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能解密的“余则成”档案:《祖国,请别叫我间谍》

  • 首页
  • 上一页
  • 14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08
    @t_t_s 2018-04-14 00:14:19
    顶老赵
    -----------------------------
    感谢TTS小弟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43
    2333

    “哦,您记得那么清楚,中校阁下,是的!”约瑟夫耸耸肩说,“查普曼小姐还鼓励我说,约瑟夫军士长您挨的子弹价值一百万美元!”
    “是啊,非常幸运,如果没有您约瑟夫军士长,一枚圆子弹就报销了!”龚剑诚开了一句玩笑。
    “真是一次意外,不过中校您这么联系起来,我还真要回顾一下自己的伤疤上到底有没有柚矿石碎末!”约瑟夫故作憨厚地说。
    “是啊,真是一次意外。”龚剑诚淡淡地一笑,“那个死胖子还说,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替别人挡子弹的人了,他遇到了一位英雄。”约瑟夫很难为情,也很吃惊,龚剑诚的记忆力如此之好,这是出人意料的。让他想不通的是,在那种紧张混乱的情况下,他依然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其实,龚剑诚今天拿出这件事来暗示约瑟夫,是对今后自己在CIC的地位十分有益的。如果约瑟夫是安德斯的监军,那么,龚剑诚必须在心理上,尤其是智慧和能力上压倒对方,他的嘴就是口碑传播器。让约瑟夫对自己产生一种超过警惕的信任,而对于这个老兵油子来说,摧毁他的自信和隐藏的神秘感,是一种很不错的手段,就好比上好的火锅店来了位食客,漫不经心地指出名扬百年的火锅底料其实没有什么真材实料,倒是那老汤中隐藏着的罂粟壳让这锅汤如此芳香。
    但是,怀疑也像罂粟一样,吃过一次就会有瘾。龚剑诚对约瑟夫监军的身份怀疑刚刚开始,就对马山郡曾经发生的事产生联想。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军服,但没有军靴也没有皮带,裤子松散能钻进去一条狗,还滑稽地戴了一顶灰色礼帽、一副珐琅眼镜,长着一双虎猫样锐利狡猾圆眼睛,目光如爪如同芝加哥打字机、攫取人灵魂的肥胖的人。而这个人,才是CIC 特工喋血的主谋,美国圆子弹计划的chao xian 战场马前卒之一。
    还有什么不和谐的故事呢?龚剑诚暂时开着车,在夜风中凝视道路前方的星星,约瑟夫也伸着脖子看漆黑的山顶,但耳朵却在听附近的动静,深怕某个林子里突然穿出来一波游击队,只有考尔博士眨巴着眼睛,用毛巾擦着眼镜片,在反复琢磨龚剑诚给他看的那些保安局送来的材料,到底让龚剑诚看出了什么信息。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44
    2334

    龚剑诚的脑海里,警惕的疑云开始蔓延,如同夜色中黑暗的某个地方,有时你用余光扫过,似乎还觉得有些洞天,但如果刻意直视,反倒黑乎乎一片。龚剑诚想透过约瑟夫看马丁,所以他的脑海便开始对马山郡这两个五十岁左右的人唯一一次对话进行回忆。
    ……约瑟夫军士长将烟斗递给马丁。“正宗的韩国烟叶您一定喜欢。”
    “您认为我喜欢烟斗?”马丁幽默一笑。
    “当然,我的少校先生,您这种胡须的人若不会吸烟斗,我就怀疑您每天是给胡子上发蜡了。”约瑟夫也笑,点燃打火机,两个人头碰头,马丁吸了一口顿时呛的咳嗽起来。
    “我是个大烟鬼,可您这烟叶会把一个伊顿公学毕业的贵爨族变成拿烟枪的鸦片鬼。”马丁骄傲地说,“您大概是在某一片鸦片种植园的田野中捡到的枯叶,韩国人有些农民种鸦片是作为中药用。”
    “您做过侦探?马上先生?”约瑟夫问。
    “我培训过侦探,军士长。”马丁抽了几口罂粟枝的枯叶美滋滋地说,“看来有必要将罂粟引入英格兰的庄园了。”
    “您是英国人?”约瑟夫问。
    “我在英国工作很多年,军士长,你也不像在美国长大的。”马丁说。
    “您说的对,少校先生。”约瑟夫接过马丁还给他的烟斗,自己也吸了起来。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45
    2335

    暂时,还看不出问题。但龚剑诚总结了三个疑点。第一,马丁不会吸烟,可他拿烟斗的姿势却很正宗。第二,两个人使用了打火机点火碰头,那个时间他们说了什么,龚剑诚听不到。第三,那句“看来有必要将罂粟引入英格兰的庄园了。”到底是什么意思?联想到圆子弹计划,龚剑诚产生了十足的警惕。还有第四点,马丁说约瑟夫看起来不像在美国长大的。约瑟夫当时也承认,但他没有继续说,而隐隐约约,龚剑诚看过的约瑟夫的简历却始终在美国,这难道是约瑟夫故意敷衍马丁?还是另有隐情呢!

    “中校,您是怎么弄清楚,马山郡造币厂的幕后背景的呢!这说起来让我十分费解而产生莫名的崇拜!”考尔博士用词考究,但难以抑制内心的机动,所以由衷地请求说。龚剑诚谨慎一笑,将目光收回,看了考尔那夜风里可做路标的秃顶一眼。“这说起来话长,不过前提是chao xian 游击队地下工厂的chao xian 劳动铛地下成员的表演太成功了,不过可笑的是,他们不是演员,不计报酬地被利用,他们甚至是被美国谍报部门利用到死还在为美国数钱的傻瓜,这是我目前可以给出的结论。”
    “这太神奇了,中校!”考尔博士兴奋地捋了下胡须。
    “很神奇,无论是造币厂的厂长钟万奎,还是被残酷杀死的那些个chao xian G//Cd的坚强分子,都不过是美国伟大的圆子弹计划的牺牲品。”龚剑诚不吝赞美之词,虽然语气里含有讽刺。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46
    2336

    “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考尔说,“我是说,chao xian 人为何如此愚蠢,没有识破这是我们的计划?那么,苏联人干什么呢?苏联内务第一情报总局不是很精明吗!”
    “博士的话如果反过来说,其实就是答案,这一切也许正是苏联对外情报局的意图,他们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要说他们什么也没预测到,那太天真的,苏联在我们的政爨府高层是有耳目的,否则,就不可能通过‘麦卡锡法案’了。”(老赵注:通俗称的麦卡锡法案就是指1950年9月23日,美国第八十一届国会通过了《麦卡伦法》,即国内安全法。根据这个法案,凡属美国gong chan主裔性质的组织及其外围组织都要向美国司法部登记,并提供有关自己组织的财务等全部情况,还要逐个登记成员的名单,并禁止其成员在政爨府机关和国防企业中任职,也不准他们领取出国护照。如果违反上述规定,要判处五年以下徒刑或处以一万美元以下罚款。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就是在这个时期受到迫爨害。从此,在美国就没有合法的G//Cd了,而同一时期,欧洲国家的G//Cd是合法政党。这样,美国G//Cd及其他gong chan主裔组织就不再受到法律保护,随时都可能被宣布为阴谋破坏性的组织。)
    “可听起来十分复杂,我觉得大脑已经不够用了!”考尔博士觉得这些事不可思议。
    “是啊,有些事我还在理顺,不过通过利用两个人实施了这个计划,而这两个人,的确是关键。”龚剑诚提示说。
    “是谁?”约瑟夫问。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50
    2337

    “第一个,南chao xian 实施造币的一个关键人物,也是后来我能够揭开这个谜底的关键,就是那个所谓造币专家,德国纳粹本哈德造币计划的参与人福田京子,大概过去还叫詹妮弗.福田,日本三菱重工派驻柏林的专家,”龚剑诚说,“当然,什么事也少不了和我们斗智的孙允珍,她就是第二个关键人物。”
    “孙是G//Cd大头目,这应该确凿无疑!”约瑟夫说。
    龚剑诚点点头,强调说:“表面看是这样,但她究竟是何方神圣,目前我还无法判断。孙是福田指控为平野松子的那个人,这两个人让我产生了回顾计划的冲动。虽然这两位的表演没有一丝纰漏,很精彩,但却因一件事,让我产生了对她们的怀疑。后来,她们在自己表演的事上继续扩大影响,甚至到了画蛇添足的程度,我就不能不反思了。”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6 22:51
    @阳光依旧2016 2018-04-16 08:27:51
    那边更新了一节就没了,什么情况?21:34
    -----------------------------
    阳光依旧,,,,无奈啊,总是被吞。有时候是当天就吞,有时是第二天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7 21:19
    2338

    龚剑诚说到这里,觉得部下无法理解这个中国成语,就解释道:“对不起,我要解释一下画蛇添足,这本来是中国的一句谚语,不过用英文解释,最准确的当是莎士比亚在1595年完成的历史剧《约翰王》(King John)里面的一段话:
    To gild refined gold, to paint the lily,
    To throw a perfume on the violet,
    To smooth the ice, or add another hue
    Unto the rainbow, or with taper-light
    简而言之,可以说成gild the lily。”
    两位部下点头,对此完全理解了。龚剑诚继续说,但若直接怀疑,她们的身份和地区显得薄弱,似乎很难和一个惊天计划联系起来,但是,凡事都有穿针引线的角色,没有她们,我根本不知道美国圆子弹的军事秘密就埋在马山郡的原造币厂下。”
    “我还是不能理解,福田京子这个日本人,或者说是前纳|粹的帮凶,怎么会被介入到一个大的计划中,美国政|府究竟要欺骗谁?建立一个圆子弹仓库,建起来就是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还要杀了不少人,连基姆准将、梅森中校这些正统的美国军人都死|于|非|命,我看这太让人不能接受了。”考尔博士高技术出身,对郑治阴谋不能理解。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04-17 21:30
    2339
    “哦,是什么?阁下!”探讨学术和文学,考尔博士额头发亮。龚剑诚说:“就是莎士比亚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朱丽叶获悉罗密欧杀死堂兄提伯尔特之后,非常震惊和愤怒。她在咒骂罗密欧时把他比喻为Dragon!”
    考尔博士立即活跃起来,遂引经据典,摇头晃脑地吟诵起来:“O serpent heart, hid with a flowering face!(啊,鲜花一般的面孔下藏着毒蛇的心!)Did ever dragon keep so fair a cАVe?(何曾有 dragon 拥有如此温馨的巢穴?)Beautiful tyrant! fiend angelical!(举止优雅的暴君!扮成天使的魔鬼!)
    龚剑诚随即跟着吟诵道:“Dove feather'd rАVen! Wolvish rАVening lamb! Despised substance of divinest show!(伪装成白鸽的乌鸦!披着羊皮的狼!俊美的外表下是丑恶的灵魂!)
    考尔博士哈哈大笑,这种开心的神态是博士平时见不到的,他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对中校说:“您是一位博学的军人!”
  • 首页
  • 上一页
  • 140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栖阳逐剑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418天 / 跨度1523天】
    • 开贴:2014-02-16 13:53
    • 更新:2018-04-19 22:01
    • 阅读:2067180 回复:39353 楼主:20842
    • 字数:约7015千字
    • 图片:20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找寻都市爱情童话《我的完美女友何雨晴》(已完结) 轩弦2 2011-02-23 10:43 14443/2009 643/1612
    杂谈支持每天在奋战拼搏的网友们 3660126 2012-12-16 22:31 270/751 714/933
    八卦想问下八卦那些素颜的妹子,素颜的你们是什么都不往脸上涂么?5图 苦大仇深小马甲4 2012-05-19 15:30 6626/122 1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