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历史小说《寻夫》(原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晓雪孤影 时间:2010-05-06 05:51
    请到第14页阅读修改版

    契子



    光武帝恢复大汉刘姓王朝后,国内已是满目疮痍。此时,匈奴借机不停骚扰汉室的西北疆域,掠夺财物,边民无以为生。一时间大地荒芜,白骨成堆。
    匈奴迅速将势力渗入西域,使汉武帝苦心经营,张骞费尽一生心血而搭建的从中原汉都,经西域,通大秦的这条商贸路线——也就是被后世人所称的“丝绸之路”无法畅通。
    此时国内战乱未息,光武帝无暇顾及边陲西域,只能采取怀柔策略,一味忍让。
    到了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从战乱中恢复,日益强大的东汉朝廷决定重新对匈奴采取强硬措施。这一年,汉明帝派窦固、耿秉率大军进攻北匈奴。
    窦固、耿秉不负重望,各率一路大军击败匈奴铁骑,战火从大汉境内被推至到天山和三沐楼山脚下。
    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耿秉率军北入车师后国王部,讨伐车师国,先后逼使车师前国、车师后国臣服。并上书汉明帝,请求复置“西域都护”。
    同年,经明帝恩准,陈睦前往西域出任为“西域都护”。同时赴任的有:戊校尉——司马耿恭和己校尉——谒者关宠。
    “西域都护”的重新设置,表明大汉王朝已经从王莽篡汉,国势衰弱地困境中摆脱出来,重新希望掌控西域,维护其大国尊严。
    同时,汉朝和匈奴之间的斗争又一次将在西域这个舞台上展开。
    窦固、耿秉对北匈奴战事的胜利在大汉士族中引起了巨大的震撼。
    一时间,又有多少胸怀大志的中华壮士投身西域,为开辟大汉疆土,畅通西行商贸之路,促使中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交流和融合,而献身在那漫漫沙漠戈壁之中……
    作者:晓雪孤影 时间:2010-05-06 05:52
    第一章 一心西域(1)

    张老太爷即将要走到生命的终点了。
    到了此时,他似乎洞悉了人生的一切——他为之耗尽一生心血所追求的事物,此时此刻竟然如云如烟一般飘渺无形。

    张老太爷挥手驱赶走了那些围绕在身边的郎中,只让张太夫人陪伴在旁边。他静静地躺在榻上,闭目省视自己的一生。他这一生,确实步步谨慎,没有犯下过致命的错误。在这纷纷挠挠,乱乱糟糟的人世间,能够像他这般清醒于世的人真可谓是凤毛麟角。

    王莽乱汉时,他先投更始皇帝刘玄,但很快便看出刘玄懦弱,根本没有定国之能力,随后改投刘秀。早年就这样追随着光武皇帝四方征伐。在此期间,眼看着一个个世间枭雄死无葬所。更可怜的是他们的那些追随者皆因跟人不淑而人亡家破。
    看着周围那么多人一个个的身首异处,而他总算跟随到了一位真命天子。就这种锐利非凡的眼光也足以让张老太爷暗自得意了。

    即使到了光武皇帝落都雒阳称帝时,国内战乱并未平息。隗嚣、公孙述等人强霸一方,交址、犬戎等地蛮夷叛乱不休。好不容易等到光武皇帝荡平四海,全国统一,他们这些功臣可以凭着前半生的搏命换取后半生的荣华时,朝庭内邀功逐利,相互倾扎。一时间风声鹤唳,其凶险绝不亚于战乱。他隐忍偷生,丝毫不敢以复国功臣自居。暗自退至一旁,冷眼相观,又看到身边那些同僚,有的落得杀身抄家,又有的落得抑郁而亡。
    而他却得享天年。
    美中不足的是,张老太爷一生娶了二位夫人,元配何氏为他生了二个儿子,却一个也没有留下。
    老大是随老太爷在战场上死于乱战之中,后来打扫战场时,却连尸首也没有找到。
    老二死于更早时间的战乱逃难途中,当时匆匆埋葬了事。事后想将尸骨迁移厚葬,可是找到那处荒坡时,只见到处是乱坟荒茔,哪里还能再找到当时匆忙下葬的儿子的坟茔?
    何氏也早早的去世了。
    何氏去世后,老太爷娶了现在的这位夫人——周氏。

    本认为战后一切都应该平安了,哪知周氏的第一个孩子有一夜突得急病,等到郎中赶来时,已经断气。老三死的时候,张老太爷夫妇悲痛异常,当时,张老太爷死的心都有了。

    老三死时,张老太爷已经不再年青了。数年也没有看到张家有添丁的可能。本来认为张家可能就次绝嗣,可是,就在这时,老夫妇两人突然被郎中告之有喜。当时老两口高兴地什么似的,盼星星盼月亮地熬过了十个月,终于盼来了张家这根独苗——张置。
    随着岁月流逝,张置长大了。看着日益成人的张置,张老太爷的目光日见阴沉。
    张置平时表现的心大无比,常常听他和他的一班小兄弟谈古论今,好像封侯取爵如从囊中取物一般。
    若是别人的父母见儿子有这般抱负,定然欣喜万分。而张老太爷却是忧虑重重。

    张老太爷心中冷笑道:“这孩子,他那里知道创业之艰辛,世间之险恶。河道中那么多的尸体,山野中那么多的白骨,那一个不是冲着王侯将相而来的。最后成功者又有几人?”
    现在,只有张置这一个儿子在延续着张家的香火。自己就要走了,为了张家一门着想,所以绝不能将这个唯存的儿子留在雒阳。
    像他这样留在雒阳是不行的。
    于是张老太爷做了人生最后一件事。他回光返照般地猛睁开眼睛,双手紧紧拉住张太夫人。
    张太夫人将耳朵贴在张老太爷的嘴边。就听张老太爷艰难地吐出三个字:“留——上——村——。”
    张太夫人会心地对他说:“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将他们带回去的。”
    听了张太夫人的这番回话,张老太爷放心了,他示意让张太夫人将儿子、孙子和儿媳一起叫进门来,和他作最后的绝别。
    张老太爷就这样去世了,走的时候,他两眼紧紧地盯着他唯存的儿子张置和抱在他手上孙子,不想将眼睛移开,就这样瞳孔慢慢放大……。
    办完老太爷的丧事,张太夫人就按照老太爷的遗嘱,带着全家迁回了丹阳郡黝县留上村。

    原来,张老太爷最后的安排,就是要求张太夫人在他过世后将全家迁回祖地——丹阳郡黝县的留上村。他在那里早已经购置了大量的田产,足可以让他的儿孙过上世外仙人一般的生活。
    离开雒阳的时候,张置是极不情愿的,他从小就立誓要做一翻伟业,而离开大汉王朝的都城——雒阳,到一个外郡乡村,再谈创立伟业,无疑是痴人说梦。

    本来在雒阳,以他世子的身份,可以“纳赀为郎”。就是说以他父亲为大汉朝所建立的功勋,他完全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士途起步。但是,他的父亲却一次次的拒绝他的想法。看着身边的一个个朋友都着“郎官”服饰而出入宫廷,这本身就让他羡慕不已。现在又要他久居到一个如同世外一般的小村庄……。他的心里如何能够接受得了呢?
    “哎!真不知父亲是怎么想地。”
    但是,父亲的遗命难违,他也只得带着妻儿跟随母亲来到了这个离雒阳千里之距的留上村。
    丹阳郡黝县留上村可以说是个世外桃源,这里土地肥沃,四季分明,物产极其丰富。特别是远远望去的黟山(今黄山),山峦奇特,秀美俊挺。

    张置的夫人——亦青很快就喜欢上了这奇山异水的美丽家园,适应了这里的田园生活。她每天除了陪张置练习拳脚枪剑之外,也就是带着儿子玩耍,或帮着张太夫人处理一些家居琐事,她很享受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
    但是,亦青很快就发现丈夫自从离开雒阳后,一直闷闷不乐,似乎总是心事重重。
    她是了解张置的。张置不只一次地和她说过:“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自当封侯荫子,以成就人生伟业,绝不可碌碌一生,默默无为。”
    她也曾经问过张置:“你认为当今世上,如何可以成就你的伟业?”

    张置回道:“自高祖(刘邦)建汉以来,都是以军功立业,而现在可立军功的唯有西北边陲。如能像卫青、霍去病那样统兵万千,平定边陲战乱,称雄异国,那当然最好。或者像张骞、傅子介那样历险西域,也能封侯荫子,为万世景仰。”
    从那次对话后,亦青知道,张置的心显然没有随着他的身体来到留上村。离开这个村庄,离开她只是个时间问题,她的心里也早有了这个准备。
    作者:晓雪孤影 时间:2010-05-06 05:53
    第一章 一心西域(2)


    亦青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她自小随母亲生活。虽然父亲的积蓄让她们母女不会为吃穿用度而发愁,但是孤儿寡母,相依为命的生活,使亦青依然能够感受到世态的炎凉,生活的艰辛。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亦青磨砺了超越常人的坚强意志。更为奇特地是,在她七岁时,家中来了一位老妇人,自称曾是她祖父的旧友,意欲传她一套剑法,问她可有兴趣。

    当时,母亲颇为犹豫,认为一个女孩子学什么剑术枪法,总不成体统。可是,亦青一听说,有人主动上门想要传授她剑术,高兴地不得了,缠着母亲,让母亲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这位老妇。母亲被缠地无可奈何,只得点头应允。心想:“学武之事,非同小可,那要吃多大的苦呀!你——一个士族女孩,我就不信你还真地能坚持学下来?”
    亦青的母亲再也没有想到,自从亦青跟这位老妇人学习了剑术之后,她每日清晨,不到鸡鸣就起身习剑,晚上也要练到定昏(亥时——21点至23点)之时,放才肯罢休。
    母亲每每看到亦青小小的身影,挥舞着长剑,在院中腾挪飞跃时,便不住得摇头叹息。
    数年后,亦青熟练地掌握了老妇人传授的全套剑法。

    有一日夜晚,当亦青将剑法套路完整地演练完后,这位到如今,亦青也不知其名的师傅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对亦青说道:“孩子,你要记住,你所习练的这套剑法叫‘越女剑法’,这套剑法可谓大有来历。”于是,便将春秋吴越相争之时,越女出山帮助越王勾践的故事,从头细细讲述给亦青听。
    这个故事将亦青听得惊喜异常,她睁大眼睛问道:“难道当年祖师就用这套剑法帮助越王复国灭吴的吗?”
    老妇点头,说道:“是的,现在你已基本掌握了这套剑法套路,今后一定要日日勤练,如果能够熟练掌握,运用自如,或许对你大有益处,帮助你有所作为。”
    亦青懂事地点了点头。

    “还有一事,你当明记在心。”老妇一脸严肃地说道:“此剑法,只可传女,不可传男,如有一日,你可选聪颖明慧地女孩传你剑术。但万不可将此剑法传于男子,那怕他是你的至亲骨肉。”
    亦青不解地问道:“当年祖师在越国教授军卒,难道没有传授剑道?”
    老妇点头道:“是的。当年祖师只传拳棍、队列,未授剑术。如果当年师祖将剑术传给越军,那么,这‘越女剑法’还能称为‘越女剑法’了吗?”
    亦青点头回道:“弟子知道了。”
    老妇说道:“你当对天立誓,绝不可失言。”
    亦青跪在院中,对天立誓。
    老妇疼爱地对着她端详许久。然后举头看看天色,已是深夜。于是对亦青说道:“天色很晚了,孩子你也该休息了。”
    亦青应了声:“是!”便带着兴奋的情绪离去。
    年少的亦青并没有感受到师傅今日的异乎寻常。
    看着亦青的背影,老妇自言自语道:“孩子,我也算报答了你祖父对我的恩德。”
    俩人谈过之后,亦青便回房睡觉。虽然很晚才睡,可是年少的亦青依然一大早就起床练剑。

    奇怪的是,每日这个时候,师傅也会早早起身,伴在亦青身旁,指点亦青剑路的对错,而今天,当亦青将全套剑路舞完后,依然不见师傅身影,待她将木剑收式后,正为自己的勤奋而暗暗自喜时,突然有一仆人陪着母亲,急急忙忙来到亦青身边,告诉她说:那位老妇已离她们家而去。

    亦青立即冲到师傅房中,只见房内收拾的整整齐齐,师傅自己带来的日常用具和她的衣服都已不见,只是在榻上横放着一柄长剑。亦青拿起长剑,拨剑出鞘,只见剑身发出幽幽青光,顿感一股寒气向人逼来,她知道,这是一把宝剑。亦青用手轻拂剑身上的花纹,暗想,看来,这便是师傅给我留下的礼物了,不由口中喊了声:“师傅——”,泪如雨下。
    当时,全家都觉得十分奇怪,不知这是何人,怎么会行踪如此诡异?

    自那夜之后,亦青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老妇身影。亦青每每想起这位师傅,想到自己尚不知她老人家的名字,心中不免难过,这位老妇人也如当年越女一样,未曾给亦青留下任何她个人的信息,便在亦青的生活中消失了。
    有时亦青练完剑后,便会手举长剑,仰面向天,心中暗自为不知姓名的师傅祈祷祝福,她不知今生能否再有机缘与师傅相聚了!
    亦青和师傅欢谈的最后一夜,母亲也远远听见了老妇和亦青的谈话,她大不以为然地在心中暗道:“一个女孩子,今后能有何样的作为?”

    在亦青将到及笄之年时(汉朝时,女子到了十五岁为及笄之年,标志此女已经成人,可以嫁人了),母亲突然重病而亡,看着母亲久久不愿闭合的眼睛,亦青大哭,几欲昏厥。她知道,母亲是何等地希望看到她长大成人,嫁人生子。可是,母亲却最终没有等到这一天。

    母亲去世后,亦青突然轮为孤儿,此时的亦青真不知应该如何面对这使她茫然无措的世界。这时,家中突然来到一位自称父亲旧友的老人将她接了过去。这位自称父亲旧友的老人正是张置的父亲——张老太爷。
    在张家生活期间,因为亦青每日习剑,吸引了张置的眼光,后来,俩人便常在一起比试剑术,日久生情。两年后,张置恳请母亲做主,俩人结为伉俪。
    这一年,亦青一十六岁。

    婚后,小夫妇二人颇为恩爱。亦青常常见张置呼朋唤友,高谈阔论。她也常常被张置和他的朋友们所谈论的话题所吸引,因为张置他们的话题总是能将她带入到一个充满神奇的世界中,那个世界惊险、刺激,有着不同于雒阳的异域情调。在那个世界中,她知道了在大汉之外,还有匈奴、西域、鲜卑。更听说了卫青、霍去病、张骞、苏武这些彪柄中国史册的名字。
    亦青喜欢听张置吹奏笛子。她总是能从张置的笛声中听出张置那蓬勃生机和对未来,对理想不懈追求的渴望。
    可是,当张家迁入黝县后,她再也听不到张置那充满激情,充满生气的悠扬笛声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笛声中充耳尽是忧愁和苦闷。

    每当她带着儿子沐浴在这田间阳光之下,享受着那份自然愉悦之时,从她们家的大院中便传来了张置那郁郁寡欢的笛声。使她所有的愉悦瞬间化为乌有。这时,她的心便为之一揪,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自家的大院。
    为了排解张置的苦闷,她常让张置上山行猎,或是水中垂钓。
    可是从来没有看见张置带回一件猎物,或是钓到一尾小鱼。
    日子不知不觉就这样又过去了几个月。

    这一天,张置外去钓鱼散心,很晚不见回来,一家人正在担心,只见他带着仆从,骑着马,悠悠归来。亦青正想询问原因,却见他喝得一身酒气,脸上也满是喜色,亦青已经久不见他如此开心了,想想也就不再说他什么。只等他自己招认,是何事让他这般开心!

    进屋后,张置便迫不及待地将今天所遇讲给亦青听。原来,他在山间水塘垂钓时,突然被一个行猎的人打扰。正当他要发作的时候,却见这人不同与一般猎户,这人从头到脚都是胡人衣衫,这让张置大感以外。心想:“在这远离外番的内地山野之中,何来这么一位着胡人服色的人?”于是,便有心结识。
    这人见自己打扰张置垂钓,心下也觉愧疚,再见张置言语之间大不同于当地农户,便相邀家中,置酒相待。两人一谈,很是投缘。于是就很晚才回家中。
    听张置说完,亦青问道:“他是当地人吗?”
    张置回道:“不是,席间,他坦言是从北方外郡移居此地的,这人姓高,原来是在北方与胡人做生意的。”
    亦青一听说这人过去是与胡人做生意的,也有了几分兴趣,便问道:“那他为什么要移居此地呢?”

    张置摇头说道:“我没有问,他也没有说。不过,这位高先生见识极广,他曾去过匈奴和西域诸国。可能是移居此地后,也少于人来往,今日见我,倒也十分投缘,和我说了很多关于西域和匈奴的风情。真地是大开眼界。”
    看着张置一说到西域、匈奴,就高兴成这个样子,亦青只得暗自叹气,心想:“看来,这里是留不下你了,你是一定要去西域或是匈奴,去完成你的伟业不可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晓雪孤影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62天 / 跨度871天】
    • 开贴:2010-05-06 05:51
    • 更新:2012-09-24 05:50
    • 阅读:54933 回复:10356 楼主:1074
    • 字数:约56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历史小说《寻夫》(原创) 晓雪孤影2 2012-09-24 05:50 9282/1074 362/871
    舞文显赫家族的隐者传奇(长篇历史小说)3图 阿廖2 2012-02-29 10:20 13160/501 302/894
    舞文长篇历史小说:《永乐风云》(已出版)4图 江汉逸士 2015-02-27 16:25 5436/1336 473/1654
    舞文[网络大赛]风雨楼高(明末清初长篇历史小说)97图 石幽 2010-10-04 16:06 4697/1024 353/401
    鬼话【雁北堂作品】蛇城(一个城市七十万人同时噤声的往事)5图 蛇从革7 2012-09-17 16:02 18866/415 84/101
    舞文长篇历史小说《丹心遗恨》59图 小丐20123 2013-09-06 19:45 2792/771 64/71
    舞文[网络大赛]《洛阳风云》(长篇历史小说) 王鼎三 2016-02-02 14:44 2951/608 150/2379
    舞文长篇历史小说《茶圣陆羽》2图 牛角蜂 2012-07-23 14:49 2067/809 316/481
    舞文{长篇历史功夫小说}《心意祖师》84图 编剧房子 2018-05-24 09:58 1462/819 83/1722
    煮酒《龙腾战国》(历史新写法,历史地理不分家)42图 风长眼量 2014-01-21 03:45 319/133 6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