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八一八快餐时代的男男女女——长篇连载《城里的那点事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烟草燃烧的思念 时间:2015-09-02 10:18

    本文荣获2015天涯文学年度十大佳作

    初冬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平缓的河滩上,沙滩晒了一天,有了点温温的感觉,和家门口的晒谷坪很像。躺在太阳底下的沙滩上,风轻轻地从脸上刮过,带着河堤坡上杂草丛里生长的野菊花香味。天上有朵朵白云飘过,阳光从脑后斜斜的洒下来,杜飞有点迷糊了,以为回到了山里的老家。
    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点声音,“杜飞,你看那边的房子,好漂亮啊!”有人推了自己一下。杜飞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圆圆的脸,大而明亮清澈的双眼,白皙细嫩的肌肤,哦,这是自己的女朋友袁莉。
    杜飞双手在沙地上一撑,坐了起来,顺着袁莉手指的方向看去,河对岸是一个新开发的小区,紧挨河边的是一排别墅,别墅的后面是几栋6层的小高层,再后面是6、7栋超过20层的电梯房,房子的外墙被刷成赭黄,掩在绿树之间的别墅顶上的明黄色琉璃瓦和高楼的铝合金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杜飞看着这房子,嘀咕了一句:“那里怕要4000多一平米吧。”
    袁莉向杜飞靠过来,双手抱着杜飞的胳膊,头倚在杜飞肩膀上,轻轻地叹了一声,“唉,要是我们能在那里买套房子就好了。”
    杜飞知道袁莉非常想在这个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可是自己家在山里,父母费心费力供自己上完大学,基本上已经算是家徒四壁了,根本拿不出钱来给自己在城里买房,而自己参加工作才一年多不到两年,虽然很努力,考上了公务员,但是一个月工资也才2000多,要买4000多的房子,起码也要不吃不喝攥三十年才够啊,看现在房子价格的涨势,30年后还不知道要多少钱一个平方呢。
    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杜飞抽出右手,伸过去抱着袁莉的腰,把女人拉到自己怀里,脸贴到袁莉的头顶,摩挲了几下,说:“等等吧,区里听说要集资建房了,到时候我们申请公积金贷款,一定要参加集资买套房。”
    袁莉转过身子,扬起头看着杜飞,眼睛里弥漫着一片雾气,“老公,我不急的,你别生气啊。”
    杜飞抬起左手,捏住袁莉的鼻子,摇了摇,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轻轻地说:“你不急我急啊,早点搞到房子,可以早点把你娶进门,我妈等着抱孙子呢。”
    袁莉抬手在杜飞手臂上打了一下,娇嗔道:“讨厌啦,谁答应嫁给你了。老是掐人家鼻子。”
    杜飞好笑的看着袁莉,“不嫁给我你还叫我老公,再说了,我不掐你鼻子,那掐什么?掐你屁股啊?”
    袁莉又在杜飞腰间狠狠掐了一把,看着杜飞,“色狼,哪里都不准掐,你要疼我。”
    杜飞右手一用力,把袁莉搂的更紧一点,笑着说:“好好,我疼你,不掐你,好了吧。”
    袁莉扭了扭身子,在杜飞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他胸口,小意的说,“这才是好老公。你要一直对我好,要一辈子,记住了啊。”
    杜飞看着河对岸的新房子,想起他和袁莉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心想,我真的是要一辈子对这个女孩好。
    杜飞是今年元月12日第一次见到袁莉的,那是一个阴冷的冬日,杜飞的皮鞋穿了一年,终于在一场冬雨里出现漏水现象,早上出门的时候雨越下越大,等他转了两趟公交车来到单位后感觉脚下冰冷,脱下鞋子才发现袜子都湿掉了,打扫卫生后和魏主任请了个假,跑到四淮路上的光阳百货,准备去三楼男装部买双鞋。自动扶梯缓缓上到三楼,就看见对面有个美女对着自己甜甜的笑,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秀眉,圆圆的脸蛋,一头乌黑的短发,穿着一套黑色的女式西装,修长纤细的小腿上是黑色的丝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半高跟布鞋,声调不高但很清晰地对着自己说:“欢迎光临惠康。”
    看见这个女孩,杜飞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这女孩和自己一定有缘,看着就像认识很多年的人,只是暂时分开了一段时间,终于又见面了,所以就忘记了自己一直穿的达森品牌,走进了惠康皮鞋专柜。
    那女孩看自己走进了专柜,跟了过来,轻轻问道:“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杜飞看了看货架上的鞋子,说:“我鞋子漏水了,想换一双。”
    “您穿多大码的?喜欢什么款式和颜色?”女孩问道。
    “41码。”杜飞一边扫视着货架上的鞋子一边回道。
    “那您看这个怎么样?”女孩拿出一双黑色皮鞋,递给杜飞,“看您像坐办公室的,这种带点休闲款的,配西装和休闲服都好,而且鞋底是橡胶的,走在地板砖上不会有很大声音,不会打搅别人。”
    杜飞接过鞋子,看了看觉得还行,点点头。
    “那请您坐下来,我给您试下鞋子。”女孩半蹲下来,给杜飞脱下旧皮鞋,左手托着杜飞的右脚,右手拿着鞋准备给他穿上,才发现他右脚的袜子湿掉了,“您袜子湿了,请您稍等下。”
    那女孩站起来,走到后面的操作间,拿出一个塑料盆,接了一点冷水,又提起热水瓶倒了一点热水,端过来放在杜飞脚下,拉起杜飞的脚要给他脱袜子,杜飞反应过来忙说,“我自己来吧。”
    女孩抬起头,看了杜飞一眼,没做声,继续手上的工作。她把杜飞双脚的袜子都脱下来,按到水里,轻轻的洗了下,又从操作间拿出一块毛巾,一双袜子,给杜飞搽干脚,穿上新棉袜,再穿上鞋,站起来说:“你走几步,看鞋子合脚不。”说完把盆端起来去倒水了。
    杜飞看着女孩苗条的背影,只觉得脚底一股暖流一直流向全身,眼中湿润起来。后来杜飞就特意打听了女孩的情况,知道她是乌邮下面的古水县里来的,父母都是县里农机厂的工人,下岗了摆个小摊做点小生意,名字叫袁莉,而且问明白了袁莉是两班倒,早班是8点半到下午3点,下午班是3点到9点。所以杜飞就自觉的当起了护花使者,只要袁莉上下午班,他下了班也不回宿舍,就在办公室看资料上网,晚上8点半到光阳百货楼下等着,把袁莉送到公司宿舍才回去,这样风雨无阻坚持了半年,终于把袁莉感动了,两个人就搬出了宿舍,在南门口租了个一居室,住到了一起。
    袁莉靠着杜飞的胸口,拿左手撑在他腿上,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杜飞的右膝盖,感受着杜飞的呼吸在头顶上的发梢间飘过,静静地看着前面的小河。微风吹拂着,河面上泛起了涟涟的水波,在阳光下反射着熠熠的金光。水面上有几条小船,看不清船上的人在干什么,估计是在钓鱼。时不时的有几只飞鸟从远处的天边飞来,落在水面上,随着水波飘荡,一转眼又一齐飞上天空,不见了踪影。过了一会,一只白色的大鸟落在沙滩上,歪着头看了看他们两,发现没有什么威胁,就拿长长的喙梳理被风吹乱的羽毛,长长的脚踩在沙滩上,显得那么的优雅。
    太阳从两人的脑后落到了大堤后方,两人的影子在沙滩上渐渐拉长,河滩上的风有了点凉意。袁莉向杜飞的怀里靠了靠,低低地问道:“老公,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了。”
    杜飞从记忆里回转过来,摇摇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没想什么,我们回去吧,有个材料礼拜一要用,我要回去再看看。”说着从背后用双手顶着袁莉的咯吱窝,把她扶起来,自己也站起来,两人一起走上了河堤。
    冬日的天黑的很快。刚刚还阳光灿烂,天光明媚,太阳才下山一转眼就看不清河对岸的新房子了,天地间好像笼上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远处的街灯也在雾气中隐约着,路边的民居传出来朦胧的饭菜香味。杜飞左手扶着单车龙头,右手牵着袁莉有点冰凉的小手,走过被冬日枯草掩盖着的小路,拐上宽阔的河城路,骑上单车。袁莉拉着杜飞的棉夹克,跳上后架,双手前伸搂着杜飞的腰,拿脸贴在杜飞的后背上,两人在西下的夕阳中融入下班的人流,奔向自己的小窝。
    作者:烟草燃烧的思念 时间:2015-09-02 10:20
    原来的西塘区政府坐落在四淮路上,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老建筑,一栋5层小楼,两栋3层小楼,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很多大樟树,一到夏天,绿意盎然,推窗就可以看见绿树成荫,是个很舒服的办公场所,可惜房子太少了,一个办公室里挤上5、6个人,有点掰不开手脚。所以区委政府研究后,痛下决心,把老院子卖掉,卖老院子的钱加上财政再挤出来一点,到西塘北岸建起了现在这一栋15层的新楼。
    杜飞他们区委办和书记们都在9楼,分房子的时候魏主任说综合调研科的笔杆子们很辛苦,特别是冬天手冷,其他同志可以烤火,笔杆子们要爬格子没办法,所以就和书记们都分在靠南面的办公室,爬格子累了一推窗就可以看见湖光山色,还是相当写意的。
    西塘沿岸有着硕大树冠的樟树笼罩在如牛毛般密植的冬雨里,办公大楼前绿化广场上的草皮只是微微的泛着一点黄意。杜飞站在窗前,心里想着魏主任早上上班时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和自己说的话。据魏主任说,新来的区委高向前书记想用半个月时间到全区的乡镇街道和主要企业跑一跑,以便尽快熟悉情况,让办公室安排个同志给他负责安排每天的行程,并且提前联系好要去的单位。因为之前李主任去省委办公厅跟班学习去了--省委办专干这种事,忙起来就从下面抽人帮忙,不过下面的同志也愿意去,毕竟谁也想多认识几个领导不--魏主任意思是要杜飞最近半个月去跟高书记。
    杜飞很感谢魏主任。说实话魏主任对办公室的同志都非常好,特别是对杜飞他们这帮笔杆子们,更是关爱有加。就杜飞所知道的,在魏主任手下写材料的,4年多时间里就出了两个乡镇书记,一个局长,最早跟着魏主任写材料的单国志同志今年换届都提拔到临县当副县长去了。
    杜飞一直都在等着这样的机会。当初考公务员,杜飞考的是教育口,进了区教育体育局当综合干事。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杜飞对政府文秘一摊子是一窍不通,第一个月基本上就没有一个材料通过,每次都给领导改到面目全非。还好局一把手张局长是个好老师,虽然是乡镇干部起家,可写的一手好文章,每次改杜飞的材料都把他叫到办公室,一边改一边告诉他为什么要改,怎么改,还找了很多好材料给他看,让他好好学。杜飞自己也下了狠功夫,苦熬了5个月终于能拿下局里的文字工作了。
    作者:烟草燃烧的思念 时间:2015-09-02 10:22
    05年5月份,市里组织开运动会,这是为8月份的省运会和明年的全运会选苗子,全市13个县区都组团参加了,杜飞提前做好了准备,会议前一天上午乘大家还在安置家当就把西塘区筹备的情况以有备而来为题写成了一期简报,送了几分给市体育局,正好给来市体育局驻地检查运动会准备工作的常务副市长苏市长看到了,在当天晚上的预备会上,苏市长当着13个代表团团长的面就表扬了西塘区,不但表扬了西塘区的会议准备工作,还顺带表扬了这份简报,说是工作要做好,还要宣传好,要充分展示乌邮市的正面形象。
    到了年底,区里干部调整,区委办管文字的副主任外放去了黄塘乡当书记,综合科李科长提了副主任,魏主任就说,教育局的杜飞那小子有灵气,悟性好,就把杜飞调到了区委办,跟着李主任搞材料,没日没夜熬了大半年,接上了综调科长的位子,终于混上了副科。为此,杜飞还请了两次客,一次是办公室全体同事,一次是教体局的一帮老兄弟,很是花了点人民币。
    杜飞知道,到区委办是自己人生坦途的开端,如果能跟上高书记那就是仕途上的一次飞跃,可是他也有点担心,怕这段时间没有按照高书记的要求完成好工作,没能进入高书记的法眼,那就有可能被打入冷宫,甚至再无翻身之日。这是有先例的。
    早在教育局的时候,有一次市局组织去省城海州市交流学习,参加接待的海州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侯志刚,刚好是杜飞在志墟大学的师兄,比杜飞早了四届,不过都是志墟大学中文系的,巧的是带班的都是关向前老师,侯志刚在学校的时候关老师刚刚留校带第一届学生,杜飞是关老师带的第二届本科生,就在杜飞大四的时候,关老师聘上了副高职称,变成了关教授,就可以不要带班当辅导老师了,所以侯志刚就是大师兄,杜飞成了关门弟子,两人都是上不得前排就坐的小角色,领导在前面热火朝天的交流,这两就躲在外围的角落里唠嗑,等知道都是出自关教授门下,哥两就成了好朋友。期间,师兄给师弟讲了个小故事。
    那是志墟省下属的凤凰市,也是个志墟大学的校友,运气好,也可能找了点关系,一参加工作就进了市政府办,在秘书处混日子兼混资历,混了两年新来个外地挂职的副市长,看那师兄毕业两年在秘书处坐冷板凳,又没什么复杂的背景,为人还勤快,就想带在身边做秘书。那师兄坐了两年冷板凳,基本磨掉了棱角,看见机会来了,那还不是一把就贴了上去,一切以老板意志为转移,诚惶诚恐办事,处了两月,老板觉得还行就和秘书长招呼一下,说这人跟他了。
    那师兄一朝得道升天,难免少年得志难饶人,在老板面前还好,离开老板就有那么点翘脚。跟了老板三个多月后,有一天老板带他出差,到了地北省河阳市,那里有老板的故交好友若干,接待地很热情,师兄连着喝了两天酒,中间还穿插了考察,座谈,等等活动,没休息好。因为前几台酒,师兄勇于任事敢挑重担,到第四台酒,老板的兄弟还以为他酒量大,多劝了几杯,师兄直接穿桌子下面去了。回来以后老板说了一句,这人没眼色。于是那师兄就跑地震局办公室管老干部工作去了。
    伴君如伴虎啊,杜飞心里感慨着,办公室的门一响,被人推开了。
    “杜飞,看什么啊,外面有美女?”
    杜飞转头一看,是保密局的文凯进来了。
    “没看什么,休息下眼睛,有事?”
    “省委保密局准备下来抽查验收,市保密局要各县区报情况,我们局搞了个汇报,魏主任说给你们综合科先看看。”文凯推开门走过来递给杜飞一份材料。
    “哦,魏主任说什么时候要吗?”
    “没说,不过你还是快点吧,免的领导要了你还没搞好。”
    “那好吧,我马上就看。”杜飞接过材料,转身走回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材料看了起来。
    文凯见杜飞开始做事,就走出去带上门离开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烟草燃烧的思念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00天 / 跨度327天】
    • 开贴:2015-09-02 10:18
    • 更新:2016-07-25 23:13
    • 阅读:176700 回复:7101 楼主:2318
    • 字数:约590千字
    • 图片:18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