,也是通过王玲珑吩咐,他本人不作交代。她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刘松年,对方的态度就这么阴着,如同没她这个人一样。都不如胡允初在的时候,虽然不用她了,还勉强有个笑脸。
    王玲珑虽对财务一窍不通,可她是公司经理吴长安的表侄女,便被安排在了财务总管的位置上。她为刘松年和胡允初办了不少事,有时也受吴长安的指使。当然,这些都是见不得人的,不能通过李玉办理。王玲珑的办公室是真财务,李玉的办公室是假财务。真财务办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假财务办的是正常业务。不过正常业务已经没有什么,厂子都快黄摊了,李玉这个假财务没有多少事做,却又不能没有,只能报个表,纳个税。倒是真财务比较忙一些,出租厂房,变卖设备,报销不该报销的费用,还有小金库的钱等等,统统都由王玲珑和宋佳办理,李玉连账都看不到。宋佳有个小黑本,记的就是小金库的账,钱账均由她掌管,甚至连账都不记。王玲珑则负责按刘松年的意思做假账,这些皆不通过李玉。
    李玉的处境如此惨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也就不奇怪了。李玉也有自知之明,很快就把事情发生的原因归咎于跟刘松年关系不好,不能与之同流合污。她想了,刘松年和胡允初问题都不小,都把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才想方设法清除异己,把自己调离总厂财务,二者是一个路数。在厂长存在问题的单位里,财务人员多半是帮凶,但凡有例外,处境也跟自己一样,难逃被排挤打压的厄运。但她不愿相信这是唯一的原因,尽管她想到了这一层。
    想着想着,李玉禁不住委屈起来,眼泪差一点溢出眼窝。她觉得窝囊,兢兢业业干了十几年,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太让人寒心了。也难怪她想不通,在总厂财务里面,只有她是科班出身,棘手的活都是她来干,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要不是她把关,总厂连年度报表都报不上去,刘松年应该感谢她才对,不应该把她调离总厂。倒是王玲珑应该去郊区分厂,因为她只会做假账,而且做得不伦不类,其他什么都干不了。可刘松年不但不感激她,还变着法子挤兑她,把她当作绊脚石,怎能不让她寒心呢。
    望着办公室里熟悉的物件,李玉竟然依依不舍起来。也难怪,她对这里太熟悉了,自从参加工作就在这里办公,对每一样东西都有感情。挨排的一溜卷柜,里面放着多年的账目,哪本账放在什么位置,不用想就知道,伸手可触。窗台上那盆君子兰,就像她的孩子一样可爱,每天陪伴着她,逗她开心。可现在,刘松年竟然逼她离开这里,她无论如何不愿意。这里就是她的家,故土难离。
    就在李玉独自伤心的时候,宋佳带着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走进门来。虽然天气很冷了,但她依然穿着超低胸口的紧身短衣,仅在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短貂皮,胸前的那道乳沟暴露无遗。喜欢露肉的她总是如此轻装上阵,今天算是穿得多的。尤其是夏天,她常常穿着吊带胸衣和超短裙上班,洒一身刺鼻的香水,不穿袜子还染着脚趾甲,能露在外面的绝不吝惜。这样一身打扮,使得不少人都不好意思看她,不知这算不算性骚扰。
    宋佳脱下短貂皮挂在了衣帽架上,却不急于干活,而是打开桌上的录音机放进了一盘歌带,那种赖呀呀的声音便满屋乱窜起来。光听不要紧,她还五音不全地学唱两句,把李玉听得直腻烦。这是上班时间,不准听音乐,但宋佳可以听,这就是特权。刘松年不但不管,还时常过来听一会儿。
    正听着音乐,宋佳又到洗手间洗手去了,磨磨蹭蹭地呆了半天。好不容易回到了办公室,却又拿出化妆盒修饰起来,描眉毛,涂嘴唇,染指甲,一道程序也不少,没完没了的。眼见宋佳这副德性,李玉更加郁闷了。她知道,宋佳这是要见刘松年了,所以打扮得光鲜漂亮,跟第一次相亲那样。这是她吸引刘松年的一种姿态,刘松年喜欢她这种姿态。
    李玉从来瞧不起宋佳,因为她是刘松年的姘头,是靠刘松年混日子的。这个女人刚来财务科不到半年,就跟刘松年打得火热,靠的就是出卖色相。刘松年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那些名牌时装李玉都叫不上名字,她却换了一款又一款。刘松年还为她买了一处房产,两室一厅,花的都是厂子的钱。起初李玉对两个人的传言似信非信,以为刘松年都五十好几了,差不多能做宋佳的父亲,双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现在李玉相信了,从种种迹象中看出了端倪。
    稍顷王玲珑来到了门口,朝宋佳点了点头,宋佳便起身出去了,随王玲珑去了厂长办。尽管走廊里温度很低,但那件短貂皮依旧挂在衣帽架上。李玉知道,她们是跟刘松年谈事情去了,多半与今天发生的事有关。
    十点钟刚过,外面走廊里突然热闹起来,显得乱糟糟的。原来是公司副经理胡允初检查安全来了,同来的还有几位管理人员,厂长刘松年陪同。这伙人先到各科室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了李玉的办公室。胡允初的精神头不错,穿一件蓝黑色尼克服,叼一杆烟斗,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只是到公司当了个副经理,就跟当了总理一样神气,前呼后拥地。这是他调到公司后第一次回仪表厂检查工作,当然得做足排场,威风八面。刘松年则看不出有巴结的意思,因为他只听吴长安一个人的,并不在乎胡允初。在他眼里,胡允初只是换了个地方上班而已,还不如在厂子当一把手时有份量。
    “通过这次检查,发现各单位的安全状况不容乐观,突出表现在三铁一器配备不全,措施落后。希望各单位真正引起重视,切实改进这方面不足。仪表厂是我的老家,我又负责这方面工作,这笔钱可以由公司出,尽快为厂子财务更换防盗门、金柜和铁窗防盗网,并安装一个报警器。”胡允初不愧当了公司副经理,说话拿腔拿调的,有点大机关的派头了。
    “感谢领导的关心,希望您说的能够兑现。”刘松年笑容可掬地接了一句,恰到好处地表示了谢意。
    “那当然,领导说的就是金口玉言,难道你还有所怀疑吗?”公司保卫科长反问了刘松年一句,算是拍了胡允初一个马屁。在他看来,胡允初现在是公司副经理了,刘松年不该如此跟他讲话。
    刘松年瞅了公司保卫科长一眼,心说你不过是个跟班的,充什么公司领导。要不是胡允初来了,我没工夫搭理你。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假装开玩笑说:“领导的话当然算数,我只是随便说说,担心胡经理为难。胡经理管着这么大一个公司,给我们吃了小灶,其他单位会有意见。仪表厂毕竟是胡经理的老家,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我们不能难为领导。”
    “没关系,自然要关照你们,这算不了什么,我说话算数。”胡允初再次表了态,把领导的大度和宽容表现得淋漓尽致。说笑了一会儿这伙人就走了,坐车下馆子去了,当然是刘松年厂长宴请胡允初副经理。
    胡允初来得真不是时候,李玉的心情更糟了,坏到了顶点。半年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胡允初,不由得勾起了许多回忆,想起了两个人之间的种种不愉快。原来,她的处境如此凄凉,多半都是胡允初的功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文渊阁老9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88天 / 跨度1553天】
    • 开贴:2013-01-26 13:45
    • 更新:2017-04-28 21:41
    • 阅读:78072 回复:6343 楼主:1403
    • 字数:约167千字
    • 图片:1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