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小说——美女如云的贤成开饭店

  • 首页
  • 上一页
  • 141
  • 页码:
  • 作者:植物阴凉_ 时间:2009-04-28 02:30


    第三章、陶颖的成长


    1
    清晨,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早早起床,先练一下声音,完毕后打开门窗。旁边的打印机在打印一个话剧剧本,打好后,她放在鼻子前闻一闻,夹起来,坐在阳台上边看边想。清晨的凉风飕飕吹在脸上,让她感觉神清气爽。姨妈喊,陶颖,过来把一件背心递给她,说早上凉,快加一件衣服。她说不用,一个人走到跑步机上锻炼。
    以前陶颖从酒吧下班回来,经常看书看很久,背话剧台词,或者上网。夏天天亮得早,她坐在阳台上,看对面和斜对面两幢楼里的灯依次亮起来,许多家人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老大爷们在楼下跑步、踢腿,老奶奶、大妈们拎着菜篮子去菜市场,熟人们互相打招呼,楼下上学的孩童三三两两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有被家长带着的,自行车、三轮车、汽车……姨妈经常喊,陶颖,不早了,赶快睡觉吧。过一会,她去睡了,下午醒来。
    今天周一,陶颖锻炼一会后去冲澡,出来见根芸醒了,告诉她,姨妈出门买早点,有她爱吃的“小张记”烧卖。根芸洗脸、刷牙,等吃了早饭后,完成陶颖给她布置的作业。陶颖关上窗户,练习台词,过一会她在电脑里和村话剧团的缪吉婷用视频排练话剧。在城里把台词排练好,背熟透了,现场可以快速进入状态。一周前,程贤把根芸交给她,让她建社区图书馆,告诉她自己决定改变四季青社区。她是亲眼看到程贤如何来改变一个村庄和一个小镇的,现在程贤要改变一个社区,她觉得很好玩。
    一个社区是一座城市的缩影。
    小时候,陶颖对城市的理解是,有公园、动物园、游乐场、电影院、好吃的零食、好看的衣服……有一次,五岁的她和父母亲去城里吃喜酒,途中,上厕所出来找不到母亲,吓坏了,她越走越远,不知不觉碰到进城的幼儿园女老师。这一天,老师来城里的男朋友家坐客,看见她,老师骑车带着她在附近转一转。那时城小,饭店少,看见饭店门口站着新郎、新娘便知道了。一年后,母亲告诉她,老师嫁到城里去了。
    乡下的女孩子大都以嫁到城里为荣,小时候的陶颖没有想到这个,她为她的狗在哭泣。九一年,她八岁,她家的大黄狗被活活打死,大黄狗的眼神她永远忘不了。贾新家的狗没有,打狗的这两天,贾新把狗带到更远的亲戚家去了,一个月后神气地带回来,这时候乡下不再打狗。
    陶颖上学放学都要经过一堆坟,乡下的人死了,就埋在小路的两边,新坟,旧坟。白天的时候不怕,晚上几个人一块走还好,如果一个人走,有一点响动,都怕得要死,好像有一个人影在跟着自己,这人影看不见,总在背后。她常常飞快地奔跑,或者大声唱歌。经常有一些男孩子来吓唬大家,这是他们的乐趣。上学放学途中,男孩子们赌钱、吸烟、打架,在鱼塘里抓鱼,草丛中捉到一条蛇,把蛇摔死,有时吓唬女生。女孩子回家告诉父母亲,父母亲跑到男孩子家告诉家长。有一次孙坚在草丛中捉到一条蛇,在路中央把蛇舞来舞去,女孩子们不敢过去。缪吉婷说:“我们回去吧,到时候老师问我们为什么不上学,我们说孙坚不让我们上。”几个女孩子回头走了十几米远,孙坚把蛇扔了,说:“我扔了!我扔了!
    陶颖是个内向的女孩子,喜欢对着天空、田野、镜子发呆,喜欢唱歌。人家问她喜欢什么,她不说喜欢唱歌,说喜欢画画,虽然她一年画了几张纸。她一个人时宁愿呆在家里,做作业,看一天的电视,唱半天的歌。有人说女人最讨厌的就是爱哭,女人的弱点,但也是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的武器和战略。她的姑妈喜欢哭,姑妈的眼睛湿了,姑父在旁边围着团团转。她不懂,在家里父亲声音大了,她眼泪水下来,父亲很委屈地说:“我没怎么呀!我没怎么呀!”
    父亲是瓦工,以前帮人家盖房,母亲忙田里的活,空闲下来陪父亲帮人打小工。家里的房子是父亲一个人盖的,父亲大工,母亲小工,十岁的她帮忙浇水、拎水。家里盖楼房了,她非常得意,邻居们常和她父母亲开玩笑:“你们呀,把你们的女儿弄伤了!”母亲说:“不让她拎水,她非要拎!”她立即挺直了胸:“我拎了动呢!这算什么!”这一次,她拎的水更多了,她母亲慌忙过来,拦住说:“我的乖乖,这个你拎不动!”盖楼板时,一些亲朋好友来帮助。一年后,父亲拉了六七个人帮人盖房,他当工头,最后人逐渐多起来,母亲负责烧饭。父亲去远的地方帮人盖房,她和爷爷奶奶一块吃,去外婆家。父母亲在附近帮人盖房,她去父母亲那吃。

    2
    九九年夏天,陶颖的父母亲帮程贤建房。一开始的陶颖对程贤极为反感,她对任何知道她秘密的人都有意见,程贤和她说话时戏弄的语气也激怒了她。在家里吃饭时,父母亲谈到程贤,她表达自己不满的意见,父母亲说程贤不正常,她说程贤是有点不正常。在亲戚家,大家说程贤有问题,她说程贤是有点问题。
    陶颖元旦节后的第一个周六去看外婆,这一天下午,外面刮着大风,天气从前天到今天,降了七八度。到了外婆家,舅母说表妹在程贤那里。她从舅母家出来,舅母在后面喊,要她加一件衣服,她说不冷。乡下的冬天,天与地一片灰色,没有风时僵硬如铁,起风时,风呼啸着在空气中厮杀、叫嚣,吹过树梢时发出长长、尖锐的哨音。家家户户的门窗紧紧关闭,路上的行人戴着手套捂着脸,骑车的人裹着围巾,弯着身子努力前行。
    陶颖走近程贤家,屋子里传来阵阵说话的笑声,她犹豫了一会推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真暖和呀!一屋子的人。表妹在这里正在做作业,自己的同学孙坚、宰爱军在下棋,还有人打扑克、看书、看电视、听音乐、聊天……二十多个孩子,两个老人、三名妇女。表妹告诉她,程贤去浴室洗澡去了。父亲和身边的人经常讲程贤在浴室里的事情,讲程贤在浴室里喝酒,给许多人讲历史、地理、国家大事、世界大事,讲程贤可以画中国地图、世界地图。她坐了一会,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到衣服里的身体渐渐潮湿起来,表妹让她把衣服脱了。一个孩子说,要加煤了!掀开铁盖,换一块煤。
    小阁楼是程贤写作、睡觉的地方。下面三间屋子,一间厨房,一间放东西,一间客厅,大伙儿在厨房和客厅里玩。乡下有人家装空调,舍不得用。
    陶颖经常看到程贤清晨打扫乡间小路,远远地看着程贤卷烟、跑步。冬夜,她和父母亲走亲戚家回来,程贤正在屋外跑步。父母亲帮别人盖房,她去吃饭,程贤在主人家帮忙,汗水从程贤额头上淌下来,在阳光下晶晶亮一片,程贤的脸上和声音里都带着笑声。庄上一个老年人死了,家家出人情,派一个人去吃饭,父母亲没有时间,陶颖去,她坐下来,心里“呀”了一声,旁边居然坐着程贤。她想,程贤住在刘家庄,怎么到我们陶庄来了呢?酒桌上,她听着程贤侃侃而谈,喝酒、抽烟,饭桌上和人约好了过一会打麻将。农村死了人,一个月不允许去人家。有一次,一户人家老奶奶去世,刚过门的媳妇不懂事,踏进邻居家的门,两家打了几天架,一个进了医院。但大家可以去程贤的屋子,有人说:“怕什么,程贤还吃死人的东西呢!”
    陶颖第二次和同学姚正芳来程贤这里玩,来时,舅舅在这里和程贤打着麻将。寒假里,她和表妹来程贤家玩,只要程贤不逗她,她可以一直不和程贤说话,就好像程贤不存在。程贤说:“你唱歌真好听呀!”她没有理睬,眼神木木地看着程贤,和表妹说着话。她发现像她这样的,还有别的一些孩子,来程贤这里玩有自己的同学、朋友、亲戚,和同学、朋友、亲戚说话就行了,不用理睬程贤。
    打春一个月,陶颖周末来外婆家,和表妹到程贤这里逛一逛,有时不进屋。程贤屋里取暖的炉子停了,来他这里的人逐渐少下来,只有周末稍稍热闹一会。表妹的隔壁是英子家,她和英子聊天,问她学习怎样,有两次和英子一块到程贤这里来玩。
    陶颖和曹桥村的中学同学打羽毛球,程贤过来和她打。程贤把羽毛球打得忽高忽低,她一次一次接不住,但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让程贤感觉没意思,反倒认认真真打起来。球的回合次数多起来,两人开始聊天,有时对方没接住球,这边会发出“哎呀”一声叹息。这一天,陶颖和程贤讲的话超过了之前许多天里说的话。
    五月底,陶颖和表妹来程贤这里,程贤正和姚文道弹着吉他,程贤问她想不想学?她说想学。一周后,她和表妹来程贤这里时带了一把新吉他。十三岁的表妹喊:“叔叔。”十七岁的她第一次喊:“叔叔。”自此,每到星期天,她来表妹家,和表妹到程贤这里,看书、打羽毛球、唱歌、弹吉他。
    夏天,村庄里许多孩子学习吉他,程贤为大家买了关于吉他的五六本教材和磁带。陶颖的父母亲告诉程贤,我家陶颖现在天天在家不是唱歌就是跳舞。陶颖来时,他问,陶颖脸红了,然后责怪父母亲还是和以前一样,把什么都告诉别人。父母亲一开始对她弹吉他有意见,说男孩子弹的东西,你弹什么呀?你一个女孩子整天和一帮男孩子在一起,像什么话!后来村庄里多了姚宁、孙喜妹、缪吉婷,包括镇中学老师的孩子马娟等几个女孩子弹吉他,父母亲的话少了一些。
    陶颖在一所职校读书,这所职校大部分是一些混日子的孩子,逃课、打架、早恋,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也不相信拥有美好的未来。她的父母亲极少关心她的学习,初中的时候问问成绩,上了职校后不再过问。她把全部的精力用在看书、学习吉他、唱歌上面。秋天开始,她把吉他带到学校里练习,周末带回家,途中,行人看着这个背着吉他的女孩子。一个月后,受不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眼光,不再把吉他带回学校。在城里租房学理发的林丹说:“到我那里去弹!”她在林丹这里弹吉他,有时会睡在这里。房东对她提意见,她克制一点。
    这时候的林丹经常剪纸,在纸上画黑杠,再把纸用夹子夹在衣服架上,然后用剪刀剪那些黑杠,要又准又快。这是张庄姚文道的意见,姚文道和程贤同年,当过兵,在广东打工三年,刚回来,喜欢吹口琴,弹过几年吉他,他喜欢林丹,说要让剪刀和人的大脑连接在一起。
    陶颖和父母亲要了音响,在家时天天听歌、唱歌、弹吉他,每天弹到很晚。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很厉害,什么都会弹,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万分沮丧。左右邻居问她父母亲:“你们家女儿天天练这个干什么?”父母亲又有意见了,她跑到程贤这里弹,在冬日有火炉的屋子里,这里总有几个弹吉他的朋友。
    “你以后真的想当明星?”身边的人问陶颖。
    “我学了玩呢!”
    “学了玩要这么用功?”
    “我没有别的爱好,所以就弹了!”
    “你以后真的可以当明星呢,你的歌唱得多好!”
    陶颖害怕身边人的夸奖,她不敢说出自己的梦想,怕人嘲笑。这时她还没有固定的想法,但她隐约知道,先把吉他弹好,把歌唱好,对以后一定会有好处。程贤也会问她以后的想法,问她想没想过当歌手。她说:“你别笑我了!”
    二零零一年春天,程贤在乡下创建村庄的节日,到第二个节日后,陶颖的吉他已经学了整整一年。其间,和她一块弹吉他的几个孩子不再弹了,有的弹了后去学校里炫耀,连只用了一周便学会一首歌的刘正刚也中途放弃。但加入的的孩子更多,尤其从这年的暑假开始。

    作者:植物阴凉_ 时间:2009-12-11 10:23
    陶颖的成长


    1
    清晨,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早早起床,先练一下声音,完毕后打开门窗。旁边的打印机在打印一个话剧剧本,打好后,她放在鼻子前闻一闻,夹起来,坐在阳台上边看边想。清晨的凉风飕飕吹在脸上,让她感觉神清气爽。姨妈喊,陶颖,过来把一件背心递给她,说早上凉,快加一件衣服。她说不用,一个人走到跑步机上锻炼。
    以前陶颖从酒吧下班回来,经常看书看很久,背话剧台词,或者上网。夏天天亮得早,她坐在阳台上,看对面和斜对面两幢楼里的灯依次亮起来,许多家人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老大爷们在楼下跑步、踢腿,老奶奶、大妈们拎着菜篮子去菜市场,熟人们互相打招呼,楼下上学的孩童三三两两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有被家长带着的,自行车、三轮车、汽车……姨妈经常喊,陶颖,不早了,赶快睡觉吧。过一会,她去睡了,下午醒来。
    今天周一,陶颖锻炼一会后去冲澡,出来见根芸醒了,告诉她,姨妈出门买早点,有她爱吃的“小张记”烧卖。根芸洗脸、刷牙,等吃了早饭后,完成陶颖给她布置的作业。陶颖关上窗户,练习台词,过一会她在电脑里和村话剧团的缪吉婷用视频排练话剧。在城里把台词排练好,背熟透了,现场可以快速进入状态。一周前,程贤把根芸交给她,让她建社区图书馆,告诉她自己决定改变四季青社区。她是亲眼看到程贤如何来改变一个村庄和一个小镇的,现在程贤要改变一个社区,她觉得很好玩。
    一个社区是一座城市的缩影。
    小时候,陶颖对城市的理解是,有公园、动物园、游乐场、电影院、好吃的零食、好看的衣服……有一次,五岁的她和父母亲去城里吃喜酒,途中,上厕所出来找不到母亲,吓坏了,她越走越远,不知不觉碰到进城的幼儿园女老师。这一天,老师来城里的男朋友家坐客,看见她,老师骑车带着她在附近转一转。那时城小,饭店少,看见饭店门口站着新郎、新娘便知道了。一年后,母亲告诉她,老师嫁到城里去了。
    乡下的女孩子大都以嫁到城里为荣,小时候的陶颖没有想到这个,她为她的狗在哭泣。九一年,她八岁,她家的大黄狗被活活打死,大黄狗的眼神她永远忘不了。贾新家的狗没有,打狗的这两天,贾新把狗带到更远的亲戚家去了,一个月后神气地带回来,这时候乡下不再打狗。
    陶颖上学放学都要经过一堆坟,乡下的人死了,就埋在小路的两边,新坟,旧坟。白天的时候不怕,晚上几个人一块走还好,如果一个人走,有一点响动,都怕得要死,好像有一个人影在跟着自己,这人影看不见,总在背后。她常常飞快地奔跑,或者大声唱歌。经常有一些男孩子来吓唬大家,这是他们的乐趣。上学放学途中,男孩子们赌钱、吸烟、打架,在鱼塘里抓鱼,草丛中捉到一条蛇,把蛇摔死,有时吓唬女生。女孩子回家告诉父母亲,父母亲跑到男孩子家告诉家长。有一次孙坚在草丛中捉到一条蛇,在路中央把蛇舞来舞去,女孩子们不敢过去。缪吉婷说:“我们回去吧,到时候老师问我们为什么不上学,我们说孙坚不让我们上。”几个女孩子回头走了十几米远,孙坚把蛇扔了,说:“我扔了!我扔了!”
    陶颖是个内向的女孩子,喜欢对着天空、田野、镜子发呆,喜欢唱歌。人家问她喜欢什么,她不说喜欢唱歌,说喜欢画画,虽然她一年画了几张纸。她一个人时宁愿呆在家里,做作业,看一天的电视,唱半天的歌。有人说女人最讨厌的就是爱哭,女人的弱点,但也是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的武器和战略。她的姑妈喜欢哭,姑妈的眼睛湿了,姑父在旁边围着团团转。她不懂,在家里父亲声音大了,她眼泪水下来,父亲很委屈地说:“我没怎么呀!我没怎么呀!”
    父亲是瓦工,以前帮人家盖房,母亲忙田里的活,空闲下来陪父亲帮人打小工。家里的房子是父亲一个人盖的,父亲大工,母亲小工,十岁的她帮忙浇水、拎水。家里盖楼房了,她非常得意,邻居们常和她父母亲开玩笑:“你们呀,把你们的女儿弄伤了!”母亲说:“不让她拎水,她非要拎!”她立即挺直了胸:“我拎了动呢!这算什么!”这一次,她拎的水更多了,她母亲慌忙过来,拦住说:“我的乖乖,这个你拎不动!”盖楼板时,一些亲朋好友来帮助。一年后,父亲拉了六七个人帮人盖房,他当工头,最后人逐渐多起来,母亲负责烧饭。父亲去远的地方帮人盖房,她和爷爷奶奶一块吃,去外婆家。父母亲在附近帮人盖房,她去父母亲那吃。

    2
    九九年夏天,陶颖的父母亲帮程贤建房。一开始的陶颖对程贤极为反感,她对任何知道她秘密的人都有意见,程贤和她说话时戏弄的语气也激怒了她。在家里吃饭时,父母亲谈到程贤,她表达自己不满的意见,父母亲说程贤不正常,她说程贤是有点不正常。在亲戚家,大家说程贤有问题,她说程贤是有点问题。
    陶颖元旦节后的第一个周六去看外婆,这一天下午,外面刮着大风,天气从前天到今天,降了七八度。到了外婆家,舅母说表妹在程贤那里。她从舅母家出来,舅母在后面喊,要她加一件衣服,她说不冷。乡下的冬天,天与地一片灰色,没有风时僵硬如铁,起风时,风呼啸着在空气中厮杀、叫嚣,吹过树梢时发出长长、尖锐的哨音。家家户户的门窗紧紧关闭,路上的行人戴着手套捂着脸,骑车的人裹着围巾,弯着身子努力前行。
    陶颖走近程贤家,屋子里传来阵阵说话的笑声,她犹豫了一会推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真暖和呀!一屋子的人。表妹在这里正在做作业,自己的同学孙坚、宰爱军在下棋,还有人打扑克、看书、看电视、听音乐、聊天……二十多个孩子,两个老人、三名妇女。表妹告诉她,程贤去浴室洗澡去了。父亲和身边的人经常讲程贤在浴室里的事情,讲程贤在浴室里喝酒,给许多人讲历史、地理、国家大事、世界大事,讲程贤可以画中国地图、世界地图。她坐了一会,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到衣服里的身体渐渐潮湿起来,表妹让她把衣服脱了。一个孩子说,要加煤了!掀开铁盖,换一块煤。
    小阁楼是程贤写作、睡觉的地方。下面三间屋子,一间厨房,一间放东西,一间客厅,大伙儿在厨房和客厅里玩。乡下有人家装空调,舍不得用。
    陶颖经常看到程贤清晨打扫乡间小路,远远地看着程贤卷烟、跑步。冬夜,她和父母亲走亲戚家回来,程贤正在屋外跑步。父母亲帮别人盖房,她去吃饭,程贤在主人家帮忙,汗水从程贤额头上淌下来,在阳光下晶晶亮一片,程贤的脸上和声音里都带着笑声。庄上一个老年人死了,家家出人情,派一个人去吃饭,父母亲没有时间,陶颖去,她坐下来,心里“呀”了一声,旁边居然坐着程贤。她想,程贤住在刘家庄,怎么到我们陶庄来了呢?酒桌上,她听着程贤侃侃而谈,喝酒、抽烟,饭桌上和人约好了过一会打麻将。农村死了人,一个月不允许去人家。有一次,一户人家老奶奶去世,刚过门的媳妇不懂事,踏进邻居家的门,两家打了几天架,一个进了医院。但大家可以去程贤的屋子,有人说:“怕什么,程贤还吃死人的东西呢!”
    陶颖第二次和同学姚正芳来程贤这里玩,来时,舅舅在这里和程贤打着麻将。寒假里,她和表妹来程贤家玩,只要程贤不逗她,她可以一直不和程贤说话,就好像程贤不存在。程贤说:“你唱歌真好听呀!”她没有理睬,眼神木木地看着程贤,和表妹说着话。她发现像她这样的,还有别的一些孩子,来程贤这里玩有自己的同学、朋友、亲戚,和同学、朋友、亲戚说话就行了,不用理睬程贤。
    打春一个月,陶颖周末来外婆家,和表妹到程贤这里逛一逛,有时不进屋。程贤屋里取暖的炉子停了,来他这里的人逐渐少下来,只有周末稍稍热闹一会。表妹的隔壁是英子家,她和英子聊天,问她学习怎样,有两次和英子一块到程贤这里来玩。
    陶颖和曹桥村的中学同学打羽毛球,程贤过来和她打。程贤把羽毛球打得忽高忽低,她一次一次接不住,但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让程贤感觉没意思,反倒认认真真打起来。球的回合次数多起来,两人开始聊天,有时对方没接住球,这边会发出“哎呀”一声叹息。这一天,陶颖和程贤讲的话超过了之前许多天里说的话。
    五月底,陶颖和表妹来程贤这里,程贤正和姚文道弹着吉他,程贤问她想不想学?她说想学。一周后,她和表妹来程贤这里时带了一把新吉他。十三岁的表妹喊:“叔叔。”十七岁的她第一次喊:“叔叔。”自此,每到星期天,她来表妹家,和表妹到程贤这里,看书、打羽毛球、唱歌、弹吉他。
    夏天,村庄里许多孩子学习吉他,程贤为大家买了关于吉他的五六本教材和磁带。陶颖的父母亲告诉程贤,我家陶颖现在天天在家不是唱歌就是跳舞。陶颖来时,他问,陶颖脸红了,然后责怪父母亲还是和以前一样,把什么都告诉别人。父母亲一开始对她弹吉他有意见,说男孩子弹的东西,你弹什么呀?你一个女孩子整天和一帮男孩子在一起,像什么话!后来村庄里多了姚宁、孙喜妹、缪吉婷,包括镇中学老师的孩子马娟等几个女孩子弹吉他,父母亲的话少了一些。
    陶颖在一所职校读书,这所职校大部分是一些混日子的孩子,逃课、打架、早恋,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也不相信拥有美好的未来。她的父母亲极少关心她的学习,初中的时候问问成绩,上了职校后不再过问。她把全部的精力用在看书、学习吉他、唱歌上面。秋天开始,她把吉他带到学校里练习,周末带回家,途中,行人看着这个背着吉他的女孩子。一个月后,受不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眼光,不再把吉他带回学校。在城里租房学理发的林丹说:“到我那里去弹!”她在林丹这里弹吉他,有时会睡在这里。房东对她提意见,她克制一点。
    这时候的林丹经常剪纸,在纸上画黑杠,再把纸用夹子夹在衣服架上,然后用剪刀剪那些黑杠,要又准又快。这是张庄姚文道的意见,姚文道和程贤同年,当过兵,在广东打工三年,刚回来,喜欢吹口琴,弹过几年吉他,他喜欢林丹,说要让剪刀和人的大脑连接在一起。
    陶颖和父母亲要了音响,在家时天天听歌、唱歌、弹吉他,每天弹到很晚。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很厉害,什么都会弹,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万分沮丧。左右邻居问她父母亲:“你们家女儿天天练这个干什么?”父母亲又有意见了,她跑到程贤这里弹,在冬日有火炉的屋子里,这里总有几个弹吉他的朋友。
    “你以后真的想当明星?”身边的人问陶颖。
    “我学了玩呢!”
    “学了玩要这么用功?”
    “我没有别的爱好,所以就弹了!”
    “你以后真的可以当明星呢,你的歌唱得多好!”
    陶颖害怕身边人的夸奖,她不敢说出自己的梦想,怕人嘲笑。这时她还没有固定的想法,但她隐约知道,先把吉他弹好,把歌唱好,对以后一定会有好处。程贤也会问她以后的想法,问她想没想过当歌手。她说:“你别笑我了!”
    二零零一年春天,程贤在乡下创建村庄的节日,到第二个节日后,陶颖的吉他已经学了整整一年。其间,和她一块弹吉他的几个孩子不再弹了,有的弹了后去学校里炫耀,连只用了一周便学会一首歌的刘正刚也中途放弃。但加入的的孩子更多,尤其从这年的暑假开始。

    3
    七月六日,村庄的第三个节日,陶颖一大早背着吉他来到程贤家。这一天她看着人来人去,如果不是天热,这天的人数会更多。武进村有武进庄、孙庄、马庄、陶庄、刘家庄、姚庄、张庄、缪庄八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孩子过来。而武进村附近曹桥村、小马村等也有许多孩子过来,同学带着同学,孩子带着亲戚家的孩子,这就像以前小镇的集市一样,人来人往、热热闹闹。陶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弹吉他、唱歌,在大家的夸奖声中,她弹吉他越发自信。
    以前程贤说一个村庄应该拥有自己的节日,这时候大家听程贤讲村庄的时间、梦想、道德,讲村庄应该拥有自己的音乐、自己的舞蹈。什么是村庄自己的?便是村庄自己作词作曲的歌,自己编的舞蹈。这让大家极度兴奋。
    陶颖经常去贾新家逛一逛,贾新正和陶慧清、陶慧镜、张秋诚、孙坚、张志高、缪士远等几个男孩子学着跳街舞。他们上午在贾新家跳,下午,贾新的邻居睡午觉,去张庄组的张志高家跳。他们把音乐开得很大,开小了没感觉。有一次上午在张志高家跳,张志高的邻居发火了,说自己刚刚夜班下,只有选择邻居上白班的时候跳。去缪士远家跳和邻居吵架过一次,邻居让他们把声音开小一点,他们同意了,可不知不觉又把声音搞大,缪士远父母亲和邻居有矛盾呀!程贤知道后,让缪士远给邻居道歉!缪士远说道歉会被父母亲骂,后来大家不再去他家跳。男孩子里面跳得最好的是贾新,他从小练武术,小时候和人吹牛,在某一天他得到一个武林高手的传授,还千叮咛万嘱咐这个人不要和别人讲,被人嘲笑快麻木了,送他一个外号“武林高手”。以后,他不敢出门练武术,在屋子里“嘿嘿哈哈”地练,有大人从他家路过,在外面打招呼:“嗨,贾新,注意身体,别练伤了!”进了大学,在同学们面前总忍不住现几手,“哗哗”几下,把拳头伸到别人眼前,问人家自己的手快不快,“呼呼”几下,腿伸到别人头顶,笑着问人家厉不厉害。这个暑假,他和大家跳街舞,以前练武术是不想受人欺负,现在却用到了舞蹈上面来。
    陶颖和一些女孩子也在学着跳舞呢!以前暑假的时候,除了看看电视,去外婆家逛一逛,几个同学玩一玩,乡下空空荡荡,天气热得人没有一丝力气,无聊透顶。石塔镇,从她出生到现在,有许多村没去过,即使同一个村的两三个小组进也没进过。她的生活方向很简单,从家往南是村公路和村小学,往南是外婆家,往东是石塔镇和进城的方向。但从现在开始,她的活动范围大了许多,在程贤这里交到许多朋友,接受大家的邀请去朋友家中玩。经常十几个女孩子在这家玩一玩,去另一家聊一聊。大家唱歌、跳舞、弹吉他,或者进城逛街,在商场、超市、影院、公园、书店和图书馆跑一跑或坐一坐。有时候,女孩子之间互相说着坏话,谁的房间又乱又脏,谁家和谁家有仇,谁早恋,谁和谁亲吻,去一个女孩子家,这个女孩子家的东西丢了,怀疑是谁拿的……有些家长不错,做了好多饭菜招待孩子的朋友,有些家长在饭前和孩子们说:“你们回去吧,我们等一下去亲戚家吃酒呢!”最后人家得知,孩子们走后,这家才开始烧饭。这家的孩子几天不和父母亲说话。
    这个暑假,村庄里、别的村庄、附近小镇的许多孩子来程贤这里玩。女孩子聊男女明星、电视、电影、音乐、衣服、美食、美容等,男孩子玩扑克、打篮球,和女孩子们一块打羽毛球、跳舞、唱歌。到了晚上,程贤屋前开着路灯,路灯下有许多孩子、大人,几乎天天是节日。这就像程贤屋里冬天的火炉一样,围着许多人,大家听程贤讲生活中的事情和书本上的知识。孩子们练习舞蹈,看着碟片或书本学习,有的说这么跳,有的说应该这样跳,连最基本的还没有学会便想着创新。晚上大家一起唱歌是最快乐的一件事情,二三十个孩子大合唱,如果刺耳的声音影响了大合唱,则要求唱歌好的人声音大一些,唱歌差的声音小一些。如果再遇到问题,则挑出这个刺耳的声音,让这两三个人单独唱。但几乎每天都会遇到问题,那就每天来解决这个问题。
    陶颖邻居,一个三十五岁的人弹吉他,他家里人和周围人笑着骂他,搞什么名堂,但都不反对,知道他是一个热爱麻将的人,程贤的牌友之一,十赌九输,现在牌打得少了,听音乐,弹吉他,挺好。他不时请教陶颖,老婆有意见,怎么天天和小姑娘在一起,让他和姚文道去学。
    武进组的姚文道家在村道边,用自己家房子开了超市,父亲在外打工,母亲站店,他自己有一辆面包车,自己家超市拉货,帮别人送货,自得其乐。今年春天,喜欢上了作词作曲,接着一发不可收拾。他经常唱了两句歌词后问大家好不好听,大家说不好听,他让陶颖和别的一些孩子唱,大家这时说好听。姚文道很无奈,喉咙是天生的,他只能自我陶醉。他有时候把别人的歌换了歌词,或换了曲子。有一次他连续两天听一首英文曲子,快速写了一首歌词,一遍一遍地唱给大家听。或者把英文歌词用中文写在纸上,再在中文里找相近的字,最后在写的歌词里加入与原来英文歌词发音相似的,这样更容易唱了。程贤说他是天才。他说我也觉得,但还是谦虚一点,不能让别人骂我。他母亲逼他谈对象,他偏偏喜欢林丹,以前林丹在城里学理发,他常常带着林丹的儿子林勇进城玩。林丹在镇里开理发店,他在理发店坐一坐,听听音乐,坐在沙发上,写写歌词和曲子。
    这时候,镇里仍有人嘲笑程贤,对他评头论足,觉得他是一个稀有动物,有人说他把村庄搞得乱七八糟,有人说他的言论意想天开、不切实际。镇里小学和中学的老师们对程贤非常了解,他们担心孩子们的学习,和学生聊天时会问,程贤最近忙什么呢?学校也批评小学老师刘一民,说你这个老师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玩,不仅自己没有威信,连我们这些老师也丧失了威信。刘一民说,难道老师就不能和学生互相交流?他赌气告诉程贤,大不了不当老师,我干别的!程贤说,你这个态度永远成不了一个好老师。他奇怪,怎么样才可以当一个好老师?镇中学的老师曹永泰对他说,年轻人呀,太冲动,你赶快找个对象结婚吧,结婚后就会明白!他说我明白,一个村庄和一个村庄不一样,那一个村庄的老师和一个村庄的老师也不一样。武进村有武进村自己的节日,也应该有武进村自己的老师!
    从秋天开始,村里人看到程贤经常外出,到年底,程贤在镇里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时,在城里的时间却越来越多。镇里人说,程贤快要离开乡下了。这年秋天,程贤小说的发表与出版,电视台的采访,小说在短短的三个月里连续再版了三次,每一次程贤都会冲动地捐出去一半稿费。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小镇之外的人觉得这是一种炒作。村里人对程贤不明白的太多,这次却奇怪地理解了,说他是谁呀,他是程贤!他不是一般人呢!这时候,村里人多多少少知道了搬到乡下之前的程贤,原来他家里很有钱呀!原来人家这么不在乎钱。
    程贤不在乡下,陶颖和许多孩子还是喜欢来程贤这里,有程贤的保姆刘妈在。刘妈做的饭菜并不好吃,常常有程贤自己来做,这让刘妈很不好意思,她笑着和大家说:“我去我城里的女儿家,他们也不让我做,我女儿告诉我,说不太好吃。”大家买了酒和菜,来程贤这里烧,烧好后在这里喝酒。刘妈想帮忙,大家都不让。




    这篇小说我写了九十多万字,最后定在了三十万字以内。
    我也想过写个三部曲,如程贤改变一个村庄,如程贤改变一个小镇,最后程贤改变一个社区,准备改变这座城市。
    好几个月的回复,过些日子再慢慢答复。

  • 首页
  • 上一页
  • 14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植物阴凉_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4天 / 跨度784天】
    • 开贴:2007-10-18 14:52
    • 更新:2009-12-11 10:23
    • 阅读:2984073 回复:34324 楼主:416
    • 字数:约11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