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艾香》一个不幸女孩的情感血泪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wq文沁 时间:2011-10-07 22:06


    1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艾香被身上一股湿乎乎的东西弄醒了,慌忙摸索着穿上棉袄,下了炕。当她打开屋门时,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艾香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着黑漆漆的夜,艾香心里不禁有点打鼓,只好硬着头皮向厕所走去。当她经过叔父的屋子时,听见二婶说:“你明天不把你小妖精妈送走,我就走!我一看见你小妖精妈就想起你那个妖精嫂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睡吧,不早了,我明天还上班呢。”二叔父说。
    “不答应我,你就别想睡!”
    “她来不是也帮咱们喂猪,干家务吗?”
    “哼,谁稀罕她给我喂猪啊?”
    “我说你这人呀……她一个女孩子家,给你帮上七八年忙,就成了个大姑娘了,看的给找一个婆家,嫁出去,你我老了也好有个人照应。你看你那三个狼崽子,哪一个是能照顾你的?”
    “你得了吧,我才不指望她给我养老送终。我老了三个儿子指不上,我去养老院。你妖精嫂子把你小妖精妈生下来,养活不了,送来害我来了。”
    “你不要说话太绝情了,说话干净一点好不好。”
    “我就不干净,咋的?”
    “我不想咋的,我只想睡觉。”
    “不答应我,你就别想睡觉!”
    “你不让我睡,我走还不行吗?”
    “哼,想走?门都没有!不答应我,别想踏出这个门半步!你妖精嫂子养活不了你小妖精妈,不会给狼吃了去?没有狼,不会剁碎喂狗去?狗不吃,不会送到妓院当妓女去?为什么偏偏就要送给我呢?我想要她的话,三岁那年说送给咱们,我就要了,还会拖到现在?现在十岁了,学没有上,不说了。这么大了,我能喂熟吗?我就是把心掏给她,她也未必能认我!”
    “她来不是好好的嘛,我看她挺听你的。”
    “哼,表面看起来挺好,鬼才知道她一天不吭声,到底在想什么?”
    “你别想那么多了,不早了,快点睡吧,天快亮了,我还要上班,你还要出工呢。”
    “不行,你必须答应我,明天就把她送走!”
    “她每天干那么多活,多懂事啊……”
    “我一看见她,就想起你嫂子……”
    “大人的事,为什么要扯到孩子身上呢?再说都是过去的事了,为啥就抓住不放呢?”
    “你是不是和你那个妖精嫂子有一腿啊?她是不是你和你嫂子养的?”
    “你胡扯什么啊?”
    “那你为什么要把她接来?”
    “咱们不是就差这么个姑娘吗?”
    “差,也不要她!”
    “你这人,真是……”
    “啪”一声,听得出是婶子打了叔父一巴掌。因为接下来是叔父委屈中带着不满的声音:“你想干什么?”
    艾香站在屋外,不知是冻的还是气的,浑身抖个不住。艾香抓住头发,咬紧牙,痛苦地扬起头,看着天空中闪闪的星星,心里默默地呐喊:“妈妈呀,你为什么要生我?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来?为什么?妈妈,我的妈妈呀……”艾香狠劲地搓着脸,泪水早已在脸上结成了冰。就在这时,艾香忽然听到叔父屋里推车子的声音,艾香吓得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轻轻地掩上门,趴在门上,从门缝里偷偷地看着外面。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什么,但从脚步声她还是听出来了。不用说又是叔父去单位住了,叔父每次和婶子吵了架都是这样。
    艾香闭上眼,停了一会儿,关上门,摸黑爬上炕。钻进被窝还在发着抖,在抖动中,泪水不觉又流了出来。外面传来关大门的声音,艾香知道是爷爷起来了。爷爷边走边说:“这么冷,又这么黑,上哪里去呢?这日子,唉……”
    艾香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等外面渐渐安静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脸和脚痒的厉害,大概是在外面冻的时间太长了,而这会儿在被窝里暖热了吧。艾香刚揉了揉脸,鼻子一阵痒,急忙捏紧鼻子,才没让喷嚏打出来。艾香在心说:天呀,千万可别感冒了啊,不然明天咋干活啊
    作者:wq文沁 时间:2011-10-07 22:11
    艾香又爬起来,把棉衣和棉裤都压在被子上面,这样就能捂出一身汗来,就算是感冒了也会好的快一点。又重新钻进被窝里,压紧被子,心想快快睡着吧,要不明天哪有精神干活啊?想着,闭上眼睛装睡,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艾香就被爷爷的骂声喊醒了:“还睡着不起来?你知道你来,给这家里带来多少麻烦?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唉,老天真的没有眼……”爷爷边说边把他那顶旧毡帽拉了拉,怒视着艾香。
    艾香吓的急忙爬起来,迅速地穿上衣服,叠好被子,跳下炕,提起篓,跑到后院墙角下,拆着墙头上的那个用砖块堵住的洞,边拆边偷看了爷爷一眼。
    爷爷过来说:“你知道你二爸昨天晚上和你二婶吵架吗?都是因为你。你呀,真是一个害人精。一来,这个家就没有太平过。今天勤快点,听见没有?”
    艾香含泪点了点头。墙上洞口的砖块拆完了,艾香站在小凳子上钻进了小墙洞里,翻过墙,爷爷便把篓,从洞口递给艾香,艾香惊慌地看着养猪场里的每一个窑洞,每个窑洞都黑呼呼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艾香胆怯地向前走着,看着雪地上,又多了好多不知名的动物留下的脚印。艾香心里更加害怕了,不由回头看了一下,希望爷爷能站在洞口前看着她,可是爷爷早都走了。
    艾香忍不住泪又流了下来,边走边抹着泪,还得支愣着耳朵听着这个被废弃的养猪场的每一个角落,总怕突然从哪个窑洞里跑出一只狼或者别的什么动物,把她吃掉。
    艾香踩着厚厚的积雪,随着脚下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嗵嗵嗵地跳个不住。
    好不容易走到第六个储藏红萝卜的窑洞,艾香胆战心惊地蹲下去,用手挖着冰冻的土,好一会儿才抠出红萝卜。外面冻结了的土被挖开了,里面的土就显得很松,艾香不一会儿就捡了一篓萝卜。艰难地提起篓,急步走到洞口前,可是一大篓萝卜太沉了,瘦弱的艾香,根本就没有劲把篓举到洞口上面。便抓起萝卜向院子里扔过去,扔的剩下多半篓,也很吃力的把篓举过头顶,用头顶着放到洞口上,小声喊奶奶来帮接一下篓。七十多岁的奶奶拄着拐杖,迈着小脚,小跑着过来,用劲把篓接了下去,又把小凳子递给艾香。艾香把小凳放在地上,迅速地爬上小洞,急忙提起系着绳子的小凳,拿起小凳跳下墙,又急忙用砖块堵上洞口。拍了拍身上的土,这才出了一口气,心想,今天的萝卜总算顺利地偷完了。
    艾香捡着院子里的红萝卜,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不知道婶子今天出工了没有。
    奶奶又拿来一个篓,让艾香把萝卜捡到那个空篓里,好提。艾香一边捡一边想:二叔父昨晚被二婶子折腾一晚,连个觉都没有睡,今天会不会从单位请假回来,把自己送回去?送回去也好,其实自己早就想家了,想村子里的爷爷,奶奶们,更想自己的父母亲,想艾葶姐,想大弟陈强,二弟陈志强,最想的还是小自己九岁的小妹艾菁。艾菁应该会走了吧?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不知村子里的小伙伴们会不会想自己。
    艾香一边捡,一边打着赌,扔一个在心里说一下,想,不想,想,不想。扔在院子里的最后一个萝卜是想。这让艾香很高兴,偷偷地笑着说:我也是很想你们呀!可是我来这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在这里每天都要偷萝卜,叫人家生产生队发现了,那可不得了。唉,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我要能回家就好了,那就不用偷萝卜了,多好呀。

    作者:wq文沁 时间:2011-10-07 22:35
    艾香提着萝卜一路小跑,跑进奶奶做饭的厨房里,放下萝卜长长地出了口气。
    奶奶在案板上揉着面,正准备蒸馍馍。
    艾香站在奶奶跟前,用嘴哈着气,暖着手,才感觉到两只手被冻得有点痛。奶奶让艾香坐在灶火门跟前烤烤手。艾香边烤边小心搓着被冻裂了的双手,一动就是一阵钻心的痛。正在烤着,二婶端着洗脸盆,气呼呼地走进来盛洗脸水。艾香心里一阵乱跳,忙不知所措地站起来。二婶斜眼瞪了艾香一眼,吓得艾香急忙拿起小笤帚去扫萝卜上的泥土。天太冷了,萝卜上的土还冻着,扫不下来。艾香就用手指抠,正抠着,婶子洗漱完又回来了,看艾香用手抠萝卜上的泥,二话没说,提起萝卜倒进一个大铝盆里,用马勺从水缸舀水往大盆里倒着说:“土一见水就化了,用不着用手抠。十岁的人了,干活要用脑子!”说着,忽然停下来用手拍衣服,那里沾上了一点土,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艾香偷偷看了婶子一眼,婶子今天又换一起身新衣服,深蓝色的呢绒裤子,小碎花的棉袄外套了一个淡紫罗兰色外套,脚穿一双黑棉皮鞋,擦的黑亮黑亮。艾香心里一阵羡慕,又想起了老家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穿过一双皮鞋,一年四季穿的都是母亲自己亲手做的布鞋,虽说有一身新衣服,都是过年或走亲戚时才穿的。二婶的新衣服真多,差不多都是两天换一身。婶子大概是看出了艾香的心思,故意把脚踩在大铝盆边上,用一个干毛巾,擦着她皮鞋上倒水时不小心溅上的水滴,边擦边斜眼看着艾香。艾香低头洗着萝卜,心咚咚地乱跳,是羞辱还是害怕,艾香也说不清楚。
    只听奶奶说:“艾香要先洗哩,我说水冰,等锅里的水热开了,加一点热水再洗。这丫头皮肤不好,你看她的手已冻裂了。”
    “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水烧开,不用柴吗?”婶子气呼呼地直起腰说。
    “这能用多少柴,每年还都不是这样过的。”奶奶说。
    “我看你是站着说话腰不痛,我看你是福享的、烧的。把你放到老大那,等你吃了上顿没下顿,你就知道日子难过了。”
    “现在都能吃饱了,又不是五八年。”
    “能吃饱,干麻把他丫头塞给我?”
    奶奶一听又扯上了艾香,便再也没有吭声。
    艾香强忍住泪,蹲在盆前洗着萝卜,心里一阵难过,难过自己家里的贫穷,难过自己的父母从早干到晚,一年到头分不了多少麦子,大多数是高梁和玉米,还没有多余的,每年家里要是多来几个客人,多住几天,家里的粮食就不够吃。
    水,冰凉冰凉的,艾香的双手被冰的红红的,两只胳膊已有点麻木了,身子有点发抖,上牙齿磕打着下牙齿。
    艾香的爷爷出工回来了,问奶奶饭做好了没有。奶奶说稍等一会就好。
    过了一回儿,艾香的堂哥和两个堂弟上学回来了。十五岁的堂哥陈大强比艾香高出一头多,戴军用品大帽,穿着奶奶做的黑色棉衣,外套一件军用大衣,这个军用大衣虽然是二叔父在民警队时穿过的,但想着穿起来还是很暖和。大堂弟陈二强比艾香小一岁,但已上四年级了,个子也比艾香高,还常常打着艾香喊他哥哥。小堂弟陈少强才六岁,因上学太早,每天放学回家都是最后一个回来。陈少强长得很可爱,因为小,怕他冻着,棉袄棉裤都缝得很厚实,这让他每次吃饭,都要爷爷或堂哥帮忙才能爬上炕,有时一边往上爬,一边还很不耐烦地骂:“他奶奶的,缝的这么厚,行动不方便,气死我了!”逗的一屋子都笑。
    “你再骂,我拿剪子剪掉,冻死你个王八羔子。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偏心你,你还整天骂我。”奶奶笑着说。
    二婶不愿意了,骂奶奶说:“你也是老糊涂了,和那个吃屎喝尿的有什么好计较的,孙子骂奶奶那是天经地义的,不犯法。”
    “大了,应该管的还是要管一管的,小的偷针,大了偷金,六岁的人了,整天骂我奶,我奶都死了多少年了,要他整天骂哩。”
    二婶有点急了:“那你的意思是我不会教育孩子?那老大会教育,怎么把她生下来不去教育,却送到我这里干什么?”
    “你看你,我和我孙子不是开玩笑的么。你给我急什么?老是扯上老大干什么?当时也是你愿意才把丫头接来的,又不是老大非要给你的,再说来了,她来也没有闲着,从早干到晚。真不行,就送回去算了,免得你整天说话刺我。”奶奶气得不行,还要说下去,见爷爷拿眼瞪她,才不吭声了。
    陈大强上完厕所回来,边洗手边说:“你就不会加点热水?你看你那个手,哪里像个女娃娃的手呀,你看我这个手。”说着,把手高高地举起来。
    “你那是干大事的手,怎么能和她手比?”婶子挖苦着说。
    陈大强不是婶子亲生的,是叔父和第一位老婆生的。陈大强也知道,听了,无趣地放下手说:“你说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干什么来了,难道就是来受罪的吗?大伯,大妈也真是的,唉,这个世界真的有好多无奈呀,就像本人,唉……”
    “去你的,又胡说了,你有无奈怎么了?少你吃了,还少你穿了?整天光上个学,什么都不干,你妹妹比你小五岁,每天都干着大人的活儿。”奶奶说。
    “夸张死了,和你们这些人是没法沟通。”陈大强说着又走出去了。
    陈少强看了看,哼哧着爬下炕,也蹲过来,帮艾香洗萝卜。婶子看见了喊着说:“起来,你洗,被冻感冒了又要花钱。没事干,坐炕上看书去!”说着狠狠的瞪了艾香一眼。
    艾香小声说:“快去看书,我已快洗完了。”
    陈少强吐了吐舌头,站了起来。婶子忙拿了个毛巾给陈少强擦手。陈少强抢过毛巾转过身,自己擦去了。
    爷爷又一次催促着吃饭。奶奶已有点烦了,便急忙收拾好碗筷,端上炕桌,喊着吃饭。
    爷爷,陈大强,陈二强,陈少强爬上炕。陈少强这次往上爬时,是陈二强举的高高放在炕上的,没有费劲,因此陈少强再也没有骂一声,围着炕桌坐好,准备吃饭。艾香和奶奶一碗一碗端稀饭给他们。端完了之后,艾香便站炕头边上,拿起爷爷掰剩下的半个馒头,一点点地吃着,但一直没有动筷子夹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wq文沁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50天 / 跨度2342天】
    • 开贴:2011-10-07 22:06
    • 更新:2018-03-07 14:33
    • 阅读:1750431 回复:3205 楼主:1266
    • 字数:约496千字
    • 图片:16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