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悔仲子逾我墙------93倚天之逍芙恋截图(纯HC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乔662 时间:2009-12-04 00:44
    杨逍只是个角色,可是孙兴给了他生命
    ------题记
    今晚在天涯看到一座新楼,有网友在发93倚天,不禁手痒,自己也来开个楼。
    我跟很多当年此剧热播时就看过的网友不同,是在2009年9月份才看的93倚天,并且直接看的就是逍芙精华。在这之前,没有看过任何电视剧版的《倚天屠龙记》。只看过一遍金庸先生的原著,并且也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天涯上闻名已久的口条张版也只是看过网友们的截图,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到如此精彩的电视剧,而我居然迟看了15年。在此对杨佩佩女士致以最真挚的敬意,感谢她在退而求其次的情况下启用了孙兴,给了我们一个如此美好的杨逍。同时感谢化妆师的妙手生辉,感谢93倚天的所有演职人员及幕后工作者,感谢土豆网及提供上传的网友。
    对孙哥和潘姐姐的谢意都体现在我的截图里了
    另:此楼只供HC专用,若对本剧有兴趣者请通过正规途径购买正版影碟。

    作者:小乔662 时间:2009-12-04 00:44
    附上金庸原著的第十三章中关于逍芙的部分文字

    灭绝师太道:“晓芙,你自己的事,自己说罢。”纪晓芙哽咽道:“师父
    ,我……我……”灭绝师太道:“敏君,你来问她。”丁敏君道:“是。纪师妹,咱们门中
    ,第三戒是甚么?”纪晓芙道:“戒淫邪放荡。”丁敏君道:“是了,第六戒是甚么?”纪
    晓芙道:“戒心向外人,倒反师门。”丁敏君道:“违戒者如何处分?”纪晓芙却不答她的
    话,向灭绝师太道:“师父,这其中弟子实有说不出来的难处,并非就如丁师姊所说这般。
    ”灭绝师太道:“好,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仔细跟我说。”纪晓芙知道今日面临重大关头,
    决不能稍有隐瞒,便道:“师父,那一年咱们得知了天鹰教王盘山之会的讯息后,师父便命
    我们师兄妹十六人下山,分头打探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弟子向西行到川西大树堡,在道上
    遇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约莫有四十来岁年纪。弟子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弟子
    投客店,他也投客店,弟子打尖,他也打尖。弟子初时不去理他,后来实在瞧不过眼,便出
    言斥责。那人说话疯疯颠颠,弟子忍耐不住,便出剑刺他。这人身上也没兵刃,武功却是绝
    高,三招两式,便将我手中长剑夺了过去。“我心中惊慌,连忙逃走。那人也不追来。第二
    天早晨,我在店房中醒来,见我的长剑好端端地放在枕头边。我大吃一惊,出得客店时,只
    见那人又跟上我了。我想跟他动武是没用的了,只有向他好言求恳,说道大家非亲非故,素
    不相识,何况男女有别,你老是跟着我有何用意。我又说,我的武功虽不及你,但我们峨嵋
    派可不是好惹的。”灭绝师太“嗯”了一声,似乎认为她说话得体。纪晓芙续道:“那人笑
    了笑,说道:‘一个人的武功分了派别,已自落了下乘。姑娘若是跟着我去,包你一新耳目
    ,教你得知武学中别有天地。’”
    灭绝师太性情孤僻,一生潜心武学,于世务殊为膈膜,听纪晓芙转述那人之言,说“一
    个人的武功分了派别,已自落了下乘”,又说“教你得知武学中别有天地”的几句话,不由
    得颇为神往,说道:“那你便跟他去瞧瞧,且看他到底有甚么古怪本事。”纪晓芙脸上一红
    ,道:“师父,他是个陌生男子,弟子怎能跟随他去。”灭绝师太登时醒悟,说道:“啊,
    不错!你叫他快滚得远远的。”纪晓芙道:“弟子千方百计,躲避于他,可是始终摆脱不掉
    ,终于为他所擒。唉,弟子不幸,遇上了这个前生的冤孽……”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
    灭绝师太问道:“后来怎样?”
    纪晓芙低声道:“弟子不能拒,失身于他。他监视我极严,教弟子求死不得。如此过了
    数月,忽有敌人上门找他,弟子便乘机逃了出来,不久发觉身已怀孕,不敢向师父说知,只
    得躲着偷偷生了这个孩子。”
    灭绝师太道:“这全是实情了?”纪晓芙道:“弟子万死不敢欺骗师父。”灭绝师太沉
    吟片刻,道:“可怜的孩子。唉!这事原也不是你的过错。”丁敏君听师父言下之意,对纪
    师妹竟大是怜惜,不禁狠狠向纪晓芙瞪了一眼。灭绝师太叹了一口气,道:“那你自己怎么
    打算啊?”纪晓芙垂泪道:“弟子由家严作主,本已许配于武当殷六爷为室,既是遭此变故
    ,只求师父恩准弟子出家,削发为尼。”灭绝师太摇头道:“那也不好。嗯,那个害了你的
    坏蛋男子叫甚么名字?”纪晓芙低头道:“他……他姓杨,单名一个逍字。”灭绝师太突然
    跳起身来,袍袖一拂,喀喇喇一响,一张饭桌给她击坍了半边。张无忌躲在屋外偷听,固是
    吓得大吃一惊,纪晓芙、丁敏君、贝锦仪三人也是脸色大变。灭绝师太厉声道:“你说他叫
    杨逍?便是魔教的大魔头,自称甚么‘光明左使者’的杨逍么?”
    纪晓芙道:“他……他……是明教中的,好像在教中也有些身分。”灭绝师太满脸怒容
    ,说道:“甚么明教?那是伤天害理,无恶不作的魔教。他……他躲在哪里?是在昆仑山的
    光明顶么?我这就找他去。”纪晓芙道:“他说,他们明教……”灭绝师太喝道:“魔教!
    ”纪晓芙道:“是。他说,他们魔教的总坛,本来是在光明顶,但近年来他教中内部不和,
    他不便再住在光明顶,以免给人说他想当教主,因此改在昆仑山的‘坐忘峰’中隐居,不过
    只跟弟子一人说知,江湖上谁也不知。师父既然问起,弟子不敢不答。师父,这人……这人
    是本派的仇人么?”灭绝师太道:“仇深似海!你大师伯孤鸿子,便是给这个大魔头杨逍活
    活气死的。”
    纪晓芙甚是惶恐,但不自禁的也隐隐感到骄傲,大师伯孤鸿子当年是名扬天下的高手,
    居然会给“他”活活气死。她想问其中详情,却不敢出口。
    灭绝师太抬头向天,恨恨不已,喃喃自语:“杨逍,杨逍……多年来我始终不知你的下
    落,今日总教你落在我手中……”突然间转过身来,说道:“好,你失身于他,回护彭和尚
    ,得罪丁师姊,瞒骗师父,私养孩儿……这一切我全不计较,我差你去做一件事,大功告成
    之后,你回来峨嵋,我便将衣钵和倚天剑都传了于你,立你为本派掌门的继承人。”这几句
    话只听得众人大为惊愕。丁敏君更是妒恨交迸,深怨师父不明是非,倒行逆施。
    纪晓芙道:“师父但有所命,弟子自当尽心竭力,遵嘱奉行。至于承受恩师衣钵真传,
    弟子自知德行有亏,武功低微,不敢存此妄想。”灭绝师太道:“你随我来。”拉住纪晓芙
    手腕,翩然出了茅舍,直往谷左的山坡上奔去,到了一处极空旷的所在,这才停下。张无忌
    远远望去,但见灭绝师太站立高处,向四周眺望,然后将纪晓芙拉到身边,轻轻在她耳旁说
    话,这才知她要说的话隐秘之极,不但生恐隔墙有耳,给人偷听了去,而且连丁敏君等两个
    徒儿也不许听到。
    张无忌躲在茅屋之后,不敢现身,远远望见灭绝师太说了一会话,纪晓芙低头沉思,终
    于摇了摇头,神态极是坚决,显是不肯遵奉师父之命。只见灭绝师太举起左掌,便要击落,
    但手掌停在半空,却不击下,想是盼她最后终于回心转意。张无忌一颗心怦怦乱跳,心想这
    一掌击在头上,她是决计不能活命的了。他双眼一眨也不敢眨,凝视着纪晓芙。只见她突然
    双膝跪地,却坚决的摇了摇头。灭绝师太手起掌落,击中她的顶门。纪晓芙身子晃也不晃,
    一歪便跌倒在地,扭曲了几下,便即不动。


    作者:小乔662 时间:2009-12-04 00:46
    另:授权转载网友凯琳同学的一篇大作
    十二年后看重看孙版杨逍有感:(一)曾经沧海
    近日闲逛于天涯,偶见几张怀念94版倚天屠龙记中光明左使的文章,微一浏览,只见字里行间浸润着难舍深情。叹息中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哪怕十二年光阴飞逝,自己早已不是当初懵懂少女,可再次重温倚天屠龙记依然为那个亦正亦邪桀骜不训的男子如痴如醉。

    和很多女孩不同,看金庸剧之前我已将金庸武侠读遍,小学四年级看射雕英雄传开始,到初一寒假把天龙八部与倚天屠龙记看完为止,倚天屠龙记恰好作为一个终结的句号。不过这个句号在我眼里算不得精彩绝伦,平心而言,在全部金庸小说中,此书水准只属中等偏上。初看此书时只觉故事情节颇吸引人,书中人物却没有能让我为之倾倒的,无论是张无忌赵敏周芷若还是明教诸豪。明教两位光明使者,开始我倒更注意范遥多点,一句俊貌玉面甘毁伤让我浮想联翩——要怎样的美貌怎样的决绝才配得起这句评断?至于逍遥二仙的另一位,不深的印象仅停留在虽才识过人武艺高强,却与公不能统合教众于私无法保护心爱女子,失败的男人。直看到《百尺高塔任翱翔》一回,看到灭绝师太对芷若回忆起当年杨逍与孤鸿子一战:名震江湖的峨眉高手败在明教少年手下,倚天宝剑尚未出鞘便被夺去,少年杨逍冷笑声声,说道:“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在我眼中却如废铜烂铁一般!”随手将武林中人奉为至宝的宝剑抛在地下,扬长而去。

    看到此处我只觉脑子里嗡地一声,一个少年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闯近我心里——白衣胜雪,飘然若仙;眉目秀雅,宛然如画,眼角眉梢不见一丝阴霾与戾气,却带着五分冷峻六分狂气十分傲气

    “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在我眼中却如废铜烂铁一般!”

    他的声音,定然清朗澄澈,犹如破冰溪水
    他的目光,定然明亮锐利,就好象眸子里揉进了寒星的光辉与利刃的锋芒
    他的笑容,定然骄傲中带着霸道,宛似盛夏骄阳般耀眼到刺眼的地步

    我怦然心动,飞快地把书翻到杨逍名字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我仔仔细细一遍又一遍品读书中所有关于杨逍的文字,最终失望地发现自己为之心动的杨逍只存在峨眉掌门对得意弟子的一次回忆里。

    纪晓芙对师父所说的杨逍,以暴力强占她,她在与之相处的数月里虽一心寻死却苦于监视极严而求死不得。尽管有不悔仲子逾我墙的回目提点在前,有纪晓芙宁死不愿伤他的回护在后,我还是无法将一个用武力侵犯女性的男人与我心中的骄傲少年联系在一起。
    张无忌初见的杨逍,一句“你要什么,尽管开口便是,我杨逍做不到的事、拿不到的东西,天下只怕不多”依稀可见往昔狂气,然则从那张衰老凄苦、神驰远处的脸庞上,我找不到半点往昔的飞扬神采
    奉张无忌为教主后的杨逍,深沉远虑,尽管言行举止带着几分洒脱,可是终究还是持身于臣子之道辅弼之责,教主面前俯首听令的光明左使,从他身上我看不见叫人顿生“几曾着眼看侯王”之感的少年的影子……

    于是让我心动的少年,成了一片单独存在的碎片,轻易便被冲刷进记忆河床的泥沙下,而书中存在感本就不甚强烈的杨逍,于我心中压根没留下过什么痕迹。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电视,看到一个傲岸男子冷然一笑,一声杨逍唤醒曾经的心动,瞬时间深埋在记忆泥沙下的少年霍然起身走到我眼前。其实眼前男子与我心中少年并不尽相同——眉眼间多了几分俊朗少了几分清雅,气度上多了几分霸气雄浑少了几分文秀飘逸,穿着墨绿罩袍而非如雪白衣——然而窒息于男子淡淡一笑中,我无暇计较这些不同,五分冷峻六分狂气十分傲气张扬在他唇边浅弯,使得我脑海一片空白丧失质疑的能力,认定那个少年长成后就是这个样子。

    我定定看着他

    我看着他傲慢跋扈,强令鹰王解散天鹰教;我看他英雄落难美人垂怜,看他用尽真情真意温柔且霸道地去爱一个爱他却始终拒绝他的女子,看他吹遍坐忘峰落叶不愿承认爱人已逝;我看他为免女儿遭受伤害而几近专横最后却为了爱女幸福放手;我看他待张无忌亦臣亦父,看警告教众谁若敢对教主不敬便让谁死无葬身之地的他痛斥张无忌后,狠狠一掌拍在自己胸口,欲以一死以践己言……

    看到他被朱元彰毒死之时,我心痛我愤恨,我却不惊异,因为我心中早明白他逃不过这般结局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岁月磨不平他骨子里的棱角,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他永远做不了也永远不屑做,于是他的爱情、他的生命便成了一阙慷慨跌荡的华美悲歌,于最高昂激昂而非最美妙的音符上终结或许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我极喜爱孙兴这个演员,虽然我对再出色的演员都仅停留在欣赏其演技的地步不会对其多付出一点感情,可是孙兴却是个例外,只因为杨逍。那个只是让我微微心动的少年,从碎片般断裂的存在延伸成令我终身难忘的至爱,其间介质便是孙兴出神入化的演绎。十二年前初看94版倚天会被杨逍颠倒痴狂,十二年后再看此版依然禁不住发出“一见杨逍误终身”的慨叹。

    十二年间我也看过其他版本的倚天屠龙记剧集,看过被剧中人称为杨逍的不同男人,其中一个白色轻衫,俊美秀雅,颇有翩翩佳公子之态;另一个青色华服,倜傥风流别有韵致;还有一个,挺着硕大肚皮睁着铜铃巨眼,生生辱没我心爱男子的名号。

    我看着,看着这些不是杨逍的男子表演着不是杨逍的杨逍

    我知道自己这番话定会引来其他版本杨逍迷的不满,其实在我眼里,便是金庸原著中的杨逍也非真正的杨逍,我明白自己此话一出定会引人发笑,只是再多人笑我我亦不会改口。在看过沧海的人眼中,其他地方的水难以被称之为水,见过孙兴的杨逍,只觉数百年前元末乱世里真真存在过这么一个男子,他爱过他恨过他笑过他哭过,斯人以逝,时光飞逝如流水,所有的爱恨情仇皆已被冲洗得渺无踪迹……。数百年后,这个男子的灵魂附在一个名叫孙兴的演员身上,借由他的躯壳重现了曾经存在过的一个人曾经发生过的一段往事,如此而已。

    曾经沧海难为水
    从此再无第二个杨逍

    只是若我以后有了女儿,我绝不许她看杨逍,宁可她指着猥亵不堪的张某人笑道:“若我是纪晓芙,早一头撞死”也胜过了误她终身


    作者:凯琳0327 0位粉丝 2007-2-1 17:32 回复此发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乔662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2天 / 跨度39天】
    • 开贴:2009-12-04 00:44
    • 更新:2010-01-12 08:44
    • 阅读:102731 回复:2308 楼主:269
    • 字数:约82千字
    • 图片:75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