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妖妇夏姬——中国史上最致命的祸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4-10-07 12:06
    简介
    那个时代并没有杜蕾斯,然而阅历了无数男人的她,在遇到屈巫之前,却再没有生育记录,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作为中国最早见于正史的祸水级当量的美女,由夏姬所引发的战争,其次数规模和破坏力,远远超过荷马史诗中的绝代佳人海伦王后。美色使她无数次成为贵族们争夺的锦标、战争的源泉。然而在自愿或不自愿地阅历了无数男人之后,她却成功地得到了一次自主的婚姻,申公巫臣,是她最后一个男人,从此夏姬的身影消失在史家的笔下。本书将一一为您展开春秋时期的画卷,包括贵族生活、民风习俗、战争与阴谋、爱情和肉欲。

    第一卷 少女
    第一章 桃花初溅血
    战马狂奔,战车疾驰,乱了方向。
    我伸出手,向车下尖叫:“大夫——大夫——”
    屈巫就地一滚,手中长戈一扫。一个武士被他扫得跪在地上,接着趴了下来,半日不曾起身。长戈一收,顺势又是一横一刺,另一个赶至身前的武士浑身鲜血,倒在了地上。这时,方才那个倒地的武士已爬了起来,执矛刺向屈巫。屈巫手一松,扔掉了长戈,反臂一挡矛柄,把袭来的矛震开了。他踏上一步,又抽出腰间所佩铜剑,用力就是一斩。那武士哀嚎一声倒地,颈项豁然洞开,也死了。地上,斑斑点点都是血迹,如同神女撒了一路桃花。
    屈巫收拾了武士,快跑几步,一个箭步窜回战车,收起长戈与铜剑,一手控制住了马缰,另一手接着猛一挥鞭。驾车的战马又狂奔了起来,驶向正确的方向。
    “屈巫来也!夫人唤我何事?”屈巫满身血斑,纵声大笑。
    战车剧烈地颠簸着,我两手拼命抓住扶手,却还是左摇右晃,接着手一松,滚在了屈巫身旁。我抓住他的腿,叫道:“吓死我了!”
    屈巫傲然立在车上,一手控缰,一手抱住了我:“别怕!以后,你就再也无须担惊受怕了!驾!”
    屈巫的臂膀仍然那样坚实,如我少女时候一样,可我依旧浑身战抖。几滴鲜血溅到我的脸上,我流下泪来,脸上红白一片。
    “你受伤了?”我仰脸问。
    “谁叫你是天下闻名的美人!”屈巫笑道:“我想要你,必须付出些代价!”
    我的泪流得更多。
    “怎么哭了?”屈巫拍了拍我的臂,又笑道:“难道,是我昨夜不曾叫你满意?”
    我捶了一下他的肩:“这种时候,你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这可不是玩笑,这是天大的正事!驾!”屈巫大叫:“世间任何事情,都不如此事重要!”
    “你方才,”我的头靠着他的胸腹,轻声问道:“叫我夫人?”
    “你说什么?”战车隆隆飞驰,他听不清我的话。
    “你方才,叫我什么?”我大声问道。
    “夫人!”屈巫大声回答:“到了晋国,我立刻正式迎娶你!”
    “楚王怎么还不肯放过我们?”我回过头,后面又跟上了一些刺客,又问。
    “只要过了这段路,他想不放过,都不可能了!”屈巫说道。
    一辆战车逆向,疾驰而来,在我们的车前停下。
    “大夫!”车上一个武士叫道。
    “何事?”屈巫问道。
    “晋国迎接大夫的行人,已经在国境等候了!”武士说道。
    “去告诉他们,屈巫在此,只是还有些麻烦要处理!”屈巫说道。
    “诺!”武士驾着车,又原路跑回。
    身后二十辆战车追随而来,一个武士叫道:“大夫!刺客都已解决了!”
    “好!”屈巫叫道:“去晋国!”
    我长出一口气。晋国,我们逃亡的目的,就要到了,晋国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九月,晋国的都城新田,已经秋声渐起。
    夜凉如水,桂子花香染满衣袖,衣袖边缘,露着一截雪藕般的皓腕。肌肤仍然如此凝白,温润如玉。一弯新月初上,映得池水波光粼粼,池中的老莲凋零如许,只有不多的几枝荷叶,依旧顽强地护守着那片浓绿。
    水中的人影依然窈窕。微风拂过,水纹打乱了,脸上的柔媚顿然化作几点珠光。我打了个寒颤。一袭长衣披上我的肩头,接着是一个坚实的臂膀。我弯在那臂膀里,温暖,安详。
    他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不是第二个,第三个,我也说不清他是第多少个了。不过,他是我的最后一个男人,以后将一直是,我确信。他是我的丈夫,是我用尽心力,说了无数谎言,为自己争取来的夫君,这是唯一的我自己愿意的,一次自主的婚姻。夫君,这是谁定下的称呼?这两个字真好听,我要感谢定下这称呼的古人!
    他叫屈巫,他曾经的名字叫申公巫臣,他是楚国人。因为我,他失去了楚国的封地,也失去了申公这个高贵的称号。他失去了在楚国的一切,包括他还未来得及逃走的兄弟、他的近支族人,此时他们正宛转哀号,断头洒血。他说,这不是我的罪,只是楚国内部权力重新分配的悲剧性产物。我知道,他这是在安慰我。
    他曾经是楚国王族屈氏家族的领袖,楚王熊吕最宠信倚重的大臣。如今他还能保留的,也只有这个氏了,这个氏可以表明,他曾是楚国的贵族。以后,晋侯会赐给他新的封地,他也会有新的氏,这个屈氏也不会保留多久了。可这些失去都算得了什么?他有了我。为了我,他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这一切,携我远走异国。这是他为了得到我,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妖淫曾是我的代名词,那些身份尊荣却得不到夫君宠爱、注定要孤老深宫的贵妇们,无不满怀嫉恨津津有味地传播我的流言,从一个宫室传到另一个宫室,从一个国家传到另一个国家,她们恨不得把这两个字深深地刻在我光洁丰满的额头上,让每一个垂涎我的男人亲眼看见,厌弃我羞辱我,如此方才满意。
    他是爱我的。横了一波秋水过去,他还在仰望月光。傻子,心上人偎在身边,为什么还要看月亮?月亮有我美吗?我的容颜曾使每个见过我的男人惊叹,我的风情曾使每个惊叹的男人都想拥我入帐,我的躯体也叫每个拥我入帐的男人痴迷不舍。那么他爱我哪一点呢?是爱我的妩媚妖娆,还是爱我和他床笫之间的欢乐?我并不太肯定究竟是哪点更多一些,我只知道,他是爱我的。
    我没有回头,就这么安然地倚着他的胸膛,双手向后,又抓住了他的腰。
    “你去见晋君,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我问。
    “我又见了正卿赵盾!”他答。
    “赵盾?就是那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雄才,晋国真正的权力中心?”我又问。
    “正是!”他答。
    “那你找到复仇之路了?”我问。
    “找到了!”他说:“过几天,我会出使齐国,修齐晋之好,然后再去吴国常住!”
    “吴国?”我不满:“又是一个蛮夷之国!”
    “我也是个蛮夷,”他笑笑:“荆蛮。”
    “你不是。”我说:“你是我的夫君。”
    他笑了一下,又亲了我一下,拥着我:“吴国是新起之国,没有高贵的血统,自然不能与你的天子同姓的出身相比,萦儿。但是,吴国气候温暖,水土丰美,与楚国风土完全不同,你会喜欢的。”
    我笑了,眉眼弯弯:“从今后,我不再是夏姬,而是屈姬了!夫氏可以变,母姓永远都变不了!”
    “不对!”他说:“以后,你就是刑姬了!”
    “哦?”我的眼睛里画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晋侯封我于刑地。”屈巫笑道:“只是位置偏远了些,靠近狄国的袭掠通道。”
    “随便吧,反正我们也不会住在那里!”我点了点头:“不过,刑巫?总觉得你这个新名字怪怪的。”
    “不,我还叫屈巫!”他说:“直到我宗族的血仇得报!刑氏,就留给我们的子孙吧!”
    我又点了点头。真搞不懂,这些男人,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大事要做?守着我,过我们的小日子,不好吗?
    “听说,齐国很大,很富。”我说:“齐侯也请了你,当初,你为何不选择到齐国去?”
    “齐君富而无谋,智而善变,不是霸主之才。”他说:“唯有晋国,才能抗衡强楚,才能庇护你!”
    “因为晋国有赵盾?”我问。
    “正是。”他说。
    “那,你为何又要到吴国常住?”我又问。
    “因为吴国与楚国相邻。”他说:“我要使吴国国富兵强,制衡楚国,削弱楚国。此后,我才有机会报得灭族之仇!”
    “你有这样大的本事?”我问。
    “日后,你会相信你丈夫的!”他笑了,笑声里透着自信。
    我点了点头。
    “另外,我也是为了远远离开中原,叫世人有时间把你忘掉!”他又抱紧了我,问道:“你,会与我一起去的吧?”
    “当然!”我说。
    我知道,他选择做这些事,不仅仅是上述的原因。他已经失去了母国,初来晋国,需要快速建立功业,以后才能在晋国站稳脚跟,以后,我们才能安安心心受到晋国的保护。
    从晋国去齐国,再去吴国,路很长,会走上至少半年时光吧?不过,这些路,又怎能和我从前走过的那些路相比?
    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一张张男人的脸和他们所属的身体,或清晰或模糊地从脑海中一一掠过。脸热了,一颗渐趋平静的心,忽然泛起潮涌。他能感觉得到?那拥着我的臂膀,渐渐加深了力道。现在,我是他的。他应该了解我的心吧。
    我抚了抚鬓边,我希望那上面还没有白发。
    “现在,我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情要做!”他贴住我的脸,温热的呼吸吹到我的耳际,感染着我的气息。
    “什么事?”
    “你猜!”他一把抱起了我,大步走向内室。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4-10-07 17:22
    第二章 少女舞含章
    二十多年前,郑国宫室。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淡绿的丝绦束发,同样浅淡的衣裙裹身,少女明眸皓齿,殿内春色一片。几个乐师在角落里拨弄丝弦,一个歌舞教习拍着手掌,打着节拍,随着少女的舞动慢慢后退,一面指引不足之处。宫室正中的席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衣饰华美,容貌艳丽的贵妇,正含笑望着起舞的少女。
    一个戴着冠冕的正装男子,从门外走入了殿内。
    “君上!”贵妇站起身来。
    郑君含笑向她摆摆手,令她坐下,自己摘了冠冕,扔在一边,走到贵妇的身旁坐下,两人一起看着少女舞蹈。
    一曲舞罢,少女扭扭腰肢,快步跑到郑君面前,笑嘻嘻地说道:“父亲,女儿跳得如何?”
    “天人之舞!”郑君拉着女儿坐在身旁,笑道。
    “君上,你过分宠她了!”贵妇笑道:“才学了几年,能有什么好处,值得君上这样夸奖?”
    少女嘟了嘟小嘴巴,一脸不满。
    “如何没有好处?”郑君笑容满面:“寡人的爱女如此美丽,本就是天大的好处!”
    少女向母亲翻了翻眼珠,笑着依偎在郑君身旁。
    这郑君,自然是郑国的国君,名郑兰,其母燕国姞氏,梦神人赠兰草而生,故名之为兰。郑兰死后谥穆,是为郑穆公,前代国君郑文公之庶子。郑国是周天子同姓国,伯爵,姬姓。这少女便是郑伯的爱女,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姬萦,日后的夏姬。而姬萦的母亲,眼前的这位贵妇,却是郑伯之嫔,他最宠爱的侧室子氏。子氏嫁自姚国,子姓,故在郑国宫室中称姚子。姚国是殷商旧国的后嗣,姚子的出身也是极为高贵的,只是姚国小而式微,在之后不久便被诸侯所灭了。
    春秋时男子称氏,以示身份高低的区别,国君以国为氏,故而郑君称郑兰;而女子称姓,以区分血统关系,防止其嫁入同姓国,违背周礼,所以国君的女儿却要叫姬萦,这与我们今日的称呼有所不同。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4-10-07 19:17
    郑兰又向姚子问道:“萦儿的这支舞,几时能够练好?”
    姚子望了一眼教习。
    教习笑道:“萦公子天分极高,学什么都很快。再有半个月,这集雀舞便可纯熟,上得厅堂了。”
    郑兰点了点头,又说道:“距诸侯会盟,还有一个多月了,届时可要好好准备,不可出丝毫差错。”
    “诺!”教习答道。
    “君上生怕诸侯不知你有个粗陋女儿,非要拿出去献丑!”姚子掩着口笑道。
    郑兰捋须大笑,又说道:“萦儿不是嫡女,不必非得嫁入婚姻国去。若要为她寻得好夫婿,自然还得另想办法。寡人叫她在诸侯面前露面,日后求婚的人自然会多,咱们再从中慢慢挑选,总能找到一个合意之人的。”
    “若嫁入婚姻国,萦儿一定得做欹公子的陪媵,妾身可不愿意。”姚子说道:“妾身一个人做侧室也就够了,女儿可不想这样,她定要堂堂正正做正妻才行。”
    郑兰笑道:“你这侧室,做得难道冤枉,还有这样的怨言?”
    姚子斜着嘴巴笑了一下。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4-10-07 20:49
    郑兰又吩咐教习:“舞衣要选用最上好的材料,吩咐手艺最好的裁缝,精心来制。为萦儿伴舞的乐奴,亦要优中择优,身材相貌,都不可有丝毫缺憾。”
    “诺!”教习答道。
    姚子横了一眼郑兰,笑道:“君上莫非糊涂了?选这样好的乐奴伴舞,就不怕她们夺了萦儿的光彩?”
    郑兰笑道:“你生的女儿,却更出色于你。你身为母亲,居然还没有这个自信?”
    姚子眼波流转,微微一笑,望着眼前坐着的女儿,心中也升起了不少得意。
    “蛮公子与坚公子回来了。”一个站在下首的侍女忽然说道。
    门外走进来两个少年,一个二十上下岁,另一个比他小一些,比姬萦大一些。这年长少年,却是郑兰的长子郑蛮,自幼失母,年少一些的那个则是子氏所生之子郑坚,日后的郑襄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东海闲鸥6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99天 / 跨度1402天】
    • 开贴:2014-10-07 12:06
    • 更新:2018-08-10 10:03
    • 阅读:179855 回复:10828 楼主:2128
    • 字数:约338千字
    • 图片:6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