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能解密的“余则成”档案:《祖国,请别叫我间谍》

  • 首页
  • 上一页
  • 16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2 22:21
    2478

    “噢,您不是麻生君吗!”这突然的变故让卖杂志的人尤其一愣。他警觉地看了眼对方,皱了皱眉,似乎觉得此人不像接头人,而且有些面熟。
    “先生,我不记得在哪儿见过您?”他冷冰冰地忽视其热情道,“东京那么大,你搞错了。”
    “我们可是文京番町公立高小的同学呀!我是濑户浩二啊!”金牙有力的大手想抱对方,似乎多年前他们就这样亲密过。“没想到你混的真不错!我可很惨,华北驻屯军受了伤捡了条命回来,老婆都跟人跑了!”
    情况出现了意外,龚剑诚不得不保持一定的距离观察。这下的确不好办了,做秘密工作的人最忌讳当庭广众被熟人认出来,这是十分要命的事。卖杂志的先生似乎觉得自己如此体面,这个同学穿的和叫花子差不多,还一嘴口臭,这让他左右为难。但他还是否认。“我不认识你,你大概酒喝多了!”
    | 40727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2 22:27
    2479

    “真是世态多变啊,我没喝酒,我是濑户,过去我们可是一个饭团子两个人掰着吃,如今我落魄成这样……听说你交了好运,跟美国人混的不错,大家都为你高兴呢!”
    这个让人恶心的家伙等于揭开了卖杂志人的老底,接头时因故友不期而遇是很忌讳的事。卖杂志人烦恼的很,他没好气地嚷嚷:“去你的,这把戏让人厌恶,是想讨几个酒钱吧!给!”随手将刚刚收到的一点卖报纸的零钱甩给这家伙。“请你马上滚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受到羞辱的“同学”一脸惭愧,他似乎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接过钱低着头后退了,脸上还落了泪。卖杂志人也觉得自己做的过火,只好扭过脸去看别人。但是,经历了这样的变故龚剑诚再不敢去接头,他不清楚那个满脸污秽之色的叫花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这种受到冲击的接头,按照一般原则是必须取消的,所以他就提起箱子,打算离去了。龚剑诚内心也很矛盾,首先他还没有得到飞机票,不出意外,机票很可能就夹在那些杂志的一本里,可怎么办?龚剑诚的目光开始嘲周围搜索,他想等这个金牙男走后再做决定。 | 40728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2 22:40
    2480

    可就在金牙男子离开不到一分钟,就见这个人在不远处的街道上突然前仆摔倒,手里拿着的零钱散落地上,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龚剑诚敏感的听觉就感受到一声沉闷的枪响!那是消音器狙击步枪发射子弹的声音!虽然在车水马龙的大街几乎不被人听到,可是有人倒地第一反应对于训练有素的特工来说,就是意识到倒地者遭遇了不测。
    有人上前,看到血,大呼!有人趁乱抢走散落在地上的零钱,遁逃……那个邋遢的日本男人死的位置距离站点太近,一时间场面大乱。卖杂志的有点慌了,感知到了危险的临近,他不顾接头在即,马上发动小汽车以最快的速度逃出站点,可是已经晚了,只听一声轻微的枪响,卖杂志的人的头突然一歪,阳光下出现了一片红光,显然脑浆被打出来了!小汽车失控嘲对面驶来的反向电车冲去,顷刻间就被压在车轮下。电车速度不快,赶紧刹车,但已将小汽车压扁,卖杂志的人也摔在轮下,那些杂志顿时散落在大街上。
    | 40729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2 22:40
    @对面的天空2016 2019-01-12 19:12:21

    -----------------------------
    谢天空兄弟! | 40730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3 21:58
    2481
    这突如其来的暗杀让龚剑诚心惊胆战,他很清楚如果刚才去接头,死的肯定不会是那个邋遢的叫花子而是自己了!他感到背脊有点发凉,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袭击!只是对方不认识哪一个是接头人“凤凰”。车站的乘客四散奔跑,龚剑诚也随着人流逃离现场……跑了很久他回过头来看,电车停下的地方围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但他不敢再回去看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的越远越好!
    接头失败了!龚剑诚非常紧张,紧张到额头青筋暴起,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血光了,可偏偏来日本的两日,就目睹了如此触目惊心的淋漓鲜血。电车站这样乱的地方狙杀,你根本看不到狙击手隐藏地,而且新宿区楼房多,电车站两侧就有不少超过五层的楼,如果你成了目标,休想躲开。
    这是一场措手不及的危机,龚剑诚一个人根本没有防卫之力,怎么办?飞机票没有拿到手啊,和马丁的人的联系中断了,如果没接上头,密码本又不能交给对方,他们会不会继续加害自己?龚剑诚拎着箱子跑了很远很远,直到两条街过去才停下来喘息,可他的目光一直在紧张地搜寻着,生怕在新宿这高楼林立的街区随时遭遇一颗子弹。
    | 40732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3 22:10
    2482

    龚剑诚拎着箱子小跑,有两辆出租车追上来揽活儿,可龚剑诚对他们更不信任,没搭理继续嘲前疾走。但是当他打算去另外一条街乘坐电车时,突然从前面五米远横出一辆黑色卡迪拉克轿车,挡住他的去路。龚剑诚敏捷地扬起雨伞,如果对方的车窗探出枪口,他会毫不犹豫地首先射击。不过,车窗摇下来后,戴着黑色礼帽和黑色墨镜的日本男子司机挥动的是手里拿的杂志,龚剑诚条件反射地一怔。司机说道:“先生要去滑雪吗?”
    龚剑诚心中顿时警觉起来,因为这句话距离接头暗语只差一步,他没有当即回答,而是端详对方以及车内,但这辆车是高档车,里面有装饰窗帘看不太清。见此人三十多岁,有派头,白衬衫一尘不染,手腕上戴着一块手表,面孔英俊,但不认识是哪路神圣。龚剑诚放下箱子,看了一眼周围。问:“有日本滑雪杂志吗?”
    对方马上回答:“有,季刊。先生要去日高山滑雪吗?”龚剑诚明白了这才是心理战略苇员汇的人。就回答说:“不,想到富士山,听说ELFA会社的季节服务便宜。”
    | 40733楼 | | |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9-01-14 21:28
    2483

    对方接着回答道:”俱乐部会员价五千,明天是最后一天。”说着司机下来,会意地对龚剑诚使个眼色。龚剑诚知道对方身份只好从命。司机将龚剑诚的行李放入后备箱,然后请龚剑诚入后座。待龚剑诚进入车内,司机也嘲周围看一眼,马上上车,随即快速启动汽车离开。这辆1948年产卡迪拉克几乎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在人流攒动的大街上疾驰起来。
    让龚剑诚最意想不到的是,车后座坐着一个人,戴着墨镜,亚麻色头发,留有长鬓角。这个人四十多岁,由于戴着眼镜,那几乎没肉的脸上更显瘦骨清癯,而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本来就比龚剑诚高出一头,这样的姿态让人产生敬畏。他看都没看龚剑诚,就露出凶狠的神态来,当龚剑诚刚刚坐稳,他的手就伸出来,握紧了龚剑诚惴惴不安伸过去的手。
    “你好吗,老朋友!”此人一开口与他恶劣的相貌不相称,语气反而比较和善,龚剑诚瞪大眼睛盯着对方,突然惊讶地说道!“是马尔斯上校!您……您不在欧洲吗?”
    “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好吗,我的朋友?”马尔斯笑着问,但笑的非常难看。
    “能好吗?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明天!”龚剑诚自嘲,掏出白色小毛巾擦擦汗。“马尔斯上校叹了口气,拍拍龚剑诚的肩膀以示亲密和安慰。“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干的不错!”
    | 4073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6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栖阳逐剑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793天 / 跨度1946天】
    • 开贴:2014-02-16 13:53
    • 更新:2019-06-16 22:25
    • 阅读:2393640 回复:42746 楼主:44756
    • 字数:约7946千字
    • 图片:202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