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从负债50万到坐拥千万家产,我整整用了12年的时间!(腹黑男的创业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8:08
    在电脑上敲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不禁回想起了那一段斗志激昂的混沌岁月,那些个刀光剑影,那些个尔弥我诈,那些个勾心斗角,那些个笑里藏刀……无一不是我在商海中所经历过的沉浮。

    商海不是游乐园,商海也不是福利社,若干年前,很多跟我有着同样梦想的人一起下了海,能够在这片海里畅快遨游的不多,更多的是一批批前仆后继的淹死者,他们败给了自己,他们败给了梦想,而我,也只是艰辛的挣扎在海面上,直至上岸……

    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我早已看透了人情的冷漠,我早已习惯了世态的炎凉,所以当我看到昔日的伙伴或是对手走投无路跳楼的时候,我的心中既不叹息,也不欣喜,我只是庆幸,庆幸那高空坠体的倒霉蛋不是我,仅此而已,有时候,麻木就是一种态度。

    感谢这个年假,让我能够有足够的精力和勇气去写下自己的创业故事,与励志无关,与标榜无关,与名利无关,与炒作无关,只是一种倾诉的欲望,就权当自己对自己挣扎创业十二年的审视,值得声明的是,文中的地点和人名均为化名,以免泄露隐私,本人只想写出自己真实的故事,非收费的写手,非卖书的作家,所以字句之间以畅快通顺为主,词能达意即可,希望大家不要过多要求文字的驾驭能力,另外,我会坚持把我的故事写下来,时间长短我不确定,希望大家不要急于催促,毕竟我每天也有我的事情要处理,我也有我的家人要陪伴。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8:20
    我出生在一个临近东北省城的小城市,这个小城市只有几十万的人口,却装载了我所有童年的美好。

    父母都是铁饭碗,典型的双职工家庭,家境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一家人蜗居在50平米的职工家属楼中,这种家属楼都是红砖码砌而成,名义上是楼房,但实际上还得自己烧煤取暖,房子里有火炕有炉灶,房前有小仓库,房后还有一片自留地,可以种些应季的蔬菜,犹记得父母还种过几垄草莓和几颗樱桃树,每到成熟的季节,我都会吃得满嘴泛甜,那种甜是真的甜,从嘴里甜到心里,是我无数次都魂牵梦尧的味道,只可惜,那种味道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父亲是个小富即安的人,他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每天老婆孩子热炕头足矣,由于一次意外他受了工伤,随即就在单位办了内退,基本上就是不干活还能拿工资的好差事,闲下来的父亲整天无所事事,靠打牌度日,整日都以小赌打发时间,那一年他43岁。

    母亲天生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她不甘于现状,她不向贫穷妥协,于是她在单位办理了病退,只身一人下了海,做起了服装生意,那年月,铁饭碗很值钱,很多人的脑子里都没有下海经商的概念,所以我一直都觉得,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是有道理的,他们的成功就是他们当初魄力下海的回报,这种成功不需要羡慕,不需要嫉妒,因为那是他们应得的,事实上很多时候机遇都很公平的摆在每一个人的面前,只是有的人抓住了,有的人错过了而已。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8:28
    母亲下海的时机很好,那时候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就只有一个供销百货大楼,几十万人的生活需求大部分都在这个百货大楼中释放,其利润是可想而知的,母亲的思路也很活泛,她租了几节柜台卖起了各式各样的服装,这其中有男装、有女装、还有童装,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更换,总之就是一句话,什么衣服好赚就卖什么,在那个朴实的年月里,百货大楼都是柜台制,还没有精品屋专卖店这一说,与那些早市、夜市、地摊相比,这些柜台卖的就是精品货。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服装生意的发达是靠了两种货,第一种就是成套的西装,在当时而言,能够穿上一身西装那就是一种潮流,也是一种体面的象征,甭管是夹包的公务员,还是蹬三轮的苦力,谁都得弄上这么一身,等有重要场合的时候穿戴,我记得那一年我上初中二年级,母亲也给我配了两身笔挺的西装,尽管穿上去有些大,甚至袖子都能遮住手,但我仍是乐得穿在身上,因为我是全校第一个能够穿上西装的学生,就是跟校长那一身西装相比较,我这身西装的料子和款式也都是完胜,所以说,虚荣这个东西,不分年纪大小,打从娘胎生出来就在心里打上烙印了。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8:43
    第二种就是皮货买卖,那年月,东北城市的气温尤为低,一到冬天就是零下三、四十度,几分钟的时间就能把一个人浑身上下都冻透,那刺骨的寒风就像是一把把小刀子,把人的脸割得生疼,还记得有个笑话就是形容东北的天气,说一哥们冬天靠着墙根嘘嘘,结果这哥们还没等尿完,那刚刚还冒着热气的尿液就已经被冻成冰坨了,虽说这个笑话有些夸张,但也足以证明其寒冷的程度,遥想当年,我的耳朵和手脚都被冻出了冻疮,每天都得靠温水配中药洗上两遍,等到开春的时候,冻疮的地方一揭就是一层皮,那滋味简直无法形容。

    很多没到过北方过冬的南方朋友可能没办法完全程度上的理解这种寒冷,所以我建议这些朋友有机会可以亲自去东北尝试一下,想试东北寒冷程度的方法有很多种,用舌头就是其中最为便捷的一种,胆大的朋友可以随意在东北找上一个露天的铁器,例如单双杠、铁栅栏这类的就可以把舌头贴上去了,保管能让您明白什么叫做悔不该当初,出于人道考虑,我建议跃跃欲试的朋友们先做好准备,例如随身携带一个温水壶,待舌头被黏住之后可以浇灌铁器脱困,千万不要以为兜里揣着手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舌头被铁器黏住后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电话打给谁都是白费,这是我亲身体验过的蠢事,那种哇啦哇啦却又说不出话的感觉简直就能让人抓狂到极点。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9:06
    那年月,东北御寒就靠棉衣,直到皮货的盛行才有所改观,于是,各式各样的皮夹克、皮大衣外带着各种动物毛领就涌进了东北的市场,在当时而言,这些都是紧俏货,也是稀罕货,在寒冷的冬日能够套上一件皮衣,那绝对是又抗风寒又体面,甭管是男女老小,谁家也都能豁得出一两月的工资去买上一件。

    母亲看准了这个商机,拿着全部的家当押了上去,那时候母亲所在的百货大楼只有几家在经营皮货买卖,基本上都是在省会城市哈尔滨拿货,母亲却剑走偏锋直奔了辽宁西柳,她找了一家皮货加工厂,让加工厂订做了一大批皮夹克皮大衣,这些皮货的款式都颇为新颖,皮质上乘,价格又比哈尔滨供货便宜了一多半,其竞争力是可想而知的。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9:16
    很快,母亲的皮货买卖就捞到了第一桶金,临近年关的时候,她已经承包了百货大楼近20节的柜台,就连卖货的营业员都请了十多个,那时候正逢寒假,我也被叫去百货大楼里帮忙,主要就是四处看管下皮货的丢失,因为每天试皮衣买皮衣的顾客太多了,可以说是从早忙到晚,所以总会被一些动歪脑筋的顾客给顺手牵羊了,可尽管如此,每天的皮货还是会有丢失。

    我还记得那时候每天母亲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数钞票,她鼓鼓的皮兜里总会装满了百元大票,平均每天的卖货款都能有十几万,过年的时候一天的卖货款还能超过二十万,所以我打那时起就养成了一个喜好数钞票的习惯,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我还会偷偷的往衣袖里面藏上两张,留作自己的私房钱。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9:24
    母亲靠皮货赚了多少钱我很难统计,总之第二年我们全家就搬到了市中心的新楼盘,按照当时的市值,这套一百多平米的集体供暖房少说也要二十万,此外,母亲还买了一台车,黑色的桑塔纳,特意请了司机,早晚负责接送我上学,白天就跟着母亲去商场,那年月还是90年代,还没有私家车的概念,满街上跑的除了一种叫做“大头鞋”的两厢出租车外,基本上就是各企业机关领导所乘坐的公车了,以至于学校的同学们都把我给误认成大官家的孩子,其实,我心里最清楚自己,小老百姓家庭而已。

    富裕后的家庭生活水平直线攀高,父亲从抽2元钱一包的“大庆”牌香烟改成了“红塔山”,以前顿顿喝的散装白酒也变成了瓶装的品牌酒,动辄就去参与千百元一局的麻将牌九,每一场的输赢都在万元左右,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每天的伙食费和零花钱就只有2元钱,自从母亲下海经商后,我兜里基本上每天都是装满了百元大钞,这些钱中有母亲给的零花钱,有父亲赌赢后给的赏钱,还有我从父母亲衣兜里顺手牵羊来的钱,好在那个时候父母的衣兜里钱多的没数,我每次也只是掏上一两张,所以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从来都没有被父母逮到过。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19:33
    人一旦有了钱,就会有想法,就会有欲望,从来就不分年纪大小,于是我变得不安分了,学习对于我来说不会再有吸引力了,那年月,跟我有着一样想法的穷孩子也很多,所以很快他们都加入了我的行列,而我则成为了这群孩子的头儿,在他们之间,我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尊重和推崇,但是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来源于我的优越感,这份优越感很纯粹,就是一份用着母亲血汗钱所堆砌出来的虚荣。

    现在想想,孩童时候的我能够成为焦点人物,很大程度上也得归功于我的心态,我是个乐得分享的人,愿意把我所拥有的分享给那些肯陪我玩耍的伙伴们,他们让我享受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而我能成全他们对于物质的向往和需求,从小我就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决定,也曾有一些小流氓打我的主意,想从我的手中捞些钱花,对此我无一例外不是用拳头打了回去,最严重的一次还用刀子捅伤了一个小流氓,惹得父母用皮带狠狠的抽了我一顿,尽管被抽得很疼很疼,但我不后悔,我就是这样,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诉所有人,我有支配自己的权利,我可以心甘情愿的给你分享,但若是抢,绝对没戏。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20:01
    不得不说,那个纯真的年代是我最为豪爽和阔绰的一段美好时光,由于钱来的容易,所以花起来毫无算计,记得那年月有一种薄荷味的香烟叫做“英雄”,普通包装的8元一包,扁盒包装的15元一包,我每天至少要买两包扁盒的备在身上,一是自己抽,二就是发圈给小伙伴抽,到放学的时候如果没有抽光两包,那干脆就送给小伙伴们,以免回家后被父母发现,还记得当时的罐装可口可乐是3元一罐,我每天至少都要买上十多罐,送给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送给听话的男同学,送给漂亮的女同学,就连老师我也都照送,总之就是你能让我舒服,我对你就绝不吝啬。

    很快,我的小团体就发展到了十几人,被一群小伙伴们众星捧月的感觉实在是好到了极点,我乐得混在其中吆五喝六,也乐得替他们买单,那年月,娱乐项目远没有现在的丰富,但也足够让我们去消遣和放纵了,当时游戏厅的游戏币大概是1元钱8枚,例如一些经典的游戏,95格斗王、街头霸王、三国志、我基本上一个游戏币都能打通关,录像厅的门票应该是2元一张,循环场,整天都放一些打打杀杀的老电影,偶尔还会放一些低俗的色情片,常常看的我提心吊胆,既激动又担心,生怕被突袭检查的警察逮到局子里面去。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20:24
    在当时,不单单是男孩不愿意学习,很多女孩也都很叛逆,她们对书本不感兴趣,反倒对我们这样的逃学生情有独钟,于是,她们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总是陪伴着我们出没在各个大小的旱冰场内,在那年月,滑旱冰是一项很时髦的娱乐项目,5元钱就可以租上一双旱冰鞋,随便你滑到大小腿抽筋也都没人撵你,其中滑得好的男孩会招揽很多漂亮女孩的目光,就算是滑得不好的男孩也能乘机拉一拉女孩的小手,正可谓是一项强身健体、勾妹搭哥的实惠运动。

    我滑旱冰的水平尚可,就如同我的长相一般,不招人爱,也不惹人骂,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平庸”,可尽管如此,旱冰场仍旧是我的福地,很多漂亮女孩都愿意和我凑在一起,在享受这份艳福的同时,我很少去想这些漂亮女孩究竟是把我当做了情圣还是把我当成了钱包,因为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之所以腰杆硬,那就有钱在支着,倘若我是个连个冰激凌都买不起的穷学生,恐怕连鬼都懒得往我的身上靠,所以说,人都喜欢逃避,不愿意去面对血淋淋的现实,我更是如此,乐得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旱冰场的打情骂俏中,以至于我现在都很难回想起曾经那个宝贵的初吻究竟给了谁。
    作者:穷富弹指间 时间:2011-12-03 21:23
    父母对我疏于管教,一方面是忙于赚钱,一方面是被我给蒙蔽了,在家的时候我的表现一向良好,给父母的印象依稀是那个曾经的三好学生,由于逃学过多误了很多功课,所以在期中或期末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都会直线下滑,不过这些对我而言都不是问题,因为我打小就鬼点子多,榜卷上的名次不理想,那就干脆找印刷厂自己印一份新的榜卷,把自己的名字移到前十名即可,然后再找人在原榜卷上替父母签字交回给老师,可谓是滴水不漏。

    或许有人会问,父母这边可以糊弄,那老师那边该怎么办?其实也很简单,老师也是普通人,也有其弱点,在逃学玩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也没敢忘记老师的存在,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我都会去母亲哪里取一些新款的女装,然后直接送到班主任老师的家中,例如妇女节、教师节,我还会给班主任老师买上一些礼物,中国是人情社会,无论各行各业,只要有敢收礼的人,就不乏会送礼的人,这就是我在那个年纪所悟到的人际交往,所以我和班主任老师的关系一直维系的很友好,即便她发现了我请假条中的猫腻,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因很简单,谁也不想坏了谁的名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穷富弹指间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23天 / 跨度642天】
    • 开贴:2011-12-03 18:08
    • 更新:2013-09-06 00:07
    • 阅读:21611 回复:424 楼主:140
    • 字数:约6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