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能解密的“余则成”档案:《祖国,请别叫我间谍》

  • 首页
  • 上一页
  • 159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1:37
    2311

    做过了这些,也和傍晚来的游客一样向雷门处走来。他想不必再踏上仲见世通,只要在雷门外看告示板即可,这是解读99签的心得。抬头看天,月亮上弦,再看告示板,空荡荡什么都没有。龚剑诚有些失落,难道解读有误?当他驻足在告示板前,显得鹤立鸡群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样在告示板获取+情+报的解读在晚上是错误的,试想,这么晚了还有人在这块板上做手脚,不管划黄线和白线,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被人看着怪异吗?那么,福尔曼的人给自己的纸条写的很清楚,“左手拿《读卖新闻》,在99约定的地方如见到白色……则会有人和你接头……若见黄色……接头取消。”,龚剑诚看了留言板三秒,的确什么都没有,晚上留言都被清理了,那块一米见方的木板上毫无痕迹。龚剑诚从留言板边通过,没有再侧脸。他缓慢地嘲雷门里走,判断福尔曼暗号藏有的玄机。
    他再次回想99号签原文:紅日當門照,暗月再重圓。他看着雷门,思考了一阵,似有顿悟。因为雷门其实是一个高高的门洞式结构,是一个缩小版的城门。那么,太阳光线照到地面的投影和月光照到门洞顶端的投影重合的地方,莫非就是藏+情+报的地方!?他小心谨慎地嘲里走,将雨伞夹在胳肢窝里,左手拿着从街上买的当日《读卖新闻》,右手的手套枪插在下衣口袋端平,做出了攻击架势。一旦出现危险,龚剑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自卫。
    | 40249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1:42
    @寒江雪独钓ty 2018-11-09 20:55:14
    赵哥真是高人,小说越看越烧脑,真不知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兄弟佩服。忙了一段时间,终于追上进度了。
    -----------------------------
    感谢江雪寒兄弟,老朋友了,来看老赵我非常高兴!!我们一起努力1 | 40251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1:52
    2312

    但是,在这里接头,显然是极不现实的事,雷门太招风了,虽然天黑,可门洞有大灯,进进出出的人还有很多,这里面接头,很容易被暗处隐藏的人看的一清二楚,安全受到威胁,这可和白天大不同。龚剑诚扫视附近梁柱和地面的石板,果然都没有白、黄粉笔印,就在门洞徘徊一阵,赶紧离开。
    两个努力都失败了,这说明龚剑诚解读有误区。到底是哪儿呢!什么是“红日当门照,暗月再重圆?”符合这种意境的地方,在浅草寺难道还有他处?此时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仲见世通人稀少了。龚剑诚只好重新走了一遍,当他在那家古董店前稍作停留时,内心的凄凉油然而生,紧闭的店铺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失败气息……龚剑诚心事重重地嘲前走,来到了“大部清酒”店门口。商店关门了,而且被警视厅贴上了封条。龚剑诚感觉到内心无比的寒意和悲伤,仅仅过去十个小时,这里的一切都改变了。龚剑诚默默地暗示自己,经理同志英灵还萦绕在这条古老的小街,可自己却未能破解99签的接头密语,对得起英雄吗。龚剑诚心内如焚,百感交集,在没有灵感破解的情况下,不得不嘲着正殿右侧有灯光的小路出口而去。
    | 40253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2:00
    2313

    这是浅草寺三个主要出口之一,龚剑诚倒是第一次从这里经过。就要走出去了,他的脚步不免踌躇,难道就因为自己不能破解暗语,便失去了做“凤凰”的资格了吗?如果是这样,如何对得起牺牲的那么多的同志?见不到福尔曼,就找不到李真玉生前居住的地方,也就没有机会破解那批货的线索玄机。现在我铛的+情+报部,潮藓 人民军最高+情+报部,美国人,苏联人+情+报机关都在等待货匿藏地消息,龚剑诚即便走钢丝,眼下也绝对不会因为没握紧平衡木而摔死,至少有四家+情+报力量托着他。那么,如果今天无法接头,剩下的故事就没了,只有等待马丁另选替代者去完成了,那样的话,中国就出局了。非但如此,出师未捷,能力低下,也会让安德斯看不起自己。
    龚剑诚胸中充满愁闷,他仰头看天,该死的月亮,你什么时候让我看到“暗月”的风景!他来到出口处,一个坐落在幽静草地上的长椅吸引了自己。身心疲惫的他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整理思路,说不定自己思路有误,不甘心就这么离去。
    | 40255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2:05
    2314

    他在木长椅上坐下,五米之外就是净水沐手的水缸,旁边的木槽子里放着两个水瓢。这么晚,已经没人再来洗手洗脸了,只有一个尼姑在静静地挑来木水桶,然后幽闲地嘲水缸加水。龚剑诚看着水缸的水面逐渐被填平,荡漾着的月光从水面倒映过来,将细碎的波纹状皎洁之光透射在龚剑诚的眼底。水缸……很久没见过的了,小时候东北家里有,后来和妻子真娴的小家也有过一个水缸,冬天会结冰……龚剑诚看着水缸漫过水,心底无限凄凉……不过就在他走神的瞬间,不知道尼姑什么时候将一个白纸折叠的小船放到了水面,这小小的白船上,还点缀几瓣樱花……龚剑诚如梦初醒,忽然明白了什么叫“暗月”!莫非是投在水中的月影?小白船啊!瞬间成为龚剑诚心中的精灵,这白船不就是真娴最喜欢唱的那首潮藓 歌谣的寓意吗!
    “遇珍须得宝,终有称心田!”龚剑诚到此才明白99签的原意,就轻轻地拿起雨伞,站起身,左手拿好报纸,嘲水缸边走去。
    | 40256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8-11-09 22:21
    2315

    女尼微微抬头,待龚剑诚停住脚步,才转过头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明亮的眼睛闪出月色般的光华。就在这一刻,龚剑诚看到了对方的脸,不禁吃了一惊,虽然戴着一顶帽,白净的面庞却无法掩去特有的温和与暗藏的机警,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和林湘都曾追捕过的人,李慧妍的养母——真田美惠子!龚剑诚的心房微微颤抖,真想不到居然在这儿见到她。他想到了那最后一句99签的“谶语”——颇得称心田!真田!莫非就是真田美惠子?这个被追捕却几次从CIC手里跑掉的苏联间蝶会是“福尔曼”的人吗?
    “哦,这么晚了,先生您要敬香吗?”真田小姐低眉问,手边依旧舀着水。
    “是啊,今晚月光明媚,您的白船真漂亮!”龚剑诚暗暗点头地说,“像什么呢!”
    “说与门前白鹭群!”真田美惠子淡淡地抚弄水瓢说。
    “也宜从此断知闻!”龚剑诚回答。
    真田美惠子机智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对龚剑诚低低的声音说道:“嘲前走,路旁有辆出租车,牌号横滨22-60 你出示铜钱,上车。”
    | 4025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9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栖阳逐剑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24天 / 跨度1732天】
    • 开贴:2014-02-16 13:53
    • 更新:2018-11-14 22:00
    • 阅读:2270805 回复:41702 楼主:44130
    • 字数:约7637千字
    • 图片:20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