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草标:谨以此文献给高中学期肄业及以下学历的人们(45万字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0:27
    草 标

    谨以此文献给高中二年级上学期肄业及以下学历的人们!

    献给和我共同经历沧桑岁月的朋友们!

    那时候正是流金下火、激情澎湃的六月中旬,热烈的空气不停的从北方涌到南方,蝴蝶和鹧鸪相伴着不停的在热浪中翩飞,一百多年来饱受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所蹂躏践踏、受它大山般沉重压迫而成为了“东方之珠”的香港及从来不趾高气扬、时常眼含热泪的香港同胞即将回到我们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风雷激荡、励精图治、有孔孟、有熊猫、有长城、还有比高丽人更大的酱缸的伟大祖国的胸及怀里,那是一个看上去麦浪滚滚、闻起来瓜果飘香、听上去鸡鸣犬吠。。。。。生机勃勃等待收获的季节!

    包括港澳台的全国同胞们或在维多利亚港湾、濠江之滨、日月潭间,或在太行山上,或在威虎山下、渣滓洞口、或在松花江畔、或在秦淮河边、或在韶山冲里、或在奉化溪口、或在辽沈淮海、或在南京路上、或在大城市铁岭、或在凤阳大寨、盐亭县檬垭村、在祖国的每个种满红高粱的黄黑土地、在每一个尘埃落定的边寨角落,人们都当家作主、神采飞扬、信心膨胀的盼着、笑着、想着、说着、做作和爱着。嗯。。。。!那时候确实是一个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季节!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0:38
    李有地和老八、刚崽三人意气风发的走在这个城市最繁华、最热闹的春风大街上,街边富裕得衣不蔽体的如云美女在他们仨人眼里仅仅是一群群过江的白晃晃鲫鱼,那些张着血盆大口的商店里琳琅璀璨的物品也只是散发出草芥和粪土的气息。
    李有地从腰里摸出一瓶喝了一半的冰冻可乐,仰头豪放的来了一大口,一阵清凉从胃里只窜上他的鼻腔,他打了个舒爽的寒噤,压抑不住内心的愉快,大声地对另外两个说:
    “去!给我牵一匹马来,我要像高公子样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的跑马,你们注意帮我们观察下,我一定要踢破一个西瓜摊、或者打翻一个饺子铺什么的!
    刚崽便随口就学马嘶叫了一声
    “呜咩咩”
    李有地踢了他一脚“什么破马?怎么像羊叫?”
    刚崽身体一躲闪:我还想问问你是他妈的什么高公子呢?在大街上跑马,那么嚣张?

    李有地拍了拍胸口:你没看过梁家辉,不,林冲的故事?当然是高太尉的公子啦!妈的,那才算人生得意须尽欢,该脱衣服绝不穿嘛。当然,老子才不会赖着啥子西瓜饺子账不赔钱呢,我要像云南的赶尸道士样掏出一大把一大把的青蛙皮(百元大钞)撒在空中将你们这些可怜的羔羊们都盖了,让你们仰望我去吧!让你们跪拜我去吧!”
    老八白了他一眼说:“我呸!你还是先把可乐钱付给我吧,说好了的大家均摊的,你个瓜货!”
    刚崽哈哈大笑说:“算了!我们都是瓜货嘛,顶呱呱的货色!老实说,我就喜欢有地同学小人得志、无耻无畏的样子哦!”

    李有地笑了说:“你不知道地痞流氓出皇上吗?谁说得清楚我们仨以后不能成功?”
    他突然学着电视里浑厚的男播音员的声音,辅以手势念到:到哪个时候我要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
    老八问:然后呢?
    李有地挠挠头,显然记不住歌词后面是咋的了,他嘴硬的说:然后,然后我就下山噻,然后我要围着二环路一路不停的撒尿,把这个城市围起来算我们三人的地盘。”
    说完,三人都狂笑
    老八说:“就你!李有地同学!你别神游太虚了,你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
    李有地知道这小子就爱煞风景-----老把他在上课睡觉时被班主任楸着耳朵对他和包括他心仪女生在内的全班同学说的话拿出来说事。他抬头向空气中不服气的做了个鬼脸,不再胡诌。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0:43
    三人得意洋洋的听着自己睾丸相互碰撞的声音,轻捷的走过春风路、干脆的钻出一条不知名的小巷,终于到达因为达雄伟壮丽而空阔旷荡的市政广场,广场上是成片的、整整齐齐的、绿油油的草们,到处都竖有白底红字的标牌,标牌上有踩一脚罚款5元的提示,于是小草们就幸福的伸长了脖子,努力的报着他妈的春晖。面对广场有座巍峨雄伟的伟人纪念雕塑,雕塑基座上绷着一条大横红色布副广告,上面的字迹却被风吹得缺胳膊少腿。
    李有地“一本正经“的念了念:唐日宫廷酒,今日剑南春。严肃的老八赶紧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基座上伟人不为所动,渊停岳峙的站着,他没有背靠十字架或者其他任何的东西,一年四季穿着一件朴实无华的大衣,神情庄严慈祥、目光深邃长远的看着脚下的川流不息的子民们,他一只手背在后面,另外一只手豪迈的挥在空中,昼夜不舍的指引子民们前进的方向。
    当然也许拿本地人更确切的说法,他在激动的说:等下!我糊牌了。伟人后面是一座想仿照人民大会堂格调却远远不够恢弘所以不伦不类的、5、6十年代的建筑---省展览馆---也是李有地三人此行的目的地,现在是1997年“四流”省大中专人才交流会的场所。顾不得擦把汗水,三人怀着土改翻身农民秋收后向党和政府交纳公粮的神圣、感恩、激动、自豪的心情走了进去。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0:52
    “好像东家单位有点少呢!”老八一声叹息
    “我日,人真多啊,牛鬼蛇神们都显灵了。”李有地恨恨的,
    “嗯,为什么狗都来了啊?”刚崽说着,“什么?啥玩意?!”
    李有地和老八有点迷糊,原来一只小巧玲珑,头发上扎了个粉色头巾的白色京巴,正直冲冲的朝他们跑了过来,那小狗脖子上系的一只铃铛随着跑动只叮叮作响,说也奇怪,它径自向刚崽跑了了过来,先围着刚崽的脚团团转了两圈,舌头伸得老长,边嗅来嗅去,好象要寻找什么东西来着,刚崽眉花眼笑,准备蹲下去摸摸搞搞小狗。
    突然,那畜生腿一抬射出一泡尿来,刚崽慌不迭的甩动自己的大脚、要知道脚上这双鞋子可是出门的时候才涂刷了半天的,而且那鞋油可是趁着隔壁宿舍没有人的时候正大光明的借的,是非常珍贵的同学友谊见证。所以他很是紧张,企图把这个小畜生赶开,但又怕自己幅度太大而伤着它。
    刚崽嘴里:“嘿!嘿!小宝贝,这样打招呼可不太礼貌!”
    李有地和老八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大笑,李有地说:“嗨!宝贝儿!你撒过尿了,我们这位大帅哥就归你了!”
    那狗儿却懂话样抬头对着李有地不满的狂吠,李有地有点恼怒的作势要一脚将它踢开来。
    “小雪,你在干什么啊!”
    一个白衣白裤、长发长腿的女孩子跑了过来蹲身抱起小狗,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的连声道歉……
    伊人象飞行员般别了一副墨镜在额头顶,头发如墨,肌如白玉,她眼波婉转,飞快的瞄了仨人一眼,面色一红,害羞的低下头去。
    “没关系!没关系!”
    李有地和刚崽象心灵感应的双胞胎般异口同声的回答。李有地甚至大胆的靠了过去,抚摸了那小狗的头,称赞说:好姑娘!真漂亮!
    “谢谢,它不是姑娘是小伙!”女孩子抿嘴笑了小声的回了句,也不抬头再看他们,抱着小狗转身离去。
    李有地和刚崽黯然惋惜,目送了很久,然后刚崽首先回过神来就踢了李有地一脚:“我日,有你什么鸟事?你抢着说个什么对不起?我正雄姿英发,你他妈妈的却抢了我的风头知道不?”
    李有地作出委屈的表情,龇牙咧嘴的说:“这不是显得对女孩子更尊重吗?妈的,吾是吾国吾民之绅士中的急先锋,你个雄性激素分泌过旺的荷兰公牛吃啥子干醋啊?”
    刚崽还待要争骂出什么来,老八在旁 “恩哼!”咳嗽了一声,“办正事情吧!绅士和公牛大哥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他恨铁不成钢的说,“好嘛!但是,我向毛主席发誓,实事求是的说,我们小雪雪可真有点可爱哈?”
    刚崽向李有地挤挤眼说,“嗯!
    活蹦乱跳、活色生香!”李有地心领神会的赞叹。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0:58
    每个招聘台前都挤满了人,年轻的、脸上长满痘痘的、长满雀斑的、装腔作势的红男绿女们手里捏着自己的身体使用说明书,争先恐后的从这边到那边上窜下跳着,男生们当然更占优势,没有人再有怜香惜玉或发扬女士优先的风度,将可怜巴巴的女孩子们挤在一边。 有位瘦弱的女孩子被挤出来后,悲从中来,蹲下埋头抽泣也并没有人去理会。
    “真是世风日下,有辱斯文!我们也就他奶奶的不讲究了噻!”李有地叨叨的给两小伙伴打气
    仨人发扬了多年来形成的狼和狈样的默契配精神,李有地和老八两边策应,刚崽使出班级劳动委员的身体优势冲锋在前,很容易就挤进了一个有着烫金招牌,名字顺眼、貌似不错的公司招聘台前,刚崽首先当仁不让急切的把自己的使用说明书递了过去,一个西装革履、头发光亮的胖子漫不经心的接了过去,随手翻了翻,声音突然提高了8度、却故意用慢吞吞而不屑的语气说:“我说这位同学!我瞧你挤得最凶,慌啥子呢?你身体好去踢国家队足球噻?这里是菜市场吗?你看清楚没有?”
    他随手敲了敲身后展板上密密麻麻的写的字,“我们这需要的是大专生以上文凭的人,麻烦你们中专毕业的到其他地方去碰下运气行不?ok?!”
    被刚崽挤在身后的人们眼神齐刷刷的一下子都射向了刚崽,刚崽高昂的、虎头虎脑的头一下子快低得到尘埃里去,他东张西望了几下,想说却又不能说出来,他一把从胖子手里抓过说明书,冲出人群去。
    全程目睹的李有地心里不由叹息而庆幸“好险!好险!幸好不是老子先给胖子看说明书啊”。
    老八也赶紧扯了李有地的衣服一把,两人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1:01
    给点鼓励呀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9:27
    待找到刚崽后,仨人面面相觑,皆有愧色,半响,老八老谋深算的说:
    “这下可是得看清楚了,到底是招大专生还是中专生,别瞎起哄!”
    “你妈的死胖子!事后诸葛亮,你个狗日咋不先来打头阵啊!”刚崽又羞又恼的抢白了一句,
    “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先四处看看,广栽薄收,过会儿在大门口见。”李有地连忙和和稀泥。
    三人各自找了个不同方向,寻寻觅觅一番汇合后,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实,要中专生的企业和公司很少, 最要人命的是各种苛刻的招聘要求后面很多单位都有个特别提醒---(仅限本市五城区户口),只有三四家公司似乎“不计英雄出生”,而且对文凭要求不太高,可惜多是招聘业务员,保安、服务员、维修工、库管员。。。。等等,和他们四年来苦苦所学的“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明显不是很对口。
    三人转了一圈又一圈,出了大门站住,
    “僧多粥少、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我操,你说他妈的就招个保安、维修工要求也要高中或中专以上毕业也就算了,还必须要五城区户口干什么啊?”李有地对另外两人抱怨,
    “鱼目混珠的机会都没有呢!”刚崽有点沮丧的回应到,
    “我看我们鱼目都不如还差不多。”老八说。
    “但是我们这个鱼目还不算目不识丁吧?好歹读了十多年圣贤书嘛。”李有地看老八愁眉苦脸的样子便安慰说,
    “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可是没有更好的机会了啊!据说这次交流会是今年最多最好的一次哦。”刚崽有点焦急的说,
    “要不我们先去当当保安,我敢保证刚崽这副好身板一定是当保安的料,一定大有可为。”老八嘲讽的说,
    “但是李有地怎么办呢?谁见过戴眼镜而且是600度酒瓶底的保安啊?”刚崽像首长样伸手“慈爱”的摸了摸李有地的头,
    李有地将头挪开,气焰全无,罕有的没有反驳刚崽,他望着人们鱼贯而入,鱼贯而出的展览馆大门,大门口上方有条红色的横幅,上面有排字“双向选择,自主自愿”。李有地突然灵光一现说:
    “我有一个办法,只要你们有胆子,咱们豁出去,不是说双向选择吗?怎么只允许公司招聘我们,难道我们就不能反过去招聘公司?大海捞针还不如太公钓鱼”他如此这般的向他俩一番耳语,
    刚崽首先拍了拍胸脯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只是丢人怕锤子!”
    老八还犹豫呢,看他俩态度坚决也说“可以一试,反正也没人认识我们。”
    作者:李不器 时间:2014-03-19 09:31
    于是三人到街边文具小店买了一张大的宣纸和一只红色水彩笔,就着小店柜台李有地龙飞凤舞的写下了四个大字标题“招聘公司”对应标题下的内容又先写下一句好象是什么古典小说的语句----“凤翔于万里兮,无玉不栖,”
    “你们也都说写什么吧!” 他看了看两人,
    刚崽接过笔去歪歪扭扭的写了一句耳熟能详的口号“给我一个机会,可能还你一个奇迹!”
    老八随后也写了字,他的字迹工工整整,却是很江湖的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老八写完后端详了一番他们的作品,明显底气不足的说,
    刚崽一把抓过说:“管球他呢!剑走偏锋,死马当做活马医。”
    “就是,来都来了,怕铲铲。我还有一个好主意呢!”李有地说,
    他又向小店伙计买了一卷胶布。刚崽疑惑不解说:咋的?高公子!光天化日之下真的要想绑谁吗?
    展览馆门口花坛里有几棵苏铁郁郁苍苍没招谁惹谁的长着,李有地走上前去费力的折下六只叶片,他首先用胶布将两只叶子在自己后脑勺上绑了,然后得意的向另外两人摇了摇头,解释说:草标!或者叫做行为艺术也可以!
    李有地其实自己也有点紧张,他的声音略微颤栗,刚崽明白过来,拍手叫了声好:这叫一不做二不休!他也勇敢的如法炮制,然后两人就转身恶狠狠的盯着老八,
    “我总有天会被你两个混蛋害死。”老八咬牙切齿的说,却也手忙脚乱的将两片叶子绑在头上,
    “没事!等一会儿我们进去的时候,眼睛千万别看眼前的人,或者把那些人全他妈的当作畜生就不用紧张了。”有过学校集体锅庄舞舞台台表演经验的刚崽拍拍李有地和老八的肩膀励的说。然后三人相互“谦让”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刚崽将那纸片举在胸口走在前面,向展览馆大门里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李不器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81天 / 跨度1539天】
    • 开贴:2014-03-19 00:27
    • 更新:2018-06-05 19:22
    • 阅读:27905 回复:1156 楼主:670
    • 字数:约305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