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爱,就这么简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粮食与思想 时间:2004-12-23 22:00
    (1)
    1
    我出生那晚,黑夜中出现彩虹,然后又有数十颗流星划过天际,老人都说是天上有神仙降落凡间。我老爸是无神论者,从来不信星相神话,也不信我是什么神仙下凡,还给我取名吴神,顶着这个名字,我郁闷了一辈子。
    上小学前,我和一般小孩一样的,整天打架,掏鸟窝,欺负女生,回家就被老爸狠狠揍了一顿,然后面壁思过。直到有一天一个被我撕破裙子的小女孩被她老爸牵到我们家找我老爸理论的时候,我老爸幡然醒悟要是在让我放任自流,长大以后肯定是一危害社会的流氓。童年的后半段我就天天被老爸关在家里面写大字。
    上小学一年级,我的与众不同就彰显出来了。我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拉邻座讲话,放学如果老师不留我训话,我就和高年级的学生踢球。但是,我每次考试却都是全班第一。第一的成绩让一向喜欢拿上课开小差的同学作反面教材的老班从来不敢拿我说事,老班在退休前终于明白上课开不开小差和成绩好坏无必然联系。
    我优秀的成绩让我老爸,老妈,老班惊讶的哑口无言,直至崩溃,再也不管我了。我继续整天上课睡觉找人聊天,放学踢球。和我邻座的学生家长都纷纷向学校投诉,自从坐我旁边,他家的小孩成绩就直线下降。来自家长的压力,迫使班主任屡次试图说服校长把我开除出学校,老奸巨猾的校长考虑到每次全国全省的各种竞赛,都靠我去争光,自然不会接受老班愚蠢的建议。
    有一次全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我生病没参加,结果全校颗粒无收,从此以后校长更象爱抚国宝一样关心我,每每大赛前夕,校长都亲自带队到我家来探班,和我老爸促膝长谈,走的时候还安排一个校医24小时确保我不出意外,否则校医扣发当月奖金。
    我一路凯歌高奏的混到了大学。

    第一天进大学,我才发现被那个叫高晓松的校园歌手狠狠的涮了一把。整个高中时代都跟他唱“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结果学校的女生一个比一个恐龙,先生一个比一个色狼,我真的怀疑到侏罗纪公园。
    一个寝室住四个人。其余三个哥们来的都比我早,长的都比我高,长的都比我丑,一个个牛头马面,越看越不顺眼。想想要和这堆牛头马面朝夕相处四年,我就开始抱怨老妈当年怎么给我填报的志愿。
    三个哥们虽然人长的丑一点,但是心地却是大大的好。见我最后一个来,都纷纷上前帮我搬行李收拾床铺,好生感激,所以我也原谅他们长的丑一点,长的丑也不是他们的错,最多怪他们爸妈,孩子是无辜的。
    睡一号床的叫赵磊,我们都叫他赵三石或者三石,东北人,说话大大咧咧,性情耿直。
    胡一虎睡二号床,和凤凰卫视那个新闻节目主持人一样的名字,不过普通话没有人家说的好,陕西蓝田人,成天没事就说他是蓝田人,是我们祖宗,我很想刨个坑把他埋了,变化石卖给博物馆。胡一虎在家里面排行老二,有个大哥叫胡一龙,他妈叫他二娃,我们都叫他二胡,他比较认同我们的叫法。
    睡三号床的叫窦文文,我们都叫他文兄,他开始不明白什么是文兄,后来被一个女生骂了一句色狼,才明白原来他的名字是大学女生的必备品,想着女生天天把他戴身上,文兄也乐的开心。
    四号床,就是是一只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在下了。

    到校的第一天晚上,辅导员就组织我们全班同学开会选举班长。
    我从小学到高中获奖无数,高考成绩又是全市状元,自然首先就被辅导员钦定为班长。然后又在女生中间找了一个副班长,看见我们班的女生都长的歪瓜劣枣,我就兴趣索然,她爱找谁是谁把。结果辅导员指定的副班长今晚没来,我怀了一丝侥幸,希望是个美女。

    作者:粮食与思想 时间:2004-12-23 22:01
    (2)
    第二天上午去领全班的军训教材,我拉了二胡他们同去。
    教材科人不少,不错秩序井然。我叫二胡他们在外面等,我在里面排队。队伍很长,在教材科的办公室里面扭来扭去,才勉强容纳了这么多人。
    突然后面的人推了一下,我没有站稳,一个踉跄,撞到前面一个人的身上。
    是个女生,一个在S大难得一见的美女。女生转过头睁大眼睛气愤的看着我,好像当场抓住了一个色狼。我一脸无辜,本来想道歉,看到满脸凶相,道歉也免了。
    “同学,你撞到人了,也不说声道歉”女生生气的说。
    “道歉,我还等着后面的人给我道歉呢?”我一脸吃亏的样子。
    “你意思是,后面人不给你道歉,你就不给我道歉了”女生不依不饶。
    丫,居然遇到一个悍妇要和我吵架。我从初中开始就是校辩论队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还怕和你吵,先礼后兵。
    “同学,我也是受害者,要不是后面的人推我,我也不会撞到你。况且撞到你,看你目前的状态也没什么大碍,何必一定要计较,虽然我也很想给你说声对不起,但是一声对不起也不能挽回你什么损失。”我强词夺理。
    “我不是计较,而是你作为一个S大的大学生,最起码撞到人说声对不起也是应该的把,这点素质都不具备,不知道你是怎么考上S大的”女生说的振振有辞。
    “这位姐姐,就事论事好不好,现在的关键是要找到事件的始作俑者,而不是讨论我是怎么考上S大的”
    正当我们唇枪舌战的时候,一位老师大喊:“计科系二零三班,领书”。
    “到”我和那个女生异口同声的答道。
    我们面面相觑。她就是我们班的副班长?不会把,虽然长的还有几分姿色,但是好凶也。我和她对视了三秒钟,然后一起扭头去领书。
    不打不相识,这个凶悍的美女就是我们班的副班长张妍。想到要和这种人共事,我真是欲哭无泪。不过反正这个班长都是临时的,到时候军训完了,我就不干了全班改选。


    军训一个月,好不容易熬到要结束了,我和张妍也有几次小交锋,不过还好都相安无事。
    学校组织在军训前搞一次文艺联欢会。妈的,学校就是喜欢搞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什么军民一家亲,要是一家亲的话就不会罚我们男生在太阳下站一小时的军姿,他教官自己倒是躲在树荫下和女生有说有笑的拉家常,有异性没人性。教官也是人,我原谅他,但是兄弟们不原谅他。
    听说要排练节目,兄弟们纷纷提议要排一个小品来讽刺教官重色轻友,见色忘义。我双手赞成,张妍坚决反对,迫于女权主义的淫威,兄弟们终于屈服了。
    晚上张妍带了几个女生过来找我谈排练节目。文兄,二胡等人在军训的时候就和我们班的几个女生勾搭上了,这次听说要和女生一起排练节目更是争先恐后,踊跃报名,我经常提醒他们我们班的女生不能碰,他们还是勇往直前,滔死不顾。
    我们班的女生除了张妍,还有几个比较漂亮一点的,这次全都来了。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排练现代板的唐伯虎点秋香。大概情节是唐伯虎喜欢华府有限公司的老板的女儿秋香,但是华老板嫌弃唐伯虎没钱又没有文凭。唐伯虎奋发图强,考TOELF ,GRE然后拿了全奖,去美国拿了一个MBA,回国后闯了一番事业,终于赢的美人归。
    情节虽然比较老套,但是中间我们穿插了很多“包袱”,整个小品从头笑到尾。
    秋香的角色非张妍莫属了,众人没有异议。问题是谁演唐伯虎,大家莫衷一是。看见二胡他们几个饥渴的眼睛,我知道全场男生除了我,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妈的,张妍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真是些贱骨头,我心里面暗暗的骂。
    张妍好像表现的非常得意,不断的向我挑衅。

    “这样,为了保证小品达到预期的效果,唐伯虎这个角色一定要一个演技好的男生,不如我们找段台词,各位帅哥试试”张妍旁边一个胖胖的女生说。我看了她一眼,妈的,为虎作伥,待会就安排石榴姐的角色给你。
    “好也,好也”众贱骨头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胖女生把一段台词拿去复印了几份,众贱骨头一人一份,不亦乐乎的在一旁准备。看着他们一副献媚的样子,我非常气愤,红颜祸水。张妍和几个女生在一旁扎堆,对着二胡,文兄他们指指点点,笑的花枝乱颤。
    二胡第一个上。
    “秋,秋,秋……..香,姐”二胡可能是太紧张了,结结巴巴话都说不清了。
    二胡亚,二胡,叫我说你什么好,你话都说不清,还学别人出来泡妞。我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二胡灰溜溜的下来了。第二个是文兄。

    “秋香,嫁给我把,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文兄说的咬牙切齿,好像要跟人拼命一样。
    你丫是来追女生还是来追命的,文哥哥,追女生要温柔一点,况且你是在求婚。

    文兄也被淘汰了。第三个出演得是钟国强。我们班的小白脸,军训时候就开始追张妍,屡战屡败,不过到现在也没放弃。
    “秋香妹妹,嫁给我把,我一定会让你这辈子享尽幸福”钟国强一脸淫笑得说。
    我觉得这哥们演西门庆更合适,我也寻思着下次是不是给他安排个潘金莲和西门庆得段子。

    前前后后有七,八个男生来试演。张妍都不太满意,我有点挂不住了,妈的,全班男生稍微有点人形的都来,你还挑三拣四,简直不把这帮兄弟放眼里。
    “张妍,你也不要太挑剔了,我觉得他们个个都演的不错”我很没有底气的说。
    “这还叫不错,你有没有演过小品亚”张妍不满的说。
    “姐姐,麻烦你不要质疑我的职业操守。我初中的时候就通读过俄国戏剧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我严肃的说。
    张妍对我能流利的说出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这个名字,惊讶的眼睛都直了。
    张妍赶紧恢复平常冷漠的表情。
    “那,你这个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高徒就给我们表演一下,让我们长长见识”张妍摆我一刀。
    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也只是从周星驰的喜剧之王上听说他写过《演员的自我修养》,妈的,这个狡猾的女生,真的要和我耗下去,好呀,看who怕who。

    作者:粮食与思想 时间:2004-12-23 22:07
    谢谢捧场,谢谢
    作者:粮食与思想 时间:2004-12-23 23:06
    上高中的时候,我是校话剧团的团员,有三年的团龄,但是从来没有演过男一号,甚至也从来没有反串过女一号,经常是没有台词的宋兵乙,路人甲,凭着我对话剧艺术的执着,我死皮赖脸的在话剧团呆了三年直到毕业。
    虽然没有演过主角,但是我对表演艺术的悟性还是很高,象今天这种小场面,我见的多了,没吃过猪肉难道我还没见过猪跑?
    我一出马,立刻显现出大家风范。诚恳的脸庞,发自肺腑的表白,把一个落魄的有志青年唐伯虎刻画的淋漓尽致,众人看罢无不入戏三分,老泪纵横。
    “停”当众人还沉浸在情节中,我大叫一声。张妍不得不佩服我的演技一流。
    在众女生的一致认同下,我从导演堕落到男一号。
    文兄恶狠狠的对我说:“神童,感情你是有备而来,把我们一帮哥们拉来当陪跑的?”
    神童是文兄给我取的绰号,我庆幸他没有叫我神经。
    “你以为我想跟一个凶神恶煞的秋香演对手戏?”我用眼睛瞟了眼张妍。

    作者:粮食与思想 时间:2004-12-25 01:22
    (3)
    学校总是比较变态,一边说让我们准备排练文艺节目,一边又说马上要准备英语的分级考试让我们好好准备。众人立刻对排练的事兴趣减半,天天抱着英语书狂啃。
    英语虽然是我所有科目中最不受重视的一科,可高中时候我英语总是能考全年级第一。我英语从来不背单词,得益我平时的博闻广记,我的词汇量一直和我当年的英语老师不相上下。
    有一次我和一个来我们学校参观的老外比词汇量,他考我的单词我答对了百分之九十,我考他的单词他只答对了一个,还是我再提示了老半天以后,他蒙出来的。老外恼羞成怒,第二天就跑回国去了,扬言五年后再回来和我比过。我一战成名,从此全校同学看见我,都叫我“金山词霸”。
    三石,文兄这几天天天上自习背英语。高考完了以后,这些家伙把六年学的英语都还给老师了。二胡一直英语不好,高考英语也是勉强及格,所以对这次英语分级考试也不抱希望。
    考试定在上午。三石,文兄早早出门,估计是想去挑一个好坐位,考试的时候也可以相互照应。二胡觉得去考也没什么希望,索性装病在寝室里面睡觉。我睁开眼的时候,才七点半,考试九点才开始,我又闭上眼继续我的美梦。
    朦胧中,我听见二胡再叫我。
    二胡问我是不是已经考试完又回来睡觉了。
    我说没有。我一看表十点半了,糟糕,还有半个小时考试就结束了。
    我连滚带爬的跑到阶梯教室,所有的人都在兴奋的做题,我还看见三石和文兄在最后一排交头接耳。
    我跑到门口,监考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我怯生生的说。
    “马上考试就结束,算了你就不要考了”老头不客气的说。
    “那,我是不是直接上四级班了”一句话引来所有考试的人哄堂大笑。
    学校这次分级考试就是挑一些英语好的学生上英语四级班,十二月份就直接参加四级考试,而其他学生只能在明年六月份参加四级考试。这个制度真他妈的不公平,学校为了面子保证学校的四级通过率,就剥夺学生合法的参加四级考试的权利。
    “你有这个本事吗?”老头不屑一顾的对我说。
    丫,看着老头鄙视我的表情,我火就往上撞。
    “这个考试算什么?我不看题目都做题都能及格”我回了老头一句。
    老头惊讶的看着我,教了几十年书,还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人。
    “黄毛小子,竟然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你要是不看题目,只看候选答案要是都能及格的话,老夫就辞职,这个外语系的系主任我就不当了”老头看来是和我动真格。
    没想到这老头就是外语系系主任黄老头。黄老头在我们学校治学严谨是出名的,有一次为了查一个单词的确切含义,硬是花了一百多美元托人从美国买了一本韦氏字典。
    我当然不会被他恐吓就退缩。
    高二的时候,我英语考试迟到了,只剩下二十分钟要完成整张试卷。我急中生智只看候选答案就做选择,没想到正确率还很高。后来,我考英语经常这样,隐约摸到了出题人的思路,所以英语成绩是越来越好。
    “好呀,我要是不及格,我就退学,明年再参加高考”黄老头都已经破釜沉舟了,我自然不能示弱。
    黄老头吃惊的看着我,然后打电话问了所有考场,确认没有人离场,然后找了一个年轻老师来监考,把单独带到外语系办公室。
    “小子,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考试的方法很简单,黄老头只念候选答案,然后我做选择。
    老少二人,一问一答。
    语法题做完,黄老头已经是满头大汗,我坐在旁边,一边喝水,一边答题。
    阅读理解做完,我问黄老头,黄老师,我大概已经及格了把。
    黄老头满脸惊异的看着我,眼睛都直了。从他的表情,我知道我不光及格了,而且还考的很好。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班的?”黄老头几乎是在哀求我。
    “吴神,计科系二零三班,记得把我放到四级班”说完,我扬长而去。
    “对了,黄老师,我敬佩你治学严谨,等教完我这一届,你再退休把”我回头补充了一句。
    “不可能,不可能”黄老头呆呆地站再原地,自言自语的说。

    分级考试成绩下来了,我如愿的进入了四级班,没想到张妍考了全校第一名。
    那天我考试迟到,张妍也看见了,但是她不知道我后来怎么和黄老头斗智斗勇,更不知道我后来是怎么进四级班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粮食与思想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87天 / 跨度1190天】
    • 开贴:2004-12-23 22:00
    • 更新:2008-03-28 02:30
    • 阅读:10241380 回复:79801 楼主:1329
    • 字数:约86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