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三十岁怀旧西安老男人的单身生活网络日记《我爱600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09-08-16 01:29
    之一:《既然不舍,重新拙笔》


    今天在家无聊,上街溜达。到城隍庙市场买了七号针两苗。七号针是最大型号的,就是装订试卷时候的那种大针,比绣花针能粗四五倍呢。老板娘就问随口我做啥用。我开玩笑说烧红了弯个鱼钩去曲江钓鱼去呀。老板娘嘴一瘪:“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小伙子做飞镖耍呀!可要小心咾,不要出了个啥事情。扎到那个人眼窝,毁的就是两家人啊……”
    呵呵,狠狠一顿唠叨。典型西安市井妇人腔调,却也是一片好心。陕西人多时冷面热肠的。当时心想,回家写帖子倒可以记上今天这一笔——突然想起,我在城市版块的帖子封闭眼睛一个礼拜了。这一个礼拜来,的确像缺了点什么,不适应了。
    对,就在在城市版块。2009年5月18日,我发帖说了这样一句话:“当日记写,给自己留点回忆。等一年后回过头来看自己。”然后就连续发了近乎三个月鸡零狗碎的文字。没有想到我的帖子获得了许多朋友的关注。我也逐渐习惯了梳理思绪、体味生活、记录心情、网络沟通。因为一些很小很小的事情,我放弃了城市版块那片小小的园地。
    既然不舍,就重新拾起吧——如今改名换姓转战贵地,希望真的可以像自己当初说的那样,坚持一年。首先要做的是把不堪的旧文修改配图后移植过来,完毕后,就开始写新的内容了。其实发在这个版块有点不太合适。没办法,别的许多版块不能发图啊。这幅图就是送给当初支持我的朋友们的——我们都是600路上的旅客。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09-08-16 21:12
    《喝不动啦》

    昨天单位聚餐,喝酒喝了不到半斤就喝不动了。我不喝,有几个人也跟着不喝了,气氛非常不好,热闹不起来。劝酒的人骂我耍怪哩。我哪里是耍怪啊?去年在丹凤县和他们宣传部的人喝酒,我拿喝啤酒的杯子倒白酒,济钢济钢就往下灌哩,喝死了算球。一斤半,碎碎个事情,把一桌子人都吓住了。
    其实我从小就爱喝酒。四岁的时候,到舅家去,一个人偷偷把一瓶玫瑰酒喝了。也就是十来度的酒吧,甜甜的,现在市场上不见卖的了。喝的我当时走路直打摆子,吓得一屋子人一头的水,赶紧抱了寻医生。医生拿根鸡毛往我喉咙里捅,这才吧一肚子的酒吐了出来,睡了一觉,好了。从此成了个酒徒。
    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不行咧。活了三十岁了,大腿以下部分已经埋到黄土里边去了。现在不敢熬夜,不敢喝醉,不敢在外面胡吃,不敢喝冷水,不敢……反正是不敢这,不敢那,越是爽的事情越是爽不成。人一到年纪,身体就开始给你发信号,提醒你了。比如这次喝酒吧,喝到半斤后,再喝,胃里就犯恶心,一点都灌不进去了。所以也不敢张狂,只顾吃菜。那天菜也不好。反正是喝没喝好,吃没吃好,席上几个说黄段子的家伙说的笑话也不好笑。
    其实上个月到户县那个龙窝酒厂去喝了70度的原浆酒,没勾兑,劲大的很,当时已经有喝不动的迹象了。唉,我这个人,不抽烟,不赌博,不找女人,就是爱喝两口,看来以后就真的要戒酒啦。家里几瓶白酒就当料酒烧菜去吧,也不浪费。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09-08-18 00:16
    《我该去遛狗去了》


    昨天我一个姐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娃,说是姓李。介绍人把电话号码给我说了,要我跟这个女娃打电话。我到下午六点的时候,估摸着人家已经下班了,就打电话啦。电话一接通,咱就很有礼貌地说:“你好,是小李吗?”
    电话那边一个女娃的声音:“你找谁呢?”听声音年龄不大,声音有点尖,不是我喜欢的甜甜的那种,不过普通话倒标准着呢,应该是城里长大的吧。
    我小心翼翼地:“找小李,你是吗?”
    那边不耐烦地说:“打错啦!”感觉好像尾巴被踩住了。
    我想是不是自己把号码记错了,马上道歉:“抱歉,抱歉,打错了。”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娃就凭接电话时候那个烦躁劲儿,就能看出素质不高,一点涵养都没有。我也经常接到打错的电话,我就客客气气的,人家本来打错电话了就很不好意思,你又何必让人家更难堪呢!一个女人嘛,可以不漂亮不聪明,温良却是必须的……这时候我就想,要想了解一个人,不妨假装打错电话去试探……
    正想着呢,我的电话又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那个尖嗓子女娃把电话回过来了。不会是来骂我来了吧。心里怕怕的一接,还好,人家居然很和气地说:“你是不是某某介绍的……,你可能听错了,我姓吕,不姓李……”
    然后两人电话里说了四分钟,基本上市她在审问我,问我一些基本情况,最后我说:“我要去吃晚饭,要不晚上网上聊。”
    吃了碗肥肠粉,打道回府,一上网就遇到小吕了。一上来她就发问了:“你一个人住还是和父母一起住?”
    我说一个人住。
    她问:“为什么一个人住?”
    我说:“自己有自己的生活,父母有父母的生活。”
    她又问:“你是什么星座的?”
    我又回答了。
    又问:“你会开车不?”
    我说不会,也没有车。
    问:“为啥不买?现在的车也不贵。”
    我说坐公交车也挺方便的,坐600路很刺激,很好玩的。
    然后她就半天不说话了,过了半天说要看我照片。这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就有点不耐烦了。我对这个女娃一点都不了解,出于礼貌应付了半天,觉得也够了,就打了一行字:“我该去遛狗去了,你看,要不……”
    其实我没养狗。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09-08-18 20:25
    《猴子的绣花鞋》


    路过文昌门里,远远看见一男一女探头探脑地上了出租车。男的不认识,女的那模样很像我一个朋友的媳妇。不,不是像,肯定就是了。当时我心里像折断了个甘蔗杆,咯噔了一下,渣子汁子都出来啦,不会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事情了吧。当下竟然慌了起来。哆哆嗦嗦摸出手机,暗骂一声狗男女,寻思着要不要告诉我那朋友。
    早就在朋友圈子里听说我这个朋友戴绿帽子的事情了,各种版本传的都有。我这个朋友也曾经跟我谈心时候哭诉过,我还半信半疑,以为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我这个朋友爱吃醋,把老婆看得很紧)。没想到今天就眼见为实,活活给碰上了。记得我那朋友那次灌了二两白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给我说他媳妇跟别人好时,都半年没让他碰过了,他现在想离婚哩。我是这么劝的:“就算你媳妇真的有那事,你也不亏!你没胡搞过?你去年跟那个推销酒的女娃快活的时候你咋不哭哩!你打老婆的时候你咋不哭哩。你算一下,光是当着我的面你收拾你媳妇都多少回啦?你媳妇能和别人好,还不是你把你媳妇推到别人怀里去了……少提离婚,离了婚你跟鬼过去呀!女人要哄哩,对人家好些,发扬咱党的统战精神,兴许就争取过来了……”
    我那朋友哭的呜呜的(我最恨男人喝醉了哭):“她咋能那样哩?她对得起人嘛!”
    人心总是偏的,我的朋友的错我轻易的原谅了,臭男人嘛,有点猪狗毛病咱能理解,我朋友媳妇的“错”却令我有些不舒服,好好个人,挺不错的,你怎么能破罐子破摔,把自己弄地人不人鬼不鬼的?唉,再一想我这个兄弟媳妇人也可怜,遇上我朋友这个二球(独生子,惯大的,工作也不错,人就更张狂了),不惜香不怜玉,硬是把个白净贤惠的陕南小媳妇的心給打飞了。给我的朋友打电话通风报信能干啥?让他提把菜刀堵被窝捉奸去,然后把俩奸夫淫妇的头剁了挂到钟楼上?可笑。算了吧!
    唉,别人的事。我激动什么?——想起五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故事了——
    那时候我年轻,人也挺精神的,交了个女朋友,非常漂亮的那种。为了叙述方便,就叫她小九吧。说实话,我当时不是很自信的人(奇怪,为什么要说“我当时不是很自信的人”,难道现在就自信了?),对于追求美女方面向来不是主动出击的。我有我的路数呢,就是别人“尿”你我不“尿”你,这样一来自己就显得很特别了。说着挺可笑,挺小儿科,但确实管用。我这个女朋友小九就是这么交来的——她主动倒追的本人。嘿嘿,自恋一把。俩人好了一段时间,也挺甜蜜的。废话,谈恋爱能有不甜蜜的吗?甜的把人都能腻死。
    印象最深的是那是个夏天,她穿个宽大的黑色T恤,短裤,露着两条雪白的长腿。胳膊挎在我胳膊里,一股好闻的防晒霜味儿。一次,出他们学校后时,门锁了。我心想那咱们换个门走好了。没想她燕子一样开始翻门了,身手敏捷,动作潇洒,翻到了门外,对我又得意又顽皮地一笑,露出白牙齿,那样子美极了。那时候,我的心里就对自己说,我要一辈子对她好哦。
    一辈子。哈哈。夏天结束了,我们就分手了。没有争吵,非常平静。然后是秋天的某一天,晚上,我路过文艺路。看到一对恋爱中的男女。两人在路边的法国梧桐下拥抱着,无视路人——我也是个路人。那女的是小九,闭着眼睛,娇美依然。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像是炸开了。当时杀人的心都有了。我知道小九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心里那个妒火还是腾腾地往上窜……我自然非常非常非常不爽。但又能怎样呢?我和小九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啊。我只能夹紧尾巴,安静的走开……
    一年以后。小九来看我。这时候我依旧单身。住所也换了。换来换去都是城中村。把小九带到我的房子。在院子,遇到了我的房东。房东偷偷给我递了个坏笑的眼神,意思是:呀,老慕泡女娃了,还这么漂亮的。
    进了屋子,我问她吃饭没有,她说吃过了。我就没有再问。我知道她是不说假话的人。我的屋子很乱,唯一有生气的就是一盆文竹。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小九就坐到我的床沿上。我坐到那把椅子上。两个人面对面,说着两个人一年来的情况。恍如隔世。
    她说她和我分手后很快就又谈了一个。
    我的脑子里立刻涌出了一幅令我眩晕的画面。我说:我知道。
    小九笑了一下,有点抱歉的样子,似乎觉察出了我的一丝不快吧,她又补充了一句:是个学音乐的。
    我说:很配嘛。
    小九没有理会我话里是不是有讽刺的意味,接着说:最后还是分手了。然后眼睛定定地看者我。
    我说:哦。
    小九:你呢?这一年过得好不好?
    我想了一下,说:小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猴子。得到了一双漂亮的绣花鞋。猴子太喜欢这鞋子了,穿上日夜不脱。可是鞋子总有磨破的时候。直到有一天鞋子真的穿不了了,猴子却发现没有了鞋子,他根本无法站立、行走、跳跃、攀爬——因为在穿鞋的日子里,他脚上的老茧消失了,当失去了鞋子,没有老茧的脚走一步都是鲜血淋漓……
    讲到这里,我停了一下。小九点点头,说:对不起。不要怪我,好不好?有些事……
    我说:我真的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我说的是真话。如果没有和小九的那段往事,我的人生将无比苍白。年轻的时候,谁没经历过几场感情的伤呢?
    然后她站了起来,说:我走呀。
    我起身说:好。
    临走时,她说了一句令我后悔了好久的话:你不该把我比喻成破鞋。这话太伤人了,你知道不知道?
    送她走后,我回到屋子,倒在她曾经坐过的单人床上泪流满面。和上文我那个没出息的朋友一样,呜呜的。不一会,房东来敲门:“咋啦?咋啦?引了个女娃没搞成你哭啥哩。”
    我这才意识到失态了,强忍着出门骂了一句:“你就皮干的很!”
    小九这次来本来是想和我重归于好的,可是有时候走过了就真的回不去了。我真的不能接受两个人的故事里插一段不相干的广告。小九,我情愿在心里记着一辈子你在那个夏天里翻门后又得意又顽皮地一笑。这足够让我回味一生了。你真的不适合和我在一起的,你有许多优点,你极美、天赋极高,也够豪爽(这样的女子不多吧?)、学历呀工作也各方面都不错,可是,我最看中女子的是她的忠贞。我要的女子定是和我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
    至于“破鞋”,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没有阴损到这种地步吧。我们没有缘分,但我依旧把你当好朋友,会默默祝福你。小九,你很好,你会幸福的。
    如今小九离开西安好几年了,在南方一个城市生活,结了婚、离了婚,总之在感情上也挺不顺吧。我呢,猴性不改,光棍一个。哈哈,在西安一混,转眼三十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蟠桃叔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36天 / 跨度2117天】
    • 开贴:2009-08-16 01:29
    • 更新:2015-06-03 02:12
    • 阅读:97946 回复:1664 楼主:366
    • 字数:约151千字
    • 图片:7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