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坐窗观风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an若梦 时间:2014-08-02 15:32
    《窗外的风景》(短篇小说)


    大维和铃铃的结婚请柬如期而至。请柬上的凸花图案淡雅而精致:乳白色的窗棂,窗外是一片碧蓝的天空和多姿的云朵,窗边旁逸斜出几枝粉红色娇艳欲滴的玫瑰。我凝视良久,花朵渐渐幻化成铃铃光洁明丽的脸,她在阳光里粲然大笑。

    我真得是很嫉妒铃铃,不只因为今天和大维结婚的是她而不是我,更因为她身处其中怡然自得的这幅图画,于我,却永远只能是窗外的风景。

    在我三十岁以前,有过两次订婚的经验以后,便开始以坐窗观景的心情来看待婚姻。从感情上我对它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向往。我时常把自己想象成那个背着两只透明翅膀的小天使,脸上写着懵然无知的天真和纯情,爬在窗台上看高天里云卷云舒,随时可以一展双翼,腾空而去。我之所以这样信马由缰地放纵自己的想象,完全是因为相信理智和经验就象使我安坐其中的窗户一样牢固可靠──我轻易不会要走到窗外去。

    但是在我刚过三十岁生日不久的某一天,尘世婚姻的另一个重要功能突然对我产生了不可抗拒的诱惑。那是夏天的一个周末,我和两位女伴去到附近的海滩,海浪太大没法游泳,我们只好脱了鞋,把长裙捞起在腰间打个结,在水与沙此起彼伏抢夺地盘的浅滩上嬉戏。捡了一裙子没用的贝壳和石头,人也累了,我们找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来。海风清凉湿润,吹在裸露的皮肤上,象严冬过后第一场春雨般细腻温柔。我闭上眼,感觉身心轻渺如浮云。

    突然一声尖利的哭声刺破宁静,我翻身起来,只见身后的小沙堆后面慢慢露出一头金黄卷曲的头发和一张泪痕狼藉的脸。 是个小男孩在找妈妈。他惶恐无助的样子仿佛一块强力的磁盘,使我身不由己地站起来,想走过去把他搂在怀里。但还没等我走到跟前,他已经破涕为笑,手舞足蹈地向一位少妇蹒跚而去。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预兆地,眼泪汹涌而出。我才明白了奶奶和妈妈几乎是遗腹地生下我父亲和我并独力把我们扶养成人,她们所经历的不只是长夜漫漫独守孤衾,应该还有一个女人比需要一个男人更原始的本能得到满足的快感和骄傲。

    我不可救药地开始自怜,并且痛悔几年前一个轻率的决定。我曾经以为那么牢固安全的窗口,再难给我任何的慰藉。大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窗外的风景里,格外鲜明诱人。在我们讨论婚嫁的那段日子里,我真地以为自己就是那身着彩凤的天使,揽镜自照,那张双颊潮红,抿嘴浅笑的脸,竟也有了几分天真与俏皮。

    我们是通过一位朋友介绍认识的。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处事冷静,以后的相处这一点得到很好的证实,至到铃铃的出现。大维沉着自信、举止得体、言谈大方,他带我去最好的餐馆,为我拉门脱大衣,从不主动过问我以前的事。他的言谈里对我以及我们的关系,很少有带强烈感情色彩的词句,而大多是对客观事实的陈述。第一次约会以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是我最近半年多来若干次约会以后认为最合适的一个。”

    我们第一次做爱是在他家。他的家是个典型的单身汉住处,陈设简单而零乱,但那次却收拾得干净整齐,连保险套都放得恰好是地方,一切都显示出是他精心的计划,包括他诚恳地对我说的话:“林缨,假如你感觉舒服的话, 我想我们今天可以……”接吻、抚摸、到最后的做爱,他都做得非常好,很老练周到,也温柔体贴,以至于让我觉得他去上过什么性教育的学习班,而且绝对是优等生毕业。完事后他沉沉睡去,我在黑暗中无声地流泪,一颗心好像漂泊在无垠的荒漠里。我被动地被他牵着一步步往前走,却不明白期望于他的是什么。他应当是我想要的目标,但是走近了一看,衣冠楚楚、冷静自信的大维站在里面,便怎么也不是我千百次倚窗企盼的风景。

    订婚的过程也无隙可击。我们去一家法国餐馆,他拿出一枚钻戒,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沉吟片刻,抬头看见靠窗坐着的大维,猩红色天鹅绒的窗帘垂在他身后,衬出一身黑色的西服和线条分明的脸异常冷峻。我反问他为什么想和我结婚 。

    “因为你聪明能干,漂亮大方,会是一个称职的太太;你又想要孩子。我对你无可挑剔。”他毫不犹豫地说。

    我点点头答应了,他把戒指给我戴上,然后我们平静从容地进餐。

    那晚我明明闻见自己身上的法国香水味,但是记忆深处有一股馥郁的栀子花的香味儿在如丝如缕地漂荡,轻轻拨动我一根根柔弱的心弦。

    作者:San若梦 时间:2014-08-02 15:38
    接前帖

    十年前的一个夏夜,在中国南方一所大学的校园里,我和我的初恋情人,以一朵栀子花为信物订下婚约。夜色迷朦,空气中弥漫着栀子花的浓香,这种亚热带植物小小的晶莹洁白的花朵,竟能发散出那么醇厚醉人的香气。那个天真痴情的男孩,俯在我耳畔噫语般地呢喃:“缨子,我爱你。缨子,我们结婚吧。缨子,我要爱你一辈子。缨子,缨子……”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脖弯里,柔柔腻腻地直贯全身。身下的草坪,象阿拉丁的神毯一样慢慢飞起来,我飘飘欲仙,不能自己地回应着他的热情。我紧紧地抱着他,好像只要抱着他就能留住那一刻的美丽。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以为作了一个梦,梦是那样的真切我甚至还能闻见栀子花似有若无的香味儿──枕边有几片残落的花瓣,那是昨晚他从花园里偷摘来插在我头上的,还说是给我的订婚信物。

    栀子花瓣在我的手心里被揉烂了,眼泪流下来滴在花泥中,我仿佛看见银白的花里渗出几丝血红。

    我开始躲着不愿见他。几天以后当他终于截住我,霎那间我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形容憔悴得不忍目睹,沙哑着嗓子反反复复问我的只是一句话:“为什么?缨子,为什么?”

    我的心被巨大的悲哀紧紧攫住,想说话但喉咙干涩如被经年锈蚀的铁管。我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回答他。二十年的生活一点一滴在心中的沉淀,如何能够让这个单纯得令我心痛的男孩明白?

    我从小就目睹了太多的对感情的被叛。我爷爷是个很有名的画家,他在我父亲尚未出世就离家出走,和他的一个学生同居了。据说他很有良心,定期给我奶奶寄钱,从来没有要和我奶奶离婚。我父亲很忠实地遗传了我爷爷的艺术细胞和对妻子的不忠实。他生前是个出色的话剧演员,也是在我妈妈还怀着我时就离开了。

    妈妈很贤惠地一直供养着奶奶。我在这个没有男人的家庭里长大,如一朵暗室里的花,苍白而畸型。我渴望阳光的滋润,但是那瞬间的明艳之后黑暗中漫长的凋零,又令我噤若寒蝉。

    童年的生活,有两件事令我刻骨铭心。奶奶有一面镂花的梳妆镜,她平日十分珍惜,总用一块红色丝绒严严密密地罩着。我不只一次看见她对镜凝思,每当这时,她脸上细密的绉纹便一条条柔和地舒展开来,好似皲裂的土地闻到雨腥味儿。那面镜子在我九岁的时候被我不小心打到地上摔成几半,当时我吓得缩在墙角,奶奶闻声而至,没顾得上理我,两条老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嗦着拾起镜框, 又一片一片把破碎的镜片捡起来,枉然地想把它们拼进去。她青筋毕现的手被划出了血,半晌才无奈地放下镜子,悲哀地摇摇头,用绝望得近乎于虚无的声音说:“ 看来破镜真得是不能重圆了!”──那面镜子是四十几年前她和我爷爷新婚时的用俱,镜面上刻着一对造型精美的鸳鸯。

    还有就是我父亲死了以后,妈妈把他的骨灰盒抱回家来。我父亲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自杀的,他最后的归宿是一个青灰色的木匣子,妈妈用奶奶的一条白绸披肩包起来放在她房间的床头柜上。大概也是我八、九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起夜,听见妈妈的房间里有很轻的说话声。我悄悄地从漏光的门缝往里看,见妈妈怀里抱着那木匣子坐在床上,她纤瘦的手缓慢轻柔地摸过木匣子的每一个表面和每一条边缘,嘴里轻轻地嘘着气,胸脯起伏着挺起来,脖子往后仰去,平时总盘在脑后的头发披散在裸露的肩上。她好像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头象蚕似地扭来扭去,当她的脸转向灯光时,我清清楚楚看见她双眼紧闭的脸上有鬼魅似狰狞的笑容,她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的是我父亲的名字,“呵,子丰,子丰,你终于是我的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起夜,并且害怕走进妈妈的房间。

    十九岁以前的生命里,男人于我好像外星人一样陌生,但当我开始初恋时,却发现自己仿佛神授似地成熟老练,意乱情迷的是那个比我大两岁的男孩。他带给我久旱甘霖一般的甜蜜,也让我狐狸一样敏锐地嗅到猎人身上血腥的气息。他的悲哀和眼泪使我心痛而且内疚,但同时又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和骄傲──我自己的命运毕竟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上。

    @镜水中天
    @青蒭一束
    @紫苏粒粒向稻草
    作者:San若梦 时间:2014-08-02 15:42
    接前帖


    第二次订婚是在来美国以后。那时我快要毕业,一边作论文一边在一家台湾人开的电脑公司作事。公司的老板是兄弟俩,其中被我们称作小老板的弟弟还是单身,非常的年轻英俊,女孩子们都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们。我之所以在一群女孩子里独占鳌头,完全是因为我对他的漂亮殷勤有天生的免疫力。就象小时候在幼儿园里玩洋娃娃,因为知道最终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加倍地想要抢到手,抢到手以后又毫不珍惜。我也喜欢他,也对他动心,在他面前非常大胆放肆;同时又对他完全地不在乎,他无论怎样和别的女孩调笑,我都当没看见,也绝不和他吵,所以他说他从来没遇见过比我更多情又绝情的女孩。我们和谁赌气似地开始恋爱,很快住到一起,相亲相爱地过了一段日子。终于在一个情意缠绵的晚上,他单膝跪地,把我的手捧在唇边,要我嫁给他。我当时真地觉得又闻见栀子花浓烈的香气,象被催眠了似地答应了他的求婚,和他狂欢一夜。两个月以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怀着一种复杂难言的心情告诉他,他毫不犹豫地说:“去打掉,我现在不想要孩子。”我的心仿佛被针刺似地疼了一下,然后就是身心重获自由的轻松,我才明白那正是我所希望的,我一直在等待这么一个机会。我在他迷人的微笑和温暖的怀抱里已经迷失太久了,可爱但不属于我的洋娃娃该还回去了。我一句话没说就去作了人工流产,然后辞了工作,回学校去完成我的毕业论文。

    和大维的订婚,是我最不感觉危险的一次,我们俩好像前世约定似地满足于这份平淡和理智。我不想也不敢去深究他的原因,只知道他离过婚。有一次我仿佛不经意地问起他的前妻,他只说:“她和你很不一样。”

    也有午夜梦回的时候,对枕边人突然生出几许柔情几许渴盼。有一次忍不住钻进大维的被窝,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大维醒来,仿佛吃了一惊似地问我: “怎么哪?”

    “没怎么,就想和你说说话。”

    “明天说不行吗?这么晚了。”

    他的声音冷漠而倦怠。黑暗中我脸发烧,手足冰凉,赶紧缩回自己的被窝,好像作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地无地自容──我们俩人一直心照不宣遵循着的游戏规则,差点被我的一时冲动打破。从那以后,我不再胡思乱想,只是很认真积极地筹划我们的婚礼。

    婚期前两个星期的周末,大维没有如约到我的住处来,我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我又打电话到几位朋友家询问,只有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他吞吞吐吐地说大维临时有急事,事完了他会来找我。

    我的心情很平静,思路也清楚──在结婚前有不能告诉未婚妻的急事,只能是另一个女人。

    三天后大维果然来找我,尽管我好整以暇地在等着他,那一瞬间我仍感到一阵晕眩,仿佛时光倒流,回到十年前──只是十年前的那个男孩是为我而憔悴。

    一向注重仪表的大维衣襟不整,于思满面,眼中布满血丝,下巴一圈浓密的胡须参差不齐,使他看起来有几分苍老。我心中满怀着对那个自信潇洒的大维不曾有过的柔情,想把他搂在怀里,轻声安慰他。但是我什么也没有做,因为他躲闪迟疑的眼神好像有千钧之重,将我的心拖进无底深渊。我欲哭无泪,从心底发出一声低低的哀号:“我终于还是失去了他!”

    @阳光照耀大榕树
    @阳光照耀大榕树1
    @阳光照耀大榕树2
    作者:San若梦 时间:2014-08-02 15:46
    接前帖


    大维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平常,是他的前妻铃铃回来要想重修旧好。这可以说在我的意料之中,让我黯然神伤的是相处半年多差点就要成为我丈夫的大维,几天工夫和以前判若俩人。讲起铃铃来,再也不是我所习惯的那种就事论事的腔调,言语表情里都是压抑不住的对铃铃的一片深情。我忍不住心酸地想,这许多日子以来,和我在一起的不过是他的躯壳而已。

    知道没有用,也知道答案是什么,我还是忍不住问他:“难道你就从来没有爱过我吗?”

    大维脸上还残留着些伤感和谦疚,但是眼光又恢复了他平日的敏锐和冷静。“说实话,林缨,要说作太太你比铃铃合适多了,但是我的确没有象爱铃铃那样爱过你。铃铃是一团火,我从来就没有力量抗拒她的热情。她要是爱谁就毫无保留地敞开她的心。当初我们认识不久,她回老家过暑假,回来以后给我一个日记本,六十几个日子里,每一页都写满了我的名字。我当时正好去别的学校作实验,耽搁了几天才去看她,她的圆脸尖了,嘴上燎起两个大泡,见了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说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我一把将她搂在胸前,心里对自己说,今生今世要善待这个女孩,只为她对我的这份感情我也不能辜负她。

    “你和铃铃完全不一样。你冷静理智,总是很小心地保护自己,在感情上几乎是吝啬地固守着自己的世界。在经历了和铃铃的婚变以后,你让我觉得轻松。你想要孩子,而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这样各得其所,相敬如宾地一起完成这项人生的任务。铃铃回到我身边,才使我猛醒,我的想法是多么天真幼稚,婚姻绝对不是靠理智能维持的。”

    “我承认在感情上我很吝啬,但是你对我也从来没有大方过呵!”他这样拿我跟铃铃作比较,令我觉得无限伤心委曲,但是自尊心使我不愿对铃铃置一词的褒贬,只能这样枉然地质问他。

    大维沉默了很久,当他抬起头来,触目惊心地,我看见他眼中明明白白写着对我的怜悯。“林缨,这点我很抱歉,也是我自感最对你不起的地方。但是你扪心自问一下,要是我当初对你很大方,你是不是早就抽身引退了呢?你的个性使你不敢付出同时又难以承受真实而强烈的感情。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够相处至今。我没有能更早看清的是,我不是和你同样性格的人,我们最终不可能有圆满的结局。”

    我无言以对,只能伤感地看着他。一直知道大维很聪明,现在才真正意识到他的睿智,他竟比我更透彻地看清了我自己。我内心深处拥有的那份骄傲被打得粉碎,曾经那么相信自己的聪明理智是唯一的护身法宝,如今回首往事,竟不知得失几何,而前路茫茫,我真地感到冰冷透骨的迷惘和伤痛。

    我又坐回到那久违的窗前。窗外风景变幻,时而平淡如一泓秋水,时而绚烂若满树春花。那只看不见的造物的手,从容不迫地一页页翻过春夏秋冬,一笔笔画出赤橙红蓝……

    (完)

    @何必自称沦落人
    @乙分之一
    @greenmountainABC
    @roarhowl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an若梦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72天 / 跨度905天】
    • 开贴:2014-08-02 15:32
    • 更新:2017-01-24 00:25
    • 阅读:185131 回复:23418 楼主:9857
    • 字数:约3429千字
    • 图片:246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