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棋牌室里的故事(原创、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8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08 10:22
    祝文友劳逸结合,春暖花开,度过一个美好的双休日。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08 10:42
    @关陇忖芝 2018-04-07 22:25:16
    和本人题材有相近之处。欣赏大作!
    -----------------------------
    欢迎切磋交流!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0 04:50
    孔三操大名有根,扬城南郊下江圩人,据孔三操在“会友”棋牌室自吹,他虽没有按孔氏家谱取名,但却是孔老二正宗的七十八代子孙。
    下江圩南望长江,傍临运河,素称百匠之乡。这里的老百姓祖祖辈辈信奉“天干饿不死手艺人”,“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小娃娃一到十四岁,便拜师学一门手艺。木匠、瓦匠、茅匠(专盖茅草房)、篾匠(编制竹器)、漆匠、铜匠、练匠(修船)、皮匠、箍桶匠、补锅匠、裁缝、吹鼓手(吹喇叭)、还有闻名天下的扬城三把刀:厨师、理发师、修脚师,澡堂擦背跑堂的,只要社会上有需要,下江圩便可看到有人在学。
    孔三操家是瓦匠世家,父亲是瓦匠,爹爹(扬州方言,爷爷叫爹爹)是瓦匠,据说爹爹的爹爹也是瓦匠。孔三操继承先辈事业,十二岁开始搬砖拌灰浆,十六岁砌墙学砌锅,十八岁上房铺瓦片。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孔三操十八岁进扬城钢铁厂,当一名高炉砌炉工,二十岁便成了扬城钢铁厂人所共知的英雄。
    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为了完成当年跃进指标,让扬城再放一颗超级卫星,本该停炉大修的一号高炉带病超期服役。导致炉壁穿孔,白炽的铁水在鼓风机的巨大压力之下,象一股麻线粗的喷泉射出炉体,将一块十公厘厚的钢板顿时熔成一个大洞。停风抢修不但会导致高炉冻结,影响扬城钢铁厂跃进指标的完成,还将给厂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不立即停风抢修,穿孔越烧越大,高炉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书记、厂长、车间主任、炉长、还有大大小小的技术员、工程师一个个束手无策。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2 00:22
    “蒋厂长,不要卖关子了,快说高炉最后结果如何?”
    隔桌的黄军工在铸造车间呆过,他知道炉壁穿孔的危险。
    初生牛犊不怕虎,血气方刚的孔有根来不及请示值班炉长,也来不及和炉前的技术员们商量,端起一把高压水枪直射穿孔。白炽的铁水遇到高压冷水骤然冷却,正好将高炉炉壁的穿孔堵死。
    一场特大事故被一个青工排除,震惊了整个扬城钢铁厂。党委书记为他佩戴红花,厂长给他敬庆功酒,孔有根成了钢铁厂人人共知的英雄,他的大幅照片也被放进厂门口的宣传橱窗里。为此六0年城市人口大下放,本该下放回农村务农的孔三操,由于排除特大事故有功,从而躲过了下放回家的一劫。
    据说当年《扬城日报》的记者要采访他,准备把他的先进事迹登上报纸的头版头条,被孔三操拒绝了。因为事后孔三操越想越怕,万一喷水导致高炉冻结或者炉体爆炸,这可是扬钢的特大事故,轻则判他十年八年有期徒刑,重则有可能敲掉他头上的沙锅。
    “老蒋,据孔三操说,他过去从不打麻将,打麻将还得感谢他们的蒋厂长,是不是这回事?”
    陈大吹只要一有机会便和蒋厂长较劲,孔三操打麻将也被他强加在老蒋的头上。
    下江圩历古田少人多,打一点粮食只够糊口,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出售。两忙一结束,农民们便丢下镰刀,拿起瓦刀、斧头,挑起皮匠挑子、补锅担子奔走四里八乡,趁农闲苦两文零用钱,打油买盐,供孩子们交学费,年终一人做一件新衣服过年。奔走一天的小瓦匠们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一上床便呼呼大睡,谁还有精力打牌。
    孔三操学会打麻将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还真感谢拖拉机厂的蒋厂长。
    “好个陈大吹,我派孔有根到联营厂监督配件质量,又不是喊他去打麻将,你怎么把帐记到我头上?下回你把尿屙在裤子上,也怪我老蒋没提醒你。”
    蒋厂长认识孔三操是在一九七八年,那时他在扬城拖拉机厂翻砂车间担任技术员。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4 00:23
    @园田梦人 2018-04-13 09:35:12
    下江圩历古田少人多,打一点粮食只够糊口,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出售。两忙一结束,农民们便丢下镰刀,拿起瓦刀、斧头,挑起皮匠挑子、补锅担子奔走四里八乡,趁农闲苦两文零用钱,打油买盐,供孩子们交学费,年终一人做一件新衣服过年。奔走一天的小瓦匠们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一上床便呼呼大睡,谁还有精力打牌。
    ——————————————————————
    下层百姓的真实生活
    -----------------------------
    谢谢园田老师精彩点评!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4 00:23
    一九七八年扬城组织手扶拖拉机大会战,巿长亲自点将,将孔有根从扬钢调到扬城拖拉机厂担任翻砂车间化铁炉炉长。虽然由工程师按照化验数据配料入炉,化出的铁水也送化验室进行炉前快速分析,但化铁炉内瞬息万变,炉前分析也是死后验尸,全凭炉长孔有根的实践经验。根据铁水色泽、炉渣和铁水的流动性,适当往炉内投一点硅铁、锰铁、石灰石和焦炭,不但确保铁水合格,而且还能及时满足浇铸车间的需求。为此八五年恢复技师职称评定,孔有根破例被评为中级技師。
    为了保护扬城环境,减少大气污染,八八年扬拖将傻大黑脏的翻砂车间下放到北郊的联营厂。为了保证配件的质量,蒋厂长将得力干将孔有根派到联营厂坐镇指导。既是翻砂的技术权威,又是总厂派来的钦差大臣,联营厂的刘厂长把孔有根象菩萨一样供在厂里。早上孔有根在刘厂长陪同下,到化铁炉前视察一圈,随即和扬拖来的几个师兄弟在麻将桌上摆开战场。中午酒醉饭饱睡个午觉,一觉醒来继续战斗。晚上晚饭碗一推再打八圈,然后到浴室洗一把澡睡觉。久而久之,孔有根打麻将上了瘾,一见到麻将手就发痒,每天不打三操决不罢休,孔有根得到了一个孔三操的雅号。
    不过好日子没过上几年,扬拖倒闭了,天上有飞机,地上有高速公路,谁还靠手扶拖拉机出行,孔三操成了一名下岗职工。人下岗了,麻将牌没有下岗,打麻将成了下岗工人的第二职业。翻砂车间的这帮师兄弟们闲的无聊,便成立了一个麻将俱乐部,把战场从联营厂撤到家中。今天在你家打,明天到我家打,几个牌友轮流坐庄,包吃包喝包打牌,把家当成了赌场。早上八点上桌,不打三操绝不结束,直打到晚上华灯初上放散。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7 04:31
    孔三操玩的快活,可他的爱人小方却受不了。
    孔三操的爱人小方原是扬城钢铁厂的仓库保管员,七八年随孔三操调到扬拖,继续当仓库保管员。小方为人热情大方,老孔的几个麻友她都熟识。开始在她家打牌她十分热情,不但及时给他们掺茶倒水,中午还炒了几样菜,剁了半只黄珏老鹅,买了一瓶“洋河大曲”,把牌友们招待得逸逸当当。谁知孔三操当成了交易,隔几天孔三操就把这帮牌友请到家里,把他们家当成了招待所。
    忍耐是有限度的,小方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慢慢对这帮牌友冷淡起来,水也不掺了,茶也不倒了,中午也变成随粥便饭。好在这帮牌友主要是为了打牌,对吃根本不在乎,只要填饱肚子就行。
    进门看脸色,出门看天色,孔三操根本不在乎小方的不快,继续我行我素,把牌友带家来打牌。小方火了,轮到这帮牌友到家打牌,她就故意跑到朋友家躲灾,水也不烧,饭也不煮,听任孔三操和这帮牌客在家玩。这帮牌客脸皮真厚,没人烧水自己烧,没人烧饭买合饭,只要有一个地方打牌就行。小方无法,也不能天天跟丈夫吵架,就到儿子面前告状。
    “吴老板,你消息灵通,听说孔三操的儿子反对父亲把人带回家打牌,还打过110报警?”
    杨鸡蛋当年走巷串户,听到过不少趣闻轶事。
    “对,我也听小区里人说过,”
    红玫瑰也听说过这一件事。
    “是有这回事,那可是十五年前的事,我的棋牌室还没有开张。”
    吴长生过来替他们掺水,他证实了这一件事。
    “不过我听朱警官说,他们没有接到报警,是孔三操的儿子故意吓吓这帮牌友。”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8 10:31
    @雪花与火花 2015-06-29 22:03:42
    继续支持老兄佳作!
    -----------------------------
    谢谢双花老友!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8 10:32
    @邗江老刘 2015-06-29 15:20:26
    离休干部,退休职工,董事长总经理,技术员工程師,小刀手,驾驶员,种菜的,卖菜的,小商小贩,工人农民,棋牌室里不讲身份,不分职务,人人平等,统称麻客。待阁闺秀,而立青年,不惑壮汉,五十大妈,花甲大爷,古稀老太,耄耋老翁,牌桌上不分男女,不论辈分,打牌人皆是麻友。
    三分靠牌技,七分靠牌运,打麻将没有高深的理论。据说麻将的运气喜新厌旧,特别疼爱初赌者,如同股市喜欢新入市的股民一样。初赌者总是运......
    -----------------------------
    @微尘余香 2015-06-29 20:26:53
    以前不码字,爱去麻将室凑凑热闹,如今,没时间去了,时间都到哪里去了?
    -----------------------------
    谢谢余香!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8 22:32
    @罗笨山 2018-04-18 20:15:03
    支持好文,为楼主点赞!
    -----------------------------
    谢谢笨山!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8-04-18 23:50
    “爸爸,妈妈身体不好,有糖尿病,而且心脏也不太好,.你天天带人回来打牌,会影响她的休息。你岁数也大了,也要注意身体,不能一天到晚泡在麻将桌上,我们还指望你将来给我们带孙子呢。再说整天打麻将,不但隔壁邻居有意见,也影响我和小张的学习。”
    “爸苦了一辈子,老了打一点小麻将都不行?老爸早就想好了,明天我把你妈送到你大姐家,一来替大姐看看门口,二来让大姐照顾你妈妈。你吗,马上要结婚了,老爸不是给你们在山水方舟买了一套住房,你和小张搬出去住,省得我打麻将影响你们。隔壁邻居有什么意见,我又没有在他们家打牌,真是狗扑耗子多管闲事。”
    生姜还是老的辣,孔三操还真有能耐,三下五除二,很快把诸多矛盾给摆平了。
    山水方舟是个高档小区,里面住的不是企业的老板,就是政府的公务员。孔三操中级职称,工资高,在联营厂又捞了不少外块,在山水方舟为儿子结婚买套婚房,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房子要装修了,星期一装修工进场,你去给我们当监工。”
    “我又出钱,还要出力,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我老眼光,装修的样式陈旧,不符合你们年轻人的口味,还是你和小张亲自监工。”
    孔三操的儿子可不象他妈妈有耐性,两次一劝就发火了。
    “爸,你再带人在家里打牌我就打110报警。”
    “你敢,爸打打小麻将又不犯法,你要打110报警,真是翻天了!”
    谁知一个星期后孔三操和这邦牌友又在家里打牌,他的宝贝儿子还真的打了110报警。
  • 首页
  • 上一页
  • 8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邗江老刘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21天 / 跨度1220天】
    • 开贴:2015-06-21 15:49
    • 更新:2018-10-23 17:27
    • 阅读:274030 回复:12073 楼主:2906
    • 字数:约371千字
    • 图片:7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