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 卖艺也卖身{长期更新,不TJ}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3 19:11
    《一》
    你必须答应俺!
    在你看完俺下面这段绝对真实的经历后,你绝对不能告诉俺爹娘!中不?!
    啥?为啥?你得看哪!
    《二》
    准备好了吗?开始!俺叫曾乐前。到目前为止,俺还是个如假包换的处男!
    俺姓曾,曾子的曾。我一直怀疑这个姓是促使俺娘嫁给俺爹的主要原因。否则,颇具大家闺秀的风范,又兼具人民教师这个光辉职业护体的俺娘怎么可能看中五大三粗的俺爹。前,徐向前的前。对头!你猜的对头!俺爹的确是当兵出身!至于乐字,俺从前也是一头雾水,直到叶小溪发现俺长得和她Bra里贴得那个偶像如同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一样,俺才对俺爹俺娘如先知般的智慧佩服的五体投地!
    噢!对了,叶小溪的偶像叫余文乐!
    俺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并不知名的小镇。俺是地道的东北人。可是,在俺的家乡,却有一位名垂千古的英雄人物,提起他的功绩,堪称千古功臣,他就是。。。。。。停!打住!俺娘打小告诉俺,文章不可太明,严秀儿也说着如同国画的技巧---留白。你还不知道他是谁,俺只能送给你一句俺爹常常夸奖俺的话---笨蛋!
    有人曾经说过:世上有两种人活得很难,一种是老师的孩子,你学习好是应该的,谁叫你是老师的孩子呢!另一种就是心理咨询师的情人,因为你在他{她}面前无可遁逃,一丝不挂!
    在俺还没有成为第二种人之前,作为老师的孩子给俺的压力就让俺想逃了近二十年。这也就是俺为啥横跨一唱天下白的雄鸡大半个身子来到这个闷潮的城市上大学的原因之一。其实,另一个更主要的原因,你们绝对猜不着,那就是俺曾经看过一本《XX,今夜请将我遗忘》的网络小说,对于慕容雪村这个家伙笔下的“粉子”一度走火入魔,所以才会有了这段不想告人的经历。
    各位看官莫急,按并不是啰啰嗦嗦在闲扯,俺只是交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便不像某位80后的知名作家把前边交待过的人物写丢了,还大言不惭反以为荣。俺作为一个受过传统家庭教育的好男儿,以时刻把住纯粹男儿身为底线的原则,一丝不“狗”地对待任何事情。
    你看,你看,北京的那位看管着急了吧?又一口一个丫地要抽我!耐心点,好不好?我是在讲故事,不是在编故事,懂不?
    哎!对了,各位看官有没有俺所在的的大学的学哥学姐学弟学妹们?因为俺想向你们请教,怎样才能简单介绍一下咱们的学校,以备有以考证“黔之驴”精神的同仁来考证咱们学校的真实存在!
    什么?哎,哎,对头,对头。。。。。。中,中。。。。。。
    各位无论谁进入俺们学校,都如同穿越隧道一样!Do you understand?
    一句话,简单明了,不言而喻,精辟,短小。。。。。。
    别夸!!!俺不是裁缝,俺爹也不是,他现在只是个普通的下岗工人。俺爷爷更不是,他只是一个身体健康安心务农的老人罢了。
    来,俺抒下情!
    啊!缘是什么?落地即化的雪?稍纵即逝的风?其实更像七十多年来一次的哈雷彗星!
    就在按不知所措,蜘蛛不浅,犹犹豫豫想推开大学之门时,一张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脸突然出现在俺的面前。
    “嘿!你好,我叫叶小溪。”
    屌!你是小稀,小干关俺屁事!
    “你好!我叫曾乐前,XX系,XX届的大一新生。”
    各位看官,事隔多月之后,俺当时简直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以俺们这个理科院校,雌雄比例1:7来说,叶小溪主动对我的搭讪不知谋杀了多少与我同类,带着哭诉无门,浸着鲜血的目光菲林啊!
    同样也是从那天起,俺知道了世上还有一个与俺长得一样的男人,叫TMD余文乐。
    后来,叶小溪时常自我欣赏的猜测我和她的偶像是一对走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在俺千万次的否定之后。他竟然断定俺就是人家的私生子!
    也就是从那时起,按开始怀疑女人“胸大无脑”的说法,因为叶小溪这样的“太平公主”无脑的程度已经叫人忍无可忍!甚至俺怀疑是有一天她站在俺娘的面前,会不会求证俺是别人强奸后的结晶!
    她的偶像---俺的呕像!
    严秀儿后来对她的评价很中肯----童言无忌!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4 18:49
    《三》
    每个人的日常生活行为是有目的性的!这是严秀儿说的。
    正如俺这个优秀的语文教师的孩子最终选择了理科院校,只不过是为了方便就业一样,叶小溪的主动靠近也就不足为奇了,只不过她暂时还不想把她那小的可怜的Bra里的照片换成俺的罢了。尽管后来严秀儿用感动天感动地的言语,劝得俺这个随波逐流,日渐堕落,稍不留神就会成为和谐社会害群之马的人洗心革面,可对于接受叶小溪俺始终无动于衷,因为俺这个纯爷们不想成为别人的替身!更何况她对于严秀儿的恶语相加更让人深恶痛绝。
    后来,严秀儿很温柔地抚摸着俺的头,和风细雨地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俺不懂,俺也不想懂!
    俺是在上大学,还是被大学上了?这个问题是在上大学之后一直困扰俺的最头疼的事。曾经的三年奋战,日以继夜,熬白了多少少年头,结果并不是什么“一举成名天下闻”,依旧是“学在高校无人问”!这是一种什么心情,俺真的无法言喻。还是同寝的郎厍在卧谈会上告诉俺的话很有见地:吃了假伟哥,临门泄了!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4 18:50
    《四》
    万艾的电话越来越少了,终于印证了她的名字。
    俺开始怀疑过去三年两个人的朝夕相处是否只是钟情与怀春的合理碰撞,压根儿也没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
    水土不服的俺终于在拉得即将脱肛的时候,在卫生间的蹲边上接到了万艾的最后一个电话。
    保重!俺有气无力地说。
    事隔一年,万艾在闯了大祸之后,趴在俺的怀里,埋怨俺绝情,分手比她想的太过平静。她哪里知道,俺当时正在和阎王拉锯,还有什么心思。。。
    俺不是猪,但面对学校的伙食却时常这样以为。一个北方人要立马融入这种太具地方饮食文化色彩的氛围真的太难了!
    遇事,俺原本光滑的脸上开始千沟万壑,草木皆兵。郎厍,这个立志要成为第二个天上人间老板的才子告诉我:嘿,哥们,你憋得太久了!俺嘴上硬着,心里却想:这段时间梦《和谐》遗真的少了!
    大学的生活,说白了不过是一大群废物在消耗自己,时间,生命,身体。原本两年甚至一年就可以修成正果的所有学科,偏要摆出一副九九八十一难的架势,只不过是敲骨榨髓,要累断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的腰罢了。突然间,想起下岗的爹,俺心真的很酸!
    十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
    十个卖药的,不如一个开学校的。
    在连续缺席一星期的大课之后,俺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那一段的身体,总是处于某种莫名的亚健康状态。后来,严秀儿告诉我,是你的经络不通了。接下来怎么样?
    叶小溪来了。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4 18:52
    《五》
    说实话,叶小溪的到来的确引起了男生寝室的轰动。一阵抢头鼠窜过后,久久都不能平静。
    俺知道她的理由很充分,毕竟俺一个星期没去上课。
    郎厍与同寝的王博,李艺知趣地闯了出去,尽管无奈,妒忌。
    出于礼貌,俺把斜躺的身子放正了。
    “没什么事了吧?”叶小溪的关心在我看来有些夸张。
    “没事!谢谢”俺时刻却能保持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的儿子应有的素质。
    “你的手机没开,我打了好多电话。”她颇有些嗔怪。
    俺看得出她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女为悦己者容,可惜表错了情。原本很精致的脸经过出水芙蓉般的修饰,愈发显得动人。难得郎厍他们都说入学那天就被她的样子潜规则了。
    叶小溪按照这个城市的标准衡量,绝对算得上是个上等的“粉子”。虽然她不是本地人,但从湘雨中走出的妹子的确不同,就连再普通不过的褐色**穿在她的腿上不仅显得白皙,更充满了一种叫人心痒的媚惑。
    可不知什么原因,俺就是觉得与她不搭调。就连说话讲究的王博也骂俺是S《和谐》B。后来,严秀儿说这就是随缘与攀援的不同之处。然而当严秀儿知道按说的女孩是叶小溪时,一切都太迟了。她后悔了!
    在男生寝室污浊的空气中,能闻到一种少女(俺猜的)的体香,真的有种窒息的感觉。
    “胃口怎么样”叶小溪一派无真。
    “还行”
    “请你吃饭”叶小溪语气中充满恳求。
    俺他(和谐)妈(和谐)的真不知道改用自己的表情还是余文乐的态度来解决这件事情。
    总之,叶小溪在欢呼雀跃中如愿以偿了。
    当然,俺不想与她有太多独处的时间爱你,便搂草打兔子,捎上了另外的哥仨,做个顺水人情。俺知道她不高兴,但这正是俺想要的结果。
    可是,如果俺能预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会这么做了。
    俺真的后悔,应该说是悔死了。
    正如严秀儿所说的---太多的偶然,其实是必然!

    (各位看官请先休息,听听万艾给您推荐的歌曲,《别让我恨你》 陈洁仪演唱)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5 15:36
    《六》
    严秀儿说:打着文化七旗号倾销的行为是一种变相的堕落。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饮食披着文化的外衣正在大行其道。知道俺离开这里,只记得这里的采药对痔疮的形成有特殊的功效。若不是严秀儿后来交给俺叩齿提肛的方法,按现在也正在贴肚脐治痔疮呢!
    这是一家在普通不过的餐馆,连门上的旧拓牌都和俺家乡的爷爷的年龄有一拼。服务员大婶沉稳而诚恳,让俺想起了俺娘。
    王博和李艺没话找话地和叶小溪搭讪着。尽管他们也知道她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俺。
    郎厍就那样干坐着,脸像烤熟了的大虾,丝毫不见在现任女友章丽霞面前那种地主对佃户的霸气,
    “来个炖干豆腐吧!”俺心情忽的愉悦起来。
    “什么?噢!没有。”低眉顺眼的大婶显得有一丝惊慌,可能想起了自己的效益工资与顾客点菜的数量有关。
    “什么?”叶小溪也一脸茫然。
    “东北菜!”郎厍终于捡到了话题。
    俺只是想调节一下心情,随手把菜谱推向了他们哥仨。
    叶小溪看见俺的表情轻松不少,理科也换上了袭人对宝玉的媚态要他们随便点菜,还用修长而且白得有些贫血的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向俺们校长保证---他来买单。
    俺们都笑了。
    如果这一切都这样顺利下去,俺想那个夜晚可能就是老天对叶小溪最大的成全。
    俺和郎厍几个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题逐渐远了起来,虽然还未到达从太空到内**的程度,若不是顾忌叶小溪的存在,俺猜以郎厍为首早就开始晒自己“金茎玉露”的心得了。
    叶小溪像猫一样,忽闪着眼睛,听几个不算男人的男人的胡侃。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国字脸,憨憨厚厚的男人,后来才知道是这家餐馆的老板,额外殷勤地加送了一碗本店特色---鲜辣汤。
    郎厍,这个坐在菜口上的倒霉蛋,正在和俺们眉飞色舞,一伸胳膊,随后以阿宝的高音“嗷”了一声。

    作者:chinazhou2010 时间:2010-07-25 15:37
    各位看官,接下来的事你死都想不到!
    叶小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抄起俺的面前的空酒碗,随手就把国字脸的老板的脑袋开了!
    红光迸见。
    老板捂着头,惊慌之间,竟然没有说一句话,只有鲜血在委屈地留着。
    郎厍满脸感激,王博,李艺则是带着叶小溪是否经期提前的疑问,一脸狐疑,俺则是一片茫然。
    最后还是叶小溪打破了沉默,指着老板恨恨的吼着:“你,看什么看!”嗓音声嘶力竭。
    后来,俺向严秀儿恢复这个场面时,她笑着问俺:“你怕了吧?”
    俺真的怕了。
    国字脸老板真的厚道,在pol.ice叔叔还没有例行公事之前,他就强烈地表现出了私了的愿望。
    郎厍这个本该进中戏金秀表演的人才,装起孙子来绝对有范儿,不但赔礼,赔饭钱,还另外赔给了老板三百元的医药费。俺知道只有财政工作的爹娘才能供得起这样的败家子,说不定为了哪个姓,备用的打胎费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俺看的出,郎厍是这场“美女救英雄”的戏中最大的受益者,这厮的意外收获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恍惚间,俺忽然看见郎厍就是几个轮回前跨马玩花的西门大官人。
    可俺想不通的是流血事件之前,俺是今晚的主角,眼前却是配角被扶正了,如同当年演金锁的那个丫头,现今抢了格格的风头一样!
    回学校的路并不长,五个人却走出了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感觉。
    郎厍几次都想和叶小溪并肩而行,最终面对她的沉默而未得逞。
    终于回到学校了,就在俺们将要穿过学校标志性的校门---那条隧道时,原本走在最前面的叶小溪突然跑回来抱住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各位看官,请先休息,听听章丽霞推荐的歌曲《珍珠泪》陈明演唱)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chinazhou2010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99天 / 跨度2939天】
    • 开贴:2010-07-23 19:11
    • 更新:2018-08-10 14:38
    • 阅读:184726 回复:3067 楼主:1264
    • 字数:约49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