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传奇老兵和他的女人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28
    幸运老兵和他的四个女人
    序言
    一个幸运老兵和他的四个女人,不止四个女人搭救养活了他。坎坷的人生经历,在跨世纪的年代里,演绎了一幕一幕感人的场面。如今虽然早已成为了历史,人们的伤痛可以磨平。但是,痛苦的记忆却不能消失,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这里,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他在警告着人们,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他在告诉人们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尤其是年轻一代要懂得珍惜。
    本文说地就是一个老兵,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直至抗美援朝。他亲自参与,并真实地见证了那个烽火年代。残酷地战争洗礼使他不断地成长起来,历经磨难的他,竟然毫发无损。其戏剧性地人生,令人难以想象。曾经有过三国四方的四个女人追求过他,并且为他生下了多个子女和儿孙。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不乏苦难生活中地幽默和苦辣酸甜。社会的变革和时代地变迁,误会和歧见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一个抗日战争扛过枪,解放战争渡过江,抗美援朝跨过江的历史功臣。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投奔祖国,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也不敢和他相认。在穷困潦倒之中,他不得已沦为乞丐,当上了叫花子王。
    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组织。却又被革命军事委员会的人,冠以投敌叛国的特务头衔。在触及人们灵魂文化大革命中,他被红卫兵拉出去批斗游街。是老大娘搭救了他,是一个具有正义感地领导保护了他。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29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年代。远在韩国和日本的女人,远道寻夫来到中国。是她们解开了老兵脱离祖国,脱离组织的谜团。他曾经的爱人,就在解放军某大军区后勤部担任副部长,当看到有关他的新闻报道之后终于和他得以相认。
    进入晚年,曾经的苦难女友和孙辈,为了争夺赡养权齐聚北京。这个九死一生老兵,面对着子孙成群的大家庭,他却选择了一个人独处,自己住进了荣誉军人养老院。
    下面,我就以第一人称的身份,向好朋友们讲述,故事发生的前因后果。
    少帅把我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少帅张学良,在一次外出归途之中,在公主岭和四平之间的路边,和我们书中的主人公不期而遇。
    太阳偏西的时候,一队快马在通向四平的大路上飞奔。少帅在前,骑着高头大马,身上充满了威武豪气。少帅骑马有个习惯,骑在马上奔跑的时候,一般都是侧着身子面向前方。少帅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无论何时何地他的警觉性都非常高。
    在别人看来,骑在马上的人好像若无其事,不会对路旁的事物感兴趣,因为大家都着急赶路。可是,少帅则不然,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突然他发现左前方的路边,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少帅立刻用脚后跟,轻轻地触动了一下奔跑之中的马肚子,黑色的战马早就和主人达成了某种默契。战马渐渐的放慢了脚步,刚好在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跟前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卫兵,知道前面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29
    有两个人翻身下马,为首的一个叫黑牛的胖子,他在黑乎乎的东西跟前蹲了下来。他扯着“憨声憨气”的嗓子“少……少帅!是个小孩!可能死了!”少帅并没有回话,他翻身下马来到小孩跟前。
    少帅摘下手套,把食指和中指伸到我的鼻子下面,他感觉到还一丝的热气。又翻开我的眼皮看了一下,搭起我的手腕子。少帅“快!他还没死!黑牛!我们把他带上!”少帅说完,上马疾驰而去。
    留在那个孩子跟前的,除了黑牛还有一个瘦子,黑牛张开两只手“怎么带呀?我们拿啥带呀?”瘦子“牛子!”黑牛“你他妈找抽啊?”黑牛最不愿意听谁叫他“牛子”,瘦子一看,黑牛急眼了。赶紧改口说:“黑哥!黑哥!牛哥!牛哥!”
    瘦子围着地上的孩子转了一圈“哎!我说牛哥!你抱着他得了!”黑牛“嗯!抱着他?那就试试!试试就试试!”黑牛低下头,伸出铁杠子一样的胳膊,抄起我的胳膊腿就揽在了怀里。黑牛“嘿!这小玩意飘儿轻地。”
    黑牛“侯子!把马牵过来!”黑牛踏蹬上马“侯子!你得在我后面跟着!不许你一个人窜了杆子!这孩子要是出点什么事,少帅还不得揪掉咱们脑袋!”
    侯子“牛哥!你放心吧!我听你的!”黑牛骑在马上,看了一眼猴子“你不听也得行!要是出了事,我不先把你给撅了那才怪呢!”两个人耍贫斗嘴一会子,黑牛两腿一夹胯下的大青马,瞬间消失在一路烟尘之中。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47
    来到四平,少帅他们早就在那里等着了。黑牛抱着孩子骗腿下马“这样抱着不行啊!虽然不沉,这也忒费劲了!我得想个法子!”少帅走过来,看了看黑牛怀中的孩子“哎!怎么比刚才好多了?我还想着要给他去看医生呢?现在看不用了。”黑牛“少帅!他刚才那是冻得!我把他抱起来在我的怀里捂出了一身汗。”
    少帅“赶紧的!咱们给他喂点东西!”侯子从饭店里端来一碗热米汤“少帅!你看这个行不行?要是不行我就喝了?”少帅“慢点!端过来我看看!”
    侯子把饭米汤端到少帅眼前,少帅一看,饭米汤非常粘稠,上面还绷了一层皮儿。他用手指的背面靠在碗上,觉得温咕嘟儿“行!去!去找个勺给他灌下去。”
    一二大碗小米饭米汤,给孩子很快就灌了下去,孩子的脸上泛起了红润。少帅一看就乐了“黑牛!我给你想个办法,你把马褡子解下来。用绳子拴住四角,把孩子放在上面,兜住他的屁股。然后你再把他背在身后,这样你不累他也舒服。”
    黑牛“哎!这是一个好办法!我试试看!”侯子帮着黑牛忙活了一会儿,把孩子背了起来。黑牛掂了掂背上的孩子“哎!有什么好吃的!给我来点!”他看到桌子上面有一只鸡,伸手抓了起来“行了!别找了,这个就行!”
    黑牛带过缰绳翻身上马“侯子!你可跟上啊!”侯子看了一眼桌子上面那些好吃的,随便抓了一把,急急忙忙的去追黑牛。
    这段路不远也不近,黑牛的马匹自然没有少帅的坐骑快,没用多久少帅他们就追了上来。少帅和黑牛的马同行,少帅“黑牛!你觉得后面的孩子怎么样了?”黑牛“少帅!没事!我听着那小子好像睡着了,打呼噜咬牙放屁吧嗒嘴他都会!”
    少帅冲着黑牛笑了笑,只要他有动静就行。黑牛“少帅!你们先走吧!我们在后面慢慢地追。”少帅“那咱们就城里见,侯子!你得帮黑牛看好了!”
    话音没落大黑马就窜了出去,侯子刚想说点什么,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侯子“牛哥!你就别那么着急了,天黑以前咱们赶回城里就行呗!你急什么呀?”
    黑牛“嗨!你这小子!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我身上背的可是一个要死的小孩,我们得赶快回去给他救命啊!你他妈连这个都不懂啊?”
    太阳落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赶回了城里。我被黑牛背到了一个叫大老崔住的屋里,黑牛扯开嗓子“老崔!老崔!我给你送货来了,赶紧的过来接着!”
    老崔知道,黑牛不是一次这样大呼小叫的喊他了。每次黑牛回来,都会带回一些食堂里需要的好东西。老崔以为,黑牛这回又带回什么好东西了呢!
    老崔一边用围裙擦着手,嘴里“来了!来了!你放在那,走您地得啦!”老崔来到自己住的屋里,看到黑牛正在往炕上放什么东西。老崔一向爱干净“哎……老黑!你放在地上就行,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往炕上放啊?”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49
    黑牛“崔老头!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你还让往地上放!”老崔走到炕沿边儿“啊!怎么是个孩子啊!”黑牛把我的胳膊腿儿给抻开“哎!不对呀!我往回背的时候是一个孩子,现在咱们变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呢?”
    老崔“哎!依我看,他还是一个孩子,你看他那张娃娃脸儿?是个孩子!”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侯子拿着一套新军装走了进来。
    黑牛和老崔七手八脚的,把我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干净。黑牛“侯子!拿出去扔了!扔地远一点!”黑牛把我的身子翻了一个个儿,黑牛非常惊讶地喊了一声“老崔!你看!哈哈!‘白条儿鸡’!他用一只手指头拨弄着我的小鸡鸡。”
    老崔“还真是啊!我说是个孩子吗!快!别拨弄了!把衣服给他穿上。”他们几个人的对话,我是在昏昏沉沉之中听到的。
    老崔非常小心的给我穿着衣服,黑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穿的这一身新军装。黑牛“侯子!你是怎么拿的衣服啊!”侯子“咋滴啊!”黑牛“你……你自己看看!”侯子一看,我穿在身上的衣服,袖口到胳膊肘,裤腿到膝头。
    侯子“你看!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孩子,我还特意给他要了一个最小号的,你看!你看!这也不能怨我呀!”黑牛“行了!行……行了!你少废话再去要一个大号的!”侯子转身就往门外走,老崔“等等!你先量一量,看看他有多高。”
    侯子“咋量啊?”黑牛“嗨!人家都叫你侯子,我看你比猪还笨!你不会伸开胳膊托一下子啊!”侯子“啊!是!是!还是笨牛聪明!”
    黑牛用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侯子的头“快点吧!你少废话!”黑牛和老崔把我的身子神展开。侯子张开双臂,他想从头到脚量一下。
    可是侯子,他用尽了力气,够着头够不着脚,够着脚够不着头。黑牛看侯子那个“吭哧憋肚”的样子,心里就好笑“起来!说你笨!你别还不服!看我的!”
    黑牛从马褡子上解下一根绳子,只见他一只手拽住一头伸开胳膊。一只手搭在我的头上,一只手搭在我的脚底。然后又在绳子中间系上一个疙瘩“给!记住了!是长的这头!”侯子看了一眼黑牛,转身就往外走。
    黑牛“等等!”侯子“你又怎么了?”黑牛“还我又怎么了?我要是不交代清楚了,你还不得多跑一趟啊!记住!去跟军需官说要最瘦的衣服!”侯子“行了!我的哥!你都快成了婆婆了!”随着侯子的声音落地,他已经冲出了门外。
    黑牛站在地上在不断的给我相面“哎!崔哥!这小子长的还挺英俊的哈?就是这一脸的滋泥把他给埋没了。崔哥!麻烦你给弄点热乎水我给他洗一洗。”
    老崔“行啊!热水是现成的,我这就去!”没多大一会,老崔打来一盆温水。黑牛接过去,用毛巾沾着水给我擦洗脸和身子。黑牛“崔哥!厨房里还有什么好吃的吗?”老崔“怎么你饿了?”黑牛“得给这孩子整点吃的!”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01-01 10:54
    老崔“行了!你就不用管了,我一会就过来。”老崔走了,他一边走一边寻思“这个黑牛!你别看他五大三粗的,他还真的挺细心的,他说这个孩子是少帅捡回来的。我还得真得好好的款待他呢!吃什么好呢?哎!有了!”
    黑牛为了给我擦脸擦身上用了好几盆水,忙活了一身汗。侯子又一次把衣服拿回来了,侯子“牛哥!亏了这屋里暖和,你给他玩光光还不得冻着啊!”
    黑牛“没事!衣服拿回来了吗?”侯子“给!这回要是不行那就没办法了,军需官说了,那就得过几天,等你去做衣服的时候,你把他领过去和你一样量特体吧!”黑牛“行!我看行!来先试试这一套吧!”
    完全新的裤衩背心,新的衬衣衬裤给我折腾着穿上。他们怎么折腾,我也知道,可我就是起不来!我感觉自己身上就像散了架子一样,那块儿都疼。
    侯子“牛哥!这小子怎么像面条似的!怎么还没醒过来啊?”黑牛“也不知道大老崔给他做什么好吃的去了?”侯子“牛哥!等着!我去看看去!”
    侯子刚走到门口,老崔就一手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老崔“来了……”侯子“还有两个荷包蛋呢?”老崔“你们先把他扶起来!”
    老崔把另一只碗放下,他手上端的面条汤里面放着一个勺。他搅和了一下“甜的!”老崔用小勺盛了半下给我喂下去。一勺、两勺、三勺,一会半碗面条汤就给我灌了下去。不知为什么,我感到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我伸长了脖子张大了嘴,黑牛“兄弟!你怎么了?”我用轻微的声音“哥!我想吐!”黑牛“侯子!快拿水盆!”侯子刚刚把水盆放在我的嘴边,老崔刚才给我灌下去的面条汤,全部又从我嘴里喷了出来。
    黑牛“崔哥!你这面条汤是不给他吃的不对劲儿啊?”老崔“不能啊!也不烫,也不凉正好儿。”老崔“我知道了!这孩子可能太长的时间没吃东西了,这一下子灌下去这么多东西,他有点受不了。”
    黑牛抬起头来有些犯愁的意思“这可咋办啊!”现在我的意识好像清醒了许多,他们说话我能听得见,他们的身形我也能看得清楚。
    我现在感到肚子里面空空地,可能是饿了的原因“我饿!我想吃东西……我……”。黑牛“嘿!这小子会说话了!小东西!你想吃东西?有的是,可你不能吃进去就往外吐啊!”我冲着黑牛点点头。
    黑牛“崔哥!你那里还有面条汤吗?”老崔“有啊!”黑牛“麻烦您再给他端点来。”黑牛坐在炕沿上他让我靠在他的身上“兄弟!你感觉怎么样了?”
    我侧过脸来看了一眼他那肥大的脸庞,我冲着他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我这是在那啊?我还活着?”黑牛“小子哎!算你有福!这里是大帅府!你小子走运啦!是天老爷把你送到了少帅的跟前儿,要不然你现在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
    听了他的话我精神一振,使劲把身子坐直了一点,我还是没有多少力气说话。我把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黑牛的胸脯上,我喃喃的自语“我没死?是少帅救了我?哥!你是谁啊?”黑牛“行了!你没力气就别说话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李士彦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85天 / 跨度1838天】
    • 开贴:2014-01-01 10:28
    • 更新:2019-01-13 19:49
    • 阅读:257606 回复:15995 楼主:1871
    • 字数:约352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