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失去头颅的商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09:40
    序曲


    我身穿庄重的律师袍,从庄严的法庭中走了下来。
    经过整整一下午唇枪舌剑的法庭辩论,我的当事人终于被法庭判决无罪,当庭释放。我沉浸在辩护成功的喜悦之中,我想我能够在更复杂的案子中,理出纷繁的头绪,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因此而暗暗高兴。
    当我回答完记者的絮絮不休的提问,告别当事人走上街头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我赶着回家,脚步却鬼使神差般地拐进一条弄堂。
    灰暗陈旧的弄堂如同中世纪的古堡,暗淡无力的星星灯光闪烁不定,不时传来一两声嘤嘤的孩啼。我在哪儿?奇怪,我怎么会走进这条弄堂的?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慌忙退身。
    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披头散发,低垂着头,脸却是模糊的。她的手脚很僵硬,衣衫褴褛,腹下部有一条醒目的血色刀痕,一直贯穿到她的阴部。她浑身瑟缩着,声音颤抖而低沉地问:你能替我辩护吗?我没有罪,我没有罪。
    “你是谁?”我不无恐惧地问。
    “我是一个失去头颅的商女。”
    “你怎么会失去头颅的?”我鼓起勇气问。
    她沉默了。她只是僵硬地伸开她细长的臂膀,拦住我的去路。
    “啊,对不起,我是不为阴间的人作辩护的。”
    “那你也不为冤枉的死刑犯作辩护吗?”她猛然抬起脸来说。
    我发现她模糊的脸上居然还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
    “你留下姓名放我走吧,如果你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会在人间为你翻案的。”我说。
    “我已经回到了人间,只是平时不是这副模样罢了。我要你辩护,为我恢复名誉。在我们家乡,像我这样冤死的女人还有许多。”
    “你的家乡在哪里?”
    “徽州。”
    她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弄堂里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漆黑中,我极力辨认我身在何处。我依稀看到一幢幢民居霎时变成了一座座巍峨的牌坊,那牌坊下都蹲着一对对呲牙裂嘴的石狮!
    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她僵硬的身躯倏然变得袅袅婷婷起来,随风而飘散。阴冷的风仍然吹着,风中传来了凄厉而低沉的叫喊声:我叫秀娥。

    那凄厉的喊声至今还那么清晰地留在我的耳畔,令我心寒。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1:03
    本来打算暂时搁笔的我居然在节日写起了两部小说。长篇〈白浪红尘〉才开始写,忽然又写起这部中篇来,是我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我为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冲动而兴奋,也为自己很少有时间写作文学而遗憾。坦率地说,我对文学的爱好丝毫不亚于我对我赖以谋生的专业(职业)的爱好,甚至还超过了它。不然,我就不会放下一些我拟写作的专业论文而在这里用小说来舞文弄墨了。
    节日中有朋友来电话说,他迫切想看到我到过黄山以后的文学作品,而我自己也有这样的心愿。那次去了黄山,旧时徽州的贞洁烈女牌坊群给了我强烈的心灵震撼。我朋友问我,你感悟到了一些什么?我告诉他,作者是用他的作品来表达感悟,表达思想的。因此,你还是通过我的作品来了解我的感悟吧。我和他身处两地,好在网上能看到我的文字,我就先写一段满足你也满足我自己的愿望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些文字。
    也许,这些文字是旧时徽州妇女的缩影,是许许多多秀娥凄惨人生的写照。她失去的不仅是头颅,而且是比头颅更可贵的一些什么。

    去各地旅游走走真好,尤其是对文学爱好者。它会催生更多更好的作品的,我相信。
    当然,你首先要成为一个思考者,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游玩者。

    让你我继续沉浸在小说的氛围中吧,秀峨的故事仍在继续......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2:30



    第一乐章 凝重的中板:我找不到她


    尽管我还不知道秀娥的具体冤情,但我已经决定为她作辩护了。
    我在安徽黄山地区的乡间阡陌上穿行,想去各个村庄了解那个叫秀娥的女子的身世。我的眼前老是闪动着她的影象,尽管她的脸是那样的模糊不清,可那两行哀怨的泪水和她那血色的阴部总让我挥之不去。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2:38
    有事外出,先停一下。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5:28
    回来休息一下,过一会儿继续。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6:41
    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叫秀娥的女子,不但过去有,而且现在也有。几天下来,我一无所获。我陷入了茫然。我不得不求助于当地警署。
    警署署长安排了一位年轻的女警官专门接待我。女警官名叫黄天凡,是那一带专管户籍的。她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很和蔼,见了我的第一句话是:“我知道你这位律师,欢迎你。”
    “你怎么会知道我?”我有些诧异。
    “前几天看电视新闻报道,你辩护的那个案子我们这里也都知道了呢。”她爽快地笑道:“需要我帮助你什么,请尽管说。”
    我当然无法告诉她我前些天在城市弄堂里的奇遇,那会被人怀疑我神经方面是否存在问题。我只是说,我想找到一位过去被判死刑已死去的名叫秀娥的女子的档案,并想到她过去生活的地方去走访一下。我所知道有关于她的线索目前为止仅此而已。
    她审视了我好久后,说:“那不难办。可是你有胆量在我们镇上的机关招待所住几夜吗?”
    我很奇怪,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她平静地说:“是这样的,我能替你找到你所要的那一切,不过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为什么?”我愈发不明白了。
    她仍然平静地说:“那个女子已经变成了女鬼,最近夜里隔三差五地老是要去机关招待所喊怨哭诉,你到那里住下如果遇上她,不就正好向她了解怨情吗?”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18:55
    她仍然平静地说:“那个女子已经变成了女鬼,最近夜里隔三差五地老是要去机关招待所喊冤哭诉,你到那里住下如果遇上她,不就正好向她了解冤情吗?”
    我没想到一位警官竟会相信鬼神之类的传言。然而,我高兴的是,我毕竟不虚此行,能够找到那位冤死的秀娥了。
    “好主意。”我对她说。
    “你真的不害怕吗?”她明亮的双眼直视着我。我此刻发现她长得很清秀,有一种雨后山茶花开的韵味。
    我摇摇头,但内心不免有点发秫。
    “那好,我替你安排一下吧。记住,夜晚不要随便出去。万一碰到了鬼,不要跟她到外边去。”她特意说。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22:26
    我摇摇头,但内心不免有点发怵。
    “那好,我替你安排一下吧。记住,夜晚不要随便出去。万一碰到了鬼,不要跟她到外边去。”她特意说。




    作者注:打字多有笔误,留待完稿后一并校正,请读者原谅。
    故事仍在继续。如果你在深夜阅读,请不要害怕。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4 22:32
    谢谢林中菜的鼓励。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5 09:43

    夜色越来越浓。我独自坐在机关招待所的一间标准间内,怀着忐忑和矛盾的心情,等待着秀娥的到来。
    这机关招待所位于一条水流混沌而平缓的小河边。不知名的小河弯弯曲曲地绕过小镇的中心地带,流向不知名的乡间远方。我在等待之中不安地站起身来,在屋内来回渡步,然后走到窗前,默默注视着窗外的河流。
    我忽然感到身后有一阵阴风,同时我的肩膀被轻轻碰了一下。我猛然转身,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意识到那是秀娥的造访,便壮起胆来大声说:“你不用躲闪,快告诉我,你的冤情。”
    没有任何回话。屋里却响起了来回渡步的声音,时轻时重,时缓时急。我环视屋内,对屋内的任何物件顿生疑惧。我的目光开始停留在衣柜门前,我断定秀娥正是趁我伫立窗前面向河流的时候,悄悄从衣柜那里面飘然而至的。
    然而,那渡步声就在此时戛然而止。我为自己壮了壮胆,一步步向衣柜挪动,我内心油然浮起电影或小说中常见的那打开衣柜有一具摇晃的骷髅的景象。我的心遽然跳动着,那仅离我四步之遥的衣柜,我竟挪动了两分钟之久。
    在我打开衣柜的那一刹那间,我的思维几近空白。一股淡淡的香气从柜内悠然飘出,而柜内似乎什么都没有。我正犹豫之际,从那柜内的顶部忽然落下一片红叶。我忙将它捡了起来。
    那是一片非常新鲜的枫叶,就像刚从枫树上飘落下来一样。我发现那叶片上好象画着一些什么图案,仔细再看时又不见了,只是叶片的茎脉带有异常的水分,比刚捡起的时候更加鲜艳。
    我揣摸,它是秀娥从天国带到人间的,其中必有文章。那季节,是万物复苏的春天,这里是不会有这样的红叶的。
    窗外的小河里突然传来嘤嘤的孩啼声,而且越来越凄厉,令人毛骨悚然。我想起了这正是我那晚在城市灰暗的弄堂里听到的孩啼。我向窗边奔去想看个究竟,不料突然屋内屋外都一片漆黑,人就像被一口巨大的黑锅扣在下面,瞬间没有了方向。
    我大声呼叫:“秀娥,你别施魔法,我是来为你伸冤的!”
    可是,我却感到我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掐住,顿时欲喊无声。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5 10:32
    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声猛然尖叫了起来。我本能地颤抖了一下,不敢去接那电话。我生平第一次感到电话铃声也是一种恐怖的象征。
    窗外小河中的嘤嘤哭声渐去渐远,而屋内的电话铃声却催命似地一阵紧似一阵。我咬了咬牙,摸索着爬到床上,伸手去拿电话。
    “喂,”我战战兢兢地终于发出了声音。
    可电话那头什么声音都没有。
    “笃笃。”屋外有人敲我的门,很轻。
    我不敢去开。
    “笃笃。”又是一下,仍然很轻,轻得就像遥远处飘渺的古庙木鱼声,在危机四伏的深夜中有一种慑人心魄的力量。
    这是我有生以来不能承受之轻。这是来自于未知世界的无形之轻。
    “笃,笃。”
    我清醒地认识到,这声源事实上已迫在几步之遥的门外,不容你的犹豫和抗拒。我恍悟天国与人间原来距离仅一门之隔。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5 10:56
    我的脑海中倏然跳出“叶公好龙”的故事,那是我在儿时课本中所读到的。我记得老师早就像一个预言家一样教导我们不要做叶公那样的人。我感到了一种释然。我给我的肢体发出了命令,勇敢地去打开那也许通往天国的木门!
    黑暗被我的勇敢划开了一条缝,在依稀可辩的天光中,我发现门外站着的不是秀娥,而是黄天凡警官。她的脸在微弱朦胧的天光中,显得有一种秀丽的然而却是不可侵犯的威严。我庆欣我有了坚强的后盾。我不由对她感激万分。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5 11:16
    感谢秋水轻尘的褒奖,我会努力。
    谁能借我一些时间吗?节日过去了大半,节后又要去觅食了。好象记得马克思说过,先要解决生存问题,才能谈得上其他。当年他在伦敦大英博物馆钻研他的马克思主义,是有恩格斯接济他生活的。可惜我身边没有恩格斯。我身边只有马克思的追随者写作的《国际歌》给我留下的那句话:从来就没有什么神仙皇帝,全靠我们自己。
    不靠神仙皇帝的我却写着神仙鬼怪的故事,我很无奈,也很乐意。
    就此打住,继续讲我的鬼故事吧。
    一笑。
    作者:黎冈 时间:2005-05-05 12:12
    “你刚才是怎么了,老半天不开门?”她问我。
    “我怕出意外。”我并不掩饰我刚才的胆却,我急于想弄明白刚才那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说:“谢谢你的到来。你知道为什么突然熄了灯?”
    “我到这里时刚好招待所的电路出了故障断了电,已经在组织抢修了。你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不过我遇见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我不知道该作何解释。”我说。
    说话的时候,电灯重又亮了起来。我把她请进了屋内。“你怎么想起到这儿来的?”我问。
    “我担心你害怕呢。”她粲然一笑说。“说说吧,遇见一些什么怪事?”
    我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她。在我说到那片枫叶时,她打断我的话问:“它现在在哪儿呢?”
    我忽然想起那片枫叶还被我留在衣柜里,忙去打开衣柜。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不是那片枫叶不见了,而是那片枫叶已然变了形。刚才还是那么鲜艳夺目的红叶,现在居然成了一小片残缺不全的枯叶;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那枯叶上还有一块洇红了的好象是血迹般的东西,那斑驳陈旧肮脏的疑似血迹之物,让我与脑海中一直漂浮的秀娥下身的血迹联系了起来。我确信这片枫叶能够告诉我有关秀娥的一些什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黎冈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44天 / 跨度4909天】
    • 开贴:2005-05-04 09:40
    • 更新:2018-10-12 14:06
    • 阅读:79464 回复:9458 楼主:2185
    • 字数:约44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失去头颅的商女 黎冈2 2018-10-12 14:06 7273/2185 444/4909
    情感让我来帮助你挽回爱情...(在线为你提供挽回办法)2图 夺还者23号 2011-06-04 15:50 4055/1899 354/898
    贴图清水枸杞·秋摄065良辰美景2253图 逝水年华2016a 2018-12-02 13:59 -1029/2963 179/448
    八卦刚在微博看到的。12星座不同的方式,告诉你爱的人,时机到了,我们结婚吧!342图 四叶Lydia2 2010-10-28 23:56 446/298 7/6
    煮酒红楼‘梦’已完 —— 《红楼梦》影射终极大揭秘134图 兰国沧海客 2018-08-22 03:26 4966/406 51/984
    舞文我是一个兵,讲述我在美国监狱的生活58图 被偷走的十年中2 2018-11-02 12:10 70357/6072 392/1720
    情感现实难道就很真————就很现实么98图 付出真心的男人 2013-04-20 19:14 1653/1877 207/374
    经济M2社会总效率初探---全社会失去投资价值40图 c16984777442 2014-06-08 11:53 2321/1419 129/393
    情感求支招挽回喜欢过我的男同事,失去才懂得珍惜?1图 苏醒的秋风衙 2013-10-15 14:43 2991/639 22/23
    煮酒帝国的凋零---晚清的最后十年(长篇连载,每日更新)1图 金满楼11 2013-12-28 01:11 5079/672 226/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