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傻娘(儿子我含泪为你立传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2:53
    开篇自序
    原本,我打算在明年,也就是她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开始写这篇文字的,为她书写,书写她坎坷,受辱的辛酸人生。
    整整八个月没有回家看她一趟的我,这次回家,她拿出一些老东西给我看,然后自言自语道:不知道那天我闭上眼了,我大儿可能连最后一面都看不到了,给他这些东西,等我死了,他找出来以后还有个念想。当时我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哗哗的流下来。五十九的她,身体已经接近八十岁老太那样步履阑珊老态龙钟了。每次看着她的一头白发,我都心酸的想哭,她遭受的那些磨难,我又如何为她讨回;她受的耻辱,我又怎么给她洗刷?我不能再迟迟不能动笔了,免得将来遗憾终生。
    每次我回家,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小鸟都有窝,可是,你都那么大了,到现在连个窝都没有;你都那么大了,哪有那么大的闺女了啊,你还不赶紧找啊;赶紧找一个,生一个我给养着,别到时候我死了,等不到那一天了;你看你弟弟的孩子都三岁了,你咋还不着急呢-------
    三十多年前,我爸从沂蒙老区那个鸟不拉屎的大山深处走出来,学习,随后毕业被分配到县第二大医院实习的他来说,成为城里人已经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可是,最后老天还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被别人顶替了。从嫉妒贫寒的山村走出来,飞上天堂,而在一夜之间又坠入地狱。这样的打击,几乎任何人都承受不起。而随后,爸爸又在我奶奶的胁迫下娶了同样也是地主成分的我妈。我妈不光矮,而且几乎不会做任何家务和农活。
    嫁给爸爸之后,我妈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奴隶,一个没日没夜干活的奴隶。一些农活我妈干的稍微不好或者慢了,我爸不是拳打脚踢,就是棍棒猛打。繁忙的体力劳动,即使经常还遭受一些家庭暴力,我妈也没有任何的怨言。毕竟,男人揍女人,在山村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家里已经养了两头母猪,几十只的羊,鸡鸭鹅牛驴狗都有,地里的活我妈也是没有落下。凭借源源不断的卖猪仔,我爸再一次找回了多年失去的尊严------成了那个年代穷山村的万元户。
    我姐小时候,我爸已经成为我们村所谓的首富,村里我们本家几乎没有不去我们家借钱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我爸,随后几年对我妈好了很多,我两个姐姐出生一直到我和弟弟一岁的时候,我妈都是最享福的时光(长大后我听村里老人这么说的)。
    后来大爷暴病身亡,留下我两个哥哥,我大哥那时十六,二哥十四。没有了顶梁柱的我大娘家,天直接就塌了。而这时候我奶奶为了不被拖累,对我大娘发出最后通牒:要么带着两个孩子走改嫁;要么招上门女婿。不管怎么样,最后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断绝关系,以绝后患。
    爸爸把我大娘一家揽过来,而这一帮竟然持续二十多年。我爸倾尽家产帮助我大娘家,为其两个儿子盖屋掏媳妇。大哥年轻的时候不学无术,整天背着一台照相机到处闲逛。后来他心血来潮,想要开矿,而他开矿所需的巨额资金,好多都是向我姥姥家借的。后来我大哥开矿失败后,也因此欠下了巨额债务。期间,为了和嫂子能长久的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我爸更是编造了一个让万人唾沫可耻的谎言:我和弟弟不是他亲生的,是我妈和村里别人偷情的孽种。为了达到目的,爸爸更是丧心病狂的多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残忍血腥的暴打我妈,后来甚至直接公然住在了我大娘家。回家,我爸不是卖牲口就是卖粮食。
    我妈做牛做马超强度的干着几倍农人都不可能干完的重活,而辛辛苦苦劳累换来的钱却全部被我爸拿走贴补我大娘那个无底洞的家庭。为了赶走甚至消灭我妈这个碍眼的,我爸几次对我妈痛下杀手。多少次,我妈都是到了鬼门关而又活过来。连铁人无法承受的体力劳动,加上我大娘多次上门对我妈的谩骂以及我爸惨无人道的毒打以及毒手。一次干完农活还被我爸暴打一顿之后,我妈流产了,那次她精神随后彻底崩溃了,一夜之间愁白了头,而且因此也落下了好多病,这些病更是折磨了她一辈子。随后,我妈人也彻底变得沉默与“老实”了。
    这就是我妈的头发,从我记事到现在,在我的记忆里,我妈都是一头白发。今年,我弟弟结婚的时候,我妈的头发染了一次,八个月过后,长出来的又全是白的,看着我都想哭。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2:53


    妈妈一头的白发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2:55
    后来,我妈在一次推碾子碾玉米面的时候,直接饿晕过去,是我一个本家大娘冒着被我爸辱骂的危险,把我妈偷偷拖回家,给了两个包子吃了。缓过神来的我妈直接跪倒在地,给她磕头,说:我要是死了,俺两个儿子肯定会被那个没有良心的给卖掉的。谢谢你,救了我两个儿子的命。我那个大娘当时泪流满面,随后慌张的把我妈送出家门。


    这个碾子现在依然还在,只是位置已经挪了。为了写这些文字,前几天回家的时候,我还是特意去老宅子那去找寻,让我惊喜的是,它居然还在,并且还一直有人用着。这个碾子承载着太多的历史与我村庄农民辛酸的岁月。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2:58
    我两个哥看着自己的娘和我爸在一起,还经常听到一些娘们的一些冷嘲热讽,他俩对我爸表面上尊敬有加,却把那耻辱与仇恨都让我妈来补偿,我二哥更是丧心病狂的多次打过我妈。而这些,我爸却认为是在帮他“教训”我妈,对我二哥更是肆无忌惮的溺爱与宠护。

    后来我和弟弟也长大了,爸爸也老了,我大哥也成为当地的开矿者,我二哥也有钱有势了。而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报答我爸这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却是恩将仇报。老家的草屋塌了,爸爸想在地里盖两间小屋,去借钱,我大娘家不借。而这个小屋后面偏偏不巧,是我二哥的地。盖屋的时候工人得经过我二哥的地,可是,我二哥不让站在他家地里施工,直接就是:经过俺家地可以,必须给钱。随后,我爸也罪有应得的被我二哥暴打了一顿。好多人知道之后,都为我妈拍手称快。


    这个就是当年那个小屋,后面那些树是我二哥栽的。目的只有一个,再一次敲诈他们二叔一笔钱财。我奶奶瘫痪住在我们这个小屋里,去年年底,鲁南爆发五十年不遇的特大暴雨,我奶奶直接被淹死在这个小屋里。没有人进去捞尸体,我爸用我二哥家的梯子进去捞的,可笑的是,我二嫂子还要死要活的要钱,说捞死人用过的梯子,她家不能用了,得赔钱。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2:59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3:03
    这个,以前是地,现在已经被挖成这样,看着就让人心寒。

    http://img3.laibafile.cn/p/m/116809526.jpg这个以前是长满树林的山,现在已经被挖的变成深渊了。


    把我妈这一生受过的耻辱写出来,写成一篇小说,等她六十岁生日的时候给她,告诉她,也告诉苍山西部那个身价数十亿的金某某:辛庄,还是有男人的(他曾经给我二哥说过,可能他忘了,但是我二哥跑到村里厚颜无耻的炫耀的时候,即使那年我还小,但是我没忘,那就是:你们村当官的连我养的狗都不如。要是有人到我家抢东西,我养的狗还会旺旺两句。可是,你们村当官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09 23:18
    @qq982752564 2012-09-09 23:06:34
    看完以后,我离开了这个贴子思考了几秒我重新回到了这贴!不回我今晚睡不着!!!楼主顶主呀!!!不知道说什么。

    -----------------------------
    以前有这样一个称呼:"中国至今有两个地方没有解放,一个是台湾,另一个就是我们那cangshan”。枣庄一个哥们说的很贴切:俺可不敢去你们那cangshan,到你们那,车没了,钱没了,人更没了。而我就要在这样的背景下书写,书写一个女人的辛酸的一生,而我,就是她最不争气的儿子,大学毕业到现在,还居无定所,以摆摊为生,为的,就是成为中国最有良知的作家梦,而这个梦,太他娘的遥不可及了。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10 07:39
    @晴子矜 2012-09-09 23:27:03
    血泪史,严重支持!!!
    -----------------------------
    我不能再等了,这次回家,我妈明显老了很多,很多。
    作者:石龙雪村 时间:2012-09-10 08:42
    因为涉及好多敏感方面的问题,我不能用第一人称书写了,毕竟好多人现在都生活在我的身边。
    第一章
    愁嫁
    沂蒙山区,给外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穷;两个字,很穷,三个字,非常穷。而沂蒙山区最穷的地方,莫过于山里了,这是几年前给人的映象,而三十年前到底穷到什么样,我就不说了。在沂蒙山区腹地的某个小山村,一天,寒心再一次背着粪箕子出山了。一个已经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还没有说婆家,这样的情况,对于那个山村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很着急上火的事情。姑娘大了迟迟找不到婆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光吃家里的饭,谁也负担不起啊。
    “你看看,这妮子又背着那破粪箕子上山了,哎,针线和家务也不学着做,这都二十一了还不学着干,你说,抽愁不死人啊。”寒心的娘一边做针线活,一边向身边一个小媳妇唉声叹气的抱怨道。

    “也是啊,婶子,你咋不催催?”坐在寒心娘身边那个小媳妇,虽然比寒心小点,但也是结婚一年多了。她娘家就在邻村的。虽然是邻村,但是,两个村之间却隔着两座大山,来回得一天的时间呢。
    “哎,怎么不急,就她这样的谁要啊。你们村不是劳力多嘛,你回娘家给帮帮说说媒,看有要的吗?就算你婆婆婶子我求求你了。”寒心娘双手握着眼前这位小媳妇,很是认真的拜托着。
    “婶子,看你说的,我那会说媒啊。”小媳妇脸一红,低下头害羞的推辞道。其实,在她低头的一瞬间,她已经想好了一个光棍汉,那就是她娘家刚出五服的二叔,到现在已经二十八了还没有媳妇,人虽然矮点丑点,平时好喝点酒,懒点。但是,等结了婚以后,他应该会勤快点的。其实,她图的不是给娘家叔说个媳妇,而是想图点做媒人双方给的东西。
    “哎呀,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你尽管说,没事,婶子不会嫌弃你说的。你不看看心这样的谁要,有人要都是她烧了高香了。哎呀,我现在最愁的就是赶紧把她嫁出去。”寒心娘很是无奈的说道。
    “那婶子我回娘家帮你打听打听。”小媳妇答应道。
    “哎呦,事成之后,婶子不会亏待你的。”寒心娘一听侄媳妇答应了,她忙兴奋的许诺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石龙雪村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6天 / 跨度2711天】
    • 开贴:2012-09-09 22:53
    • 更新:2020-02-12 09:49
    • 阅读:11154 回复:691 楼主:1225
    • 字数:约422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